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还有哪里不懂?
李寻乐2020-02-01 16:392,302

  夜色清亮,仙城繁华。

  明流买下那块玉蝴蝶而后轻笑着问道:“嗯哼,难不成你不想要?”

  新款清心静气的法器白光自然想要,他纠结了好一会,不由侥幸地想着元央他们说的,明流真人这般大佬哪里有空时刻想着欺负自己,兴许那年那事真人早就忘记了。

  修士小心结接过玉蝶,谄媚一笑,赶忙道:“师叔近来身体可好,来了这东华仙城怎么也不提前通知师侄一声。渴不渴,饿不饿,师叔今夜住在东华教育厅吗,或是师侄找家不错的仙栈给您?”

  墨服修士眉头轻挑,微叹了声,道:“世风日下,这年头不给人点好处都没人愿意待见自己。”

  眼看着这位难缠师叔叹息,白光忙是止住,笑道:“师叔有话直说,您大忙人一个和我这样的小喽喽有什么不好说的。”

  明流眼神一亮,指着某一个方向,小声传音道。

  白光面色变了变,而后拍着胸脯打包票回了句:“师叔放心,这些个小事交给我最合适了,您先回去休息,我这就去办。”

  修士穿行在街道之上,眨眼间便消失在人群中,留在原地的明流觉得无聊就准备找家仙城最好的仙栈住上几天。

  他好歹也是教育部派过来的公干人员,不过得舒坦些怎么对不起自家师叔的“好意”,反正最后会报销,到时候再去给某人捎上几样礼物,也不枉费这次来到仙城了。

  茫茫渺渺,东华仙城中一家大型仙栈之内。

  一穿着华贵灵杉,容貌不俗的女修拿着玄玉台,气哼哼地回道:“他们既然不出来那你便先回来吧,我虽然不惧金阁那些师姐,可最近风头就紧还是少惹些事好了。”

  “反正他们过几天也要参加教育部的考核,到时候再好好教训那人。”

  在金阁附近监视的一修士应了句,然而心里却暗戳戳地吐槽了不知道多少句。

  这一路上都不知道惹了多少事了,结果这个时候倒想起来要安稳些,自家这小祖宗大概也就师祖可以收拾的了。

  早知道当初不为了那些丹药法器接下这个任务了,这哪里是出来办学校,分明是出来惹祸。等到将来仇人一大堆,有苦都没地吐槽。

  仙城灯火通明,四方修士云集,灵气如雾成片汇聚,空中亭台楼阁繁华非常。

  芍药楼坐落在牡丹楼旁,结构是一栋二层木楼外加一园芍药。

  因为暂时没有人住,所以除了金阁女修们培育的千叶白芍,便没有其他改变。这个时节虽说花期过了,可经过女修培育后的千叶白芍依旧开得火热。

  同绿荷道了声晚安,赏花晚归的小白同学踩着木梯,轻手轻脚的上楼。

  福地之内安静非常,晚间修行已经成了诸多修士必备功课,这个点女修们或是阅览道经或是刷着腕博或是修习功法。

  楼上的布置简洁文雅,木窗开着,福地内清风自来,白色轻纱隔开内外随风飘动。有一面仙人抚琴屏风摆在二楼正中间,屏风内里摆着几盆芍药,司空月盘膝坐在玉床上凝神修行。

  小白呼吸放缓从厅中拿了面蒲团,小心至极地倒了杯水。他不善言辞,甚至可以说困难,刚才同绿荷赏花闲聊着实为难他了。

  他微微瞥了眼里头修行中的少年,眼里不由生出些艳羡,金气盘旋不散周身灵压深深。

  什么时候自己可以变得这么厉害呢,等到自己修行圆满学业完成的时候可不可以找到家在哪里?

  可以知道自己是谁,来自哪,生辰几何。

  少年心头微苦,手中的杯盏放回桌上的时候漏神打翻在地发出嘭的声音,他不由慌了慌,赶忙拾起杯盏。

  小月会不会被打扰,小白同学紧张的想着。

  他拾好杯盏小心地放回木桌,而后拿着蒲团躬身走到窗边,福地内冷月光辉照耀,小白同学松了口气,紧接着拿出自家校长发的道经来。

  学校尚未建起,正式的课本还没有发,然而学如逆水行舟,顾如意倒也上心在新西方教育交流间里找了个方案。

  论坛之中不乏有教育大神,看着她急求新手教育资料的帖子,诸多星辰世界的大佬们纷纷留言。

  主贴:玄极教育界第一人:大佬们帮帮忙,学校还在预招可是已经有学生报道了,小玄想求套修道启蒙的课本教材套书。

  狐千千不爱笑:“海棠世界那位解三爷解大佬的《春秋小注》作为开蒙修道之书不错,道友不妨试试。”

  秋天的花会开:“清风大世界的《太初经》那是一位赫赫有名的大神所著,在很多大世界都会作为修士启蒙的课本。”

  菊花残满地伤:“道友坐标哪个世界,不知道这些道经找不找得到,《太初经》、《清明修道三千问》、《修道入门十三则》、《天君逍遥手册》,还有《问道缥缈录》。”

  林林总总诸多道经课本,很多都是元华世界所没有的经文。不过毕竟是自家第一位学生,综合了诸位教育道友的意见,在新西方教育商城内选购了不少启蒙道经。

  这些道经所需要的教育积分繁多,某腹黑女校长当然不会傻乎乎的用自己微薄的工资买,愣是从自家助理的羊口哄骗了不少积分。

  拿着崭新的道经,迎着光小白同学仔细地看着第三十八页的内容。作为启蒙道经它所用的字都不是很生僻,被顾如意一路上灌输了不少字的少年勉强看得懂,可这句子中深层次的内容却又有些模棱两可。

  “太上始于初……”

  少年喃喃自语,太上是人?还是一种冥冥中的存在,或者是什么其他,这个初是世界之初鸿蒙之初?

  一句话可以有无数解释,而对于经文的不同解读也会影响到未来道途,少年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心道要不要明天问问自家校长。

  “这句话有点深奥,在《择寻道人游记》中曾经提到过,明天我去街上买一本你先看看。”一清冷声音在少年身后轻声道。

  “阿……”小白面色露出几分慌张,扭过头,忙是道:“小月……我,刚才……刚才打扰你了吗?”

  ……

  司空月眸光平淡看着少年慌张的眉眼,淡淡回道:“还有哪里不懂?”

  小白一愣,指着前边第七页,第九页,第十六页等等上边划上圈的地方紧张道:“这……还有这……”

  冷月无华,花楼静谧,低低的论道之声浅浅响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道教育指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道教育指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