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审问一
暖风拂面2017-09-06 20:092,201

  几人一行很快到了戒律堂。

  戒律堂是云华宗单独的一处所在,隶属于天擎峰,但是戒律堂弟子却是由各峰优秀弟子组成的,专门管理云华宗各弟子的纠纷。

  戒律大殿修的非常高,屋顶上是乌黑的屋檐以及瓦片,显得很是肃穆。

  一行人进了戒律殿,戒律殿中光线有些暗,晏青阳还是一眼看到了几个熟人。

  她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陆芸!只见陆芸低着头,发髻有些散乱,头上缠着一个白色的绷带,绷带上还有血渗出来。

  见有人进来,陆芸抬起了头,恨恨的盯了晏青阳一眼。

  晏青阳这才看到,陆芸的眼圈、鼻子都是红的,右脸肿的老高,很明显是被人打了。

  陆芸的旁边站着一个高傲的少女,身穿红衣,腰间缠着一个乌黑的鞭子,目光冰冷,正是在仙舟上曾经和晏青阳搭讪的少女,也是陆芸的族姐。

  看到她,晏青阳瞬间清楚是谁告状了,不过,陆芸的脸肿那么高,是谁打的?

  红衣少女看了看晏青阳,又看了看她旁边的慕容焱,眼中露出一丝鄙夷。

  这时,身后有脚步声,晏青阳回头一看,却发现褚珍珍、金荣和刘管事被两个白衣人押进来了。

  “好了,有关人员都到齐了,陆烟、陆芸,你们先说吧,到底怎么回事?”这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晏青阳抬头一看,就看到了纪重山。

  纪重山在戒律堂位置不低,陆烟竟然可以找到他,还真是厉害。

  陆芸捂了捂脸,刚要说话,眼圈又红了,眼泪又要流下来。

  陆烟嫌恶的看了她一眼,上前一步,朗声说道:“纪师兄,还是我来说吧,今天我去找我的族妹,陆芸,却发现她昏迷不醒,头上被撞了一个大包,脸也肿的很高,于是就等她醒来问是怎么回事,这一问才知道,原来还有人这么无耻!咱们素来光风霁月的云华宗,竟然还有这么多渣滓!”

  说道最后,陆烟已经咬牙切齿,转头,狠狠的目光一路扫过刘管事、张管事、晏青阳和慕容焱。

  刘管事、张管事微微低下了头,晏青阳迎向陆烟的目光,神情不变,而慕容焱,则狠狠的回击了陆烟一眼。

  陆烟转身,对纪重山继续说道:“我的族妹陆芸资质不好,我素来有多余的蕴灵丹都送给她,昨日才又送了她一瓶,您也是知道的,杂役弟子哪里有储物袋,她就放在枕头底下,还没舍得吃呢,今天却发现不见了,刚好,她就在晏青阳的枕头底下发现了一瓶蕴灵丹!”

  说道此刻,陆烟转头,又盯向晏青阳,眼中满是厌恶,继续说道:“晏青阳只是杂役弟子,哪里买得起蕴灵丹,这不明显就是偷的陆芸的么?事情本来很简单!但是,真没想到,晏青阳竟然死活不承认,还从陆芸手里抢回了蕴灵丹!呵呵,真是无耻!不过,还有更无耻的!”

  陆烟将目光投向慕容焱,继续说道:“慕容焱竟然说晏青阳枕头底下的蕴灵丹是他送的,张管事也这么说,几个人抢了蕴灵丹就走了,这还不够……,还有这位刘管事!”

  刘管事神情慌乱,见陆烟指过来,不由得瑟缩了一下。

  陆烟咬着牙,伸出手指,直直指向刘管事,恨恨说道:“这位刘管事还说陆芸无中生有陷害人,打了陆芸,你们看看,陆芸头上和脸上的伤!呵呵,这还有天理在么?”

  陆烟回过头来,看向纪重山,郎朗说道:“纪师兄,我要告晏青阳偷窃蕴灵丹,犯了偷窃罪,而慕容焱、刘管事、张管事犯了包庇罪!望师兄明察,还陆芸一个公道!”

  纪重山听完点点头,沉着脸,对晏青阳几人说道:“你们有什么话要说么?”。

  “戚~”慕容焱冷嗤一声,“关我们什么事?不就给了晏青阳一瓶蕴灵丹吗?我说的句句属实!”

  晏青阳抬头,不卑不亢的沉声说道:“我的蕴灵丹不是偷的,望纪师兄明察!”

  “呵呵,不是偷的?那是怎么来的?”陆烟冷笑一声。

  “你没长耳朵?我都说了,是我送给他的!”慕容焱不耐烦的说道。

  “有什么证据?你又为什么送她蕴灵丹?”陆烟立即反问。

  “你管我,我看她顺眼就送了,我看谁不顺眼还打呢?你要不要试试?”慕容焱冷笑,身形一动,就到了陆烟身前,折扇不偏不倚,正好横在了陆烟脖颈上。

  慕容焱已经练气五层,陆烟刚刚练气一层,当然差得远,根本躲不开。

  身后白衣弟子已经动身,一左一右袭向慕容焱。

  “慕容焱,快回来!”晏青阳连忙说道。

  刚才他们二人说话太快,她根本插不上嘴。

  慕容焱很快又退了回来。

  晏青阳转头看向纪重山,诚恳的说道:“纪师兄,我觉得现在最主要的是要查一查陆芸的蕴灵丹到底被谁偷了,只要查出这点,其他都好说。”

  “不就是你偷了吗?贼喊捉贼?”陆烟冷声说道。

  晏青阳不理她,只是看向纪重山,说道:“纪师兄,谁偷了东西也不会直接放在枕头底下的,这也太明显了。”

  纪重山沉吟一下,问道:“陆芸,你的蕴灵丹怎么丢的,什么时候丢的,详细的说一下。”

  陆芸抬头,委委屈屈的说道:“族姐给了我蕴灵丹,我当天没舍得吃,就放在枕头底下了,可是第二天中午,我想吃的时候,一翻枕头,发现不见了……,就这样,晏青阳……”。

  纪重山一抬手,打断了她,问道:“昨天到今天中午,有谁单独在屋里过?”

  陆芸一愣,想了一下:“储珍珍、晏青阳两人曾经一起在屋里过……”

  “我和青阳的确一起在屋里过,不过,金荣也曾经单独在屋里呢,你怎么不说?”储珍珍这时插了一句。

  “我才不会偷陆芸的东西,我和她是好朋友!”金荣大叫,随后又说道,“肯定是你和晏青阳合伙偷的,你们和陆芸天天吵架!”

  “我们吵架归吵架,总比你来阴的强!”储珍珍回身,对金荣说道。

  白衣弟子在旁边喝了一声:“别吵!”

继续阅读:第18章审问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仙,我才是女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