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沈如初的困境
七妹2018-05-03 11:143,575

  “你说什么?”沈如初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一行人,其中那个绑着大大的绷带,一脸肥猪样的男人就是当初调戏自己的小眯眯眼。

  “我说,我儿子现在这个样子,你得负全部责任。”说话的人一脸尖嘴猴腮的样子,模样瘦小,倒是眼睛也是小眯眯眼,盛气凌人,但是看向沈如初的时候,眼底也有着一丝猥琐。

  果然有其父就有其子,都不是好东西!

  旁边的病人听不过去了,站出来说道:“你儿子的伤是因为地震自己摔到的,跟沈大夫有什么关系了。”

  “对啊,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

  “在这里我就是王法!我儿子是在这沈家医馆摔伤的,我不管是因为地震还是什么,既然是在这里受伤的,那沈如初就要负全责,你们要是不满,我们可以去刑部里面说一说。”

  这样无赖的模样,让大家都非常生气,但却敢怒不敢言,大家都知道这家人在刑部基本上是横着走的,自己进去了就基本出不来了。

  沈如初紧握拳头,最后还是忍耐道:“贵公子的伤势,我可以免费治疗,就当灾后救助了。”

  但显然这家人的目的根本不在这。

  “就凭你那三脚猫的医术,骗骗这些儿山野村夫还行,还想给我们治疗,你当我们是谁啊?你治坏了赔都赔不起!”如初尖酸刻薄的样子,根本不像一个男人该说来的话。

  沈如初一直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最后看了眼他们问道:“那你想怎么样?”

  听到沈如初的妥协,那小眯眯眼一脸猥琐的走了出来,边走肚子上的肉还要颠上一颠,让人看着想吐。

  “这样吧,本公子大人不记小人过,就不要你治疗了,不过我倒是缺一个暖床的,看你长的还不错,本公子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吧。”

  大家一听脸色都是一脸恶心,他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人家沈姑娘即使青衫素衣也是跟仙女一样,他这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休想!“即使心智在成熟,遇到这种不可理喻的事情,沈如初也怒了起来。

  听到沈如初拒绝,小眯眯眼的脸色降了下来,冷声道:“沈如初,我这不是请求你,而是告诉你一声,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不然这里的人都得进牢房!”

  眼神扫过这屋里的老弱病残,能来这里看病的人,自然都是社会最底层的人们,当看见小眯眯眼扫过来后,身体都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

  沈如初没想到这人竟然如此无赖,拿这些人来威胁自己。

  小眯眯眼奸笑一声,手中把玩着石头,一脸期待的看着沈如初说道:“三天后是个不错的日子,到时候我会请人来把你接进府里,你好好准备一下哦~”

  说完就一行人就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沈大夫,你千万不能答应他啊,他已经玩死了多少小妾了,就因为他们家里有关系!”旁边的人赶紧劝道。

  “沈大夫赶紧离开京城吧,我们人这么多,他们不会把我们都抓到牢里的。”

  “就是,就是。“

  大家众说纷纭,但是沈如初知道自己如果离开京城,以后就很难回来了,自己想要重振沈家的心愿也将付诸东流。

  但是让自己嫁给那个男人,却是绝对不可能的!

  可是应该怎么办呢?

  难道去找江家吗?

  哎………

  沈如初彻夜难眠,最后还是决定去找江家试一试,或许他们会看在自己爷爷的面上帮自己。

  第二天一大早,沈如初就穿上了自己最得体的衣服,戴上了娘亲留给自己最后的簪子,来到了江府门口。

  看着那朱漆上面挂着的“江府”的匾额,还有四个方形的户对,无不彰显着这家人的地位,想想以前,自己沈家和江家也是“门当户对”的,但是现在却物是人非。

  沈如初踌躇难前,就当她下定决心要进去的时候,里面有人走了出来,沈如初下意识的躲了起来,却发现出来的是自己的“未婚夫”江元白,旁边还站着一个妙龄姑娘,两人关系密切,神情甜蜜。

  “白哥哥,那柔儿走了。”虽然声音有点儿小,但还能听见。

  江元白一脸柔情的看着她,说道:“柔儿你放心,等过几天我就让父亲去你家提亲,娶你进门。”

  这位叫柔儿的姑娘,一脸娇羞的低着头,迟疑的问道:“那你那位未婚妻………”

  还没有说完,就被江元白给打断了,脸色无所谓的说道:“她不过一罪臣之女,还企图当我的妻子?如果不是当初爷爷怜悯她,让她留在了京城,她会有现在的生活?如果她心存感激的话,就应该在京城苟延残喘的活着,不要打扰我们。”

  听到这里沈如初的脸色降了下来,本来打起的勇气此刻也消失无踪,原来自己在他的心中如此不堪。

  柔儿听完一脸无辜的看着他说道:“可是这个婚约是皇上答应过的,咱们这样明目张胆会不会不太好。”

