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羊群
萧红2017-09-18 19:302,295

  平儿被雇做了牧羊童。他追打群羊跑遍山坡。山顶像是开着小花一般,绿了!而变红了!山顶拾野菜的孩子,平儿不断的戏弄她们,他单独的赶着一只羊去吃她们筐子里拾得的野菜。有时他选一条大身体的羊,像骑马一样的骑着来了!小的女孩们吓得哭着,她们看他像个猴子坐在羊背上。平儿从牧羊时起,他的本领渐渐得以发展。他把羊赶到荒凉的地方去,招集村中所有的孩子练习骑羊。每天那些羊和不喜欢行动的猪一样散遍在旷野。

  行在归途上,前面白茫茫的一片,他在最后的一个羊背上,仿佛是大将统治着兵卒一般。他手耍着鞭子,觉得十分得意。

  “你吃饱了吗?午饭。”

  赵三对儿子温和了许多。从遇事以后他好像是温顺了。

  那天平儿正戏耍在羊背上,在进大门的时候,羊疯狂的跑着,使他不能从羊背跳下,那样他像耍着的羊背上张狂的猴子。一个下雨的天气,在羊背上进大门的时候,他把小孩撞倒,主人用拾柴的耙子把他打下羊背来,仍是不停,像打着一块死肉一般。

  夜里,平儿不能睡,辗翻着不能睡。爹爹动着他庞大的手掌拍抚他:

  “跑了一天!还不困倦,快快睡吧!早早起来好上工!”

  平儿在爹爹温顺的手下,感到委屈了!

  “我挨打了!屁股疼。”

  爹爹起来,在一个纸包里取出一点红色的药粉给他涂擦破口的地方。

  爹爹是老了!孩子还那样小,赵三感到人活着没有什么意趣了。第二天平儿去上工被辞退回来,赵三坐在厨房用谷草正织鸡笼,他说:

  “好啊!明天跟爹爹去卖鸡笼吧!”

  天将明他叫着孩子:

  “起来吧,跟爹爹去卖鸡笼。”

  王婆把米饭用手打成坚实的团子,进城的父子装进衣袋去,算做午餐。

  第一天卖出去的鸡笼很少,晚间又都背着回来。王婆弄着米缸响:

  “我说多留些米吃,你偏要卖出去……又吃什么呢?……又吃什么呢?”

  老头子把怀中的铜板给她,她说:

  “不是今天没有吃的,是明天呀?”

  赵三说:“明天,那好说,明天多卖出几个笼子就有了!”

  一个上午,十个鸡笼卖出去了!只剩下三个大些的,堆在那里。爹爹手心上数着票子平儿在吃饭团。

  “一百枚还多着,我们该去喝碗豆腐脑来!”

  他们就到不远的那个布棚下,蹲在担子旁吃着冒气的食品。是平儿先吃,爹爹的那碗才正在上面倒醋。平儿对于这食品是怎样新鲜呀!一碗豆腐脑是怎样舒畅着平儿的小肠子呀!他的眼睛圆圆地把一碗豆腐脑吞食完了!

  那个叫卖人说:“孩子再来一碗吧!”

  爹爹惊奇着:“吃完了?”

  那个叫卖人把勺子放下锅去说:“再来一碗算半碗的钱吧!”

  平儿的眼睛溜着爹爹把碗递过去。他喝豆腐脑作出大大的抽响来。赵三却不那样,他把眼光放在鸡笼的地方,慢慢吃,慢慢吃终于也吃完了!他说:

  “平儿,你吃不下吧?倒给我碗点。”

  平儿倒给爹爹很少很少。给过钱爹爹去看守鸡笼。平儿仍在那里,孩子贪恋着一点点最末的汤水,头仰向天,把碗扣在脸上一般。

  菜市上买菜的人经过,若注意一下鸡笼,赵三就说:

  “买吧!仅是十个铜板。”

  终于三个鸡笼没有人买,两个分给爹爹,留下一个在平儿的背上突起着。经过牛马市,平儿指嚷着:

  “爹爹,咱们的青牛在那儿。”

  大鸡笼在背上荡动着,孩子去看青牛。赵三笑了,向那个卖牛人说:

  “又出卖吗?”

  说着这话,赵三无缘地感到酸心。到家他向王婆说:

  “方才看见那条青牛在市上。”

  “人家的了,就别提了。”王婆整天地不耐烦。

  卖鸡笼渐渐的赵三会说价了;慢慢的坐在墙根他会招呼了,也常常给平儿买一两块红绿的糖球吃。后来连饭团也不用带。

  他弄些铜板每天交给王婆,可是她总不喜欢,就像无意之中把钱放起来。

  二里半又给说妥一家,叫平儿去做小伙计。孩子听了这话,就生气。

  “我不去,我不能,他们好打我呀!”平儿为了卖鸡笼所迷恋:“我还是跟爹爹进城。”

  王婆绝对主张孩子去做小伙计。她说:

  “你爹爹卖鸡笼你跟着做什么?”

  赵三说:“算了吧,不去就不去吧。”

  铜板兴奋着赵三,半夜他也是织鸡笼,他向王婆说:

  “你就不好也来学学,一种营生呢!还好多织几个。”

  但是王婆仍是去睡,就像对于他织鸡笼,怀着不满似的,就像反对他织鸡笼似的。

  平儿同情着父亲,他愿意背鸡笼,多背一个。爹爹说:

  “不要背了!够了!”

  他又背一个,临出门时他又找个小一点的提在手里。爹爹问:

  “你能拿动吗?送回两个去吧,卖不完啊!”

  有一次从城里割一斤肉回来,吃了一顿像样的晚餐。

  村中妇人羡慕王婆:

  “三哥真能干哩!把一条牛卖掉,不能再种粮食,可是这比种粮食更好,更能得钱。”

  经过二里半门前,平儿把罗圈腿也领进城去。平儿向爹爹要了铜板给小朋友买两片油煎馒头。又走到敲锣搭着小棚的地方去挤撞,每人花一个铜板看一看“西洋景”(街头影戏)。那是从一个嵌着小玻璃镜,只容一只眼睛的地方看进去,里面有一张放大的画片活动着。打仗的,拿着枪的,很快又换上一张别样的。耍画片的人一面唱:一面讲:

  “这又是一片洋人打仗。你看‘老毛子’夺城,那真是哗啦啦!打死的不知多少……”

  罗圈腿嚷着看不清,平儿告诉他:“你把眼睛闭起一个来!”

  可是不久这就完了!从热闹的、孩子热爱的城里把他们又赶出来,平儿又被装进这睡着一般的乡村。原因,小鸡初生卵的时节已经过去。家家把鸡笼全预备好了。

  平儿不愿跟着,赵三自己进城,减价出卖。后来折本卖。最后,他也不去了。厨房里鸡笼靠墙高摆起来。这些东西从前会使赵三欢喜,现在会使他生气。

  平儿又骑在羊背上去牧羊。但是赵三是受了挫伤!

  生死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死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死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