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我喜欢你,猫说不好听
哎呦小凉皮2017-09-21 15:125,355

  喜欢你时的温暖是烫不伤的万丈光芒。

  温润的笑容是停在我蔚蓝世界里的浅浅念想。

  那一段挥之不去的光阴在陪伴与失去中被我写进了故事里,又念给了猫听。

  猫说:“不好听。”

  我还是故意与郑苏擦肩而过了,我看见他爸爸来着我不认识的车来送她开学,身后围着一群不知道何种身份的阿姨,提着很多东西,她是来住校的吗?我站在原地思考了一阵子,在被爸爸的训斥后走进了校园。

  我不敢回头望她,我鼓不起勇气去问她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情,甚至没必要再去跟她混熟,她毕竟有她的世界,我毕竟有我的冷暖。

  高中开学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第一次接触军训,意味着我一个月才能回一次家,意味着我要同时学习九大学科,也意味着我在我的二度青春里会认识一些新的人。

  我一直认为自己有三度青春,一度青春是当我脱离孩童时代步入青春的前门,二度青春是我在堕落时光中发出璀璨光芒的重生,当二度青春即将结束的时候,我不免会想,我在苍老青春中最后的热血与宣泄是否被纪念为“三度青春”?就像后青春期里的诗一样,总是被人缅怀。

  这座城是座巨大的坟墓。

  记得刚踏进校门的时候,我所能领悟的只是破烂不堪。青春的轻狂让我丝毫不懂陌生,不懂羞涩。远离了初中的那些好朋友,我真佩服自己竟没有一丝的怀念。

  门卫是个老大爷,老大爷旁边还站着一个小女孩,估计是他孙女吧。他的表情真让人讨厌,干巴巴的脸挤不出一点笑容,我心里暗自语叨:“靠,跟我拽什么严肃啊。”

  老校区是真破,面积也不大,400米的操场铺的是石子,四个篮球架显然高出了标准,地上杂草丛生,虽然杂乱但却让我感觉到了这座校园的死寂。难道真是传说中的重点高中都是这么不修边幅吗?当我搬进男生宿舍的时候,我已经受不了了,臭气熏天,连洗澡堂都没有,公共厕所就在西边最后一个宿舍的隔壁,我庆幸自己没有被分到那个宿舍,不然我晚上估计要无休止的休眠了。我抬头看了一眼我的宿舍门号——106,这个数字好,毕竟我已经多年认为6是我的幸运数字,再加上自己是6月份生的,于是我对这个宿舍有着莫名的好感。

  所谓的新生就是高二高三的学姐学们嘲笑的对象,从学校门口到宿舍,我一路上都断断续续听到学姐学长们议论的笑声,我有些反感,加上郑苏带给我难受的感觉,我甚至有点想逃避。学校小卖部的位置倒是挺好,就开在男生宿舍门口的边上,这也让一些大大咧咧的女孩子们经常时不时的用眼角余光扫视男生宿舍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由于106宿舍就在大门的斜对面,所以我一开学就在想内裤什么的应该放在哪里晒比较合适,咳咳,我并不是一个闷骚男。

  我刚进宿舍,就看见两个人打了起来,这两个人不是别人,竟然是赵宇航和那个中考时候碰瓷的胖子,他们见我来了,没有准备收手的意思,那个胖子振振有词道:“哎呦,这可真巧啊,别以为你丫的来了个帮手,我就不敢动你。”那个胖子起身拿起了桌子上自己刚买的牙缸冲我砸过来,我由于拎着东西没反应过来,眼睁睁看着那个牙缸朝我飞来,我心想这下子完了,就在这时,一只强有力的黑黝黝的手出现了,伸到我前面狠狠地抓了那个牙缸,我睁开紧张的眼睛看了一眼,他穿着黄色的乔丹T恤,黑色的安踏休闲裤,一双阿迪达斯的运动鞋,全身黝黑的皮肤结实的肌肉竟让我有莫名的安全感。

