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熔炉
哎呦小凉皮2019-03-01 11:024,142

  你以你喜欢的姿态命名你刚刚开始的青春,那股冲劲带着渴望与孤独鲜活于世,我知道我终究不能跟你有个好的认识,在这个巨大的熔炉里,你滚烫的眼泪,刚刚有了情绪。

  初二的结束并不是我想要的另一种开始,我是死活都不愿意走出那个怪圈,一个与我不熟的怪圈,怪圈里有着无故消失的林子肖,有着叛逆倔强的傻根,有着谜一样的女孩凌晓和那几个无缘无故跟我讲了关于凌晓一切的女痞子们。从始至终,我都未在这个怪圈里存在过。你知道吗?关于你的生死,我毫不在乎,我也不想知道,我只不过是一场青春年少里从你旁边默默路过的路人,也许你可以叫我路人丁。

  那我知道的关于你的这一切,又有什么用?是想让我难过伤心甚至绝望崩溃?可能林子肖或者傻根任何一个人都比我有资格。

  一个偌大的熔炉般的夏天裹着一座关于任何人情愫的校园,这个夏天有人选择逃避,有人选择面对。然而,分别总是有的,如果说接受不了的话,那便是突然的离开,永远的杳无音信。

  碍于面子,一直都不愿意承认的一件事情是,那几个女痞子之中,有一个是我姨妈的女儿,我的姐姐,她叫董咚咚。由于家庭原因,姨妈毅然选择离婚去了遥远的北方,无人照看她,她就开始慢慢地变得堕落起来,初一的时候她就在我楼下一层,每次下夜自习都能看见她跟着一群抽烟的男生在那里扎堆鬼混,对于她的败坏学风我就不想提了,反正我一直都没怎么跟她说过话,但是每次一没钱了,她就苦口婆心一样地让我找爸爸借钱给她,每次都借好几十块钱,一直持续到她初二最后跟林子肖一样谜一样的消失了。家里人没人管她,她的失踪也没人着急,甚至贴切的说,没人爱她。我甚至有的时候怀疑姐姐的堕落是否想证明自己还是一个生命存在着,比起我,她实在是太可怜了。

  爸爸最终还是管姐姐了,他开始在周边县城里寻找,以爸爸的想法就是如果姐姐没有遇到坏人,那么她很有可能就是在鬼混或者去打了工。但是她没有钱,应该也跑不远,索性就在附近地区找了个遍,可那天运气不佳,并没有找到。

  我暑假就住在了姑姑家,这时候姑姑已经搬到了县城去住,从小在农村长大的娃,去一趟县城不容易,便觉得新鲜,而对于我来说,宝城广场的确是我暑假度过美好时光的最好地方。那时候广场舞还没有兴起,耳熟能详的只是路边摊的叫卖声,和表妹一起去爬高高的建筑标志,然后一起套圈、钓鱼、打妖怪、坐碰碰车等等活动都是我的最爱。有人说我都十三四岁了怎么还玩这么幼稚的东西,我笑一笑,农村孩子的童年结束的比较早,而县城的孩子早就在我们还在地上爬的时候已经开始了正规教育。

  我完全没有想过会再次遇到傻根,我一年的同桌。遇见他的那一天是我的生日,一年中最中间的那一天,过完生日的我独自一个人去广场玩,当时正是下午三点,天气热的还没散去,路灯被烈日照耀地闪闪发光,而我就躲在广场旁边的树林里,歇着,尽管很无聊。这时候,傻根突然出现了,我看见了他在疯狂的朝这边跑过来,衣服里揣着一些东西,他用手很紧张的护着,害怕掉出来一样。而他的后边正是一个戴着墨镜的老头子在追着他,一边追着一边喊:“龟孙子勒,还我的血汗钱,我都在桥上跪了一上午了,你给我站住!”听他这么喊我大概知道了,那个戴墨镜的老头子应该是装乞丐骗了路人的钱。

