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找个男人把家还
陶罐2020-01-15 15:462,831

  宁云深坐在街边的石阶上,仰起头瞧了瞧挂在天上的日头,捂着干瘪的小肚子,不由得叹了口气,这得啥时候太阳才落山,得啥时候才能买俩打折的包子垫垫胃啊。

  看着蒸笼上袅袅升起的白烟,闻着包子诱人的肉香,馋虫被勾出来大闹五脏庙,可手里只剩下三个铜板,他至少要在楚京呆到足月,还是得勒紧裤腰带精打细算过活才行。

  这么想着,宁云深再次咽了咽口水压抑澎湃的内心,只是一动不动的盯着蒸笼,倒把包子铺老板看得怪不好意思的。

  就在这时,那位姑娘又从他面前经过,如果他没有记错,这应该是姑娘在半日里第九次经过了。她生的倒是挺漂亮,鹅蛋脸,柳叶眉,明眸皓齿,肌若凝脂,加上身段苗条,怎么看都是清水佳人,只可惜她行踪鬼鬼祟祟,直拿眼珠子瞅着街上往来的男子、的屁股!

  宁云深摸了摸下巴,遗憾地喟叹:“多好的姑娘,莫不是染了什么怪病?”

  这姑娘正是沈小棠,她好似有所感应似的扭过头,正好和打量她的宁云深对视,四目相对之间皆是一愣。

  沈小棠将宁云深从上到下看了个遍,恨不能把头发丝儿也数一数,心里嘀咕:“这是谁家的小哥,生得倒是挺俊俏,虽然衣服破烂打满布丁,但好歹干干净净,一双眸子也通透。”她眼珠子一转,又琢磨一番,“不知道老爹喜不喜欢这一款,喜欢的话那就掳走得了!”

  宁云深被沈小棠盯得略微有些不自在,面上云淡风轻,内心泛起波澜,腹诽:“完了完了,这姑娘八成是真有病!可惜了可惜了!”

  楚国虽然民风开放,女子不用谨守深闺,但也不能这么明目张胆的盯着男人看啊,还都是些隐私部位,目光赤裸裸得跟燃了火球似的,这么好看的姑娘不该缺男人才对!宁云深更加断定她有病,所以才没人敢要她。

  沈小棠越看宁云深越喜欢,琢磨着什么时候把他收入麾下,但现下不可妄动,得从长计议。

  宁云深哪里知道她心中的小九九,就这么盯着她的背影离开。

  此时正值春季,楚京的海棠花临枝怒放,一朵朵粉嫩的花瓣连成片,像是头顶挂了粉色的云彩,粗壮的枝干也显得生机勃勃。一阵风吹来,花瓣洋洋洒洒的落下来,和着沈小棠的背影映成一副水墨丹青的画卷,美不胜收。

  宁云深再次感慨:要是沈小棠脑子没病,绝对是倾国倾城的妙人。

  刚刚走到街角的小棠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尖抬起头,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张肥头大耳油腻的脸。

  穿着锦罗绸缎的胖子搓着手,谄媚又小心的问:“姑娘,听说你在招夫婿?”

  沈小棠揉了揉鼻尖,不甘不愿的点点头:“嗯。”

  “你看我怎么样?”胖子还故意端正了帽檐,扯了扯并不皱的衣裳。

  沈小棠心道:不怎么样。但她还是装作上下打量后点了点头,道:“挺好的!”说是说好的,心里却是不甘愿,但她不能一棒子把上门生意打散,那以后还有谁来找她。

  “那敢情好,敢情好!”胖子又搓了搓手,激动地面露红光,连忙招来身后的小厮吩咐,“快去找个算命先生,测一测生辰八字和黄道吉日,尽快成亲入洞房。”

  “好嘞!”小厮殷勤应和,回头便看见一个举着幡在街上游荡的算命先生,清瘦精神,小厮连忙招手,“先生先生,这边有礼。”

  算命先生见生意上门,忙不迭地就上来。

  沈小棠倒是不急不慌,冷不丁的说:“不过,得上门入赘!我娶你如何?”

  胖子脸上的红光变成青色,又从青色变成紫色,随后擦了擦还没有溢出来的眼泪,扭过身就跑,跑之前还留下一句:“你太欺负人了!”