  赵宇航这会急了,连忙收手,过来看我有事情没有,在这个肌肉男的威慑下,他俩竟然握手言和了。

  趁着刚开学今天不上课,我们四个在宿舍唠嗑了一阵子,最后我得知,这个非常正义不会说方言飙着满嘴普通话的肌肉男叫何山高,那个胖子叫刘力根,这让我怀疑起了傻根是不是有个弟弟,我们四个人互相介绍后,矛盾突兀消失,感觉以后的关系会很铁的一样。

  午饭过后的赵宇航就像醉酒一般,笑嘻嘻的抱着胖子给他起个废名叫胖根,胖子虽然嘴上不乐意,但是心里倒美滋滋的。他握拳把手指按得直响,踹了赵宇航一脚说道:“你丫的也就这点文化了。”没想到赵宇航倒是会接话茬子:“谁不知道有个跟林子肖鬼混的胖子是拿钱买进来的。”胖根听完就跟他急了,可能何山高不知道,但是我心里再清楚不过了。毕竟林子肖这个名字可不是一般的敏感。

  第一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问赵宇航:“你姐呢?怎么样了?”他淡淡地说道:“我姐在新校区,以后有人欺负她,你就跟我一起去新校区闹事去吧。晚安。”

  好吧。晚安。

  到了第二天正式上课的时候,我才算看到了班里的全部同学,这也是我生平第一次在一个70多人的班级里面。班主任戴着眼睛,一副文绉绉的样子就缺点胡子,上了多少年的学就做了多少年的自我介绍,上了高中也一样,有些人站在讲台上会表现的很害羞,有些人会表现的很端庄,有些人也许只是为了装逼,有些人呢并不生活在这个世界里,你可以理解为,他们可能是其他次元的人类。

  最讨厌的莫过于在讲台上对着那一张张陌生的脸做自我介绍了,每一个人仿佛都会一门不同的语言。每一个人都能无限默契地低着头迅速地从嘴里吐出几个字然后迅速地奔回座位。可我呢?轮到我时,我一副装逼的模样漫不经心地走向讲台,刘海一甩,接着就是一场魔术。其实我并不会什么魔术,只是现场随意发挥的,也就那么随意地把同学们给糊弄了。我不知道,在背后,那群丑不垃圾的女生怎样评价我,但我的确获得了雷鸣般的掌声。高一三班给我的掌声。

  男生都喜欢抱团,我也一样,开学的这几天我就只跟何山高、赵宇航和胖根我们四个玩。听说高一新生要军训,这算是个不可否决的事实了吧。放假吵着让老吧给我买迷彩服,老爸死活不肯,还说不要在乎形式。当时因为这件事我还跟他大吵一架,现在环顾校园四周,形形色色的,找不出迷彩。我是该说老爸英明呢还是小气?玩了这几天就要开始军训了,也许军训锻炼的不是我们的意志,而是让我们知道,在这个金桂飘香硕果累累的九月,在烈日当空晒得我们汗流直下的时候,我们是否应该想想在田里割稻子的父母们?

  九月的天燥热的像烙铁发出的逼人的光,没有微风的校园总算有点树木遮蔽着。喜欢穿超短裤的女生大多被一群男生虎视眈眈,但一转过身来,那群男生有种作呕的感觉,是中暑了吗?军训还没开始呢!

  军训的时候,程序很简单,过程却艰难。你能想象教官让你站在太阳底下暴晒让你一动不动跟个傻逼似的当个闷骚型抗日小青年吗?挥汗如雨的话说起来是那么的麻人,还是此处省略一万字吧。

  检验军训成果的时候,有个老疤瘌无聊到让人想扁他直到一千年以后。队列报数的时候,他带领的一班二班比我们三班四班报数报的响亮,我们的教官是个年轻的说着满口方言的温柔者,结果可想而知了。看着那个老疤瘌洋洋得意的样子,站在我右边的同学飙出一句:“靠,你当军训是练嗓子啊,我扁桃体发炎了,你更五音不全了。爷要的是低调、低调、再低调。”

