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龙阳之好?
莫槿奚2020-01-20 11:001,477

  接下来的几日,白月玄都未曾再出现过,不知是在躲着什么。颜阑的心里五味杂陈,其同凝素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一架之后两人于剑术上都各有所领悟,渐渐的成了挚友。

  不知不觉间,已到了二月底,再不过半月,便是朔月阁主的竞争之日。

  夕阳深处,落梅斋中,月霜轻敲碗盏打出节奏,凝素于大雪纷扬中舞蹈,一身白衣恍若与天地间的雪色融为了一体,无数绯红的落蕊飞旋于她的指尖。月白玄常来此处隔着高墙远远的看着她跳舞,只觉得不论她在哪,内心都会因她而感到无限欢愉。

  “月霜师兄,小爷我今年定能胜过你,拿下朔月阁主之位。”一身淡青色交领长袍的少女双手环胸,扬起下巴得意洋洋地瞅着自家师兄。

  月霜一脸无奈的叹道:“成成成,反正我坐了这么久朔月阁主之位也烦腻得很,不如就此让给你?”

  按照素月青城的规矩,上弦、下弦、残月的弟子都会跟随现任朔月阁主月霜师兄进行入门学习,凡可引灵入体者皆能参加来年开春时的试炼,通过试炼者将和月霜师兄逐一比试,以争夺朔月阁主之位。

  颜阑挑眉,瞥见身侧的人,不由得无奈的叹了口气,虽说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是一件不好的事儿,但她也不能否认一个事实——以她现在的修为想斗过已拥有半灵之体的月霜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不由得无趣的摇摇头。

  月霜挑眉,眸子一转,调侃道:“莫不是看上了掌门他老人家?”

  颜阑斜了他一眼,哼笑一声道:“怎么这么大的醋味啊?”

  月霜一愣,一时竟有些反应不过来,只见颜阑笑着将胳膊架在他的肩膀上,笑道:“听说之前掌门一直只教你,莫不是十年里,你对掌门产生了某种情愫?”

  月霜一时恍惚:“哪种?”

  颜阑笑得狡黠:“那种。”

  月霜仍旧迷茫:“那种是哪种?”

  颜阑耸肩,一双灵慧的眸子咕噜一转:“就是你想的那种。”

  月霜挑眉,抬手指向自己:“我?”月霜在心底苦笑:天晓得这小妮子想的是什么,他明明什么都没想好吧。

  “这么想知道?”

  这厢,连凝素都有些好奇的凑了过来。眼见着两个人都如此好奇,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旋即严肃道:“自然是单单纯纯的师徒之情喽。”

  月霜一愣,再愣,思及颜阑奇怪的态度和特意加重的单单纯纯四个字不由得一阵狐疑,在心里琢磨了个遍,才恍然的红了面颊,怒道:“你刚刚讲的才不是这个!”

  “不不不,我可从未讲过师兄你有龙阳之好,是你自己想的。”颜阑狡黠的一步跃上庭院里最大的梅树,笑嘻嘻的看向恼火的月霜。

  “我才不喜欢掌门呢,我喜欢的……”月霜师兄咬牙呢喃,不自觉地回眸看向身侧的凝素。

  他回眸看向身侧的凝素,只见其眉眼含笑,雪白的轻纱覆盖在她的皓腕上,血红的夕阳为其镀上一层浅淡的金辉,衬得其手腕极其好看。不由得,月霜心底里的某种悸动越来越强烈,让他几乎有些克制不住,月霜深吸一口气,收回目光看向天边的晚霞。

  “素素,我不喜欢掌门的。”月霜抿唇,极其认真的撇清自己,使得凝素不由得一愣,颜阑于树杈上将这一幕看得极其清楚,一时笑得前仰后合。

  月霜的心咯噔一声,猛地意识到刚才的行为有多蠢,他忙拿起茶杯猛地灌了一口清茶。因喝得太急,他猛地咳嗽起来,凝素一愣,忙抬手为其拍背顺气儿,月霜白皙的面容不知是因为呛水还是别的什么染起一片绯红,在夕阳里也看得格外清楚。

  颜阑仍旧在笑,月霜一时不平,将手里的茶杯猛地砸了过去。颜阑亦不示弱,从梅树上团了雪球,一时,三人里两人在地上一人在树杈上,相互砸着雪球十分热闹。

  周围热闹的气氛让凝素十分熨帖,唇角洋溢着灿烂的笑,在所有人都不曾注意到的地方,有一道幽蓝色的身影在默默的注视着她,陪她一同看每一夜的夕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老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老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