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弟弟的下落
晓月2017-11-23 15:342,379

  “喂喂,还有气吗?我挠脚心了啊!”

  一叠声悲戚又毒辣的呼唤把我从记忆中拉回现实。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脸颊,竟然落下了两行清泪。都怪叫我的人声音太夸张了,老娘活得好好的,要不要喊得那么大声啊?

  又动了一下肩膀,身上的疼痛感也一点点清晰的袭来,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被扯破的布娃娃,真特么的难受。

  这时,一双宽厚温暖的大手将我从冰冷的地面上挖出来的时候。周围的任何声响都已经不存在了,仅有的感知是在一片朦胧中看到一个男生慢慢脱下自己的白体恤套在了我的身上。鼻息间传来汗水和阳光的味道,突来的温暖和柔软让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从万丈的荆棘中陷入一方厚实的胸膛,整个世界都安稳了。

  我掀开红肿的眼皮,冲着面前这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咧嘴一笑,“卫凤宸,你英雄救美的样子真帅!”

  “赶紧起来,你这样子丑得我想吐。”

  “我疼!”

  “活该!“卫凤宸鼻音浓重,哽了一声说:“还知道疼啊,怎么没被打死呢!”

  你大爷的!

  我忍着疼痛,抬了抬手验证一下自己的手指是否完好无损,却不好意的发现自己竖起的竟然是中指。奇怪的是,卫凤宸这厮脸上的表情竟然没那么难看了。

  此时除了挨着的这一方胸膛外,我浑身上下都冒着凉气。不用看也知道自己这个时候有多狼狈,这个样子在一个男生面前是有多尴尬。

  我想说些什么,可终究没有一丝力气。卫凤宸强把耳朵凑近我的唇边,在终于听清楚我在说什么的时候,他眼底的泪水突然都要逆流成唾液,汹涌得吐在我的脸上,脸秒黑成了包公,那表情生动极了。

  “你的胸肌不错,比朱琳琳整形前大多了!”

  在某人燃烧的目光下,我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

  几个小时候后,我坐在汉堡王里美美的吃着超大份薯条。卫凤宸替我拿着刚点的冰欺凌,在一旁默默的看着我,自始至终一句话也不说。

  我知道卫同学在心疼我,所以我一直用行动来回报他。薯条消灭了,揭开巨无霸汉堡的盒子,一股香气直奔鼻腔,紧接着口水就非常自然的在嘴巴里打转了。我就是特别容易被这种烟火味十足的幸福感染,当即决定再要一个打包狠狠的宰卫同学一顿。

  “慢慢吃,晚上带你去吃那家最贵的海鲜自助!”

  我抽出嘴巴里的半颗薯条看着他:“我怎么感觉是大饼卷手指自己吃自己呢!吃完你是要留下我刷盘子,还是想把我卖到夜总会?“

  卫凤宸在我脑门上弹了一下:“高一时还不男不女的,谁买你的钟啊?”

  切!

  不是老娘自夸,我早已不是当年的豆芽菜,身材不说前挺后翘,但也绝对有料。说我不男不女?

  这个人在我心中才叫一没性别呢。

  我夺过他手里的冰欺凌,宝贝一样搂在怀里,“你从上海回来干嘛?F大的女生都是恐龙,把你吓回来了?”

  卫凤宸跟我不一样,高考的时候直接考进了名校。卫妈妈大白天放起了鞭炮,那叫一个光宗耀祖,扬眉吐气。

  “我退学了。刚被爹妈赶出家门,回头见到我妈千万别提我,否则连你一起骂!”卫凤宸抬起头,我看着他亮晶晶的眼眸,一下子呆住了。

  “卫凤宸!”我嘴里的冰激凌也瞬间变了滋味,“退学,你脑子里进地沟油了吧?”

  卫凤宸不以为意的摇摇头,让我想起了一句歌词:天上飘来五个字,那都是不是事!

  可我还是没了胃口,要知道我一向对自己没有考上好的大学耿耿于怀,卫凤宸就那么轻而易举地退学了,我都不想搭理他了,恨不得过去踹他两脚。

  看着我越来越黑的脸,卫凤宸脸上的表情也凝重起来:“我看到小枫了。”

  提起失散四年的弟弟,我再也顾不得任何事情了,只觉得心里像有一团火,就要把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烧成了碳。

  “我在上海看到了小枫,他和孟尚君在一起。”

  “孟尚君!”喃喃的念着这个名字,我面前的整个世界变成了黑白色,刚刚经受的校园霸凌没能将我打倒,可这一刻,我只觉得自己的天空一瞬间坍塌了。

  浑浑噩噩的回到宿舍,我躺在床上望天。卢向依下课回来立刻扑过来:“小美,你没事吧?朱琳琳她们被主任叫到办公室去了,听说她们十几个人欺负你一个,快让我看看你身上的伤。”

  “向依,你要是被最信任的人欺骗了会怎么样?”

  卢向依看着我腿上的伤痕,眼泪鼻涕抹了我一脸:“小美,我们要不要报警?”

  我咬牙切齿的说:”如果他真的骗我,老娘就一口咬死他!“

  卢向依的一颗眼泪定在了眼眶里:”小美,你该不是被打出脑震荡来了吧?“说着,她干脆哇哇的大哭了起来。

  我索性闭上了眼睛,大声说:“孟尚君回来了,知道四年前他为什么不辞而别吗?我今天才知道因为他拐走了小枫!”

  过去的一幕一幕浮现在脑海里。这些年妈妈、姥姥疯了一般到处寻找弟弟,家里的积蓄用尽了,为此连唯一的一套又小又旧的房子也卖掉了。四年里,我总是梦到有一天小枫回家找不到人,坐在大雨里哇哇的哭。

  “孟尚君?”

  提起孟尚君,卢向依终于有了反应,整个人也颤抖了起来,慌乱了好一会后,居然完全镇定了,她一字一句的教导我:“孟尚君不可能做这种事,他当年离开一定是有原因的,你不要被人骗了。”

  我怎么忘了,卢向依是孟尚君的铁粉,这世界上所有人都相信孟尚君会做坏事,她也不会。

  “小美,你别难过,你是保姆的女儿,我是寄居在有钱人家的穷亲戚,孟尚君他跟我们究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至于当年为什么不辞而别,我想有一天见面,他肯定会给我们一个说法的。”

  如果真能给我一个说法,为什么四年都不联系我?

  高考前那个下着大雨的夜晚,在我和妈妈还有姥姥实在没有办法,彻底绝望的时候,我一口气跑去找孟尚君,却没有想到整个孟家人去楼空。佣人告诉我,孟尚君出国念书了,这是很久前就定好的事情,只是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

  他就那么走了,没有留下只字片语。

  往日的伤痛再一次清晰的在我心头撕裂,可更让我难过的是,此时此刻抛去亲弟弟走失的伤痛,我更痛恨自己的是:我竟然还在想他,四年里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他。

继续阅读:第四章、害群之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萌宠女朋友:配音女王养成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