  胖根其实真的挺逗的,每次军训教官口哨集合的时候,他总是拖拖拉拉,有的时候中午没吃饱肚子,干脆直接躺在宿舍装死。也许军训的孩子都有共同语言,比如说女孩子吧,班里的一个卷毛妹子肤白貌美,娇里娇气,运气不好的时候说不定会碰到“血光之灾”哦,教官惊讶的不是胖根没来,而是顶着烈日缓缓而来的卷毛妹子,我感觉第一天的军训她是我见过最美的风景,她冲我们的队伍缓缓走过来的时候,当着教官和我们的面埋怨了一句:“做女的真不容易,上个高中也不容易,流着汗也流着血,抬着头还要挺着胸,头抬得很高,胸只是没了,老子最烦的就是昂首挺胸走正步!”这个自称老子的妹子在当天真是火了一把,教官也忍不住在那里偷笑。胖根那天没来,自然有校领导收拾他,不过我们回去的时候告诉他卷毛妹纸的英雄事迹之后,他在我们面前发誓要在一个月内追到卷毛妹纸。

  胖根有个手机,高中生是不允许带手机的,但是他不怕,家里有钱,老爸对他也是放任不管。每天晚上他就在空间里发动态,但是点赞评论的人却是很少了。那天晚上胖根跟我说他发了一条动态:“军训太伤自尊了!”我听完后告诉了何山高和赵宇航,他们勉强得挤出个笑容就很快睡去了。而我呢,感觉我们就像一批“包青天”一样,身边的教官倒是很像贴身侍卫展昭。

  军人的精神永远不懂。记得那次大雨,破旧的操场,埋怨的人群,犹豫的教官,消失不见的领导班子,我们。

  我并不确切的知道,我们是如何度过那天的。反正最后浑身湿透的我们,都喜欢回忆起刚过去不久的雨中队列步。我们,都没有放弃。青春的服装湿了又干,干了又湿。那些整天都知道涂脂抹粉的女生,也会学得一点坚韧了。至于卷发妹子,从军训开始到军训结束,她每天都收到很多情书。那些罪恶的猥琐的男生挤满了我们班门口,胖根经常看不下去把他们哄走,然后回到座位,一个眼神也不给卷发妹子。

  喜欢坐在最后一排的我,义无返顾的冲到最后一排。每天忙着跟各种老师打交道,想要以好学生的名义来获取老师的特殊关照。一个星期的适应已过去,满目的书籍远不及从后门前经过的其他班的美女。

  那时的我们,喜欢打篮球。早上早起,抱起篮球就往球场奔,直到别人慌张地从餐厅奔向教室,我们才怯怯地离开。中午,冒着大太阳,我们挥汗如雨。下午放学,早在第四节就已经躁动的心终于得到满足。有时也会因为抢不到场子而想拉帮结派打群架。但没想到我们竟被学校的五条高压线给武力征服了。

  至于哪五条?记得最清楚就是打架、上网、早恋,另外两条好像不怎么重要,就忘记了。

  那天政治老师把我叫出去谈话,问我当政治课代表有什么计划。看着他满头灰色头发,一副欧阳修般资深的样子,我语无伦次。随后,我受到了他无限暴击似的讽刺:“作为课代表,要有很好的语言表达能力,刚才听完你的表达,我觉得你还没进化。”再然后,没有然后了。

  每个星期天的外出购物应该是学校最英明之举了吧。很多孩子从未进过网吧,也慢慢变成了网吧的常客。这时的网吧,生意比老罗高的厕所还好,更何况厕所是免费的呢。没有身份证,就算是未成年,也能进网吧,不必搞什么飞机,这里就相当地球村里的一个小公厕而已。