  “皇上要管当初在她离开我们江家的时候就会管,好了,你放心吧,反正你是我认定的妻子,不会跑的。”江元白说完拉起柔儿的手,一脸柔情的说道。

  “讨厌,这里还有人呢。”柔儿虽然嘴上这样说,但手却是没有抽出,两人又腻歪了一会儿,柔儿才扶着丫鬟的手坐上马车离开了。

  一直等到人都走了后,沈如初才走了出来,眼神望向江府的大门,神情复杂,那一日,自己也是从这里被人像垃圾一样扔了出来,面对街上无知人群的指指点点,冷嘲热讽,还有那些下人狗眼看人低的姿态。

  其实自己在江家的每一步都过的很是艰难,因为还有江爷爷的袒护,所以自己都会选择性的忘记他们对自己的种种,甚至心中也对江元白有了那么一丝丝女儿家的小心思。

  堂堂尚书大人的孙子,父亲也是正二品的官员,母亲的家族也很显赫,三岁学习三字经,五岁学会千字文,以十二岁的年纪考入了京城最有名的惠堂书院,轰动京城。

  可以说江元白是含着金钥匙出生,能力也是首屈一指,京城不知道多少女子梦想着嫁给他,自己当初还偷偷窃喜,自己是他的未婚妻。

  即使他从来没有正眼看过自己,即使自己被欺负,他漠然的从旁边走过,自己都没有怨过他,只想努力做到一个配的上他的妻子

  一切只不过是自己的自以为而已,不管自己怎么努力,怎么乖巧,怎么懂事,在他的眼里自己就是罪臣的孙女。

  “你这人怎么走路的?长不长眼啊,真是的,我这件衣服很贵的,你赔的起吗?”因为想着心事,所以沈如初也没有看路,当下撞上了一位官小姐,看着她一脸嫌弃的看着自己,指着衣服说多贵多贵,沈如初只能一个劲的说着对不起。

  曾几何,自己是那个骄傲的沈家女子,那个不在乎任何事情,只要报上自己的名字就会有太多人甘之如饴的讨好自己,巴结自己,对不起这三个字从来不会在自己的嘴巴里说出。

  “等等?你……你不是沈如初吗?哟,你还在京城呀,被江家赶出来后,还有脸在京城待着呀,我要是你,早就羞的找个山沟沟隐姓埋名了。”那女子嘲讽的声音,一下子吸引了周围人的目光,一瞬间沈如初成为了众矢之的。

  这女子,沈如初是认识的,她是谏议大夫(五品)冯天褚的女儿冯苗苗,当初跟自己玩的也很不错,算是自己的小跟班,但出了事以后,就恨不得赶紧撇清关系。

  世态炎凉,在京城这个天子脚下,有些儿人一朝成为万人之上一人之下,有些儿人一朝洗去昭华,不复存在。

  听到这女子的话语,似乎大家都认出了当初那个不可一世的沈如初,有嘲笑的,有唏嘘的,有冷笑的,但就是没有可怜的,在这里,可怜是最廉价的东西。

  沈如初站在那里,接受所有人的目光,即使万人唾弃,她依然挺直腰板,因为她是沈家人。

  爷爷经常教育自己,人可以追求功利,可以硬气,但却不能忘记初心,不能做对不起自己良心的事情。

  所以当初宫里说丽妃娘娘的死是因为爷爷,自己根本不相信,一方面相信爷爷的医术,一方面相信爷爷的人品。

  “让你失望了,我还活的好好的,倒是你,听说李家公子退婚了,那你可得抓紧时间了,毕竟你都快双十了,一直靠哥哥养着也不好对吧?”

  沈如初脸上衔着淡淡的笑,周围的人听了也想起了之前的趣闻,有些儿忍不住的都笑出了声来,让对面的冯苗苗脸色都给憋红了。

  这件事已经是京城这段时间最大的趣事了,要说冯苗苗虽然长的没有沈如初好看动人,却也小家碧玉,尤其不说话的时候给人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提亲的人也是有的,但她却迟迟不肯嫁,家里人也宠着她,就说让她选个喜欢的,大家一直以为这位小姐是眼界高,想要傍上皇亲国戚,却不想就在前段时间,冯家大小姐上了冯家大少爷的床。

  本来这样的丑闻肯定要遮掩的,但却刚好被之前订好婚的李大公子给撞见了,当场就要退婚,闹的简直不可开交,最后全城人都知道了。

  因为这件事冯苗苗成为了京城人的笑话,而可怜的冯家大少爷也因为这件事被同僚笑了不知多少次,甚至丢了已经许诺好的官职。

  “好你个沈如初!原来你心肠竟如此歹毒,果然沈家人每一个好东西,你爷爷把皇上的爱妃害死了,你去到江家也把尚书大人给害死了,现在还要来害我,你的心难道是黑的吗?!”

  冯苗苗说的趾高气扬的,周围的人又跟着看向了沈如初,这样一想,沈家的却都不是好东西。

  还什么医药世家呢,做的都是害人的事情。

  听到周围人的闲言碎语,沈如初握紧拳头,没人知道此刻她的内心有多痛苦,她不能哭,她不能!她不能………

继续阅读:第4章:天真可爱最霸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梦初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