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十四字箴言
三千道2017-09-06 20:362,363

  云阜比他要高大许多,身体就像大山般粗犷,额头上有道疤痕,看起来不似那个叫林斌的秀气。

  但那份俊郎与豪迈,又岂是长得小男人样的林斌可比?

  据说青云门内也有些穷人出身的高手,但数量极少,千中难有其一,凌峰心想云阜应该就是这类穷人弟子中的高手,要不然也不会将自己这种底层人当人看吧?

  “云阜奴侍,他已进入青云门内,按照门规,于宵禁时进入门内者,必诛之,你现在还想护着他吗?如果是这么,那么连你,我们也是不会放过的!”

  林斌脸上露出一抹诡笑,随即用剑在身前划出一道弧线,摆出一幅拦截云阜的架式。

  “林斌你给我听好了,我们不仅有守门之责,还有保护参选者之任,我看他也是来参选的,所以,我绝不会把他交给你!还有,我如今亦是中三天弟子,师尊对我说过,谁敢再叫我奴侍,我可用剑杀之,今日我便让你知道,本剑侍是凭什么杀上中三天与尔等并列的!”

  云阜松开凌峰,双手举剑,身体骤然朝前跨出一大步!

  当他跨出那一大步时,青云门广场上,竟是刮起呼啸狂风,刮得凌峰几欲跌倒。

  但云阜没有继续跨出去击杀林斌,因为林斌身后来了两个增援者,他们与林斌互为辅助,组合成弧形拦截小阵,眼中神色不善。

  “他……云阜你找什么借口,他一不是富家子弟,二无资质,三还是个跛子,凭什么参加入门之选?”林斌仗着有队友撑腰,望着云阜一脸不屑。

  “我本就是来参加入门之选的!”凌峰不知哪儿来的勇气,从云阜身后走了出去。

  朝前跨出时,凌峰压根没想过自己面对的,是三个中三天的入室弟子,他只想着云阜是在帮他,所以他也应该跨出去站在云阜这边!

  好在云阜的大手及时伸出,将他又拉到了身后,没让对方一剑把他砍了。

  “你?哈哈,生有残疾者,连名都不能报,你乱搀和什么?云阜奴侍,你难道要守护这样的废物吗?……哦,我忘了,你当时手腕也有问题,却特么报名成功了,你究竟跟审核官说了什么,他才让你报名的?你这个一生奴侍!”

  林斌大笑着,和另外两人一起发出侮辱之言,不仅侮辱凌峰,也侮辱云阜。

  凌峰心里一咯噔,原来生有残疾者,是报不了名的!

  那么明天,岂不是不能报名了……但似乎以前的云阜也同样有缺陷,那云阜又是怎么报名的呢?

  “你说什么!”因为听对方称自己一生奴侍,前方的云阜顿时露出凶态,那种溢荡的杀意,令得对方三人陡现紧迫。

  而正当对方准备迎接云阜接下来的疯狂攻杀时,云阜却是神色骤变,拱手弯腰,朝对方身后大叫一声:“小心!”

  林斌等三人与云阜视线相背,他们不明白云阜这“小心”是何意,又为何会那么尊敬地拱手弯腰,下意识便将头转向身后。

  凌峰与云阜是同样的视角,从凌峰视角来看,林斌三人身后根本没什么,所以他也很疑惑云阜是什么意思?

  正在他疑虑时,云阜拽着他突然升上了半空!

  “林斌,你今日辱我之事,我来日必双倍奉还,你等着!”凌峰耳畔,响起云阜的声音。

  原来云阜只是在故弄玄虚,到众人察觉到这一点时,他早已带着凌峰掠出了青云门外!

  凌峰顿时生起一股对云阜的敬佩,云阜不仅霸气,还很聪明,这样的人,值得他学习!

  “小子,我只能送你到这了,青云门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以后别再靠近!”

  出了青云门后,云阜带着凌峰降落在一条街道上,说了几句青云门危险,叫凌峰不要再靠近之类的话,便准备转身离开。

  “云阜师兄,您能不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才能完成报名?”凌峰急忙将云阜喊住。

  云阜回转头来,用一种诧异的眼神望着凌峰:“你真是来参加青云门之选的?”

  凌峰朝云阜点点头:“千真万确,云阜师兄您快教教我吧,求您了!”

  云阜围着凌峰边走边打量,他刚才以为凌峰所说来参加入门之选的话,只是顺势而为,没想到居然真是来报名的。

  他以前报名时,手腕虽也有残疾,可体内元力充沛,跟凌峰完全不一样,他没有看不起跛子的意思,但……一个没有任何根基的跛子来参加青云门选拔,开什么玩笑?

  他正色道:“第一,如果你真能成为青云门弟子,那就该改一下称谓,称我为‘云阜师父’,因为下三天弟子,都是要尊称中三天弟子为师父的!至于第二嘛……”

  云阜声音停了停,右手突然伸出,捏在了凌峰的右臂上。

  “啊!”凌峰痛叫出声,他直觉得自己的右臂都快要被捏断了!

  “第二,你元力为1、念力为5、战力为1,若无意外,应该是本次三十万参选者中的倒数第一,至于献宝,你自然无宝可献,所以还是别去了!”

  云阜自以为是地说着,对凌峰下了切不可去的结论。

  凌峰攥了攥自己的右手掌,撇撇嘴道:“云阜师父,你又不是神仙,怎知我一定不能过?我现在只担心报不了名,你就告诉我吧,我到底该说什么,报名官才会让我报名成功?”

  云阜犹豫片刻,最终选择了放弃:“还是算了,即便报名成功,你也不可能通过考核,我能预料到那些人会怎么羞辱你,又何必做这种打击你的事?”

  云阜说罢,不理凌峰的企盼,脚蹬地面,毅然飞上天际。

  “云阜师父,我不怕羞辱,这是我唯一希望,您不要因为怕我失望,就不将希望给我啊!求您了,告诉我吧!”

  凌峰知道这是自己唯一希望,追着天空中的云阜拼命地跑。

  他眼望着天空,没注意到街道前边的大树,还没跑出几步,便砰地撞到了一棵大树上,鲜血顿时从鼻梁中涌了出来。

  他捂着鼻梁,还朝着天空中飞远的云阜喊:“云阜师父,我真的没问题的,您快告诉我啊,求您了……”

  “如果那人问你为什么要上青云山,你就说你要到青云门上三天的石壁上,刻下‘生死有命不由命,我命由我不由天’十四个大字!”

  天空中云阜的身影已经消失,但他的声音却铿锵传来!

  “生死有命不由命,我命由我不由天……”

  凌峰捂着鼻子笑了,他朝远去的云阜重复着十四字箴言,他觉得那不仅是能够报名成功的暗语,还是他必需要去践行的目标!

继续阅读:第7章力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洪荒神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