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赎个清倌领回家
陶罐2020-01-15 15:462,828

  沈小棠挽着宁云深行至云杉苑,阁楼前大红灯笼高高挂,在午后红尘气息有所削减,但这是个标志,看到这些便想到戏文里的风月之事。

  宁云深脚下还有所迟疑,但被沈小棠生拉硬拽得走上长长的台阶,进入云杉苑后倒同外在装饰有所差别,进入大堂便有一种清新之风扑面而来。

  沈小棠四处环视,见来来往往的酒客们都斯斯文文,重点是男人居多,她觉得这是意外收获,激动的对宁云深说:“宁先生,为何这里会有这么多男人?要不咱们不着清倌,找个嫖客如何?”

  宁云深掩住嘴道:“沈姑娘你忘了,来云杉苑的公子大多都有龙阳之癖,你娶回去作何?”

  沈小棠这才反应过来,嘟囔:“这倒是,我病急乱投医,差点忘了这茬儿。”

  两人一看就是生手,在大堂站了好一会儿也不知该去往何处,沈小棠见也没人招呼自己,连忙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在手里有一搭没有搭的敲着,发出刷拉刷拉的声响。

  宁云深看得眼睛都发直,在她耳边小声提醒:“沈姑娘,才不外漏你可听说过?”

  “这对我来说就不算外漏了,我真想外漏,把你们吓死!”沈小棠低声回话,沈府是名副其实的有钱,只是世人都不知晓。

  两人搭腔的同时,有一清清雅雅的男子走来,一身月牙白的长袍,发若流泉,腰佩暖玉,流苏因着他婀娜多姿的步伐而一甩一甩的。

  沈小棠是觉得这小倌相貌好,可缺乏男子气概。

  那人走来小声招呼:“不知二位姑娘喜欢什么样的?”

  宁云深自然不开腔,沈小棠一拍银票,大手一挥道:“都叫上来瞧瞧,看上的直接领回家!”

  宁云深掩着嘴问她:“你确定找个小倌回去,张老爹会答应吗?”

  沈小棠眸光稍显暗淡,语气不稳的呢喃:“应该没有大碍,他根本就不在乎自己女儿的幸福,只是想沈家有后,能传宗接代便好。”在她心中,对于婚配这事儿,父亲就是这样的人。

  宁云深本想安慰几句,但云杉苑的爹爹已经带着两人上了雅间,两人往檀香木制成的长榻上一坐,沈小棠勾勾手:“带上来吧。”

  片刻过后,穿得花枝招展的小倌便从珠帘后鱼贯而入,跟彩带从眼前飘过一般,让人眼花缭乱。

  沈小棠瞧了一圈,一时间不知如何下手,歪着头问宁云深:“宁先生,你足智多谋,你觉得哪个我老爹会喜欢?”

  宁云深窘迫的道:“沈姑娘,无论我如何足智多谋,这都不在我能力范围呀。”他又没有断袖分桃之癖,怎么知道哪些好。

  在红尘之中浸淫数年的男子,见沈小棠不主动出击,自己便化被动为主动,扭着腰肢朝二人走去,有大胆的放浪的直接要做到沈小棠腿上,谄媚自荐:“姑娘,不知道你可有什么特殊癖好?我特别禁折腾……”大抵也是瞧上了她手里的银票。

  这可将沈小棠吓得肝胆俱碎,连忙摆手对爹爹说:“不要不要,换下一拨。”随后又补充道,“不要太热情孟浪,安安静静的便好!”

  “姑娘稍等片刻。”爹爹扭过身,婀娜多姿的走了。

  沈小棠看着爹爹的背影,打了个寒颤,对宁云深说:“我大抵是来错地方了,这里不适合我。”

  “那咱们现在就走?!”说完,宁云深不由分说的抓起小棠的手,两人刚刚走出雅间,爹爹已经带着人过来,见大财主这就要走了,也顾不得平日里端庄的形象,连忙谄媚的上去拉他俩,“二位姑娘别走啊,我这不是给你领了子砚来嘛?!”说完,他侧身到一旁,身后的男子手中抱着焦尾琴,宛若修竹一般亭亭而立。

  沈小棠看得直了眼,就连宁云深都觉得这男子与风尘无关,总有些人能做到出淤泥而不染,这更加令人敬佩。

  爹爹颇为得意的道:“子砚可是我们这儿的台柱子,和先前那些倌儿都不一样,人家干净着呢,只卖艺不卖身!”说完扭身对子砚说,“砚儿,给二位姑娘弹一曲!”

