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本公子卖艺不卖身
陶罐2020-01-15 15:462,422

  子砚看着两人,冷冷清清的道:“张老爷、沈姑娘,子砚只卖艺不卖身。”

  沈小棠再次从床上坐起来,瞪大眼睛:“什么?!”

  “昨日张老爷找我谈话时我便想说。”但那时子砚从张老爹的语气中就明白,他看不上他,而且有换人的打算,随即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可没想到这就让他们圆房,他只能说出来。

  张老爹一动不动的盯着子砚,内心怎么一个汹涌澎湃了得。莫非自家规律真的没有男人缘,所以有她这家世样貌,都是贤才上门提亲,她自己找个小倌还不愿意卖身?

  不愿意买便不愿意吧,反正沈老爹也不想有一个这样的姑爷,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又提上来,丢下一句“明日记得出门!”便甩甩袖子走了。

  临走前冷飕飕的盯了子砚一眼,“哼!”

  沈小棠痛苦的哀嚎,原本觉得终于可以睡个懒觉,现在就这么被子砚给搅黄了,她倒在床上耍赖皮,绣花蚕丝被被她从床上踢下来,露出雪白的丝绸亵衣亵裤,子砚连忙转过身,心道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看……

  可他脑海里还是忍不住福消除沈小棠雪白的脖颈,乌黑的青丝,纤细的脚踝和圆润可爱的脚丫子。

  此时她还在痛苦的咒骂:“坏老爹,臭老爹,就知道折腾自己闺女,怎么自己不去招女婿?”

  子砚想,此时此景就算知道自己错了,赔礼道歉之事也得等她气消了再说,当真往枪口上撞,还真有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还有你!子砚!”刚刚准备溜走的子砚被沈小棠一声猛喝给制止住,他慢悠悠的转过身,脸上懒得涌现出浅浅的笑容,陪着笑说:“沈姑娘,不知道你还有何吩咐?”

  沈小棠指了指地上:“把杯子帮我捡起来。”

  “就来就来!”子砚连忙过去把被子抱到她床上,同时帮她盖住。

  沈小棠说:“子砚,你就说你怎么这么笨?就算你只卖艺不卖身,你也提前和我商量一下呀!我花了这么多钱把你买回来,你为何不提前跟我说?”

  子砚垂着头没有说话,过了半晌又才道:“你若嫌弃我了,便把我送回去,钱财若思拿不回来,我自己慢慢赔给你。”

  沈小棠当然不在乎这些钱,也不知自己的话刺伤子砚敏感的自尊心,有些无奈的摆摆手:“谁嫌弃你啊,我只是觉得你理应同我商量,咱们装作同房一段时间也成,孩子也不是想要就能要的,咱们拖个十天半个月,我也好睡懒觉呀……”

  子砚这才明白,沈小棠不过是想睡懒觉,她应该是他过最没有追求的富家千金,也最没有架子的富家千金,是富人圈里的一股清流。子砚犹豫一下才出主意,问她:“要不明日你装病?我帮你打掩护如何?”

  沈小棠拧着眉到:“装病这一招我打小就开始用,现在还用?我爹会生气的,这有辱他的智商,曾经他也是风流倜傥的大才子呢。”

  子砚点点头:“那……出了门再找个地方睡觉?”

  沈小棠想了想,这边也好。

  当日张老爹没有再逼迫沈小棠出门,子砚依旧住在客房里,也没什么事情做,当下便抚抚琴,逛逛沈府,然后在开满荷花的池塘边写生作画,这倒是让张老爹刮目相看,对他的偏见便少了几分。

  第二日一大早,张老爹就把这扫帚道沈小棠闺房前,像是用力拍打几下:“小棠,已经卯时了,差不多可以起床收拾出门!”

  沈小棠掀开被角往窗外一看,天还鱼肚白呢,卯时,卯时个鬼!她用被子蒙住头想着再睡会儿,其他的什么都不管了,可她想起被老爹闯进来掀开被子,穿着亵衣亵裤满院子跑的经历便缩了缩脖子,不情不愿的道:“我知道了,一会儿就起来!”

  张老爹满意的点点头:“张大厨已经做好早饭,你起来便可以吃。”

  沈小棠眯着眼睛起床,听着张老爹越来越远也越来越轻的脚步声,晚若有人在她耳畔长催眠曲一般,眼帘越来越重,最后变成千斤巨鼎,重重的合上。

  就在此时,有人轻轻叩响她的门扉:“沈姑娘。”

  听是子砚的声音,沈小棠连忙道:“怎么了?”

  “我来替你梳妆。”子砚轻声说。

  沈小棠翻了个身:“进来吧。”

  子砚推门进去,小棠嘟哝这道:“有小丫鬟替我梳妆,你这不是抢别人生活吗?”

  “我被你买到府上不是做公子哥的,既然做不了上门女婿,自然只能做下人。”子砚将水盆放在架子上,拧洗脸帕时水声稀里哗啦的响,然后她走上前去给沈小棠擦脸,力道轻柔,令人享受。

  沈小棠又眯了一会儿这才坐起来,子砚服侍她穿好衣裳,推着她道铜镜前给她梳妆。

  小棠一直盯着他看,想了想道:“子砚,其实你在府上做个闲人也没事儿,养你还是没问题,不会将你撵出去的。”沈小棠见他指白若葱,唯独指头有一层层老茧,怕是抚琴过多所致。

  子砚轻轻笑起来,嘴角的弧度宛若湖面泛起的联谊,他道:“你们若是厌烦我了,指不定就将闲散人赶出去,有点事情做总是好的。”

  沈小棠也随他,反正现在伺候她的丫鬟是新来的,她从前的贴身丫鬟在他们举家来楚京时便嫁给当地的年轻汉子,子砚手巧,肚子里又有墨水,反倒比平常丫鬟还会伺候人。

  今日他就给沈小棠化了梅花妆,眉宇间用丹红描摹一朵栩栩如生的梅花样。沈小棠感叹:“这梅花画得可真好看。”

  子砚说:“这是海棠花,沈姑娘。”

  沈小棠笑得更加开心,眼角弯成两道月牙儿。梳洗完毕后便用早膳,然后张管家又往她怀里塞了一大叠银票,然后还给了一大袋鼓鼓囊囊的碎银子。

  “爹,张叔,我出门了!”沈小棠挥挥手,子砚自然跟着她。

  俊男靓女就在街上招摇过市。

  春日里百花齐放,风一吹,泥土里都夹杂着芳香。此时宁云深坐在包子铺前,扬起脸望着海棠树上的海棠花,光线从枝丫间漏下来,斑驳的落在他脸上。

  昨日他在树下等了一天,都没能看见沈小棠的身影,他便想,兴许沈姑娘和子砚公子感情好,这边不出来找男人了。

  心里这么想着,总觉得不是滋味,但他又不知如何不是滋味。风吹拂而过,海棠花瓣便飘飘摇摇的落下来,像是粉色的花瓣雨,洒在他脸上,肩上,发梢上。

  宁云深觉得很心想,沈小棠便是指头的海棠花,而他只是零落在泥土中的尘埃,云泥之别便是如此。

  他有些失意,垂下头将目光书页上,只有发愤图强读书,考上状元,这便能抬头挺胸的争取想要的一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子,我娶定你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子,我娶定你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