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旖旎从风2017-09-30 11:004,965

  天已大亮,陈殊同抓了抓头,从床上爬起来,进浴室洗漱了一番。披着浴袍走了出来后,拿起床头的手表看了一眼,吹了声口哨:

  “15点了,哥这回睡得真不错。”

  看了眼隔壁的卧室,那里空无一人,大厅里皆是。陈殊同回衣帽间换上了衣服,来到了天顶露台。那里犹如一个空中小花园,数米长的玫瑰花墙,闪耀着金子般光泽的各式雕像。充满欧式乔治王朝时期风格的摆设。尽显皇家园林的华丽与奢侈。紧挨着落地窗外,有一套纯实头制作的华丽桌椅,桌边、桌脚漆着金色的漆。桌上同样摆着台笔记本电脑。只不过坐在一旁椅子上的人,此时并没有在敲键盘,而是在用手机聊着微信。

  “哟!把妹呐!”

  从玻璃门后伸出个毛绒绒的脑袋。

  听到声音,孟行手机一收,笔记本一合,进了客厅。

  “哎呦,生气了?”

  孟行回头看了眼跟进来的陈殊同。

  “赶紧把你那个头处理下,我可不想让人误会我带个小姑娘去吃饭。”

  “得得得,谁叫出钱的是爷。”

  用梳子随意梳了梳,把头发在后脑上扎成一小揪,戴上毛线帽。两人便一起离开了落脚的酒店,随意找了家日料店,要了间包厢。

  “这次咬勾的是个36岁的女性。姓廖,叫廖雪菲。已婚,有个正在上小学的女儿。和丈夫拥有两处住房。一家小型家政公司,一个连锁美容机构的三分之一的股权。”

  “哇嗷,有家有事业。”

  “你这回钓上的这条红花鲤,是有后之兆啊!”

  “意思是那女的又要怀孕了?”

  “对。可是鱼太肥,怕线会断!”

  “……断了……会怎样?”

  “死做杆,生做线,命做钓鱼饵。你说呢?”

  “生路断,命归天。”

  孟行推了下眼镜,笑道:

  “孺子可教也!”

  “那看来,钓到花鲤,也未必全是好事……”

  陈殊同夹了块三文鱼刺身正往嘴里塞。

  “回答我,梦泽是什么?”

  一边吃,一边背书般面无表情的回答着孟行的问题。

  “梦之始,生之契也。运之势,梦之孕也。梦之消亡,命数由天也。非死沼同乎,然,同险绝矣。入死乎,死而魂还也。入梦乎,命绝无生,魂识同分食,死而无还矣。”

  “说人话。”

  “你让我背的,书上就这么写的。”

  “我让你背熟它的含义,而不是它的原文。”

  “唉,不就是说人一出生就会有梦,一生的命运由梦来引领,但是梦死了,人也会死。梦泽就是一个孕育梦的地方,和死沼一样里边险象环生。不过,掉进了死沼,人死魂存可以投胎。但是掉进了梦泽,就是人神魂都会被梦泽里的梦鲤分食,成为其他梦的养分,永远的消亡。”

  孟行点了点头。

  “其实这个世界,并不像人类所认知的那样,更不像是神学、宗教等等那些所宣扬的:世界由天堂、人界及地狱所组成。”

  “世界是由死沼和梦泽给瓜分了吧!”

  陈殊同给自己和孟行各倒了一杯玄米茶。

  “呵!”

  “你笑什么?难道不是吗?”

  “其实还有一个,生池。”

  陈殊同眨了眨眼,

  “啊?那是什么?”

  孟行喝了口茶。想了想,回道:

  “这个世界并不是由天堂、地狱和人界组成。相对应的,其实是生池、死沼和梦泽。死沼和梦泽,你已知道,而这个生池,我以前没有向你讲解过。”

  “那人类呢?这个世界像你说的由生池、死沼和梦泽主宰,那人类呢?人类在什么地方?”

  “在死沼的水面上,或者说,在生池的水底下。”

  “呃……”

  “呵呵,听不懂是么?听不懂那是自然的。你知道八卦的那对阴阳鱼的图案吧。”

  “那个太极图?”

  “对。你可以把黑色的那条看成是死沼,而白色的那一个是生池。而人类,就生活在死沼与生池的中间。你可以想象一下,在一片无际的水面上,便是人类生活的城市。鲜活的生命,脚踏于水面之上,而当人类的生命,慢慢消失的时候,他们的双脚,以及身体,就会开始慢慢的沉入水中。当生命彻底消散的时候,他们的整个身体就会沉入死沼的湖底。在湖底,直到他们的肉体消亡,记忆消散,重回原初之时。他们的灵魂,便会沉入生池。因为死沼的湖底,便是生池的水面。就犹如生命逝去之时会慢慢沉入死沼一般,只不过,这回并非是人类的生命,而是,人类的灵魂,重新得到新生的开始。”

  “那进入生池之后呢?”

