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旖旎从风2017-09-27 21:474,997

  湖泽面如镜,

  水下鱼儿游,

  游啊游,

  游啊游,

  我们钓鱼去!

  死做竿,

  生做线,

  命做钓鱼饵。

  等啊等,

  钓啊钓,

  看看谁咬勾?

  钓上了,

  钓上了,

  钓上红花鲤!

  黑暗中,禁闭的眼皮下,眼珠正进行着快速运转。突然间,猛睁的双眼,放大的瞳孔,骤停的呼吸,凝固的时间。一瞬既散,重合上的双眼,均匀的呼吸,好似刚刚的异样从未发生过。

  大都市夜幕下的商业街,仍不失白昼里的喧嚣。一高层写字楼顶,一道黑影,如释重负般的轻呼出一口气。收回手中的钓竿,小心翼翼地放入一个长方形的锦盒里,盖上盒盖,锁上密码锁,塞进背包中。拿起身旁的一瓶水,从安全通道走出了写字楼。

  写字楼正对面,一家24小时营业的茶餐厅。正是午夜12点刚过,店里大部分是刚下夜班,来此吃夜宵的加班一族。一名十来二十岁的年轻小伙,头戴现下最流行的黑色毛线帽,身穿一件黑色白毛领的夹绒羽绒衣,背着一个黑色的斜肩背包。一走进餐厅,就四处张望。找到目标后,直向餐厅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走去。那里有一张桌子,桌上摆着一台笔记本电脑,一个头发染成深棕色的男子坐在那里,戴着一副黑边框的眼镜,一条厚厚的长围巾,绕在脖子上,挡去了他的大半张脸。一瓶矿泉水被重重的摆在他面前,一手拉开对面的椅子,一屁股坐下。

  “咖啡,还是安神茶?”

  戴眼镜的男子仍在专注的敲着键盘,头也不抬的问道:

  “嘿嘿,这回哥我可要好好睡一觉了!”

  “哦?选安神茶?”

  男子终于停下手上的活,用手顶了下眼镜,看了一眼来人。

  “钓到什么?”

  “先生,需要点单么?”

  一名服务生拿着菜单走过来。

  “呃……我看看……”

  服务生将菜单递了过去。

  “就来份炸馄饨,一份香菇鲜肉肠粉,一份濑尿丸子汤。谢谢!”

  “好的。”

  看那服务生走远,男子回头再次问道:

  “看你那兴奋样,今天你不会是钓上花鲤了吧?”

  “嘿嘿嘿,难得吧!我陈殊同出马,好事连连啊!”

  “嗯,确实。”

  男子又再次敲起键盘,陈殊同见对面人这反应,眉头微皱。

  “我说孟行,你不问我钓到什么色的花鲤?”

  “什么色的?”

  “喂!你小子欠揍啊?”

  “放心,你打不过我。”

  孟行拿起旁边的咖啡喝了一口。

  “你……”

  “别激动,难得的睡眠时间,待会睡不着,可别怨人。”

  “……”

  一再运气,陈殊同不停安慰自己,别计较,他这德性也不是一年两年了。

  “你那头发怎么回事?任务之前还是正常的。你刚刚去哪了?”

  “现在正开始适应。”

  “适应?”

  “一夜白头啊!”

  “啊?”

  “哪天不慎,你又捅出什么篓子,现在开始染个头发,先适应适应。不然哪天一觉醒来,发现白了少年头,我心脏脆弱,可受不了。”

  “我靠,又关我事?你还是不是人啊?”

  “快不是了。”

  “得得得,哥吵不过你。你几时染回来?太扎眼了。”

  “你几时把你那一头卷发拉直了,就几时染回来。”

  “我这是天生的自然卷!打娘胎里出来就这样,又不是我想它卷的。”

  一辆黑色的迈巴赫驶进了一家五星级大酒店的地下停车场,已是凌晨2点。两人从车上下来,陈殊同忍不住的哈欠连连。

  “酒足饭饱后就想睡觉…哈——”

  “回房间就可以睡了。”

  “哈…哈——希望可苒那妮子已经把一切都准备好了。”

  “可苒可不是你这种新手。”

  “诶~这回哥可听出你话中的嫌弃之意了!”

  “呵!”

  在停车场一角落里的电梯前,孟行熟练的拿出一张卡,在刷卡器上一划,电梯门发出“叮”的一声,打开了。两人一同走进了直达顶层至尊级总统套房的专用电梯。

  再一次“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门外是间约30平米的电梯等候间。一个小小的电梯间,就以彰显出了此酒店的豪华奢侈。电梯间的一角,立有一尊金色的天使雕像,下边水池里,有数条龙凤鲤悠闲的慢慢游动,还有数个小型喷泉口。对面则摆放着一整套洛克克式风格的沙发椅,中间一茶几上,无时无刻都摆有一大束鲜花花艺。除此之外,还有满是书籍的书柜,仍能正常使用的老式留声机,摆满昂贵名酒的酒架等等……

  两人直接出了电梯间,按下指纹,进入了足有200平米的总统套房。

  刚进入房内,陈殊同就把鞋子一脱,将背包直接交给已等在那里的一名娇小女生。外套、帽子则往沙发上一丢,就朝着里边最大的那间睡房走去。后边的孟行也与那名女生一起跟了进去。

  “一切都准备好了么?”

