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出门游历
莫槿奚2020-01-20 11:284,345

  “啊~今天天气真好!”颜阑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方才觉着整个人都舒畅了许多。

  山野里清晨的阳光散落在桃花和嫩叶中,明晃晃的穿过指尖,洒在那身淡青色的长裙上,早归的鸟儿飞舞于林间,汩汩山泉回流于脚下,沾染了落花朵朵,冲击着河岸两边的碎石,有初生的游鱼在一起嬉戏。

  月霜和凝素漫步于她身后,只一回眸便可看到。

  两人皆是一身雪色,眉眼间也都是满满的温柔。因是第一次下山,凝素的脸因为激动而染上了些许薄红,像着小姑娘一般偶尔拾起水中的落花放于鼻尖轻嗅。

  月霜倒是没有两个女孩子那般兴奋,只拿出白月玄临行时交代任务的手令,仔细阅读起来:“再过两日,便是舞容城的花灯庆典,此间会有妖孽出没,我们的任务便是除了他。”

  “哦?是何方妖孽?”颜阑挑眉,回眸看向月霜。

  “据闻是一只蛇妖,喜食美艳男子的心血。”凝素看向月霜手里的手令,接口道。

  “我去做饵,引他出来?”作为此次行动里唯一的男子,月霜自告奋勇的提议道。

  “不可。”颜阑摇头反对,在接收到月霜和凝素不解的目光后,她笑着叹道,“月霜师兄这般温柔的人儿和美艳哪里扯得上关系,且师兄已是半灵之体,仙风道骨,我要是那蛇妖,定不会出来!”

  月霜道:“那你说,该如何?”

  颜阑扬唇一笑:“我去做饵。”

  “你?”月霜挑眉,旋即点头道,“干干瘦瘦的,确实像个男人。”

  三人下了山后,暂住于舞容城内的颜家,因临近花灯庆典,任务时间将至,颜阑便就近找了家成衣铺子换装,月霜与凝素在一旁的茶楼里等候,按着颜阑的要求,备好酒壶与佳酿。

  忽地,门口一片骚动,只见一锦衣公子手持折扇而来。

  其长发具束起于脑后,额前留有细碎的刘海,遮挡住眉眼,一身樱桃红长袍,其上遍绣梅花吐蕊,一双桃花眸子风情万种,眸底一点泪痣而妖。其所到之处,周围女儿无不骚动,面容娇羞,将手里的锦帕丢入她怀中。

  少年只微笑着点头,端的是彬彬有礼,惹人回眸。

  他径自走向月霜,手中折扇忽地扬起眼前人的下巴,后又抬手将其鬓角细碎的发抿于耳后,笑道:“公子久候了。”

  月霜不由得一愣,周围的人亦是一愣。姑娘们面面相觑,惊呼二人竟是……不由得一阵唏嘘,相互讨论,言语间没有嫌弃鄙夷,竟是满满的祝福,感叹两个眉眼清俊的少年在一起如何养眼。

  月霜听了周遭的讨论,心底一阵羞耻,在听闻其中某一个姑娘讲他看起来太过文弱某些事儿上容易受欺负时终于忍不住爆发,抓住扇柄强迫颜阑凑前,在她的耳边咬牙道:“臭阑子你别太过分。”

  颜阑挑眉,无辜道:“公子你这生的是什么气,就算别人说得再多,你在我心里也都是最强的。”

  月霜一时语塞,周围人都凑热闹一般的啧啧轻叹,月霜的面色越来越沉,手中一用力,将颜阑反手扣倒在桌面上,手中的折扇架在他的脖颈处,冷笑道:“我是最强的,嗯?”

  颜阑一愣,显然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模样,忙回眸看向凝素,大呼道:“素素救我,师兄又想杀我灭口了!”

  一个又字让月霜沉下去的面色变成了黑色,他抽出折扇,毫不犹豫的在颜阑头上连敲了三下,方才放开对她的钳制。颜阑无辜的撇撇嘴,回身躲到凝素身后皱着鼻子恼道:“等我修为超过你看师兄还怎么欺负我!”

