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尬撩公子
陶罐2020-01-15 15:462,898

  宁云深知道冯先生会生气,低着头不说话。冯先生从小就教育他要成为一个有骨气的人,哪怕他们再穷也不能做偷鸡摸狗,有违道德的事情。

  原本冯先生就觉得沈小棠对宁云深殷勤得过了头,都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莫非真的看上云深了?见宁云深拿了沈小棠的银票,难免不把他往邪魔外道上想:“云深啊,我不是告诉过你,无功不受禄,我费心费力的教导你,你就是这么听话的吗?”

  宁云深点点头:“我记得,所以我和沈姑娘有约定,我帮她解除心中烦忧,他支助我赶考,等高中之后我一定会报答她的。”

  冯先生听完,警铃大作,帮沈小棠解忧?沈小棠的忧愁不就是找男人吗?他阴沉着脸冷飕飕的问:“你怎么帮她解忧?”

  宁云深一五一十的回答:“我答应帮她找到如意郎君。”

  冯先生险些就说出口:“你确定她要的如意郎君不是你?”当下旁敲侧击的问,“那沈姑娘要找的如意郎君是什么样的人?”

  宁云深知道冯先生的怀疑,半真半假的说:“首先要是富家公子个,门当户对……”

  冯先生听完富家公子这四个字就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长了眼睛的都看得出他们穷的叮当响,和“富”字八竿子打不着。

  “还要风流倜傥,学富五车……”

  冯先生彻底放心了,当下不满的说:“我一个资深算命先生的劳务报酬才三文钱一次,你一个还未出师的半吊子倒是有一张银票了……”

  宁云深在心里补充:不,是一叠银票。他知道这事儿就算过去了,连忙搀扶着冯先生说:“我们去找间客栈住吧。”

  冯先生摆摆手道:“云深,你要明白,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明天你就把钱还给沈姑娘,一次只多收三文钱,知道了吗?”

  宁云深紧了紧怀抱,这些已经捂热了的银票要还回去吗?他舍不得舍不得舍不得,哼,已经吃到嘴里的鸭子,他怎么可能在吐出来,当下就不说话。

  冯先生就着已经湿透的衣服,抱着胸翻身睡下:“以天为席,以地为床,这样的生活才最自在哟!”

  宁云深坐到一旁琢磨,反正他是不会把银票还回去的,大不了以后帮沈小棠出主意的时候走心一点。

  第二天一大早,冯先生就举着幡去算命给宁云深挣生活费去了,云深醒来时简陋的床头放了一个包子,他把包子揣在怀里,然后去海棠树下等沈小棠。

  等到沈小棠吃过早饭出门时,张老爹额外开恩,让一个小厮跟着沈小棠,被沈小棠拒绝了:“不用不用,我一个人出去就行。”

  张老爹期待的说:“早点给老爹把女婿带回来!”

  “知道了!”沈小棠怀里又踹了一大叠银票,腰间别着的钱袋鼓鼓囊囊,大摇大摆的往包子铺所在的街巷走去。

  在路上和冯先生打了个照面,沈小棠问了好:“见过冯先生。”

  “沈姑娘客气!”冯先生皮笑肉不笑的说,此时他看着沈小棠怪别扭,如果不是她的命格,冯先生倒挺希望她和宁云深在一起,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儿。

  沈小棠晃荡着腰间的钱袋,在众人的注目礼下走在街上。

  此时太阳刚刚升起,在天边火红火红的,徒有骇人的颜色,光线却是分外温柔。宁云深坐在海棠树下看书,老远就听见沈小棠腰间钱袋的声响,清脆悦耳。他忍不住嗤笑一声,嘀咕道:“别人姑娘家都是金步摇的声音,再不济也是铃铛响,你倒好,全是碎银子的声音。”

  不一会儿沈小棠就走到宁云深面前,周遭尝过甜头的乞丐不约而同的朝她围过去,小心翼翼的拽着她的裙摆乞求:“姑娘,行行好吧,赏我们一口饭吃,我们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上饭了……”

  沈小棠手已经伸向腰间的钱袋子,周围的行人看见后也都停下脚步,跃跃欲试要和乞丐抢饭碗的样子。

  沈小棠嗤笑一声,问乞丐:“我昨天不就给你们银两了吗?你没有钱买吃的呀?”

