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旖旎从风2017-10-07 11:005,062

  写字楼的地下停车场内,一辆黑色的高档轿车停在不起眼的角落里。外形典雅而低调,亮色的“肩线”贯穿整个车身,与头灯和尾灯相连。而车内部更是豪华而尊贵,多种稀有石材、木质的装配,智控的香氛系统,天鹅绒的地毯,纯银镶嵌的天然水晶香槟酒杯。无处不在彰显车主人的品味优雅,格调高贵。从应急通道走出来的陈殊同,拉开了这辆迈巴赫的车门,坐到了副驾的位置上。而坐在后座上的孟行盖上笔记本,拿起一旁香槟酒,小酌了一口,问道:

  “这回是咖啡,还是安神茶?”

  “嗯……我想应该是咖啡吧……”

  待陈殊同回身,透过椅背,幽怨的盯着后座上的孟行。

  “啊……你竟然开了我的唐培里侬!”

  “这是02年的,没动你那瓶,放心吧!”

  “那也不行,这是赤裸裸的诱惑。明知道开钓的3天内,哥可是不能喝酒的啊。”

  孟行,用手顶了下眼镜,看了下副驾上的陈殊同。

  “……钓上什么?”

  “……”

  一脸的不服气,陈殊同仍用恶狠狠的眼神盯着孟行。沉默了片刻,干巴巴的回道:

  “这回是条灰色的……”

  “……”

  孟行顿了一下,拿起一旁的手机,在上边快速的输入了几个字,发给了可苒。之后又重新打开了笔记本。

  “你开车。”

  头也不抬的交代了一句。陈殊同眨了眨眼,问道:

  “就这样?你……没什么想说的?”

  “回去你就知道了。”

  “好吧,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陈殊同不再和孟行纠缠,坐到了驾驶位上,发动了轿车。

  “待会我们要去哪里吃夜宵?每次钓鱼都要消耗大量体能,哥快饿死了!”

  “等下经过KFC,打包些就好。”

  “反正你出钱,吃什么哥随意。”

  这辆迈巴赫终于缓缓驶出了这个地下停车场。

  刚进大门,还没见到人,就听到可苒的惋惜声。

  “哎……真不知道,小同啊,你这回是人品太差呢……还是太好。”

  “什……什……什么意思?姐,你可别吓哥啊?”

  一旁的孟行,脱下了围在脖子上的长围巾。

  “可苒,再调侃他,他已经够紧张的了。殊同,先去把桌子上的那杯咖啡喝了,之后到卧室里来。”

  也没等陈殊同回应,孟行与可苒就朝之前殊同的那个大卧室走去。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差不多了,就除了那张大床,我一个人没法挪得开。”

  陈殊同小跑到桌边,三下五除二的把咖啡喝个精光。用手背抹了把嘴,心急火燎的跑进了卧室。

  卧室里的一幕,把陈殊同吓了一跳。从喝完咖啡到进入卧室,也没花多少时间。也不知孟行用了什么方法,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就把那么一张大床给立了起来,靠到了墙边上。所有的被单、枕头,都被堆放到了落地窗前的沙发上。而此时的可苒,正趴在地上。在原大床位置的地毯上贴上了几张红色的符纸。符纸上金光闪闪,显然灵力极度充沛。

  “这是符纸么?以前好像没见过啊?”

  陈殊同望向一边的孟行,

  “孟行,你老实告诉我,这次是不是真的没有危险?”

  “放心,你没什么危险,只不过,缔梦人就难说。”

  孟行紧盯着可苒的操作,都没望殊同一眼的回答到。

  “啊?啥……啥意思?缔梦人会死?我受牵连不会有影响吗?”

  “有没有生命危险这个不好说,但牵连不到你,你可以放100个心。”

  “……灰鲤鱼代表什么意思?”

  “意外之灾。”

  “……如果是花鲤,就是以好运为主导,而花鲤之外的,多为不定性,但更偏向于灾祸多一些。”

  “不错。”

  孟行抬头看了一眼殊同,嘴角带笑,一脸认同的表情。只见殊同嘴角抽搐了一下,放弃了挣扎。

  “好吧,只要待会真有什么危险,你可要护住哥啊!”

  殊同一手搭在孟行的肩膀上,使足了力道,一脸的,如果你护不住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表情。做完准备工作的可苒,看到了这一幕,忍不住偷笑出了声。陈殊同望了过来

  “妮子,别在一旁幸灾乐祸的,待会你也得给我谨慎一点。哥的命可就这一条,不能出任何闪失。”

  “是,是,是!陈大少爷,请就位吧!”

  陈殊同舒展了一下筋骨,走到了符纸的中间。身后的孟行不忙提醒道:

  “色鲤凶险,不同花鲤般温顺,你悠着点。”

  “知道了!”

