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那便是我的温暖暮年
哎呦小凉皮2019-03-01 11:005,717

  “喂,小诺,你有什么梦想吗?”初三刚开学的第一天,你好奇的问我。

  “我想当一名作家,因为我觉得我牵扯进去的故事太多了。我想写出来让那些主人公们看看。”我不停地转着笔,抬起来呆呆地看着天花板。

  你很可爱地一笑,然后就跟我挥了挥手,走出初三八班的门口,我知道,你很想来这里,而不是在我的楼上那间教室里。

  初二的期末考试在考场上你坐在我的后面,一直对着我的背发呆,当我转过身与你的视线有了交集之后, 你脸红的低下头,然后整个考试你都心神不宁,最后考完,你哭了,连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跟我道别。

  是的,你那么脆弱,那么努力,为什么上天不眷顾你呢?我最可爱的班长,杨洁。

  我知道我并未发觉你心里的偌大梦想,甚至当你好奇的问我的时候,我仅仅是在那里高谈论阔,而你,像一个受托儿的听众一样,忠实的演技骗过我,最后走出不属于你的教室。

  你走后,我在自己的座位上发现你悄悄留下的同学录,第一栏就是“你的梦想是什么?”回想起那个时候你哭的样子,我突然地写道:“我想要你快乐。”

  后来亲手将同学录交给你的时候,你竟然大胆地在我跟前念了一遍我写的内容,念完之后你竟然把它撕掉了,然后开始奔跑,朝着我的反方向,在渐渐地远离我的视线中,你说,不,你喊道:“我已经没有夏天了!”

  所以我的初三,没有傻根,没有凌晓,没有林子肖,也没有了你,你们就这样从我的全世界路过,停留,最后消失。

  关于梦想,谈不了爱与感情。

  林子肖我最终还是没有等来他,52人刚刚好的班级,每个人都有同桌的日子我总是能想起他,这个班级有着死人一般的寂静和窒息,我没有任何的思想会选择留在这个空间里,有谁又能知道我的初三竟是如此的没有梦想,的确,当作家谈不上梦想,也许我当时只是在吹牛。

  初三换了很多老师,化学老师赵礼嘴唇上方留着一撮小胡子,像极了小日本,私下里我们都叫他小日本,化学老师的课程很生动,讲课很难让人跑神,当然除了林子肖这样的怪人。托关系新来的赵宇航也姓赵,但是跟化学老师一点关系都没有。这个人人品很差,上课吃辣条,下课抢同桌的辣条吃,放学抢低年级的学弟们的辣条吃,下夜自习以收保护费的名义让其他的混混们买辣条给他吃,他不是爱吃辣条,只是因为,我们学校卖的最多是辣条,其他的东西要么贵,要么不好吃,以他的本事也只能混点辣条吃。

  尚若曦一直品学兼优,初二的时候就在我隔壁班上,连续任了两年的语文课代表,依然会选择担任第三年,她给我的印象就是长得丑,除了丑我没别的看法,更没有想法。满脸的雀斑不说,牙齿突出而且巨黄,笑起来龅牙在嘴里乱窜,个子又矮又瘦跟僵尸一样,头发还没有变黑就已经变白了,但就是因为丑才学习好,而且学习不是一般的好,果然是人丑应该多读书啊,读完书就能考个好大学,考上好大学就能找个好工作,找个好工作就能挣很多钱,挣很多钱就能去整容,所以总结来说就是人丑应该读书,读书等于整容。

  记得第一天自我介绍的时候,尚若曦说想要去看大海,我当时大声地讽刺道:“看海算梦想吗?你家没有小池塘吗?”没想到,她听完之后竟然哭了,站在讲堂上竟然哭了,哭得全班同学都愣了,她就坐在我走道旁边,只见她的好闺蜜林冉,也是她三年的同班同桌,凶狠狠地瞪着我说:“你不知道她妈妈死于沙漠吗?在新疆打工十几年,一直想去看海,就在决定去看海的时候,突然一场沙尘暴,她妈妈就这样没了。”林冉看起来很激动,我更加没想到,她说着说着也跟着哭了。

  我为自己的没礼貌感到惭愧,毕竟林冉当所有人的面这样吼我,我更加感觉到没面子。我突然想起来了一件事,便在下课一边跟她道歉一边问她:“你认识林子肖吗?你也姓林,所以我就试试,还有替我跟你同桌道歉啊,我不是有意的。”只见她赶紧推开我,头也不回地说道:“别挡我路,我急着上厕所,要道歉自己亲自去道,你是我谁啊!”

