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旖旎从风2017-10-21 11:004,977

  一进家门,男主人突感一股不寻常的气氛。只见自己的妻子坐在自己常坐的位置上,背对着自己低着头。对自己的回来竟然毫无察觉。

  “怎么了,这是?”

  走过去,脱去西装,放下公文包。男人来到妻子的身边。看见妻子眼角带泪,男人有点慌神。

  “发生什么事了吗?”

  这时,才反应过来的妻子,赶紧擦拭了下眼角的泪痕。

  “哦,你几时回来的?我都没听到声音。”

  没有想回答妻子的意思,男人看到妻子手中拿着的东西,连忙问道:

  “这是什么?你在看的是什么?”

  妻子站起来,伸手拉起丈夫的臂弯一起坐了下来。并将手中的纸递给了男人。那是一份试卷,稚嫩的字迹告诉了试卷的主人。男人心里忐忑,不会是宝贝不及格吧?接过试卷的第一时间,男人看了下分数,98分。很好啊,这分数,想当年自己这个年纪的时都没考得这么好过。那是怎么回事,能让妻子这么大的反应?一脸的狐疑,看了一眼妻子。妻子见状,明白自己丈夫的疑问,赶紧把试卷翻了过来,指着作文题让丈夫看。男人看了眼作文的题目:《我的爸爸》。看到这里,男人内心一阵抽痛。瞬间百感交集。回想过去,自己都不记得,最后一次看着女儿是什么时候;最后一次送女上学是什么时候;最后一次带女儿出去玩,又是什么时候的事?男人的手有些颤抖,不敢往下看。这时,体贴的妻子轻轻地搂着丈夫的手臂,将头靠在丈夫的肩膀上。

  “这是这次宝贝段考的试卷,班主任让我拿回来,想给你看下。”

  作文的题目是《我的爸爸》,这是才上小学3年级的女儿刚刚开始学写的作文,字里行间的青涩在这300来字的小作文里,却不妨碍那颗真切、渴望的心灵。父亲早出晚归,都在女儿醒来与睡下之后。虽然一直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却过着如同隔空般无法相见的日子。小作文里的那一段 ‘有时,我会觉得爸爸好像空气。看不到,摸不着。但是却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必需品。没有它,我们就会死去。’,深深地触动着这位失职父亲心灵里最脆弱的那一部分。

  男人一只手捂在嘴上,眼眶湿润,良久未发一语。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这时,身后传来了轻微的动静。不一会儿,传来了门把手被拧动的声音。夫妻俩连忙回身望去,只见一个小身影出现在房门处。视线一对上,那个小身影就犹如丛林里的小鹿般,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扑进了男人的怀里。

  “爸爸——”

  下意识的张开双臂,把扑进自己怀里的小身影紧紧抱起。

  “哎呦喂!我的宝贝,怎么还不睡觉啊!”

  “哈哈哈哈哈……爸爸!爸爸!”

  孩子兴奋的叫着

  “唉唉唉!不对啊?今天不是星期五吗?”

  男人奇怪的看向妻子,问道:

  “宝贝不是要去爸妈家吗?怎么没去?”

  妻子正预回答,被在兴奋当中的孩子一把抢了话去:

  “爸爸!爸爸!妈妈说明天你要带我去游乐场玩,是真的吗?真的吗?”

  “啊?啊?”

  看了妻子一眼,又看到自己的反应,怀里的孩子瞬间搭拉下来的小脸。男人明白了:

  “哦~哦哦哦!爸爸原本想给你个惊喜的,没想到被你发觉了!你真是好聪明啊!我们家的宝贝越来越聪明了,爸爸都快被比下去了!”

  听到肯定,瞬间绽放的笑容,将笑脸埋入男人的怀中。

  “哈哈哈哈哈……”

  “好了!”

  女人在旁边搭话道:

  “现在是真的了吧?,妈妈没有骗你了,现在要乖乖去睡觉,不然明天起不来就没法去玩了。”

  “我不要嘛……我还想和爸爸……”

  “对对对,现在都多少点了?”

  男人看了一下挂在墙上的钟

  “哎哟,都快11点了。再不睡觉,明天爸爸也起不来了!”

  “好吧……”

  孩子嘟着小嘴不情不愿的回了房。夫妻俩看着她爬上了床躺下后,才关上灯回到了客厅。

  “明天你没什么事吧?你不会怪我自作主张吧?”