  子砚低眉顺眼,十分温顺的模样,就连撩起长袍的模样都有一种仙入凡尘之感。

  沈小棠连忙说:“得得得,不必弹琴了,跟我走便是!”

  爹爹扭着腰肢,温柔道:“姑娘,这子砚是我云杉苑的镇苑之宝,你这赎身了,我们可……”

  “钱不是问题。”沈小棠一把将怀中的银票去除,全部塞到爹爹手中,挑眉问,“可够?若是不够,遣人到我府上取。”

  “足矣足矣。”爹爹笑着道。

  沈小棠上前去牵起子砚的手,佯装出温柔的样子:“子砚,你可愿意跟我回沈府?我保证不会虐待你,不会打你欺负你。”

  子砚眸光一动,微微瞥了沈小棠一眼,云淡风轻的道:“我人都是姑娘的,自然会跟姑娘回府。”事实上,子砚因为性子太显清高,喜欢他的人便真喜欢他爱惜他,不喜欢他的人便是真不喜欢,谩骂排挤折磨,他哪一样没受过,只是还没见过有人问他愿不愿意。

  沈小棠也不再多说什么,直截了当:“既然如此,那咱就走吧。”

  宁云深早就在此处待不下去,听她说要走,连忙一溜烟儿就走了。沈小棠看着他裙摆飞舞,随后消失在泛着白光的门槛前,她哑声喊:“宁先……宁姑娘,你等等我啊!”

  在红尘中人自然一眼就看出宁云深是公子,沈小棠的有意纠正称谓对他来说也是多此一举,只是笑了笑。两人一道出了云杉苑,街上人影憧憧,却没有瞧见宁云深的身影。

  子砚全部的家当便只有他手中的那把焦尾琴,其他细软便都没拿。沈小棠一路上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她又不是真的酒肉嫖客,要对着小倌动手动脚的,当下愈发显得局促不安。

  犹豫一下她还是说明情况:“子砚,一会儿同我回府,若是我爹爹不喜欢你,你也别往心里去,到时候随便去哪里,我给你自由可好?”

  “嗯?”子砚没明白过来,为何她给他赎身,要讨她爹爹的欢心,随后颤颤巍巍的问,“我……莫非你是要把我送给你爹?”

  “你误会了……”沈小棠哭笑不得的道,她不知如何解释自己如今的境地,归根结底就是,“你是我赎回来的,便是男人。”

  宁云深刚刚将衣裳换回来,脸上的胭脂水粉也洗掉,只是鬓角处没洗干净,隐隐能看见白粉。他假装和沈小棠偶遇,笑着说:“沈姑娘,好巧。”

  子砚不动声色的掩着鼻翼笑起来。

  沈小棠也不能拆穿他,尬聊:“好巧啊,宁先生!”两人凑一起嘀咕几句,宁云深问她,“有了子砚是不是便没事儿了?”

  “若我爹爹喜欢,那边没事儿了?”沈小棠道。

  “我平日里还在海棠树下,你若需要帮助便来找我。”宁云深道。

  沈小棠点点头:“嗯。”

  两人分别后,宁云深继续在海棠树下等包子铺大甩卖,街上没有沈小棠晃晃悠悠的身影,宁云深莫名觉得少了些什么。

  沈小棠带着子砚回到沈府,她站在已经落漆的大门前,扣了扣门环。

  不一会儿张管家就来开门,瞧见沈小棠身后有一清冽男子,愣了愣也不开门,而是问:“小姐,这位是?”

  “张叔,这是子砚,我找的男人。”说着,沈小棠就推到一边,将子砚往前推了推。子砚也微微颔首,礼数周全,“子砚见过张叔。”

  张管家年过半百,多少觉得子砚身上有些红车气息,哪怕是在清凌凌的小倌,历经风霜让他的目光变得悲怆而哀伤。兴许很多时候,不是全然不在乎,而是求而不得便不再去求。

  张管家侧身将门打开,道:“小姐,快进们。”

  走进沈府,子砚方觉别有洞天,亭台楼榭样样不少,门楣虽然落败,内里却十分讲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子,我娶定你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子,我娶定你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