  “人类重获生命啊,重获生命之后的人类便会沉入生池的湖底。那也就是死沼的水面。”

  “啊?”

  “没反应过来吗,就像太极图上的阴阳鱼那样,不停的轮回,循环。”

  “呃……知识量有点大。那梦泽呢?梦泽又在什么位置?”

  孟行深叹了口气,说到:

  “其实这世上原本并没有梦泽的存在。”

  看着陈殊同一脸懵逼的表情。想来今天的内容他要花上不少时间才能消化得了。

  “世上原本只有生池和死沼,而这两个湖里面,原本存在的只有生命与灵魂。然而,人类贪婪,难以消散的执念,这些留在死沼的湖底,囤积得越来越多。最后他们形成了一个新的意识,化成了一条条鲤鱼的形态,游走于死沼之中。原本他们数量并不多,非常稀少,平日里以吞食人类残留下来的执念为生。然而执念的数量远超于鲤鱼的吞食速度。不久后,这种鲤鱼的数量变得越来越多,而人类的执念再也无法满足它们的贪婪。于是便开始攻击沉入水里的灵魂,以至于还未消失的生命,也开始受到了它们的攻击。这自然会触犯天地法则,之后,法则就将死沼一分为二。将所有的鱼群赶入了梦泽里。再从人类里挑选出适合的人选,成为了渔人。”

  “这便是梦泽的由来?”

  “没错。”

  “好吧,我要消化消化才行。”

  就如孟行所言,梦泽里生活着无数的梦鲤,一条梦鲤就是一个梦。如果繁衍得太多,就会照成拥挤,挤了之后,生存空间便会受到威胁,鱼就会感到恐慌,久而久之,好梦就会变成噩梦。那人世就会乱套了。所以才需要渔人的存在,适量的减少梦鲤的数量,同时,让梦鲤的梦成真后,梦鲤才会永永远远的消失,不然它就算被吃掉,也会成一副鱼骨架,就是‘恶骨’。会变成更可怕的噩梦原,重新在梦泽里出现。那可就是最凶险的存在。钓到这种鱼骨,就会短时间内,造成百万人以上的死亡事件,连渔人们也都不可幸免。自古以来,钓上这种恶骨的也有不少,最可怕的是1914年一连两次钓上了两条,而1939年那次,同一天內,四个钓口同时钓上了四条……

  没有亲身经历过,光是想象难以体会,但是如果说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战役,席卷全球的第一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世人都认为,是人类的贪婪导致了战争的发生。可他们这些渔人才知道的真相,那并不是数人甚至数十数百人的贪婪,就能导致如此迅速,如此大规模的残杀。是因为恶骨,而最可怕的是,所有见过恶骨的渔人,都上了第一批的死亡名单。

  “孟行啊,我再问你,你老实回答我。如果我真有一天钓上了条传说中的恶骨。我们真的都会死么?”

  。

  “会!”

  “那……我们如果都死了,谁把恶骨与缔梦体连接上?”

  “恶骨的缔梦体是谁?”

  “这……”

  “不用想这些,自古以来,我们只知道钓上恶骨就会有非常大规模的死亡,但因为钓上恶骨的渔人就是第一批死亡的人,所以没有人知道,恶骨是否会有缔梦人,如何影响人的思维,能否消灭它,大规模的死亡后,它是否会永远消失,这些都无人知晓。而梦泽里究竟有多少恶骨,那更是难以统计。”

  包厢里一片安静,孟行叫来了服务生结账。

  “不用想这么多,每个月的初一、十五是一个梦现的周期。完成它,我们就有半个月的悠闲时间。今晚是第二天,这十五天里,你就好好注意一下吧。”

  “嗯。”

  床头的手表,时针正指向23:00,这时的陈殊同人已经在昨晚的那张大床上甜甜的沉睡中。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潜意识中一丝闪烁,一个接一个的画面源源不断的传入陈殊同的脑海里,就如同自己的梦境一般无二。落地窗前的桌子上,同样的笔记本电脑也正在同步记录着梦境的内容。不同的是,电脑前的沙发上,此时空无一人。

  那是一片海洋,广阔而平静,蓝色的天空上白云朵朵。一条独木舟,晃晃悠悠的在蔚蓝色的大海上漂浮,海鸟围着它盘旋。上边一个人,一个长相普通的女人,却有着一双坚定的眼神。小船顺水漂到了一个海岛,多年的漂浮终于登上了岸。女人的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般的笑容。在那座海岛上,有一栋小木屋,看上去,还是蛮新的。只是里边什么到没有,空空的一栋房子。女人的眼神满是坚定的信念,于是她在屋外寻了一圈。发现屋后有一堆锯好的木头,还有斧头,锯子,锤子,钉子等等工具。女人看到这些,很开心,便开始动手,给自己做了一张床。因为她太累了,在海上漂泊的日子里,一直都没能好好睡过觉。

