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空中马车
三千道2017-09-06 20:352,167

  有关狄啸天的讯息一播报完,光屏又立刻跳转到了一则“今日最惨”的讯息上。

  讯息中介绍的是有个人想凭宝入门,结果不知为何,宝物居然在测试时被调了包,那人不仅没能入门,宝物居然也成了废物,他还当场将那被调包的宝物砸碎在了考场上!

  看着这条讯息,凌峰不禁想起路上听到的,有关青云门考核的许多黑幕。

  他不禁忐忑着,要是他的龙鳞也遇到了类似的,考场上被调包的情况,那可怎么办?

  “哎呀,不会的啦,黑幕不会降临的,我凌峰虽是倒霉了点,但怎么可能一直都那么倒霉啊!”

  凌峰使劲揉搓了几下脸颊,觉得用黑幕吓自己,实在是没必要。

  为了释放心情,他下意识地抬起头来望向天空。

  这不抬头还好,一抬头,居然看见天空中有匹大黑马,拉着辆黑色大马车,车上坐着一名黑衣少女,正朝青云门领空徐徐前进。

  车黑、马黑、人穿的衣服又黑,这使得整个马车看起来,就像是做贼的!

  凌峰看得目瞪口呆,一是惊叹于那匹黑马居然能拖那么大一辆车悬空飞驰,二是惊叹这马车上的少女,怎敢到青云门来做贼?

  他还没惊叹完,马头位置处银光一闪,随即大黑马的马头,竟被那缕银光“刷”地斩断,和马身子以及后面的大马车一起,打着旋儿地朝他砸来。

  他吓得赶紧捂头缩地!

  那辆数千斤重的大马车,便擦着他背脊,轰地砸落在地!

  他只感觉地面一颤,随即整个身体竟被震力冲击着,朝前掀趴在广场上,那个被斩断的马头,则贴着他左臂朝前直打了几个翻滚,才静止了下来。

  他吓出一身冷汗,连忙挣起身回头张望,只见身后的大马车,早已被摔得稀巴烂。

  他心被吓得砰砰跳,直想刚还说不会有黑幕掉头上,结果心念才动,居然就有大马车朝他头顶上砸,这运气也是背到家了!

  那名驭车的黑衣少女,似乎极不服气被人毁了马车,此刻正站在破车之中,抓着大马鞭指天而骂:

  “青云门的牲口,你们太过份了,不就是进去看看嘛,反正天亮完成考核后我也要进去的,早点进去有什么大不了?你们竟敢杀我青鸾家大马,毁我青鸾家马车,我青鸾燕燕,定不放过你们!”

  听少女之语,她应该也是准备参加青云门入门考核的,只不过因为一时好奇,竟想趁夜偷偷到青云门内去看个究竟。

  而且看她那嚣张跋扈的气势,她口里所说的青鸾家,应该也是个大家族。

  百丈高的天空中,随即显现出一个修真少年的身影。

  那少年双手抱剑,悬空而立,其姿态,就像是神仙一样!

  凌峰瞠目结舌着,这才反应过来,原来青云门的天空中也是有人的,他们在黑色中值班守护青云门的安宁,只是自己看不到而已。

  抱剑少年望了望被打落在地的青鸾燕燕,一副慵懒状地朝着前方虚空伸出右手。

  随着少年伸手之势,一道虚幻光墙显形而出,沿着青云门的护墙,朝上蔓伸到天际。

  “最近青云门实行宵禁,任何胆敢潜入者,不论是畜牲还是人,全都杀无赦!你该庆幸的是马头在前,若是人头在前,此刻在地上打滚的,便该是你的人头了!”

  抱剑少年冷冷地说着,语气之中,竟完全不将少女放在眼里。

  地上的青鸾燕燕怒意不减,鼻子中喷出浊气,那种样子,似是想掠到空中与对方比试!

  但青鸾燕燕终究没那胆量,所以她也只是在地面上喷喷浊气而已。

  正在凌峰以为一切事情都该到此为止时,少女手中的马鞭,突地甩向他所处位置!

  他茫然无措着,只觉左脚踝处一崴,整个身体随即侧倾,尚未倾至地面,便又被少女鞭上之力,给卷甩到了半空中。

  “我青鸾燕燕就要看你们是怎么守门的,现在这个人被我甩到你们禁制范围内了,有种你们杀了他啊!”

  青鸾燕燕朝天谑笑着,在破碎的马车间笑得花摇枝颤,竟是完全不将凌峰这个无辜者的性命放在眼里。

  “啊——”

  凌峰怪叫着朝那虚幻光墙撞去,而那位守护光墙的抱剑少年,则在凌峰飞起的一瞬间举起了手中剑!

  “凡人蝼蚁而已,你以为他会阻我道心吗?”

  抱剑少年凶戾着,朝着凌峰的脖子便是豁然一剑!

  抱剑少剑的神态之中,也完全不将凌峰的性命,当成是一回事!

  难道这就是修真者的心性?凭什么凡人在他们眼里都是蝼蚁,凭什么无辜者也要被他们看作是道途中的阻碍?

  凌峰睁大惊恐的双眼,望着朝自己越砍越近的剑刃,浑身感觉被寒意穿透,心想自己怕是活不成了!

  “叮!”

  一声兵刃碰撞的声音响起,凌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他的脑袋没有被对方砍掉,而他的身体,则在另一个人的挟带中发生了瞬移。

  “真的只是蝼蚁吗?”新出现的那人将凌峰抓在手里,于天空中出声质问,声音如岩石般冷硬。

  “云阜奴侍,你好大胆,竟敢管我林斌嫌事,找死!”原先的凶戾少年也同样气势逼人。

  剑刃的碰撞声还在凌峰耳畔响起,凌峰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是在往上飞腾还是在往下坠落,他也看不清楚周围景物,只知道自己被那叫“云阜奴侍”的挟带着快速腾挪。

  “你们这些富家子弟,真以为穷人便不是命了吗?今日有我云阜在,你们休想伤他!”

  一阵对抗后,凌峰终于被云阜挟带着,落到了地面上。

  但此刻的他已不在青云门外,而是站在了青云门内的大广场上。

  这是自称林斌的少年故意将他们逼入青云门内的,这样林斌便有借口斩杀他这个“擅闯入青云门内者”了。

  落到地面的凌峰感激地抬起头来,望向挟带着自己的叫云阜的少年,不知这个感觉有些霸气侧露的恩人,究竟长着何种模样?

继续阅读:第6章十四字箴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洪荒神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