  11点55分的铃声一响,恶狗抢屎的人群不是去吃饭,而是去黑网吧,所谓的黑网吧,就是里面上网的还有比我五岁妹妹还小的奇葩。什么cf、梦幻、飞车、炫舞等等,全部搬上荧屏了。我想腾讯老总应该给我们老罗高盖一个漂亮的网吧,会有很大地市场潜力的。

  学校规定下午三点前要到校,可每个星期都有那么一群群迟到的。这可给门卫爷爷气坏了,我们的各种迟到理由都可以拿出来当感动中国人物颁奖词了。可却感动不了门卫大爷,那个悲催啊,政教处的一群老狼们可不是好惹的。又是记过,又是写几千字检讨,还不准复印。

  寂寞堕落,灯火暗,月亮寒暄着。

  寝室里各种味道充斥着,辣条味、臭袜子味、北京方便面,106寝室的恐怖,此处省略十万字。

  一位老几说了一句话便是对我们寝室的最好评价:“做你最真的,oppo real 106寝室!”

  你能懂得,那不仅仅是一段记忆而已。

  和郑苏的交集并没有期待中的那样以为会有所开始,我只知道她在高一一班,新生尖子都在那个班里,仿佛要想跟她有新的交集就必须暗示自己努力学习了。小卖部的后面是个垃圾场,我们对学校的这种布局也实在是无奈,男生宿舍最西边是公共厕所也就罢了,最东边靠着墙的竟然是垃圾堆,真让人想爆出口。

  那天胖根请我吃冰淇淋,何山高喜欢睡觉,一直在午睡,赵宇航在给自己写课程表,只有我俩偷偷地打着上厕所的名义跑到超市里买冰淇淋,已经决定吃完冰淇淋再回班级的我们,在垃圾堆里看见一直小猫,我想应该是附近人的吧。胖根这屌丝就喜欢欺负小东西,上去就踹了几脚,小猫咪喵喵地惨叫了几声,跑到了超市里面去。这时候超市阿姨看见不乐意了,站起来就要教训胖根,把胖根吓得躲在我后面一直道歉。突然,卷毛妹子出现在我们眼前,她用双手轻轻地捧起了小猫,用很温柔的声音对着小猫说道:“豆豆,把你弄疼了吧,来我给你揉揉。”

  揉完猫咪她转过身来,对着我身后的胖根说:“以后再动老娘的猫,你就死定了,别以为在一个班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这时候,超市阿姨凑过来了,她搭了下卷毛妹子的肩膀,在耳边轻轻说了些什么,然后卷毛妹子就走了。

  我以为胖根又要发感慨说自尊没了,没想到他花痴一样的跟在卷毛妹子后面,我就听到他说了一句:“这姑娘柔中带刚,软硬兼施,是我的菜啊。啊哈哈哈哈!”

  “我喜欢你哦,卷毛妹子,如果你跟我在一起,我会照顾好你跟你的猫猫的。”胖根竟然无耻到这个地步,才刚开学两个多星期,他追妹子的速度也是真快。

  “你知道刚才我妈在我耳边说什么吗?她说要我离你远点。”卷毛妹纸示意让他滚回去找我。

  “什么,那是你妈啊!你妈卖的啊。”胖根在午休的校园里大吼。

  “你妈才卖呢,给我赶紧滚蛋。”卷毛妹子这下火大了,一脚踹了过来,胖根显然是没有躲住的。

  晚上我们在露天洗澡的时候,胖根就是跟我一顿吐槽:“我的自尊又一次被无情的她摧残,我好歹跟她告白说喜欢她,不就是因为我想说她妈妈卖东西却少说了东西两个字吗,她至于吗,你说。”

  我在想胖根是不是把我当成闺蜜了?这感觉不像是兄弟之间的聊天呀,我能怎么办我还能把卷毛妹子说服了不成,不过,那一晚上我回想了白天的胖根。

  他若无其事的告白,是这座坟墓掘不开的温暖。

  那只猫,是卷毛妹子的心语。

  记住,在你年少无知的时候,告白一定要说的好听一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于猫,不关于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于猫,不关于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