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回忆杀
晓月2017-12-17 21:522,945

  那是中考后的暑假。

  我领着弟弟坐在小区三号楼玻璃大门的台阶上,听到身后一楼窗子里传来悠扬的钢琴声。因为惦记着家里还有很多衣服没洗呢,又想着晚饭应该做什么,我根本踏不下心来,准备哄小枫快些回家去,却看到小家伙听得如痴如醉,一向严肃的小脸上终于又有了鲜活的表情。

  摸了摸弟弟的手,我确定温度适宜,然后强迫自己耐下性子来,百无聊赖的叼起地上的一根雏菊,静静的看着对面草坪上两只狗狗起劲儿的打着架。

  这里是新港市中心著名的高档住宅,周围的教育资源更是人们置业时看中的重要条件。如果说人们印象中30几年高龄的学区房是鸡皮鹤发的老太太,那么这个小区就是满身华服,珠光宝气的霸道queen。它刚刚建成只有3年,除了一般人望成莫及的单价外,欧式的小区就像个精美的宫廷花园,物业服务完全是国际顶级标准。在很多人眼中,这里每一寸土地都散发着土豪金的味道。

  小区由临湖别墅、花园洋房和高层组成。而小区的业主也因此大致分成了三类。有的是新港市的部分有钱人为了孩子就近入学而在这里置业。有的是新港市的中产阶级为了孩子能上名校购买的房产。还有一部分小康之家,砸锅卖铁贷款买个房子,就为了孩子能挤进名校。总而言之,无论是什么样的家庭,住在这里的唯一目的都是为了自己万千宠爱在一身的小宝贝。

  所以,每当晚上或者六日的时候,整个小区里各种乐器声不绝于耳。甚至周围的各种特长学校、才艺教室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越是天价的培训费,越是能吸引宝妈们的兴趣。电梯里也经常能遇到的各式精英宝妈们不忘跟自己几岁大的孩子用英语甚至法语、德语交谈着,锻炼孩子们的外文能力。

  在这个小区里,我们家是一种另类的存在,既不属于有钱人和中产阶级,连小康之家都望尘莫及。我自己在这里附近的一个安置农民工子女的中学读书,弟弟还没有念幼儿园。我们这两个孩子之所以能偶尔出现在小区里,是因为我们的老妈在9号楼的一个律师家做24小时保姆,每周休息一天可以回家。跟一般雇主不同的是,只要我有空都被允许可以带着弟弟来老妈上班的地方。

  突然之间,优美的钢琴声戛然而止,里面传来男孩反抗的声音,紧接着便是一个女人严厉的训斥声,嗓门大的让人一字一句都听得清清楚楚。

  “这都弹几遍了还给我错音?听课的时候你脑子都在想什么?我跟你爸省吃俭用,一小时300块钱交给钢琴老师,你就给我学成这样,你对的起我们吗,你有一点良心吗?为了你上学,我们砸锅卖铁给你买学区房,一个月还贷款两万多,你要是不想念名校就想自甘堕落,咱们就把房子卖了搬走,随便给你找个地方上学,把培养你的钱我跟你爸旅游去,我们干点什么不好啊,我们把所有精力都花在你身上,我们为的是什么啊?”

  “………。。”

  “你看看你身边的同学谁不会种乐器,你是想自甘堕落吧?”

  “………。。”

  “我告诉你,社会很残酷,有金饭碗,有银饭碗,有铁饭碗,还有没饭碗。差距就是从小一天天拉开的,你今天差一点,明天差一点,以后人家捧着金饭碗,你就得要饭吃。我们做的一切,没有一点是为自己的,都是为了你,为了你将来能有个好前途,能挤进上流社会,你知道吗?”

  “知道了!”

  “知道就好好弹琴”

  钢琴声再次传来,可很快就又被打断,男孩妈妈的怒吼声几乎要掀了房盖儿:“怎么还错呢,你是想急死我吧?”

  “………”

  这个弹琴的男孩叫卫凤宸,他的牙齿很白,皮肤小麦色,很帅很阳光的一个男孩子。他的爷爷奶奶就住在我家租房的小区里,从小被父母管的很严,现在平时几乎没有玩的时候,之前打过几次交道,他还偷偷跟我抱怨过,说自己最喜欢打篮球,可偏被老妈每天捉来弹琴,简直生不如死。

  我被卫凤宸的妈妈吼得的头皮发麻,正准备拉着小枫离开。忽然身旁的小枫轻轻的说:“我要,弹钢琴!”