  关于林子肖的问题,林冉没有回答我,我不知道她是真的不认识,还是在故意逃避,也有可能根本没有听清我在讲什么吧。

  一个烦闷的午后,刚刚开学不久,还没有调整休息时间,大家都在睡午觉,坐在我前面的赵宇航又在偷吃辣条,满教室的味道真难闻,我没有忍住,就站起来指着他的脸说:“你他妈的别给我吃了,一个男人嘴他妈的天天吃个不停,你烦不烦?”我这么骂他,作为一个混混,他肯定是容忍不了的,不管怎么样,肯定要保住面子再说。只见他一句话没说,站起来举起他的凳子冲我砸了去,当时我一脸懵逼的状态,我没想到我只是给他一个教训他竟然如此胆大,一瞬间我的脸上就淌满了血,但是我选择了反抗,我冲上讲台,用初一时候杨威打架的方式,拿起粉笔盒朝他身上扔去,我心想着这一下我要报仇了,虽然我很乖我也不会让你好过,没想到,就在这时候,尚若曦站了出来,粉笔盒径自地砸向她的脸,瞬间满脸地粉笔灰。

  赵宇航急了,拿起书就要过来扔我,嘴里吐着:“操你妈的,你敢打我脸,想死是不?”

  最后这场恶战被力大无穷的班长张超制止了,他一只手就能打残我两,可想而知,我们是不敢再继续胡闹了。

  刚开学不到一周,我伤害了尚若曦两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赵宇航要喊她姐,都初三了,还流行认哥认姐吗?

  我想要找个机会,跟她聊聊。

  初中三年换了很多老师,唯一没有换的就是体育老师余大勇,人如其名,我们都挺怕他的,据说他能在我们初中当上体育老师是拖关系的,身体扎实的他经常在街上跟地痞流氓厮混,不过上了三年的体育课,我们都觉得他挺好的。

  刚刚开学不久的校园还是充满着夏天的气息,天气也十分闷热,下午三点的体育课我们也只是躲在阴凉的林荫下聊天。当体育老师刚刚来到操场就宣布自由活动的时候,男生都纷纷跑到乒乓球坛上打起了乒乓球,这么热的天他们也是真行,而我就选择躲在林荫下乘凉,当然这是有预谋的,因为我看见了尚若曦,她也在乘凉。

  为了有一个好的搭讪方式,我便偷偷地从操场后面溜到超市里给她买了冰淇淋,回来的路上一直心跳乱窜,冰淇淋也溶化了不少,可我还是鼓起勇气将冰淇淋递给了她,她二话不说很直爽地接过我手中的冰淇淋,开心的添了起来,我竟然觉得这个时候她天真不做作的样子真是温暖的可爱,尽管天气如此燥热。

  “尚若曦,对不起啊,我为我前两次的事情”

  “打住!坐下!”她用手指着旁边的那块草地示意让我坐下。

  我很小心地将身体慢慢地坐下,生怕碰到她,因为这样她可能觉得我是在占她便宜。

  “尚若曦,我想问你,赵宇航跟你什么关系?为什么叫你姐姐?”我的确有很多疑问,当然也纯属是找话题,毕竟这些都跟我毫无关系。

  “他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相信我的事情你也听我同桌说了吧,他天生叛逆,不愿意把姓改过来,不过爸爸很善良,对这方面也是由着他,但是他对我真的很好,每次打架总是因为我出头,而且每天晚上我书包里总有他塞满的辣条,我说吃辣条不好,他说姐姐你爱吃,我就给你,哪怕你不吃留着,我的傻弟弟啊,哪里弄的那么多钱买辣条啊,但在我的眼里他的确是个好弟弟,可能你们不会这么想吧。”尚若曦说这些话的时候时不时得裂开嘴笑笑,很整齐的两排牙套和满脸的雀斑竟让我觉得这世界竟有如此温暖的美。