  “额?”乞丐一愣,这就是他们吆喝词而已,哪还有人较真儿的。

  沈小棠也只是随口一说,抓起一把银子就往地上一撒,乞丐和行人都蜂拥去抢钱了。

  乞丐依旧骂骂咧咧的:“你们怎么回事,怎么连乞丐的钱都抢!”

  “这哪是你的?上面有你名讳?!”

  沈小棠笑嘻嘻的走到宁云深面前,见他在吃昨天醉香楼打包的剩饭,疑惑的问:“给你的银票不够用吗?怎么还在吃昨天的剩饭剩菜?”

  宁云深摇摇头:“够用,既然已经打包就不能浪费粮食,总得吃掉。”他虽然爱财,但是有了钱也不会铺张浪费,大肆挥霍,只是有钱的感觉很有安全感,至少出了什么事儿,不至于一筹莫展。

  “好习惯!”沈小棠抱着膝盖坐到宁云深旁边,歪着头看他,越看越顺眼,然后口是心非的问,“宁先生,今天你打算怎么帮我找如意郎君呢?”

  宁云深转动一下眸子,弱弱的说:“要不就坐在这儿,咱们一起看街上迎来送往的人,看见顺眼的就上前搭讪?”

  沈小棠思忖一下,点点头赞同:“好主意!比我在街上瞎逛来得轻松方便!”

  就这样,沈小棠和宁云深坐在街边。沈小棠倒是没怎么看街上的男人,更多的是偷偷摸摸的瞄宁云深,宁云深为了对得起怀中的银票,倒是认认真真的看街上的行人,他小声嘀咕:“楚京的姑娘穿得可真好看。”

  沈小棠冷飕飕的反问:“是吗?”

  “是呀,从我家乡过来,全部穿得都是我这样的粗布麻衣。”宁云深点点头道,他心想,楚京繁荣昌盛,民风淳朴友善,是个值得为之付出的大国,打定心思,他为国尽忠的心又甚了几分。

  沈小棠却噘着嘴,不再看宁云深,而是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忽然,眼前有一个穿着白衣,青丝高束的年轻公子,她激动的拍了拍宁云深的胳膊,凑过去问:“宁先生,你觉得那位公子怎么样?”

  宁云深看了看,点头道:“我看着不错,衣着华贵,举止风流,应该是个大户人家的公子哥。”

  沈小棠问:“和我般配吗?”

  宁云深点点头:“嗯,郎才女貌!”

  “好,就他了!”沈小棠一拍手,站起来后随意扫了扫裙摆上的灰,然后开开心心的朝着那位公子追去,她跑的时候踢起裙摆,飞舞的好像绽放的鲜花。

  沈小棠跑到一半,假装打了一个趔趄摔倒,那位公子听见佳人清脆的惊呼,连忙回过身身将小棠接住,小棠柔弱无骨的跌到公子怀里。

  “姑娘,你没事儿吧?”公子将她搀扶起来,温柔的询问。

  沈小棠摇摇头,娇羞的说:“没事。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公子反倒是一愣:“举手之劳,何足挂齿。这可算不上救命之恩,姑娘言重了!”

  沈小棠连忙说:“这如何不是救命之恩?若是我摔下去摔到脑门儿,那还不当场毙命!”

  公子连忙笑起来:“姑娘不必诅咒自己,我对姑娘有救命之恩就是了!”

  沈小棠撩起一缕青丝,在指尖绕啊绕啊绕,然后羞羞答答的问:“请问公子可有婚配?”

  “已有良缘。”公子说。

  沈小棠噘着嘴面色一变,屈膝福身:“多谢公子。”然后转身就要走,被公子拉住,“姑娘,你可是欲言又止,话未说完?”

  沈小棠连忙抽回自己的手,摇头道:“说完了。”

  公子手中的扇子猛地打开,在胸口来来回回的扇动:“我还以为你会说小女子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呢。”他顿了顿,然后说,“你如果真的说出来,我倒是可以考虑的。”

  沈小棠眼睛一亮:“真的?”

  与此同时,她的手腕上多了一只手,一把将她拽回去。宁云深不知何时到她身后,拧着眉说:“你看不出他逗你玩的吗?”

  沈小棠抬头挺胸的说:“我一个娶不到夫婿的黄花大闺女,还怕一个小白脸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子,我娶定你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子,我娶定你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