  慢慢的,那栋小木屋里东西一点一点的多了起来,有了桌子,椅子,有了壁炉,有了菜园……

  早上,陈殊同悠悠转醒。可苒与孟行早已在大厅里等着他的出现。

  “遥远的过去,人们认为梦是来源于另一个世界。几乎一致性的认为那是神的喻言,或者是魔鬼的引诱。这都是因为梦中的内容太过于荒诞离奇的原因。也正因为如此,世界各地不同的人们,在他们认定的梦是神与自己沟通的桥梁,这一条件下创造出了各种各样的宗教信仰。认为一个完整的世界是由不同的多重空间地域所组成。无论是西方的还是东方的,基本所有的宗教都不约而同的会将世界分为三个部分,天堂、人间与地狱。”

  孟行看了眼对面的可苒,问道:

  “这真是神的授意?”

  可苒耸了下肩,表示不知的接着道:

  “不过说实话,真实的世界究竟是怎样的,也只有身为渔人的我们才知道。也许,这只是当初神对于求知若渴的人类所开的一个善意的小玩笑。”

  可苒露出甜甜的一笑,拿起桌上的红茶,小呡了一口。

  “就像英国伦敦大学学院一项研究显示,影响学生成绩好坏的智商和性格特点,58%是由基因决定的。还有佛罗里达州大学发布的另一项研究结果,来自于后天的教育,对孩子们智商的影响可以说是微乎其微。如果真像研究的那样,那些家长对孩子们的苦心栽培、殷殷教导有一半要打水漂了。这个也可以说是神的玩笑么?”

  孟行嘴角一笑。

  “我们又不是研究基因遗传学的学者,这方面可不是我们的领域。不过,就心理学来讲,智力的发展是多层面、多维度、多元化的复杂现象。基因遗传而来的智力仅仅描述的只是智力的静态结构,忽视了智力活动的内容过程。在人的一生中,智力会随着生理素质、神经系统的发展、社会因素的作用而发生变化。这种变化可能是遗传编定的程序作用的结果,也可能是环境作用的结果,更可能是两者交互作用的结果。智力的发展并不仅是自然成熟,也不仅是早期的事,更多的是一种持续。生命中的任何一个时期都可能体现智力的发展,那是一个毕生的过程。”

  可苒捋了捋鬓发,接道:

  “特别是精神系统,人类的大脑中那个小小的海马体,它对于学习、记忆、情绪和情感来说可是非常重要的。它也是成人体内还可新生的神经元。对于智力的增长虽说不上助力有多大,但是它对于人类个体的年轻化确有着更为显著的成效。 ”

  “那学霸到底是天生的,还是后天的?”

  从里边出来的陈殊同冷不丁的插了进来。

  “不是常说天道酬勤、勤能补拙么?”

  孟行用手顶了下眼镜

  “起来了就过来吃早餐吧。”

  可苒在一边打趣道:

  “那是两码事!反正你不属于后者!嗯,离前者也差点!”

  陈殊同一屁股坐到沙发上

  “切!说实话,这里的东西真心好吃,我们都在这里住了。4、5天了,为什么都不去它的餐厅用餐啊?”

  “想吃你可以叫客房送餐上来啊。”

  “哇哇哇,孟行啊孟行,你平时看着就是个极度要求格调的人,怎么这回这么没意思啊?每到一个城市,当然要体验他们的风土人情啊,躲在房里吃,有什么意思啊?”

  “这几天,我不就带你到各个餐厅去吃饭么?没有重复过,你没注意到么?”

  “呃……”

  想想好像也是哦,可意思好像又不对。陈殊同还想再说,可苒却插了话。

  “好了好了,我也要去工作了,你们慢慢聊。”

  喝完手上的茶,站起来整了整身上的套装。

  “哦,这么快就要去工作了,跟老板说声,休息一天,和我们去玩,怎样?”

  陈殊同嬉皮笑脸的说道,嘴里还塞着个虾饺。可苒看了眼坐在一旁喝着茶的孟行。

  “算了,去工作还比较轻松,我可不想一天到晚的跟在老板身边,那压力才大呢!”

  说着便笑着出了门,走时还不忘叮嘱殊同,别没事妨碍孟行工作。殊同随便应了声,就全身心的投身到眼前丰盛的早餐之中。

继续阅读:0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鱼渔人人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