  “初三了,想过自己的以后吗?”我问她。

  “我妈妈为了完成自己的一个心愿最后离开了我,我想我会替她完成心愿的,我一定会去替妈妈看一次大海的。那么你呢,你有什么打算?”她把头转过来朝向我。

  “我啊,相当一名作家,想写发生在我生命中的故事,当然你也是我故事的一部分。”我以回答杨洁的口吻回答她。

  “嗯嗯,很好,加油哦,不过我不会看的估计,因为我不爱看小说。”她刚说完下课铃声就响了,她起过身,对我挥了挥手,准备走。

  “尚若曦,晚上下夜自习在操场阶梯那等我,我有话跟你说,还有,等你人到暮年的时候肯定会有时间来看我的书的,因为我的书里有你的青春。”我很坚定,但是却有些害羞,我不知道她是否会误解我的心意。

  一整个下午都在盼望今天过快点,夜自习过快点,终于给我盼来了下夜自习,我迅速从拥挤的人群里窜出去,背后还偶尔传来一阵破骂声,我也不管不顾了,我知道我心里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没想到尚若曦竟然比我早到,她看来站在那里已经有十几分钟了,我飞快地奔向她,一个敲背式的打招呼方式倒是把她吓了一跳。随后我们就在操场上聊了聊一些事情,其实我只不过是想跟她道歉罢了,也想通过她和赵宇航和好,毕竟是她让我这么意识到自己的心胸有多狭隘。

  走着走着,一道亮光突然穿过黑夜照向我俩,我一看就知道这肯定是校领导的手电筒,她有点惊慌失措,提了提书包,朝着另外的一条小道穿过男生宿舍走了,她走的时候跟我承诺她老了一定看我的书,不管这是多少年之后要发生的事情,但当时的我兴奋满足,以致于站在原地发呆了很久,最后被校领导抓住。

  于是第二天上午第二节下课,校领导就趁着做广播体操的时间,在全体师生面前对我进行批斗,只见那个领导贼眉鼠眼地瞅了瞅我所在的班级位置,然后拿起麦克风,润了润嗓,用他那标准的方言说道:“某些同学真是不把校规校纪放在眼里,学校屡次强调男女同学要保持一米以外的距离,否则视为早恋,可有些同学啊,他就是不听,以后如若再发现,绝不轻饶,轻者停课反省,重者勒令退学,回班!”虽然他说话的样子很讨厌,不过没有提我的名字,我倒十分感谢他。

  下午的时候,林冉就讽刺我:“别以为偷偷地塞两包辣条给我同桌,就代表你是好人了,以后给我注意点,不要再惹我们!”林冉说这些话的时候,我没有生气,没有发火,我反而脸红了,看来尚若曦发现了昨天晚上我偷偷塞给她的辣条,我没有想到昨天晚上赵宇航没有塞辣条给她。

  但我始终知道自己的宿命,尚若曦也是一样,我们都有自己要完成的事情,道歉也好,感谢也好, 终究会伴着时光在我们开不了口的年纪渐渐飘散,耳朵里的话语终归是要忘记的,但那份温暖无法炮制。

  时间一点点的向前,我没有很赶,赵宇航却很赶,他开始疯狂的学习,三点一线的微微世界,竟让我对他充满了钦佩,因为我们是要中考的人了,没有什么事情发生的初三在黑板上的倒计时一百天中进入了末尾。

