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锅里的飞了(大修)
唐上麻雀2017-09-15 19:141,299

  “给我住嘴!谁是大姐?我有那么老吗?”翠花两手叉腰,挺起高高两团,粉脸生怒,瞪着眼喝问道。

  瞄眼那张不知擦了多厚白粉的脸,燕千乘赶紧晃动小脑袋:“不老,一点都不老,翠花是一朵鲜花,年年永远十八岁。”

  翠花听了,脸色有所缓和,忽地又绷起脸凶道:“废柴十八,你死哪去了?耳朵聋了还是嘴巴哑了?没听见我在喊你啊?”

  燕千乘弱弱道:“我……我肚子饿,想掏蚂蚁窝吃,前天发烧了,有时候听不大清楚。”

  掏蚂蚁窝吃?翠花恶心地看着她,不耐烦道:“十夫人找你,你马上跟我过去。”

  “十夫人找我做什么?”燕千乘迷惑地问道。

  十夫人是那混账生父最新娶的小妾,在燕千乘生母病重之时,一顶粉红花轿抬进了门。生母病逝一个月不到,燕千乘就被撵到这个破落院来了。

  翠花鄙视道:“问那么多做什么?十夫人肯见你,是你的荣幸。快走!”说完伸手想拉,才伸出去又缩回来,皱着眉头一脸嫌弃,转身往门口走去。

  燕千乘跟在身后走了两步,突然捂着肚子猫下腰叫道:“哎哟!翠、翠花姐姐,我肚子痛……”

  翠花回头,拉长了脸喝斥:“早不痛晚不痛,你是不是故意的?”

  “不、不是,我痛……我要上茅厕……”燕千乘皱巴着脏兮兮的小脸,两道眉毛拧到了一块,表情十分痛苦。

  翠花一脸晦气地冲她摆手:“快去快去,我在这等你。给我快点!”

  “谢谢……”燕千乘捂着肚子,赶紧跑向屋子背后。

  她迅速钻出狗洞,当看到铁锅里空空如也,不禁傻眼。她的米饭锅巴呢?一只鸡腿呢?左右四下张望,什么可疑痕迹都没发现。难道是有野猫野狗偷吃了?可是这么久以来,这荒地儿就没看见有狗啊猫的出现过。难道是河里的鱼跳上来吃了?咳咳~这怎么可能呢?

  呜呜~她的鸡腿!呜呜~她的米饭锅巴!早知道她就全撑进肚里了,撑死总比饿得难受好啊!

  一想起还有个翠花在大门口等,燕千乘在心里恨恨地将她祖宗问候个遍,要不是那女人在瞎喊,她的鸡腿和米饭锅巴会不见吗?可恶,太可恶了!真想……

  燕千乘看看自己瘦骨嶙峋的小手,暗叹一口气,目前这副身体太孱弱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扶起那扇门板,燕千乘又暗暗叹口气,门板何其无辜,因为自己,不仅满身窟窿,还被摧倒了。哎~门板啊门板,这笔账,总有天我给你讨回来。

  默默跟在翠花身后,燕千乘走在记忆里的路上,一幕幕往事不受控制地浮上脑海……

  过去的燕千乘,只要一走出身后那片紫竹林,就会被所谓的兄弟姐妹及下人们围困嘲骂取乐,把她当皮球推来推去。拿石子打她、烂菜叶摔她,甚至变态地拿鞭子来抽她!

  最后的一次是一个月前,被几个兄姐捆起来吊到树上吊了大半天!奄奄一息之际,天突变,狂风大作,雷电怒吼,一道白光从天劈下,正好劈断粗绳,罪魁祸首们被吓得一哄而散,燕千乘被摔落地上……就是那个时候,她,千乘静的魂魄,不知为何依附在了这副小身躯里,而真正的燕千乘,却不知魂飘何处。

  小小的肩膀几不可见地颤抖,燕千乘的心里,慢慢涌起一股浓浓的悲伤和绝望,她低下头,用破袖子擦了擦眼泪。这样的悲伤绝望,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她知道,这是属于过去的燕千乘所留下的悲伤绝望。而属于自己的,也在这时候被勾起……

继续阅读:6潮流尤物(大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屑凰王宠:庶女要升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