  “是的,都准备就绪。”

  两人一进房间,就见陈殊同已成大字形的躺在了房间里那唯一的大床上。那女生见此偷笑了声摇了摇头,便从背包里拿出了那个锦盒,打开密码锁,仔细检查了下里边的那只钓竿,见无误后就重新盖好了盒子,将它存放进墙角处的那个保险柜。

  孟行则从房间里的小吧台上,拿了一杯早已准备好的安神茶来到床边。

  “好了,不要磨叽,起来把这杯安神茶给喝了,之后随便你睡。”

  “呵……嗯嗯——”

  “不要撒娇。”

  两手一撑,陈殊同从大床上弹坐起来。

  “我靠,孟行,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撒娇啊?”

  “快点喝了,不要闹脾气。”

  “有脾气,也是你挑起的。”

  孟行难得的翻了个白眼。

  “你是自己乖乖喝掉,还是让我喂?”

  “不用,谢谢!免劳尊手,哥我自己喝。”

  从孟行手中一把抢过杯子,一口气把安神茶喝完。

  “呃……我说可苒啊,下回麻烦不要加那么多糖,你不觉得腻得慌么?”

  喝完后,吐了吐舌头,陈殊同把杯子还给了孟行。一旁的可苒,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陈殊同,回道:

  “啊?你小时候不是很喜欢什么都是甜甜的么?”

  “姐,我今年20了,求您放过我吧!”

  “是是是,以后我尽量记得。”

  说完,陈殊同重新成大字形躺回了床上。闭上了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气。

  “好了,哥我准备好了,开始吧!”

  一旁的孟行坐到了落地窗前的沙发上,打开桌子上已经准备好的笔记本电脑,十指快速的在键盘上运作。而可苒则锁上了房间的门,同时也把房间里的灯全关掉,人便来到床尾,闭上双眼,嘴里低低的吟唱起来……

  “ 湖泽面如镜,

  水下鱼儿游,

  游啊游,

  游啊游,

  我们钓鱼去……”

  大床的四周地面上,开始隐隐有光轮显现。

  “死做竿,

  生做线,

  命做钓鱼饵……”

  密闭的空间里,开始从大床的中间向四周吹起一阵阵的风,从弱至强,一阵一阵,一波又一波。床下的光轮,也一同呼应,一大,一小,一强,一弱,相互交替。速度也越来越快。可苒原本扎着的包子头,也在一声嘣响后,全散开了来。长发在风中凌乱的想四处逃窜。而一旁的孟行,那里好像似一块无形的屏障,将大床与沙发中间相隔了开。如果此时在那里,你会发现两个极为迥异的世界。床的这边,飓风席卷,巨大的噪音盖过了可苒的吟唱。而沙发的那边,月光,咖啡,悠扬的小夜曲,电脑前的人,一切都是那么的闲静。风并没有持续多少分钟,极突然的就消失无踪,一切恢复了之前的平静,只有床下的那个光轮,稳定的在内外反向慢慢的旋转着。上边密密麻麻的都是些神秘的符文,各种文献上都没有记载的异界文字。

  可苒,一身狼狈,香汗淋漓地喘着气。

  “可算好了,小同终于睡着了。再久点,真不知道这个结界顶不顶得住。”

  孟行直接按了个回车键。就在按下的同时,寂静的空间内,突然响起了水声,由远至近。隐隐的在房间中有一条若隐若现的鱼在四处游动。白色的鱼身,红色的色斑,银白的鱼鳞在月光下闪闪发光,多么漂亮的红花锦鲤啊!可苒心中忍不住的赞叹。

  再看床上的陈殊同,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他的身体中生出了数条细细的银线,在月光下泛着银光,如在水中静静地漂浮着。只见那条红花鲤,也被那数条丝线所吸引,每游过一次,就将一条丝线衔入口中,直到那数条线全数落入其口。瞬间一个愉悦的转身,那条红花鲤窜入了陈殊同的身体里。

  鱼消失了,水声平静了,地上的光轮也消散了,一切都恢复了原样。

  可苒终于动了下,捋了捋乱掉的头发,来到了门边,开了一盏落地窗边的落地灯。那盏灯正好在孟行的身后。只见孟行将笔记本轻轻的合上,站起身。活动了下刚刚应为紧张而有些僵硬的关节,走到了门边。