  男人摇了摇头

  “那好,明天你就带宝贝去玩吧。我先去爸妈那等你们,你们玩够了就直接过去。我们一家三口很久没有在一起了。在爸妈家住一晚,也没关系。”

  “嗯,好。”

  男人没有说什么,只是愣愣的看着前方。女人见此,知道男人现在最需要的是安静。便也没说什么,默默的回了房间。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女儿就早早的爬起来。妻子在厨房里准备了一顿丰盛的早餐,孩子和爸爸在准备着要带身上的必需品。记忆中,有多久一家人没能在一起吃饭了?女人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看着眼前有说有笑的父女,这种遥远的幸福感,说不清道不明。

  今天是个晴朗的日子,阳光明媚,在冬日里给人们带来一丝暖意。毕竟是星期六,游乐场里人来人往。女儿牵着爸爸不停的往人群里钻,犹如一匹快脱缰的小马驹。男人实在担心,毕竟人实在多了点,不小心磕着碰着那还算好的,如果一不小心被挤散了,那可就麻烦了。想着,男人一手拉住女儿,将女儿抱起。

  “来!宝贝!人多,爸爸抱着你。你想起哪啊?想玩什么先?”

  “木马,木马!我要骑木马!”

  “好勒!我们就去骑木马!去骑大木马!”

  快乐是属于孩子的,但是快乐也是属于大人的,快乐是属于所以想快乐的人的。所以,当你感受到快乐的时候,就是幸福在拥抱着你的时候。要懂得:惜福才是福!

  “叮咚!叮咚!叮咚!”

  “来了!来了!”

  一开门,一个小身影直扑进开门的老太太怀里。

  “外婆!”

  “哎哟!小彤彤去玩回来了!”

  “妈!”

  后边跟着进来的男人满脸笑容的看着眼前的一老一小。

  “哎哟!啊荣啊,来来来,快进来!老伴!快出来!啊荣和彤彤回来了!”

  这时,一位老人,颤颤巍巍的从里屋出来。小女孩一见,也赶紧跑过去搀扶。

  “外公好!”

  “唉!好,好,好!”

  男人见状,也赶紧过去搀扶着老人在客厅的大沙发上坐下。

  “爸!”

  “唉!啊荣啊!真是好久没有过来了。听雪菲说你现在工作很忙啊。”

  男人有些不好意思的回道

  “唉,唉,是有点。一直没能过来陪你们二老聊聊天。爸,您身体还好吧?!”

  “都是老毛病,腿脚不太灵活了,其他就没啥大事。”

  厨房里,老太太和自己的妻子端着做好的饭菜摆上了饭桌。

  “妈妈!我来帮你!”

  “哎哟,别啊!宝贝,可烫了!”

  “没事,我可以的。之前都是我帮外婆端菜的。”

  “呵呵呵,小心点哦!”

  “嗯!”

  “来来来,吃饭了!”

  饭桌上,小姑娘不停的说着今天和爸爸去玩的事情,说到兴奋时候还手舞足蹈一阵,引来全家人的一阵欢笑。这种一大家子团圆的喜悦,与上一回之间,已经相隔了太久太久。

  男人半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妻子洗漱完躺在了自己丈夫的身边。

  “爸妈已经睡下了,我们家宝贝呢?”

  “疯玩了一天,一趟上床就睡着了。”

  “呵呵,很久没有这么疯过了。你怎样?今天开心么?”

  男人看了眼身边的妻子

  “很久了,都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这么开心过。这几年真是对不住你们母女啊!为了工作却忽视了你们,忘记了当初你嫁给我时的那种喜悦,忘记了当初宝贝来到我们身边时的那种幸福,更忘记了,我工作的目的。我真是太自私了!你现在还能原谅我么?”

  听都丈夫的一声声道歉,妻子鼻子一酸,长久以来积在心底的怨言,烟消云散开来。妻子搂着丈夫的脖子,轻轻地说道:

  “是我愿意的,当初是我自己选择的路,选择做你背后的那个能默默支持你的女人。你没有错,大家都没有错,只是一时忘记了。”

  妻子看着丈夫的脸,说道:

  “以后,我们只要有空就和宝贝一起来爸妈家过周末吧,好吗?”

  丈夫轻抚着妻子的脸颊,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

  “好!”

  两人眼中映着对方的影。男人用手指背轻轻的抚过妻子的脸颊。十几年前,那个总是带着甜美笑容的脸颊,细腻而白皙。而如今,岁月已在她的皮肤上留下了每一天的烙印。看在眼里,痛在心里。眼前的女人,他究竟给过她什么吗?男人低下头,将自己的唇覆盖在女人的双唇上,那是否还是记忆中的柔软和甘甜?肌肤间的厮磨,体味间的交融,是否还是记忆中的热烈和迷恋?两人犹如多年未雨的大地,再逢淅沥的春雨滋润那颗枯涩已久的心灵。

  青青水草间,

  清清溪水边;

  是鱼嬉戏间?