  “少爷,你等等我!”小厮追着自家主子跑去。

  “这心是琉璃珠子做的吧,这么易碎……”沈小棠微微一歪头看着两人渐行渐远的背影一头雾水,她小声嘀咕:“况且,我怎么就欺负人了?”回想起胖子娇嗔油腻的语调,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算命先生见煮熟的鸭子都飞走,心痛到无法呼吸,说了沈小棠几句:“姑娘,你这么做可不太道义。”

  沈小棠秀丽的眉一挑,嘴上客客气气,但语气可不大客气:“我怎么不道义?劳烦先生赐教。”

  “您若是不喜欢那位公子,直说便是,为何要用上门入赘来羞辱他?”算命先生举在手中的幡在风中飘飘荡荡,因为身材清瘦,打了补丁的长袍灌满了风而鼓鼓囊囊的,颇有点儿仙风道骨的味道。

  沈小棠委屈,是真委屈,蠕动蠕动嘴唇:“我这么说吧,天王老子想跟本姑娘好,都得入赘!”说完后,她一挥衣袖霸气离开,留下一个扬长而去的背影。

  算命先生看着她,不由得摇了摇头,语重心长的道:“难怪啊,难怪!天命如此,逃不掉咯。”然后举着幡继续讨生活。

  沈小棠一边走一边咒骂:“臭老爹,坏老爹,混蛋老爹!别人家都是老爹筹划着招女婿,你倒好,现在让我自己出来找男人,还被人欺负……”她埋怨着埋怨着就到了自己门口,是一座偏僻但是很大的宅邸,她用力扣着门环,不一会儿就有人来开门。

  开门的老管家见是自家小姐,不仅没有把门拉开,反而像是防贼似的防着,只是将门翕开一条小缝缝,约摸露出半张脸,讨好的问:“小姐,您大功告成了?”说着往她身后瞅了瞅,见她身后一片空白,连个鬼影都没有,随后失望的瘪瘪嘴,更加警惕得将门合上一分。

  沈小棠连忙用手隔开,生怕被关在门外,嬉笑着说:“张叔,成亲这事儿怎么可能一蹴而就呢,咱得慢慢来不是?我今天在外找了一圈,收获不多但是累得够呛,你让我回屋歇歇脚,我午后再出去。”

  张管家丝毫不让,坚决摇头:“那可不行,老爷吩咐了,要是您找不到如意郎君,就不能回府。”

  “可我还没用午膳呢!”沈小棠耷拉着眉眼,就跟一只可怜巴巴的流浪狗。

  “楚京这么大,天子脚下美味佳肴定然少不了,你自个儿去酒楼吃,顺便还能和佳公子来场邂逅。”张管家笑着说。

  沈小棠一惊,从前她只要撒娇装可怜,张管家肯定顶着被骂的压力也会饶过她,今天这招怎么不管用了!?

  “小姐,请回吧!”说着,张管家推开她的手要把门上锁,铁了心不让她进门。

  “等等!”沈小棠慌忙说,手依旧搁在门缝里,吞吞吐吐的道,“我……今日出门匆忙,没带够银两……”今天早上,她可是被老爹从床上拎起来,拿着扫帚赶出门的!

  “您等等,我这就给您取。”张管家说着还不忘用脚抵住门,腰间拔下钱袋,然后又从怀中摸出一叠银票。

  沈小棠趁此机会猛地一撞门,拼了命从门缝里挤进去。张管家上了年纪,被沈小棠猛的撞门往后就是一趔趄。沈小棠已经挤进门一半,眼见大功告成心中欢喜,接着就被两个黑着脸的魁梧大汉挡住去路,方才门缝小,没看见这两人,更没想到张管家留有后手,他不应该是这样子的啊!

  沈小棠皮笑肉不笑的裂开嘴:“嘿嘿。”接着她就被魁梧大汉架起来往门外抬。

  “喂喂,你们就这么对待自己少主啊!”沈小棠撒泼打诨,被架起来后两只脚恨不能踢到天上去。

  两个魁梧大喊粗声粗气的说:“小姐,对不住了!”

  张管家连忙大喊:“轻点儿,轻点儿,别伤着!”

  沈小棠就被两个大汉架到门外,一个没站位摔了个屁股蹲儿,张管家从门缝里凑出来:“小姐,事在人为,你要相信自己!”下一秒钱袋就落到她怀里,看着沉甸甸的分量,足够她逍遥快活。

  砰地一声,府邸大门被无情关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子,我娶定你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子,我娶定你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