第2章预偈
三千道2017-09-06 20:372,208

  凌峰所有的知觉,随着生机衰竭而逐渐消逝,最终脑海中化为了一片漆黑。

  他本以为自己会死,却突然感觉黑暗上方,出现了一缕光明。

  “——轰——”

  那光明有如炽日爆炸,将他所处黑暗,炸作一个无边无际的星空。

  此时正有两个年轻人一前一后,一个提巨斧,一个握玄剑,在星空间飞跃冲杀。

  拦截他们的,是无数连接成网状的雷脉,他们转眼便已杀过十数颗星球,而他们的身体,也早已被雷脉反噬得鲜血淋漓。

  “师兄,我看时机未至,你还是先回东坤吧!”其中的握斧少年说话了。

  随着这话响起,凌峰头脑中突然接收到一缕意识。

  原来这少年就是赑屃,乃修有九片真龙鳞的天行者,此刻正助师兄张青云闯真神劫,一旦成功,张青云将与众神王并立,获得掌控一方星域之威能!

  可张青云境界尚有欠缺,如今两人都已精疲力竭,劫难却还遥遥无限,赑屃这才提议张青云先回东坤再做打算。

  “不,我还有一道契机!”赑屃身后,同样浑身染血的张青云,突然发出阴冷声。

  “什么契机?”赑屃转身望向张青云。

  也就是在他回头之刻,张青云朝赑屃祭出了锁龙神器——九天屠龙锁!

  锋利的锁锚如大鹏锐爪,刺入毫无防备的赑屃体内!

  “啊——”

  赑屃嚎叫着,整个身体瞬间被禁制。

  张青云凶相毕露,跃过数颗星球,五指挟带无穷道力,狠狠抓入赑屃后背!

  “别怪我,我需你龙筋和龙鳞才能突破,过往三年你和素素的恩爱,就算我对你的补偿吧!”

  张青云狰狞着,染血的手从赑屃背部抽出,手中已多了一根金色龙筋。

  “啊——”

  赑屃痛吼着,由于龙筋被抽,他的生机折损大半,转眼便由少年化作了两鬓霜白的老人。

  “可我们情同手足啊……”赑屃望着前一刻还生死与共的师兄,不敢相信眼前一幕竟是事实。

  “闭嘴,你乃兽族,而我为人类,你之身躯如何能挡我道心,受诛!”

  张青云凶戾着,双手又缭绕无穷道力,去盘剥赑屃的真龙鳞。

  眼看又要遭毒手,赑屃被迫以自损身体的代价,弹射出六片真龙鳞将张青云击退,既而现出龙形,朝星空中疾逃。

  如此一来,堂堂的九鳞天行者赑屃,便只剩下三片真龙鳞聊以维生!

  “想要弃龙鳞逃生吗?再扛我青云大道!”

  被龙鳞击飞的张青云却浑不放过,又隔空挥出大手,掌中衍生出巨大“化”字,轰然砸中赑屃。

  “哞——”赑屃发出痛吟,整个身体从星空中沉陷而下。

  他陷入东坤世界,砸落在莞镇郊外河道上,化作了河道上方的龙王桥。

  河水在他身下娓娓流淌,一流就是一千五百年,而有关他的记忆,也像那些泛着鳞光的河水,徐徐流入了凌峰的识海内。

  上昊天峰求道,入荒魔潭绝地逢生,与恩师之女喜结连理,成立逍遥十三客,再随师兄张青云同闯天路神劫……他原本堂堂的东坤圣雄,如今却落得仅剩最后二片龙鳞,连生命都不能维持的境地!

  “杀回天路,洗尽仇劫!”

  八个苍茫大字,在凌峰耳畔响起,模模糊糊中,凌峰看到沧桑老者形态的赑屃,正将双手衍化出的最后两片龙鳞,注入自己体内。

  一片龙鳞修复好自己的身体,并最终聚集于自己的左臂。

  另一片龙鳞则注入自己右手掌心,可随着自己的意念,出入于手掌内外。

  “凌峰,我已经活不成了,你要带着手中龙鳞,像狄啸天那样上青云门求道,洗今日之耻,并与我一起杀出东坤世界,重返天路星空!”

  赑屃的声音虽苍老但却有力,就像山巅上能令人精神焕发的洪钟。

  可身份低微且脚有不便的凌峰,却怎么也不敢把自己和修真者联系起来。

  “可我一无根基,二无买丹药筑基的晶石,如何能去青云门求道?”凌峰担心地说着,修行者所最需的天赋与钱财,他一样都没有。

  “你错了,世人皆说修行重钱财和天赋,但我却要说修行最重心中傲骨,凌峰,相信自己,用你傲骨打碎世人觉得你做不到的壁垒,你行的!”赑屃铿锵出声。

  “傲骨?”凌峰喃喃着,想要从体内寻找那东西的存在。

  “没错!傲骨!”

  “别人都笑你跛子,你服吗?”

  “别人都欺你一世贫穷,你愿吗?”

  “别人见你仁善,骗你杀你,你甘心吗?”

  赑屃字字振聋发聩,质问着凌峰内心最深处的感受。

  他九岁时因救人而成为跛子,别人笑他,他自是不服!

  他与爹娘待人和善,别人却时常欺负他家贫穷,他自是不愿!

  他待狄啸天如兄长,狄啸天却先骗他,再反目成仇对他狠下杀手,他自是不甘!

  “还有,就在刚才,我感念到狄啸天已用元力火将你家烧毁,你父亲被烧死,母亲正望火痛哭,如今一家重担全在你肩上,你觉得自己还能像以前一样,做个不知所谓的痴儿吗?”

  痴儿,一世痴痴傻傻,不知要做何者,即为痴儿!

  “什么……”听着父亲竟已遭恶人毒手,凌峰脸部霎时变得苍白,浑身震颤着,心中生起无比的愤怒。

  父亲一世憨厚仁善,从不惹麻烦,又跟狄家无冤无仇,狄啸天凭什么杀死自己无辜的父亲?

  “狄啸天,我与你势不两立!”

  他转身就往家跑,虽然隔莞镇尚有一段距离,但他却已看见莞镇上的火光,他知道赑屃所说不假,所以恨不得背后生出羽翼,立刻飞到家里去!

  在他身后,赑屃也因失去元力支撑,炸散化作了漫天的碎光,消失的同时,他的临终偈语,也在碎光中响起:

  “葬土离家最凄凉,

  “千里求道苦自尝。

  “本欲埋没名与姓,

  “不料考场见真章。

  “先上梼杌寻奇兽,

  “再登三天逞锋芒。

  “从此步履无疆界,

  “万域星空任翱翔!”

继续阅读:第3章千里求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洪荒神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