  小枫的声音在我的的耳边宛如晴空万里,响起一声惊雷,顿时热血沸腾,两眼冒光,嘴巴张成了0型,一颗小心脏扑通扑通就要从嘴里飞出来拥抱太阳。

  “小枫,你说什么?再跟姐姐说一遍!”我小心翼翼的看着小枫,眉宇间凝聚着不堪一击的脆弱和忐忑。

  “我要弹琴!”

  听到弟弟宛如天籁的声音,十六岁的我面前的整个世界都金光闪闪起来。韩小枫竟然主动跟我讲话了?上一次讲话还在冬天的弟弟竟然又说话了!这个时候别说小家伙要弹钢琴,就是要弹棉花,我这个姐姐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姐姐带你弹琴去!”我急切地将小枫从地上拉起来,姐弟俩儿脚下像踩了风火轮一直往前跑。

  “哎哎,小朋友不许踩草坪啊!”保安叔叔在后面急切的提醒着。

  “小草对不起!”我在心里轻声的说着,然后拎着小枫直接跳过了月季花丛。

  小枫没那么利索,措不及防直接撞上了对面的丁香树,花瓣雨兜头盖脸的散落下来。后面的保安生怕这两个小孩子又搞出什么状况来更加紧了脚步。可两个大人突然眼前一晃,看着小姑娘把小枫抱起来,闪电一般的刷卡闪进了九号楼,转眼就没影了。

  孙律师还在所里,韩锦云出去买菜了,高远洋带着儿子看奶奶去了,这会儿家里就只有高彩昕在家。听我把刚才事情的经过说完,正在吃点心的大小姐高彩昕二话没说直接拍着胸脯说:“so easy!”

  “现在就弹行不行啊?好姐姐,帮帮小枫吧!”

  韩我眼巴巴的看着比自己大两岁的好闺蜜。小枫被我搂在怀里也难得一见的正视着别人,长睫毛的大眼睛可爱得恨不得让人咬一口。

  高彩昕简直就是受宠若惊,嘴里的东西没嚼烂就咽了下去,对着小家伙一脸献媚的说:“你大姐我当年就是学琴败下阵来,气得我家女王把琴都给人了,小帅哥我好崇拜你啊,这就带小枫找琴玩儿去好不好?”

  高彩昕小时候学过一年钢琴,后来才改的古筝和小提琴,她的弟弟高洋学的是架子鼓家和长笛,家里乐器不少,就是没有钢琴,但是这点小事对她来说不值一提。而卫凤宸家的琴,卫妈妈是绝对不让碰的。

  “先别告诉我妈!”坐电梯的时候,我担忧的叮嘱了一句。

  从十六层很快就到了一层,最先走出去的高彩昕笑嘻嘻的回头也抛了一句:“也别告诉我妈,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你居然还没完没了啊?”韩贵美吓了一跳。

  “头可破,血可流,神圣的爱情不能丢!”

  两个女孩子同时咧嘴笑起来,一人牵着韩小枫的一只手向前走。韩小枫人小老成的皱着眉头,迈着四方步似乎对我们幼稚的笑声十分不满。

  小区的别墅区是我从没到过的地方。我领着小枫跟在高彩昕的身后,看着她按下门铃后喊了一声云姨,一个中年美妇人热情的开门请三个小孩进去。

  “谁家的孩子?好可爱啊!”美妇人一下子就被韩小枫的‘美貌’吸引住了,“几岁了,上幼儿园了吗?”

  “我弟弟已经五岁了!”我不愿意别人说弟弟长得小,虽然大家都是因为喜欢这个漂亮的男孩子,可我这个当姐姐的听起来就是很不舒服。

  看到客厅里一架漂亮的白色三角琴,韩小枫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挣脱我的手向前走了过去。顺着弟弟的方向望去,我看到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坐在钢琴前,也正转头看着他们。

  “尚君哥哥,把你钢琴借小枫玩一会儿行吗?”

  我看着这个被高彩昕喊做尚君哥哥的男生,他穿着一件白色的麻质衬衣,一条米色的休闲长裤,面庞白皙,容貌俊秀,只是阳光穿过整面的落地窗照进屋内,却照不进他眼底的幽邃。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孟尚君。

继续阅读:第三章、弟弟的下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萌宠女朋友:配音女王养成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