  傻根看见我的时候,突然就停住了,我意外的是他没有拉着我一起跑,而是呆呆的站在了我跟前,用欣喜的眼光扫描了我一下,然后随手一甩,衣服里的破碗和里面的钱统统地被甩了一地,破碗也已经摔碎。他激动地抱着我说:“啊,同桌,真巧啊,我以为我再也没机会跟你见面了,太好了,哈哈,走,我带你上网吧去。”说完他就拉着我朝广场附近的网吧走去,留下那个老头子一个人在那里,一边蹲下身子捡钱, 一边骂着。

  我问傻根:“虽然人家是骗子,但是这么热的天,也不容易,你何必跟他过不去?难道你真的是缺钱没办法连乞丐的钱都去偷吗?”

  我一说完,他就不耐烦的捂住我嘴,让我不要说话,直到走到网吧开了机子坐下来的时候,他气喘吁吁地跟我讲:“我必须管他,他是我爷爷。”

  对于他爷爷装乞丐这件事,我是充满了疑问,为什么爸爸在外面好端端地挣钱,傻根的爷爷要装乞丐?

  那天晚上我没有回姑姑家吃晚饭,傻根知道了我的生日之后,硬生生地拉着我在广场树林旁边,买了几包辣条,两瓶啤酒,庆祝起来。那是我第一次上网吧,也是第一次喝酒,第一次体验了当坏孩子的乐趣,但我并不觉得我是个坏孩子,傻根也不是。

  期间我们聊了好多,有很多问题我也迎刃而解。傻根说:“我压根不知道凌晓的情况如何,我嫉妒林子肖,所以我那天才会胡编,只是后来我也不知道林子肖怎么也走了。我现在不上学了,爸爸在县城买了房子,我当了一段时间的网管后,就开始整天在家躺着。爷爷看我这样堕落,便威胁我如果不好好努力他就去当乞丐,我当时不信,没想到他真的去当乞丐了,而且不嫌丢人的每天坑蒙拐骗,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今天就去捣他的摊子了。”说完,他就呵呵的笑了,他知道爷爷过了今天便不会这么做了,他也知道他该做些什么了。

  我替他感到高兴,我劝他回去上学,他说爸爸会让他接受更好的教育,可能要转学了。分别的时候,我也不怕再次见不着他,早早地在网吧我们已经互留了QQ,还是他教我怎么玩的呢。

  我与他之间掉头过后的彼此渐行渐远地背影,突然被他的一声叫喊停住,他用力的朝我的方向喊去:“我最帅的同桌,前几天我看见你姐姐了,董咚咚,她也说了凌晓已经死了,所以当初我的胡编并不是假话。我恨林子肖!”

  我突然扭过头就走了,姐姐你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当初要告诉我凌晓已经死了?

  很多问题困惑着我,虽然我并未参与,但我还是想找到姐姐,于是我就催促爸爸赶紧找到姐姐。

  一个烦闷的下午,不想写暑假作业,不想看电视,姑姑看我无聊,就让我去给新买的小猫洗澡,我惊讶的是姑姑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买了一只小猫,姑姑说是在宠物店里从一个小姑娘手上买的,她还特意给这只猫起了个名字叫咚咚,我好奇的问为什么,姑姑说,那个姑娘也叫咚咚,她是这么跟我解释的。

  这个咚咚就是我姐吗?我觉得我必须去找她,从姑姑口中得知了宠物店的位置,我不顾烈日炎炎飞奔过去,到了眼前的宠物店,我竟然一点都不想推开门,因为里面没有一个女孩,我的姐姐你去哪里了?我不停地喘着粗气,累的蹲下身子,将头埋在衣服里,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应该难过,但是我想要的答案也许只有姐姐能给我。

  我还是没有找到我姐姐,回到姑姑家推开门的那一刻,我看见爸爸以一副很生气的样子坐在沙发上,而他的旁边就是一直在低头啜泣的姐姐,姑姑在内屋里坐着手里抱着刚洗完澡的小猫,没有说话。突然父亲就开口了:“你好好的学不上,你跟着一群大街上的流痞在这里开个宠物店,他们一个月给你多少钱,里面全都是男的,就你一个女孩子,不知道自爱吗?你不想上学就找你爸去。”