  临考的前一天校方组织了班车把我们拉到了县城唯一一所大学规模的高中,班主任说只要我们考进去这个高中,以后一辈子就不用愁了,当时的我们,都坚信,是这样的。

  庞大的餐厅的确诱惑不少,以为交过钱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吃,结果早餐只有油条和鸡蛋,好在所有中学的饭菜都是一样的,我们也心理平衡一点,突然听到一个跷二郎腿的人在那里大骂:“这特么是人吃的吗,我们交了钱就拿猪食这样对待我们。”旁边的同学一边哈哈大笑一边跟着起哄,赵宇航这时候听到突然起身,指着那个翘着二郎腿的胖子说:“你不爱吃就别吃,别打扰我们吃早餐,我们还要复习,谢谢。”这胖子听到就不乐意了,起身就拿着板凳朝赵宇航扔过去,赵宇航也不示弱,于是他两就开始打了起来,最后发展成了群战,那几个胖子的同学都统统地冲上来欺负赵宇航,我们看不下去了,正准备出手的时候,林冉挽着林子肖的手突然闯进我们的视线,我有点恐慌,特别是林子肖大吼一声住手的时候眼睛的光线是朝着我的。

  很显然,林子肖转到了那个胖子的中学,应该是那个胖子的头儿吧,那个胖子见到林子肖走过来,赶紧停手跑过去迎接林子肖,林子肖看了我一眼一句话没说的走了,那个胖子也跟着走了,放话让赵宇航以后上高中的时候小心点。

  一种很窒息的情绪布满着血丝的密布在我全身,我孱弱的身体逼迫我必须问过清楚,但是林子肖还是没有见我,只是林冉在那个晚上跟我说:“这下你看到了吧,林子肖我不仅认识,而且他还是我亲哥。我知道你们两个以前同班,但是他不让我跟你说我和他的关系,所以直到中考的这一天,你才知道我俩的关系咯。”她跟林子肖一点也不像,性格也差得甚远。

  两天的中考结束了,我们毕业了,十五岁的青春之路也快要结束,以后我也分不清谁是林子肖谁是尚若曦了,收拾东西刚要离开这个不属于我的高中的时候,林子肖突然来找我。

  他手里拿着一瓶可乐,见我出来,就递给了我,我木讷地接过来,不知道要说什么,心里很乱。

  我正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林子肖阻止了我,他打了个手势,突然凌晓出现在我面前。

  “小诺,好久不见,还认识我吗 ?我转学了,因为那个时候的我太荒唐了,谢谢你那一次不顾自己安全去帮我挡住所有人的脚,那幅画是我让林子肖送你,我俩现在在一起了,可能如果他不来我学校找我甚至不来转学的话,我都只把他当做同桌,很无奈把你转了进来,我们俩都是坏孩子,不能跟你做朋友,还有,我知道你不喜欢你姐,她的确比我还荒唐。”凌晓还是那么美,怪不得15岁的林子肖愿意为她转学。

  “那么你今天过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些?”我的心情在嘲笑我自己,我轻蔑的眼神在敷衍我自己。

  “当然不是,我只是在初中要毕业的时候,过来谢谢你,谢谢十四岁的你,很勇敢。”

  “哦,那不用了,我很好。”我转过头走了,背影很散乱,我向来是不喜欢任何过去的事情过去的人来打扰我的。

  尚若曦选择了去打暑假工,虽然没有成年,她还是跟着她弟弟一起去了她继母在北京开的小餐馆,她还是没能看到海,我不知道以后她是否会留在海边,像一个住了很久的少女,成了无人问津的贝壳,来度过自己的余生暮年。

  而我呢,中考结束之后,不时地去趟县城玩玩那只猫,不时地回到家,和童年的小伙伴们打打架,我相信我很快就会忘了他们。

  我对记忆一向是不喜欢封存太久的,没有太多的心理活动,或许找个路人,所有的悲伤就脱口而出了。

  我始终做不了一个好的写作者,把情绪写得太乱没有章节也没有几个好友会认真看每一个字。你是不是想问这篇文章的中心思想是什么?我只是想呵呵一下,这并不是语文题。

  也怯弱于练习题。

  喜欢黑夜是因为足够安静,睁开眼睛没人发觉自己有多少情绪不愿深埋又无法说出,纹丝不动的风吹不起来坑坑洼洼的阴影只给了光亮的一面来迎接太阳,但那毕竟是第二天了。

  所谓的初中生活,所谓的不可名状,不过是情绪来了,就自由放养罢了。

  然而每个夏天就像抖动在眼眸里的忧愁,一闭眼全都漆黑了,却透明的十分明显。

  嗯,我相信每个人都可以过得很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于猫,不关于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于猫,不关于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