  凝素无奈的笑出了声儿,柔声宽慰道:“别闹了。”

  颜阑不贫,抬眸看向桌上的酒壶,忙抢了过去迫不及待的饮了一口酒,旋即眼睛一亮,熨帖的叹道:“好酒啊,真看不出来你还是买酒的行家。”

  “任务为重。”月霜抬手夺了颜阑手里的酒壶,她一愣,望向刚刚还拿着酒壶现在却空空如也的掌心,失落的嘟起嘴,咬牙比拳却没有砸下去,冷哼一声转身去到了长街上。

  月霜与凝素无奈的对视了一眼,抬步跟在了她的身后。

  一路上街灯明如白昼,俊男娇女都提着灯笼走在长街上,各色小贩叫卖着手里的玩意和吃食,颜阑如同富家公子一般摇着手里的折扇到处看着,经过她身侧的女子无不侧目,娇羞的挡住脸,颜阑一一回以微笑,一路上竟是惹上了无数的烂桃花。

  她无奈的摇头,抬步向着小巷走去,漆黑的小巷与外面热闹的氛围格格不入,灯火重重人影叠叠,十分瘆人,空气中弥漫起似有似无的血腥气,有某种东西正在悄然向她逼近,颜阑深吸一口气,凝力于掌心,只见前方不远处缓慢行来一道人影,下半身颀长得有些不正常。

  “动手。”

  月霜的声音忽地在耳边响起,颜阑不敢犹豫,忙反手打出一掌,那人吃痛的倒退两步,黑夜里一双赤瞳化作竖瞳,定是那蛇妖无疑!

  “嘶——”那蛇妖受了伤,一下子变得狂躁起来,颜阑连退了两步,便见一道霜白的身影快速上前,月恒剑在空中舞出剑花连连,一时银光纷飞让人眼花缭乱。此时的月霜早已不是先前那个温柔的少年,其身上英气逼人,剑招奇绝诡秘,让颜阑佩服不已。

  同在一旁观战的凝素一张小脸染上了红晕,竟是有些移不开眼,惹得颜阑不由得啧声感叹。月霜早已是半灵之体,而那蛇妖修为不足,显然并非是他的对手,只几个回合,那蛇妖便败下阵来,被月霜收进了锁妖戒中。

  颜阑偷摸的自凝素腰间夺回了酒壶,畅饮一口后好笑的看了眼身后的两个人,笑道:“任务完成了我就不跟着凑热闹了,回去喝酒才是我喜欢的啊。”

  说罢,颜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小巷,月霜望向身侧人红透了的耳根,挑眉笑道:“时间还早,不如素素陪我去逛逛?”

  “好。”

  月霜收起月恒剑,同凝素一起步入灯火幽微中。

  因是花灯节的缘故,所有的商贩都未收摊,街上灯火通明恍若白昼星河,叫卖声络绎不绝,特色吃食的香味儿凌绕于鼻尖,让久未下山的凝素十分兴奋。街上人群众多,三五成群或猜灯谜、或看杂耍,各色行人摩肩接踵。

  凝素忽地觉得手上一暖,低头看去发现一双白皙的手正不松不紧的扣着自己的手腕,顺着那白袖抬眸看去,便见月霜眸底含着温柔,抬着手臂替她挡住身侧的人群,他道:“抓紧我,莫要走丢了。”

  “好。”凝素面上一红,忙抓紧了身侧人的手臂,月霜带着她一路往前,行至一方拱桥才停下脚步,月霜抬眸看向长河里摇曳的河灯,眸子里晕上了点点温柔,他回眸看向仍挽着自己手臂的凝素,扬眉凑到凝素的耳边,调侃道:“怎么,这么舍不得放手?”

  凝素一愣,耳边满是月霜温润的气息,她的面上猛地染起一片绯红,忙想要松开手,却被月霜紧紧握住,她不由得又是一愣,抬眸看向眼前温柔的人儿。

  月霜凑过来,笑道:“我可舍不得,素素若是不想我伤心,还是一直这样握着的好。”

  凝素微愣,因被调戏而心生不满,侧头小声嗔道:“刚刚还跟阿阑那般,现下又……”

  月霜眸子一亮,凑得更近了,他笑:“素素是吃醋了么?”

  “我!”凝素猛地回过头去,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猛地拉近了不少,眼观鼻鼻观心不过半寸,两个人的气息在中间那狭小的缝隙里流转回绕,弄得双方的面颊都痒痒的,凝素想要回退,却被月霜猛地钳制住腰身,他一手扶住凝素的后脑,一双眸子里只剩下了眼前的人。

  “月,月霜师兄……”

  “嗯?”月霜微笑着又靠近了一下,两个人的鼻尖触碰在一起,让凝素惊得满面通红。因腰身被钳制而无法后退,只得略微后仰,月霜借着桥梁,将凝素整个人控制住。

  “我……你……太,太近了。”

  “哦?”月霜挑眉,认真道,“其实,还能更近。”

  凝素一惊,猛地闭上了眸子。月霜一愣,突然扑哧一声笑出,他低头凑到她的耳边,笑道:“你不会以为我会吻你吧?”

