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审问二
暖风拂面2018-04-03 16:322,389

  白衣弟子一吼,戒律殿终于恢复了寂静。

  纪重山皱着眉想了一会儿,对两名白衣弟子一摆手,两个弟子转身出去了。

  晏青阳走上前去说道:“纪师兄,若是有人偷了蕴灵丹,不是藏起来就是卖了,这两个方法都需要时间,我觉得,需要查一查每个人昨天和今天都做了什么!”

  晏青阳觉得,金荣嫌疑最大。

  “呵呵,你倒是积极,可不是么,你就是把蕴灵丹藏枕头底下了!”,陆烟冷笑说道。

  “我没那么傻!”,晏青阳白了陆烟一眼,立刻回道。

  随后,晏青阳不理陆烟,继续对纪重山说道:“纪师兄,我在炼器殿,离住处太远,中午都不回去的,晚上很晚才回去,到第二天早上又是最早一个离开住处的,能偷东西的时间,只有昨天晚上金荣和陆芸出去那一会儿,不到半个时辰,当时屋里还有储珍珍!”

  储珍珍也上前一步说道:“我中午也不回去,能偷东西的时间也只有昨天晚上金荣和陆芸出去那会儿,我和青阳在一起,其他时间我都是在食堂”。

  晏青阳点点头说道:“假如我们一起偷了蕴灵丹,然后我又放在枕头底下,这有点不合常理”。

  “怎么不合常理?你忘了藏在其他地方了呗?”,陆烟讥诮的说道。

  “呵呵,我是杂役弟子,平时哪里见得到蕴灵丹?还真忘不了!”,晏青阳冷笑一声回道。

  “好了”,纪重山喝了一声,转向金荣:“你说,你昨天到今天都做了什么?有谁作证?”

  他看晏青阳面容清秀,举止不凡,说起话来又不卑不亢,井井有条,不由得让人心生好感,就不相信她能偷东西,再看金荣面容黑瘦,眼珠骨碌碌乱转,满脸奸诈,让人一看就不喜,这样看来,倒是金荣更让人怀疑。

  “我……,我……”,金荣听到问话,满脸慌张,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中午和陆芸在一起……,下午……下午……”

  下面却再也说不下去了,眼珠又开始乱转,并且将目光投向陆芸。

  陆芸皱了皱眉头,喝到:“你看我做什么,说呀!对了,听人说你下午请假了,去做什么了?”

  众人都将目光看向金荣,金荣目光躲闪,不由得低下了头,双手紧张的揪着衣带。

  “咦”,忽然,储珍珍惊叫一声:“你这是什么?”

  说着,她将手伸到金荣腰间的香囊。

  金荣连忙闪躲,可是储珍珍就在她旁边,只是一扯,就将香囊扯了下来,由于用力过大,香囊散开了,掉在了地上。

  叮当一声清脆的响声,一个下品灵石滚了出来。

  “灵石?你哪来的灵石?”,褚珍珍大喊一声。

  说着,她飞快的拾起香囊,一抖,叮当乱响,又掉下三个下品灵石。

  “你……,你给我!”,金荣急了,蹲下身子,连忙捡起那几个灵石。

  “金荣,你这几个灵石是哪儿来的?咱们还没引气入体,又是杂役弟子,可没有途径获得灵石”,晏青阳眼睛闪了两闪,说道。

  储珍珍也跟着说道:“是不是你偷了陆芸的蕴灵丹卖了!好哇,我数数,四颗下品灵石,哼,你是走黑市卖的吧!”

  金荣脸色惨白,大叫:“不是,我没偷!”

  “那你的灵石哪里来的?”,储珍珍立即反问。

  “我……,我……,是们同村的朋友给的,她在外门……”,金荣口吃了许久,终于说道。

  “哼,你的朋友好大方啊!哪个朋友,名字叫什么?”,储珍珍立刻又问道。

  晏青阳发现,储珍珍也是牙尖嘴利的类型。

  金荣这次咬着牙不说话了,不过,还是紧紧抓着手中的灵石。

  纪重山一直看着,一言不发。

  这时,刚才出去的那两名弟子回来了,两个人还拉着一个身穿外门服饰的人。

  其中一名上前一步说道:“纪师兄,晏青阳和储珍珍所说属实,金荣昨天下午出去,偷偷见了一个外门弟子,那个弟子我已经带来了,就是他!”

  说着,将那外门弟子一扔,那弟子就跌到地上。

  纪重山看着那个外门弟子,冷声问道:“实话实说,你是否给过金荣四枚下品灵石?”

  那外门弟子愣了一下,看了金荣一眼,连忙说道:“没有,我的灵石也没有多余的,怎么会给人,再说,我和金荣也不是太熟!”

  “哦?”,纪重山脸色更沉,问道:“那昨日金荣是不是找过你?他找你做什么?”

  那外门弟子犹豫了一下,低头说道:“我与金荣是同乡,昨日她来,说她能拿到蕴灵丹,问我能否偷偷帮她卖出去!”

  金荣听到此处,身子一软,坐到了地上。

  纪重山看了她一眼,继续问那外门弟子:“那她给你蕴灵丹了吗?”

  “没有,她只说有了就找我”,外门弟子低头说道。

  “啊,原来是你,原来是你偷了我的蕴灵丹!好啊,金荣,我白信了你!”,陆芸听到这儿就红了眼,恨恨的冲到金荣面前说道。

  “不,我没有,我没有偷!”,金荣惊慌的大叫。

  “那你的灵石哪儿来的!”,陆芸喝到。

  “这是我捡的,下午刚捡的,我没偷你的蕴灵丹”,金荣声音也大了起来,说道。

  纪重山看了看,沉了脸,刚要说什么,忽然,一声嗤笑响了起来。

  “纪师兄,我看你审案都快睡着了,能快点么,就这么点事,你可真能墨迹!”,说话的人正是慕容焱。

  他此时斜斜的靠在柱子上,睡眼惺忪,可不是刚刚睡了一觉。

  纪重山脸色微红,有些羞恼的看了慕容焱一眼。

  没想到只是一个练气五层的外门弟子,对自己一点都不怕,还冷嘲热讽,真是胆色不小。

  “慕容焱,依你之见呢?”,纪重山冷哼一声。

  “依我之见,呵呵,纪师兄早就筑基修为,她们几个只是普通人或者刚刚引气入体,你难道没有办法测出他们是否说谎?”,慕容焱打了个呵欠,懒懒的说道。

  纪重山微微一怔,听懂了慕容焱什么意思。

  纪重山已经筑基,晏青阳、储珍珍、金荣是普通人,陆芸也只是刚刚引气入体,筑基威压之下,她们岂能说谎?

  不过,她们几个人怕是受不住筑基的威压,会受不轻的内伤,这正是纪重山犹豫的原因。

  慕容焱已经看了出来,冷哼一声:“哼,妇人之仁,纪师兄如此优柔,能够修炼到筑基,真是个奇迹!”

  纪重山脸色更加红了,当即面色一沉,低喝一声:“晏青阳、褚珍珍、金荣,你们有没有偷蕴灵丹?”

继续阅读:第19章审问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仙,我才是女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