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宫宴
陶罐2020-01-15 15:462,054

  三人换好衣裳就一同进京,快要到皇宫时被举着幡跑来的冯先生叫住,宁云深道:“等我一下。”然后便道冯先生那处去。

  “先生,有何吩咐?”宁云深问。

  冯先生语重心长的问:“云深,你还记得我同你说的话吗?”

  宁云深点点头:“云深铭记不忘,先生让我入朝为官后做一个正直的好官,为国为民。”

  “记得就好,还有呢?”冯先生又问。

  “嗯?”宁云深望着他,眼中满是疑惑。

  “你辅佐的人也格外重要。”冯先生又提醒。

  “嗯,我明白。”宁云深连连点头,“我会寻得一位真龙天子辅佐的,先生请放心。”

  “好,去吧!”冯先生见沈小棠和子砚也去,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宁云深被冯先生的目光惊得心跳如雷,生怕他发现沈小棠就是他的天煞克星。其实天煞克星只有自己能知道,冯先生还是可以看到小棠命中有劫的。

  入皇宫时官差例行检查,查看请柬之后又问:“这两问是?”

  “我的丫鬟和小厮。”宁云深道。

  “让他们规矩点,犯了规矩小心小命不保!”官差凶神恶煞的道。

  “知道知道,多谢官爷。”

  “好了,进去吧!”

  进了皇宫,沈小棠觉得新奇好玩,不停地来回看,看见喜欢的还要叫嚷两句:“宁先生,你看那个大狮子,好好看,还有你看……”皇宫金碧辉煌得让沈小棠觉得自己像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一旁的子砚忍不住猛地一拍她后背,直拍得她直弯腰,沈小棠咳嗽两声,恶声恶气的问:“子砚,你干什么?”

  “就是要这样,丫鬟就要有丫鬟的样子,把背弯下来,头低下来,眼睛看着脚尖……”此时子砚也没有清高的模样,就是一个唯唯诺诺的小厮。

  宁云深也小声说:“沈姑娘,委屈你装一下,不然被发现可是欺君之罪,要砍头的。”

  既然宁云深都发话了,沈小棠也不得不装一下,她弯着腰低着头走路,时不时偷偷瞄几下四周。

  到了玄武门后就有太监领着他们往御花园的方向走去,子砚最会察言观色,见那太监上下打量宁云深,也不领路直扯些没用的,子砚立马就明白什么意思,连忙拿出一锭银子塞到太监手里,说了句:“劳烦公公了!”

  太监这才笑起来,将银子塞进袖筒里,尖声尖气的道:“这是洒家的分内事,探花郎太客气!”

  一路弯弯绕绕,每过一处便是一处的风景,有清新雅致的,有金碧辉煌的,太监收了银两偶尔还帮忙介绍一嘴,说一些宫中的规矩,千万不能冒犯之类的。

  他们到御花园之后还早,稀稀拉拉的有人进来,宁云深连忙给子砚道谢:“先前多谢了,子砚公子。银两等我有之后再还给你。”宁云深也明白,若是不给那公公塞些小费,指不定在宫中东绕一下西绕一下,等到了宴会迟到也未可知。

  “不必客气。”子砚浅笑着说。

  沈小棠拍拍宁云深的肩膀:“宁先生,你不必挂怀,这账记在我身上就行。”

  “那怎么好意思。”宁云深连忙推脱。

  “无碍无碍!”沈小棠咧着嘴笑。

  “沈姑娘,要不在就不要‘宁先生’‘沈姑娘’的叫了,你叫我云深,我叫你小棠可好?”宁云深又问,虽说他们本就是算命的,有时候命中的劫数不得不信,对于天煞克星必当敬而远之,但宁云深就是有些忍不住想要和沈小棠在一起。

  “好呀,挺好!云深!”沈小棠笑嘻嘻的喊他的名字,不停地喊不停地喊,就跟唱歌谣似的,“云深,云深,云深……”

  子砚也不说话,就这么冷冷的站在一旁,又端出他清高的个性来。

  接着有其他人过来,太监站在门口不停地报:“大皇子殿下到!”

  “三皇子殿下到!”

  “……”

  最后当然是皇帝到。

  宫女领着他们按照尊卑排排坐下,沈小棠和子砚便不能坐着,只能站在宁云深身后的黑暗中。

  宴会开始,四周金碧辉煌,火树银花,楚国的皇帝坐在最中央,皇后陪同,先是说了一些场面话:“如今我楚国物阜民丰,国泰民安,若想千秋万代稳定下去,还要靠在坐的各位好好努力才好。”

  所有高中的才子也跟着皇帝举起酒杯,大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好!”楚王楚勋激动地大喊一声,“来,干!”说着就将端起酒樽一饮而尽。

  不一会儿就有歌姬上来跳舞。还在春日里,乍暖还寒的,尤其是傍晚格外丝丝冷风格外侵骨,沈小棠见她们穿个裙子露出大白腿,赤着脚就在白玉地板上翩翩起舞,心中有些颤抖。

  美是美的,就是美得有些残忍,但世上大部分美的东西,都涵盖残忍。

  过了一会儿,楚王见众人都正襟危坐,举止拘谨不已,笑着说:“这宴会本就是为你们年轻人准备的,朕有些乏了,你们继续,不尽兴不出宫,可好?”

  “恭送皇上。”众人连忙跪下叩首。

  等楚王走了之后,众人这才真正喘了一口气,先前有皇帝在到底是紧张。

  此时三皇子楚玉政便来活跃气氛,连忙举起酒杯说:“来来,本宫敬各位一杯,十年寒窗才有今朝,实在是不容易,本宫佩服,实在是佩服。”太子殿下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然后笑着道,“不瞒各位说,从小我就不喜欢读书,尤其讨厌背四书五经……”

  一杯酒接着一杯,酒过三巡也就说开了,众人开始从塌上到舞池中央,有酒量不好又总喜欢逛花楼的公子哥到了舞池里,然不住要调戏舞娘一番,引来一番大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子,我娶定你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公子,我娶定你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