  凝素哑然,抬脚毫不犹豫的踩在月霜的脚面上。少年吃痛,却仍旧没有放开面前人的手,他皱着眉头笑道:“素素别生气,我请你游湖可好。”

  “唔,好。”

  深夜的长河没有平日里那么清澈,黑漆漆的一片,河灯宛如漆黑里的明珠,明晃晃的亮着,激起水波连连。有一叶轻舟游在河面上,无人撑篙,任由其随风荡漾,船上并肩而坐两道雪白的身影,在黑夜中尤为突出。

  忽地,有璀璨的烟花在空中炸响,红的、白的、蓝的,炫彩缤纷。

  凝素抬眸看向夜空中不断盛开的烟花,一时心里如小鹿乱撞般激动,唇角不自觉的扬起微笑,她忽地回身,挽住月霜的手臂,侧头靠在他的肩头,道:“师兄你看,真漂亮。”

  “是啊。”月霜看向身侧的人,微笑。

  凝素一愣,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般猛地松开月霜的胳膊,一张俏脸上满是红晕,眸底闪耀着璀璨的烟花,看得其身侧的月霜不由得痴了。

  “月霜师兄?”

  “我在。”

  月霜仍是微笑,看着身侧的人。

  “你,你干嘛一直看我。”凝素愣愣的看向面前的人,却见其强忍着笑意,忽地严肃的道:“因为我的素素比较好看啊。”

  凝素一愣,再愣,猛地捂住脸颊,将整个人蜷缩成一个雪白的球,其耳根处一片绯红将她的羞涩暴露无遗,月霜忽地笑出声,抬手揉了揉身侧人的头。

  月霜伸手,自怀中取出凝素前几日送他的短笛,放于唇边吹出一曲清幽的小调,凝素听得熨帖,侧头依靠在月霜怀里开着天边不断盛开的烟火。月霜笑着收起短笛,抬手抱住身侧的人儿。

  “那曲子可有名字?”凝素抬眸看向身侧的人。

  “有。”月霜点头,深吸一口气,笑道,“曲名,凝霜。”

  凝素眨巴了一下眸子,在心底将曲名回味了个遍,白皙的脸颊上燃起一片绯红,唇角亦扬起一抹甜蜜的笑。晚风轻扬,将两人雪白的长衣融在了一起。

  小船不远处,芦苇荡里另有一条小舟,有一粗布伙计不停的将烟火点燃,望向漫天的烟花,想起那付钱请他来放的蓝袍少年,不由得悠悠一叹。其面容虽被银制鬼面具所挡,可那双眸子却比任何一束烟花都要好看。

  另一旁,君撷侧身坐于长桥畔,鬼面具将他全部的情绪都遮挡住。

  “先生也喜欢素素?”

  花灯节后,颜阑明显觉着身侧的两人有些不对劲,他们之间似在一夜之间多了许多默契,隐隐的竟是已经渐入别人插不进去的境地。颜阑挑眉,悠悠一叹后独自走在前面,拿着酒壶有一口没一口的浅酌。

  “阿阑,莫要喝醉了,见了师父小心他恼你。”凝素无奈的摇头。

  颜阑脚下一顿,蓦地想起了上次在芳蕤池畔饮酒,不仅被师父抓了个正着还被其强吻的事儿,一时半裸男子欺身压在自己身上,吻着自己却喊着别人名字的事儿凌绕于心头,令她有了些许不悦,她忽地回眸看向身后的两人,挑眉饮了一口酒。

  掌门对于凝素的感情啊……还真是说不清道不明呢。

  “月霜师兄可要照顾好凝素啊。”颜阑看向月霜的目光极其认真,一身青衣被春风扬起,无数的落蕊交叠在她的衣襟上,鸩羽一般的长发在风中打旋,遮挡住她的眉眼。

  月霜一愣,笑道:“一定。”

  凝素一愣,面上染起一片绯红,嗔道:“怎么又说起我来了。”

  “因为爱你啊。”颜阑笑着抬手揽住身侧人的肩膀,深吸一口气笑道。轻浅的酒香飘散于空气里,让她觉得分外安心,天边的光渐浓,映得身侧的人眉眼发梢都是明晃晃的,十分惹人喜欢。

  她抬眸,唇角的笑意渐渐收敛,蓦地握紧手里的锦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老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老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