  孟行与可苒跪坐在相对应的位置上,离着殊同各有三米远的距离。殊同站在正中间,双手自然下垂,闭目养神。脑中不停地重复细思着刚刚孟行的交代。可苒双手打开,闭目抬头,嘴里轻轻的吟唱。孟行身旁的地毯上,同样的笔记本电脑正在做着同步记录。而此时的孟行,双目凝神,随时做好了突发事件的应急反应。这次与上回的花鲤不同,花鲤较为温顺,渔人的灵识可以直接进入梦泽里,再将它引到缔梦人那边进行缔结。但是,色鲤不同,它们性情凶残,渔人不能直接进入梦泽,只能将它直接引入现世中,再单独处理。

  可苒已经吟唱了三四遍童谣,却迟迟不见灰鲤的出现。四周静得可怕,这时,突然听到孟行的提醒。

  “左则,来了!”

  只见一道灰光,带着灰色电弧,凭空从空气中出现直冲向陈殊同。陈殊同的头部快速的向一边躲闪,一道灰芒擦脸而过,消失在身后的空气中。几缕发丝飘落,陈殊同的额上已沁出了细细的冷汗。

  陈殊同不停的四周找寻着那道灰光的身影,双拳紧握,警惕异常。

  “右后膝5点。”

  只见一团灰色的光影,化成一道灰色弧线,直袭向陈殊同的后膝处。陈殊同一个回身,屈膝,右手突然金芒大放,向后一扫。不偏不移的正好击中飞射而来的灰光,几个翻滚,灰光现出了它的原形。一条肥硕的大鲤鱼,周身电弧弹跳,灰白色的鱼鳞泛着清冷的光芒。赤红的双眼盯着面前的陈殊同,拟人化的鱼目带着凶残与疯狂,一个鲤鱼打挺,又再次消失于空气之中。

  “不带这么玩的吧?”

  陈殊同不禁低声暗骂起来。

  “灰鲤出现前的瞬间,会有空间波动,留意那个波动。”

  孟行在结界外提点道。

  “波动,波动,波动……这次你要从哪里出现?”

  就在陈殊同回眼之际,一阵水波浮现,近在咫尺的出现在其右眼处,这是迟那时快,一道灰光激射而出,直向陈殊同的右眼。殊同见状迅速向后躲闪,险险避过,空气中散出一丝血腥味,这让灰鲤更为疯狂。陈殊同还不急站稳,波动又在其后腰处出现。孟行见状急喊道:

  “后腰,小心!”

  不急细思,陈殊同连忙一个后空翻,避过了灰鲤的突袭。

  “正上方!”

  殊同顺势一躺,双手金芒大作,瞬间抓住正冲向自己面堂的灰光。金芒包裹中的灰鲤拼命挣扎,一张一合的大口中布满细密的利齿,仍拼命想撕咬眼前的人。陈殊同怎会给它可乘之机?双臂不停的输送着金芒,一阵强过一阵。金芒中的灰鲤,仍就不停地挣扎。越来越多的金芒最终将灰鲤包裹成了一个大光球。避过了连番的突袭,陈殊同终于虚脱的瘫在地毯上,大口的喘着气,而那金色大光球正在其上方,再不见灰鲤挣扎的影子,这时只有静静的悬浮在半空中。

  “呼……再多来几回,哥可就要挂点了。”

  休息了片刻,陈殊同双手支起上半身,看了一眼停浮在头顶上的光球。伸出一只手轻轻碰触了一下,只见光球在他手中迅速缩小,最后变成个乒乓球大小的小光球。陈殊同舒了一口气,就地盘腿坐好,一个深呼吸,闭上双眼。

  “好了么?开始了!”

  孟行在一旁问道:

  “嗯,开始吧!”

  孟行朝对面的人示意了一下,对面的可苒见状拿起身旁的一个锦盒,打开盒子,里面放着的是一支金色的浮标。浮标受到气场的感应,自行飞出了盒子,停悬在陈殊同的正上方。接受到灵识的感应,开始滴溜溜地旋转起来。最终,标头指向了西南方。孟行见此,忙按下了笔记本上的Shift+O键。标头所指方向不远处,空中出现了一个小漩涡,犹如黑洞般,在慢慢的向外扩张。中间地带现出了一个男人的背影,陈殊同看准时机,抓起了那个小光球,朝那男人的背后砸去。光球带着金色的残影,飞速地没入眼前男子的体内。入体的瞬间,那男子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

  “怎么了?”

  “没,没……就是突然打了个寒颤。”

  坐在马桶盖上打着电话的男子,看了一下四周,扯了下睡衣的领子。电话那头传来了担心的声音:

  “可别感冒了。”

  “跟那没关系,只是突然觉得背后有点毛毛的。”

  “别是你老婆醒了吧,赶紧回去,你可别让她发现了。”

  “好,好,星期二长青阁见。”

  “嘿嘿嘿,那你亲我个,亲我个就挂了。”

  电话那头传来不依不饶的娇笑声,

  “好!亲个,嗯……啵!”