  而姐姐貌似不想说什么,只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发呆,经过十几分钟的僵持之后,我劝爸爸把姐姐送回家,姑姑说留下来吃完晚饭再走吧,爸爸答应了。

  今天晚上的星星真是特别多,夜晚的天儿也有点凉快了,吃完饭我带着姐姐在广场溜了一圈,她知道我想问什么,我还没开口,她就拉着我的手对我说:“弟弟,我是个坏女孩,谢谢你还认我这个姐姐,我知道你想知道为什么当初我拉着一群女痞子去跟你讲凌晓的事情,你不必太过明白,你那么好面子,都不敢在众人面前喊我一声姐姐,也许这些事情都跟你无关你也并不在意吧。我喜欢上了林子肖,他是我的小学同学你不知道吧,从五年级开始我就一直喜欢他画的画,而我非常激动地是,林子肖竟然转到了我们学校,你知道吗?我每次都以去看凌晓的理由去偷偷地看他,凌晓是跟着我们一群坏学生逐渐混熟的,至于林子肖,他压根不知道我也在这个学校吧,因为我们从来都没有偶遇过。但是每次去看他的时候,他都跟凌晓有说有笑,凌晓的盛气凌人让我有点忍不下去了,所以我一直在等待一个机会。就在我得知凌晓无故请假的消息后,我就利用了你,因为我知道刘强根是你同桌,如果我告诉了你凌晓已经死了,想必你一定会告诉你同桌吧。可是最后我没想到的是,林子肖也退学了,他不见了,我也就不见了,或者我比他先不见了吧。”

  “姐姐,其实我跟林子肖一句话都没有说过,他没有住校,又坐在最后一排,从来不跟我有过任何交集,可是他在最后走的时候,送给了我一幅画,还特地起了个名字,姐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我满一边说一边指着满天的繁星。

  “弟弟,可能凌晓跟林子肖说了你什么吧,我也不清楚,但是凌晓有没有死,我不知道,我就是为了得到林子肖想的馊主意,你别怪姐姐,我们回去吧,我该回家了。”姐姐一只手挽着我的脖子,另一只手推着我走,她五颜六色的头发在夜里就像一个小丑。

  没想到姐姐竟然跟刘强根一样,瞎编乱造了这个事情,我想如果林子肖知道了这一切都是个谎言的话,他会不会回来,会不会继续下去。

  姐姐走的那天,是夏天最后的尾巴,夜空星海点缀,那只小猫趴在窗户上睡着了,借着星光入眠。

  初二的上学期,快要结束的上学期,一个寒冷刺骨的冬天,国道上积雪覆盖,每天早上就结成了厚厚的冰,很多车上了防滑链也避免不了车祸。那是周五的下午,我一个人在学校外面等车,凌晓慌慌忙忙地冲向我让我救她,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就拉着我跑,路上打滑,她一下子就摔倒了,后面的一群女痞子追上了她,开始疯狂的打她,作为男生,又是同班的,我想都没有想,就扑在她的身上任由她们的拳打脚踢,最后以门卫的介入草草了结,谁都没有被记过,打她的那群女孩子们也都纷纷逃匿。她推开我起了身,拍拍身上的泥水就走了,只留给我一个很刺眼的眼神,那种眼神我体会不到任何的情绪。那也是我和凌晓第二次甚至最后一次的交集,到后来她就不见了,再也没有出现过校园里,无人知晓。

  林子肖临走时送我的一幅画被我扔了,我不想去猜测什么,也不想去插手任何跟我无关的事情,傻根与我无关,姐姐与我无关,他亦是如此。

  我更加知道的是,那天追着凌晓打的人里面带头的是我姐姐。

  还有一个月的假期,我选择了去打临时工,每天在马路上发传单,就在我上班的第一天,我看见了刚刚从画室里走出来的林子肖,带着压着很低很低的鸭舌帽,一件白衬衫在阳光下刺的发亮。

  他看见我,连招呼都没打的与我擦肩而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于猫,不关于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于猫,不关于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