  “殊同已经成功进入梦泽了。今晚我来盯着,不会有什么事发生,你今晚就先去我房间休息吧。”

  “好。”

  待可苒出了房间,孟行便把房门重新合上,坐到落地窗前的沙发上。摘下了眼镜,整个人沉沉地陷入沙发里。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孟行睁开了双眼。那是一对金色的瞳孔,犹如夜间的猫眼般,微微的发着金绿色的光芒。如果这让陈殊同看到,一定会大呼小叫一番。还好,现在陈殊同正在沉睡当中,而这个现象也只是持续了短短1分钟而已,孟行的瞳孔就恢复了原样。

  重新戴上眼镜,打开了电脑,孟行喝了口咖啡。显示屏上右上角,明显是个心电图。而全屏的图像,却诡异得难以言表。

  那是一个幽闭的空间,当你看到它的第一眼就是一股强烈的窒息感直窜上后脑,犹如身临其境般的让你背脊发凉,全身由内至外无法控制的颤抖。孟行就这样定定的注视着那个空间,许久,许久……

  这一感觉,如果说孟行是个视觉上的感官冲击,那陈殊同则是完完全全的切身体会。因为他的意识正处在这个密闭空间之中,以一条人鱼的形态。

  一层金色的光晕,将他全身都罩在里边,安全温暖,剩下的只有令人窒息的寂静而已,除此之外的可怕感觉全被那层柔和的光罩阻挡在外。但是那种颤栗,那种恐怖而窒息的感觉,陈殊同是真的体会过,而且是在暴露之下的体会。没有光罩,极度危险,随时都可以痛苦万分的死去。当时在一片死寂的黑暗中,一只手,一只有力的手,从黑暗中伸出,抓住了他那稚嫩而幼小的手臂,正拼命挣扎的手臂,一把将他从这片无际的死亡湖泽中拉了出来。那一瞬间,他从此认定了那只救下他的手……

  遥远的过去,触动了陈殊同的思绪,他睁开眼,望向一望无际的黑暗。

  “哈……”

  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笑。这时,一对发光的眼睛在前方出现,慢慢的向陈殊同靠近。之后现出了一条大鱼的头部,在两米开外的地方,静静地浮游在那里。银白色的身子,如血般鲜红的斑纹。就这样,人与鱼静静地相互对视,那条鱼很警惕,开始慢慢的绕着殊同四周游动。殊同看着它,面上似笑非笑,抬起一手,轻轻一点,一个黄豆粒大的金色小光点,从他身体上脱离出来,向外飘浮而去。起先那条鱼对那光点很是好奇,但又很警觉,不敢轻举妄动,只是围着光点转,偶尔吐个气泡击向光点,将它击歪到一边,逐又快速的游到光点后面,一个甩尾,一股水流之力又将光点推到另一方向。几个来回,确定光点无任何危险性后,那条鱼竟然出现了个极具拟人化的表情,只见它眼光溜转,似在思考,之后,突然张开大口,一口把光点吞下了肚。数秒之后,一股强劲的生命力在鱼身上流转,这让它兴奋不以。看向殊同的表情,从警惕到好奇,最后到——贪婪!

  陈殊同一见时机成熟,便一个转身,尾稽一甩,人已向身后方向游去。

  快速的前行,周身出现了一条条的光束,越来越多,越来越密。殊同知道,他正在穿越空间的界限。

  一个房间,中间一张大床,床上躺着两个人,一个男,一个女。窗外的月光从窗帘的缝隙中偷偷溜进来,撒在床头柜上。柜子上摆着一个相框,里边有一对夫妻,相拥而笑,怀里还抱着个婴儿。旁边有一个电子台钟,时间正好跳到凌晨4:36。床上的男子动了下,一会翻了个身,坐了起来,走出房间。身旁的女子似有感应,‘嗯’了一声。

  此时,床对面的墙上,一阵水波般的空间扭动,从里边窜出了一条人鱼,他看了眼,床上的女子,便直接来到她身前。身后一阵波动,从同一地方,也紧追出一条红花鲤。一开始来到个陌生的地方,花鲤有些警觉。但看到面前的陈殊同,禁不住那颗贪婪的心,已追红了眼,直向眼前人冲去。陈殊同眼看那条花鲤就要撞上自己,一个侧身,让出了挡在身后的女子。花鲤顿时的惊愕,刹车不急,直冲进了女子的身里。陈殊同见此事已成,嘴角一扬,如气泡般消散在空气中,一切恢复了原样。房门打开,男子回到了床上,女子翻了个身,在男子身侧找了个舒适的姿势,轻轻的说道:

  “我好像做了个梦……”

  男子搂着她,顺了下她的头发。

  “梦到什么了?”

  “……不记得了……”

  “那就接着睡吧!”

  “嗯……”

继续阅读:0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鱼渔人人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