  男子挂了电话,轻轻拉开卫生间的门,留了一道缝,向外探去。厅里黑压压的一片,并没有什么动静。男子安心的舒了口气,装模作样的按了下冲水按钮,没事人似的回到了卧室。刚躺上床,便惊醒了床上的另一人。

  “怎么这么久啊?”

  “有点拉肚子。”

  “没事吧?怎么好端端的拉起肚子来?”

  “估计是睡觉前喝的那杯牛奶吧。”

  “早叫你先热了之后再喝,你偏不,这么冷的天。从冰箱里拿出来就直接喝,不拉肚子才怪。”

  “哎,拉完了就好啦,也没什么大问题。”

  “找药吃了没?”

  “小问题,没事!明天下午去曾总那儿谈生意,如果还要什么不舒服的,去的时候我再顺便去趟医院看看。”

  “明天下午?明天我们宝贝下午有班会啊,你还去得吗?”

  “哎哟,把这事给忘了,那明天班会你就跑一趟吧,有什么事到时再给我电话就好了。”

  “真是的,真服了你了。女儿的事情你也能忘。”

  “这不是最近事情多嘛!”

  “好吧,好吧!明天就我去,有什么事晚上回来再说。”

  “嘿嘿,谢啦,我的老婆大人!”

  “得了,别尽油嘴滑舌的。你不睡我可要睡了,困死了!”

  “嘶——轻点,轻点。”

  上了点药,可苒给殊同的鼻梁上贴上了创可贴。

  “不多上点药怎么行,到时留下伤疤你这张俊脸可就没戏啦。呃……也不一定哦,不是常说嘛,男人身上的伤疤,都是他们成功的标志。”

  “屁话,伤疤根本就是学艺不精的耻辱。”

  “你有自知之明就好。后天开始,集中加强这方面的训练吧。”

  “什么鬼?后天就开始?不等这一次梦发结束吗?”

  “你自己说的,时间不等人。”

  “我几时有说过?不要随便给人加台词好不好。”

  一旁的可苒打了个哈欠,插嘴道:

  “好啦,小同啊,你今晚还睡不睡啊?我可真累了。”

  “我今晚都喝了咖啡了,怎么睡得着啊?你今晚就睡我这间吧,我到客厅联机去。”

  可苒耸了下肩,笑盈盈的回道: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两人把睡房整理回了原样,刚来到客厅,就见洗漱干净的陈殊同,东倒西歪的趴在沙发上睡得正甜。

  噗嗤一声,可苒用手捂住了笑,小声调侃道:

  “还说不困呢。要不要把他抬进去,在这睡的话也不是个办法,不小心感冒了怎么办?”

  望向一旁的孟行,只见孟行用手推了下眼镜道:

  “一个晚上死不了,就让他在这睡吧,待会我拿个被子给他,你先去休息吧。”

  “好吧。”

  可苒怂了下肩,转身进了洗手间。孟行从柜子里拿出了备用的空调被,给陈殊同盖上。在吧台里给自己倒了杯酒,坐到了陈殊同的对面,打开笔记本,埋头工作了起来。

  突然的惊醒,心跳加速,陈殊同满身大汗,烦躁而不安。看下时间,已是第二天早上的6:22。

  “哇啊……妈蛋的……”

  不正确的睡姿,让整条小腿早已麻痹,揉了半天才勉强站起来,一瘸一拐的跑回了房间。

  “可苒,别睡了,起来了!”

  听到喊声,客厅另一头的露台玻璃门,唰的一下拉开了。只见可苒探了个身出来:

  “怎么了?”

  后边孟行也一同跟了进来。

  “哇!你们起这么早?天都没亮!”

  “你以为我们像你一样是专职渔人啊?我们还有正常的工作要做的。”

  “哎呀,好了,不废话了。那个,那个女人好像感觉到他老公要和她离婚了。”

  “怎么说?”

  三个人坐下来开始商讨事态的发展。孟行顶了下眼镜,问到:

  “你梦到什么了?”

  “呃……”

  陈殊同正在努力的回想刚才的梦境。

  “嗯……一个大屋子,好像是那种古时候的厢房。一个女人,梦里感觉是原配。在院子里推着个大概8、9岁的小女孩在荡秋千,两人玩得很开心。然后厢房里,有一个男的站在窗子前,从屋里看着她们娘俩,脸上表情满是幸福。那男的身后,有一张书桌,桌上有一封信,上边写着一个未写完的‘休’字。那人回头看了眼那封信,表情变得很落寞很犹豫。这时候有一个很年轻漂亮的女人出现,嗯……那个男的看到她的时候,表情变得很是迷恋。”

  可苒捋下额前的刘海,接着问到:

  “然后呢?”

  “没了,之后就醒了。”

  可苒与孟行相对视了一眼,便各自沉默了起来。

继续阅读:05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鱼渔人人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