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审问三
暖风拂面2017-09-06 20:132,238

  纪重山低喝一声:“晏青阳、褚珍珍、金荣,你们三人可有说谎?”

  说着,他的威压猛得袭向了几人。

  晏青阳只觉得心口一闷,心神俱乱,她心内一凛,舌尖抵住牙齿,顶住压力,大声说道:“纪师兄,我没有偷蕴灵丹!”

  储珍珍和金荣竟然也叫了起来,纷纷也说没有偷蕴灵丹。

  纪重山眉头一皱。

  这时,晏青阳觉得如同有一座大山压在身上一样,一口腥甜涌了上来。储珍珍和金荣也早就跌到地上,嘴角渗出鲜血。

  纪重山缓缓撤去威压,脸色阴沉看了慕容焱一眼。

  慕容焱睁大了眼睛,摇了摇扇子,无辜的说道:“哎呀,竟然不是她们三个偷的!纪师兄,你也太狠了,你看,你看,她们都吐血了!”

  说着,他走到晏青阳面前,为她喂了一颗丹药。

  晏青阳满头大汗,都说不出话来,只是祈求的看了眼慕容焱,指了指储珍珍。

  慕容焱哼了一声,也扔了一颗丹药给储珍珍。

  金荣却没有人管,慕容焱做完这些,又回到柱子旁边,懒懒靠着,咂舌说道:“啧,啧,纪师兄,你怎么那么狠,这三个可都是小姑娘呢,最小的才十岁,你也下得去手?”

  纪重山气得脸更红了。刚才是谁说自己优柔的,现在又说自己狠毒。

  晏青阳吃下丹药盘膝坐着,脑子和眼睛却没闲着。

  刚才的情况也出乎她的意料,没想到也不是金荣偷的。

  她暗暗的一一看向几人,忽然发现刘管事脸色苍白,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灵机一动,晏青阳缓了缓神,虚弱的说道:“纪师兄,偷蕴灵丹的不一定是我们屋里的人,也有可能是外人进去偷的!”

  “怎么可能?”,陆烟皱眉说道,“虽然你们是杂役弟子,但是门上也是有简单禁制的,起码不超过练气三层的很难进去。”

  “呵呵”,晏青阳冷笑一声,“可是,有人能进去呢,比如管我们这块的……,刘管事!”

  刘管事一惊,愣了一下大怒:“晏青阳你好胆子,竟然敢怀疑我,我可在乎那一瓶蕴灵丹?”

  “在乎不在乎不知道,也许有人天生手欠呢?”晏青阳哼了一声。

  “好了,刘玉英,你说,蕴灵丹是不是你偷的!”纪重山没了耐心,低喝一声,筑基威压向着刘管事压去。

  刘玉英正是刘管事的名字,在陆烟告状,纪重山着戒律堂弟子去抓人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这几人的名字了。

  刘玉英脸色惨白,一下子跌坐在地,双手支地,强自支撑。

  纪重山冷哼一声,左手在椅子上一拍,又一股威压袭了过去。

  刘玉英被压得几乎趴在地上,嘴角的鲜血已经渗了出来,忽然,她惨叫一声,然后说道:“纪师兄,停手,我招,我招,蕴灵丹是我偷的!”

  陆烟、陆芸、金荣、储珍珍以及张管事等人尽皆变色,这实在太出乎意料了。

  “哼!”纪重山厉声问道,“说,你为什么要偷蕴灵丹?”

  以刘玉英的身份,一瓶小小的下品蕴灵丹根本不值得她偷。

  “我,我要陷害晏青阳,狠狠的折磨她……”刘玉英伏在地上,颤抖不已。

  纪重山收回威压,淡淡的说道:“好吧,刘玉英,你自己把经过说一下。”

  刘玉英勉强抬起了头,这时,她头发都散了,嘴角流着鲜血,面色黯淡。

  她狠狠的盯了一下晏青阳,说道:“晏青阳不服管教,后来又在炼器殿勾搭上慕容焱,更加不听我的话,所以,我要给她个教训,昨日中午,我去了她们的住处,无意中发现晏青阳和陆芸枕头下都有一瓶蕴灵丹,灵机一动,就拿了陆芸的蕴灵丹,以陆芸的脾气肯定会怀疑针对晏青阳……”

  “贱人!”,张管事早就怒了,冲过去就踢了刘玉英一脚。

  刘玉英被踢了滚了两滚,被柱子拦住,这才停了下来。

  “住手!”纪重山皱眉,旁边的两个戒律堂弟子已经拦下了张管事。

  “贱人,我休了你!从今之后,我们再无任何关系!”张管事依旧喘着粗气,大叫道。如果不是刘玉英搞出这事来,他就不会被牵连。

  小小的一瓶蕴灵丹失窃,牵连的人可不少,陆烟、慕容焱都不是好惹的主。

  刘玉英听到张管事的话,顿时面如死灰,她跟了张管事许多年,没想到只是小小一件事,竟然就被放弃了。

  “刘玉英,还有什么事,都一起说了。”纪重山沉声说道。

  刘玉英万念俱灰,抬起头来,惨然一笑:“后来果然陆芸怀疑晏青阳了,可是,慕容焱和张管事都来给晏青阳撑腰,我设计半天,也没有设计成晏青阳,只得放她走,后来恼羞成怒,一时冲动,打了陆芸……”

  陆芸摸了摸自己依旧红肿的脸,看向刘玉英,满眼恨意。

  “金荣的灵石的确是捡的……”刘玉英停了一下,继续说道:“我设计不成晏青阳,为了防止东窗事发,就在金荣经过的路上放了几颗灵石,金荣果然捡了收起来了……”

  戒律殿内静了一下,纪重山的声音响了起来:“刘玉英偷窃杂役弟子蕴灵丹、又无故殴打弟子,将她送去天擎峰后山的玄铁矿,挖矿十年!”

  天擎峰后山玄铁矿条件很苦,一般犯了小罪或者犯了错的弟子会被罚到那去。

  “其他人就散了吧……”纪重山继续说道。

  “慢!”忽然陆烟开口了,“纪师兄,昨日晏青阳还在嫌疑之中,就被慕容焱、张管事轻轻松松的带走了,难道慕容焱、张管事就没有包庇之嫌吗?若不是她们带走晏青阳,陆芸就不会被迁怒!”

  “若是这样,我倒想说,陆芸三番两次诬陷我,说我偷她丹药,难道她就没有诬陷之嫌吗?陆烟,诬陷也是有罪的!”晏青阳眉头一挑,冷冷说道。

  “你……”陆烟用手指着晏青阳,说不出话来。

  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道娇甜的声音:“大师兄,你忙完没有,不是说好带我去坊市的吗?我都等你许久了!”

  听到这个声音,晏青阳心神一震。

  这正是骆星的声音。

  果然,话音一落,一个红衣少女走了进来。

继续阅读:第20章打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仙,我才是女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