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玉扇空间
暖风拂面2017-09-06 20:162,602

  陆芸见晏青阳不理不睬,气得窝火,也懒得再和其他二人说话。

  半夜,晏青阳悄悄下了床,来到外面,找了个僻静的地方,一个银杏树下,盘膝坐了下来,闭目。

  云华宗的基础法决是流云诀,就是用来引起入体的。

  今天刚刚发下来,晏青阳对流云诀早就烂熟于心,她现在出来,就是想运转一下流云诀。

  她道现在还有点不相信自己资质这么差。

  流云诀运转起来,感应着周围的灵气。

  一遍又一遍,过了两个多时辰,晏青阳苦笑着摇摇头,她现在相信了,自己的资质的确很差,一点都没有感应到灵气。

  若是如此,半年之内引气入体进入练气一层,很难!

  晏青阳很明白灵资为一意味着什么,当时骆星之所以能引气入体,是因为晏青阳给了她许多丹药。

  前世,晏青阳作为赤丹真人的亲传弟子,拥有大量丹药,大多给了骆星。

  骆星就是靠着大量丹药才突破到练气一层。

  以自己现在这个资质,必须堆积丹药了。可是作为一个杂役弟子,连下品蕴灵丹都没有一枚,去哪里找丹药呢?

  只有两个方法:自己炼制,或者买。

  自己炼制是不可行的,无论炼丹还是炼器,都要求至少练气三层才行。

  那就只剩下一种方法:买!

  一瓶下品蕴灵丹五颗,需要十枚下品灵石或者一百点门派贡献点。

  一个杂役弟子每天需要进行很多任务,像晏青阳这样,一个月最多也就能得积攒二十点贡献,更别说还有其他很多方面需要用到贡献点,例如,吃饭。

  对于杂役弟子,门派根本不会下发灵石,他们只能靠劳作赚取贡献点。

  一个连引气入体都没有的杂役弟子能做什么呢?最多劈柴、采矿、洗菜、种菜等等低级劳动……

  算了,车到山前必有路,晏青阳起了身,觉得脖颈有些痒,烦闷的摸了一下,触到了一条细细的绳子,她拉出来一看,原来是一条细细的红绳,挂在脖颈上。

  红绳下,系着一个碧绿的玉坠,那个玉坠是个小扇子的形状。

  晏青阳捏起玉坠仔细看了一下,发现吊坠碧绿碧绿的,晶莹剔透,在月光下闪着润泽的光华。

  “咦,这是什么?”晏青阳拧了拧眉头,想了想才记起来。

  这个玉坠是从小就带在脖子上的,据说是母亲留下来的,可是,记得之前玉坠并非碧绿色,而是浅浅的黄色,也没有这么润泽。

  什么时候变色了呢?

  晏青阳举起玉扇,在月光下仔细打量。

  碧绿的玉扇在月光下更加晶莹,扇子上的脉络清晰,隐隐约约,似乎还有一副画。

  晏青阳凝眉细看,正看得起劲,眼前玉扇忽然放大,她的头一晕,一晃神却发现来到了一个陌生的空间。

  这个空间只有方圆不足一丈,空空的,只有前面竖着一面石碑,上面好像有字。

  晏青阳向前走了几步,就来到了石碑前,用手拂过石碑。

  石碑带着微微的凉意,随着晏青阳的手拂过,石碑上的字开始慢慢清晰。

  晏青阳仔细看着石碑,轻声念出了上面的字:“青氏炼器手札”。

  她一下子就被吸引了,她前世就精于炼器,对于炼器的资料也尤为感兴趣。

  下面还有几行文字,晏青阳看完之后大致明白了。

  这个石碑是个宝物,记录着一位炼器大师的多年炼器心得,她将这些记录下来,放在宝物青玉扇内,只有她的后代才能启动这个空间。

  青玉扇?晏青阳想到了自己脖颈上的玉扇吊坠,难道……,现在自己正在那个玉扇吊坠内?

  后代?难道这个玉扇是自己祖上传下来的?

  那又是如何启动的呢?

  忽然,晏青阳想起来,在魔修的山洞内,危急之际,胸口泛出的一股暖流以及对魔修的致命一击,难道是这个玉坠救了自己?还开启了空间?

  若真的是,这种空间相当于一个小世界,可是一个了不得的宝物了。

  晏青阳心内欢喜,又四处看了看,空间极小,除了这个石碑再也没有其他东西了,她又走到石碑前,看着石碑上的字。

  有些疑惑了,喃喃说道:“咦,炼器心得呢?”

  她话音一落,注意到石碑上的字变了,显示的是:“炼器心得:一、……,二、……,三、……”

  晏青阳大喜,仔细看了那些字,发现都是自己不知道的知识,甚至可以说,比浮云界最高级炼器大师的知识还要好。

  她看了半天,牢牢记下,想了想,又对着石碑说道:“炼制飞剑方法”。

  果然,石碑上的字又变了。

  晏青阳又问了几次,都得到了答案,终于明白了石碑的用法,这就是一个炼器宝典啊!

  又试了许久,晏青阳才闭上眼睛,在心内轻轻念道:“出去!”

  再一睁眼,果然,她又回到了银杏树下。

  如此,试验了几次,她熟练掌握了如何进出青玉扇,而且发现,青玉扇是能够存储东西的。

  得了一个宝物,晏青阳心情大好。

  记得前世的时候,自己初到云华宗这个玉坠还在的,后来骆星看到了,十分喜欢,话里话外的索要,因为是母亲遗物,晏青阳拒绝的很坚决。

  可是,后来,玉坠竟然丢失了,她怎么找也找不到,只得不了了之。

  那时是怎么都不会怀疑到骆星的,现在看来,肯定是她偷了。

  这时,天将放晓,晏青阳继续将青玉扇挂在脖子里,返回了房间。

  陆芸、金荣、褚珍珍都已经起床了,陆芸见到晏青阳就翻了个白眼。

  胖乎乎笑眯眯的褚珍珍却扑了过来,挽住了晏青阳手臂,笑嘻嘻的说道:“你叫晏青阳是么,我们两个都分到了厨房,咱们一起报道去吧。”

  晏青阳对褚珍珍印象还不错,抽出了手臂,与她一起去了厨房。

  厨房内的活比较重,砍柴、担水、洗菜、洗碗,两个人忙忙碌碌就过了一上午,中午杂役弟子都有一个时辰的时间,可以选择听课或者修炼。

  有外门弟子为了赚取门派贡献点会来给杂役弟子上课,有基础的识字课,最高级的也就是流云诀的讲解课。

  中午,陆芸带着金荣摇摇摆摆的去上课了。

  晏青阳没有去,她坐在树下运转流云诀,奇怪的是,褚珍珍也没去。

  一个时辰过后,两个人继续在厨房忙碌。

  这样一忙忙到一大晚,直到亥时才闲了下来。

  若是普通的孩子,这么忙下来回去就得睡觉了,晏青阳现在的身体素质没有那么好,也感觉非常劳累。她强忍着倦意继续修炼。

  陆芸和金荣也忙碌了起来,最近也不再找茬。

  这样过了大概一个月,他们屋子里的几个人没有一个能够引气入体的,晏青阳觉得,再不能这样了。

  她也想过卖掉极品大生骨丹,但是,这种丹药贵重,是有市无价的丹药,她现在连修为都没有,还不能冒这个险。

  这天,她和褚珍珍从厨房回来,在院门外看到了陆芸。

  陆芸一改往日趾高气扬的模样,低着头,弓着身子,笑得一脸谄媚。

  她的对面,是一个高傲的红衣少女。

继续阅读:第11章诬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仙,我才是女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