  是雨淅沥兮。

  两条金色的小鲤鱼,在溪水边的水草间,嬉戏游走。那种欢愉而兴奋的感觉,犹如一片墨绿色的清新空间内,炫彩夺目的金色音符跃然于心头。

  隐隐约约空气中飘来的音乐,那是孟行最喜欢的受难曲。对于巴赫的音乐,陈殊同滚熟于心,但是他不明白的是,巴赫的音乐如此的多样化,为何孟行偏偏只钟情于受难曲。到底有何过去一直触动着孟行的内心深处?陈殊同一直都非常好奇。可每每问及,孟行都会以一句‘喜欢需要理由么?’来敷衍了事。越是不正面回答,越勾起陈殊同的兴趣。但是自己从小就和孟行一起长大,除了上学外,几乎可以说,两人一直都是形影不离的。从没有见过孟行发生过什么事情。陈殊同也想过,会不会是他进入孟家之前的事?可是,他进入孟家当年也只有6岁,而当时的孟行也不过15岁,屁大的小孩,能经历什么?想不通啊~

  陈殊同趟在床上听了一会儿,用小指挖了挖耳朵,有点受不得的从床上爬起来。想也知道孟行肯定是在电梯等候间里,因为只有那里才有一台老式的留声机。

  其实,说是电梯等候间,更不如说是小型的会客室。如此高档的酒店,能住上至尊总统套房的客人,非富即贵。如要接待什么贵客,又不方便让他们进入套房里。那么这个装修精美,一应俱全的电梯等候间就成了最好的接待室了。

  陈殊同一开套房门,音乐的分贝瞬间提高了数倍。陈殊同皱了皱眉头,想来,这个等候室的隔音效果还是不错的。

  “这音量也太大了吧?耳朵都要震聋了!你的内心到底要多震撼才能产生共鸣啊?”

  陈殊同进来后,随手把音量关小后,坐到孟行的对面。

  那是一套洛可可式风格的沙发套椅。孟行正趟在中间最大的那张沙发长椅上,闭目养神。

  “怎样?”

  “破镜重圆!”

  没有看到孟行想象中的表情,却换来的是微皱的眉头。孟行坐了起来,若有所思。陈殊同好奇的问道:

  “有……什么问题么?”

  “……有,也没有。好,也非好啊。”

  一声长叹。孟行起身回了套房内。

  “什么啊,莫名其妙的?”

  中式的香房,一个男人喝着手中的茶,非呡似灌,表情凝重。隔间的门‘唰’的一下被拉开了。

  “亲爱的,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女人拉门而进。一进来就从身后搂着男人的脖子,在其脸上亲了一口。男人对此毫无反应。

  “怎么了嘛?”

  女人见状,坐在他身边,担心的问道:

  “发生什么事了,表情这么严肃的。上星期曾总的那比单子不是都签下了嘛,还有什么事情没解决的嘛。”

  见男人不吱声。女人又想了想。突然表情夸张的说到:

  “不会是……不会是我们的关系被你老婆发现了吧?!”

  心念一转:

  “也好,反正她迟早都要知道的。你说是不,亲爱的?”

  冷不丁的,男人开了口:

  “以后,我们就不要再见面了。”

  一时的惊愕,女人不可置信自己听到的话:

  “……你…你说什么?呵…呵呵,亲爱的,今天可不是愚人节啊?这种玩笑话可不能随便说啊?”

  男人坚定的眼神望向女人

  “我是说真的,这不是在开玩笑。”

  突如其来的打击,让女人一时难以接受,歇斯底里的冲着男人大吼:

  “你骗我!你一定是在骗我的,对不对?看着我说,你看我说,这只是玩笑!”

  女人手捧着男人的脸,殷切的盼着从男人嘴中能说出自己心里的话。可是,男人开口说出来的话,却凉透了她的心。

  “这是不对的,我不能背叛她们。我爱我的妻子,我爱我的女儿,她们也爱我。”

  “难到我就不爱你么?难到你就不爱我么?”

  “你和我之间,那不是爱……那只是一时的迷恋……”

  ‘啪——’

  一个巴掌打在男人的脸上。女人梨花带雨的捂着自己的手,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前几天还在和自己海誓山盟的男人。此时,还是同一张嘴,吐出来的不再是甜言蜜语,而是刀子,一片片在割着她的肉。

  “对不起!”

  男人从口袋中掏出一张早已准备好的支票,递给女人。女人直接将支票撕得粉碎砸向男人的脸。可是,碎掉的纸片是那么的无力,就如同女人痛彻心扉的挽留,也是那般无力的挣扎。

  “你以为我是什么?就你那点臭钱就想打发掉我么?我不是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奴隶。”

  女人带着她那伤心欲绝的心,跑出了闻香室。

继续阅读:09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鱼渔人人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