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蠢白色的猫
哎呦小凉皮2017-09-21 15:112,549

  这只纯白色的猫在我脑海里留下的记忆也就一两年,前几年上高中的时候还交过它几面,那个时候已经老的跳不动了,也不知道现在是否还存在于这个世上。

  并不清楚的是,它的身世。反正又不是我家的猫,我又何必纠结身世呢。这只猫是姑姑家养的,除了白色全身上下没有一片毛是其他颜色的。这种白色在这只猫年轻的时候亮的刺眼,甚至有点碍眼了都。因为这种白除了冬天下雪,我平常是难以看见的,如果想象着一个白人抱着它拍照,再和一个露着满嘴大白牙齿的黑人以同样的姿势抱着他对比一下,那就可以打造成了猫猫牌“白+黑”了。

  街东头之前是有家老诊所的,装修不错,用红钻铺成的红十字让路人都知道这里是诊所,看病的,嗯,要交钱的,医术颇高的医仙。但他医术的确挺高的,毕竟他的医院病床下也是我童年的活动场所之一,卖个面子给他,我也得夸一夸他了。

  更有趣的是呢,那时候姑姑和这家诊所是邻居,关系处得甚好。受他家风水保护,姑姑也很少生病,身体好得很。

  但我实在想不起来了姑姑养的这只大白猫是从何处得来的,应许是个流浪猫吧。但一看这只猫的肤色、身材,感觉像是贵人家的宠物。其实,农村人养猫养狗并不是把他们当爱宠,而是“家家户户都有,我们也要有”的传统。养条大黄锁在门口,夜晚防火防盗防窥窃。养只小喵喵在家,多个家庭成员,热闹热闹。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由于和姑姑家挨得挺近,我每天下午放学写完作业就屁颠屁颠的跑到姑姑家去玩了,姑姑是有洁癖的,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碰过她的床几次,每次我们在床附近玩,姑姑就紧张的不得了。其实我不是再吐槽她,只是吐槽我自己,我从小怎么那么不爱干净,难不成天天趴在地上用手拍游戏牌吗?也因为时间久了就渐渐地熟悉了那只大白猫,我已经忘记那只猫叫啥名字了,表妹一点都不喜欢跟它玩,那时候我表妹除了和我打架好像没其他的乐趣了吧。

  那我索性就现在随便给它起个名字吧,就叫扛把子吧,喵星球的扛把子,肤白貌美,想不到那时候姑姑就有眼光,活生生捕捉一只白富美啊。

  扛把子我第一次见它的时候它总是躲着我,因为那天我在姑姑家吃饭,姑姑放鱼骨头在地下,它都不敢出来,一直躲在床底下。可能是怕生吧,好吧原谅它一次,但是第二次来的时候它看见我直接跑到隔壁诊所了,真不给我面子,我小的时候长得很丑吗?我就问问你这只大蠢猫。

  说它蠢,它是真蠢。由于和表妹打架闹别扭暗自赌气我一个星期都没去她家,等到我死皮赖脸再过去的时候,发现这只猫竟然变胖了!!!我的天,发生什么了,难道是姑姑家天天吃鱼!!!后来,姑姑告诉我:“这只猫喜欢呆在诊所里面,因为朱仙儿(大夫姓朱,故尊称为朱仙儿)家顿顿大鱼大肉,生活好得很,所以它不愿意回来了。”

  既然扛把子变胖了,走起路来跳了,那我丫的就要好好治治它。先从拔毛做起吧,接盆温水假装在给它洗澡,然后慢慢地折磨它。这只大蠢猫小小年纪就吃这么胖,路都走不动,可是真蠢。虽然我没有测过它的IQ,但我知道跟我比,它确实蠢。

  满盆子都是我拔完的毛,白毛浮温水,扛把子夭折。哈哈哈哈,然而其实并没有。它还年轻,还健康,还伙食好,怎么可能被我这么容易扒死呢?但最后这一局面真的是没法收拾了,光明正大的趁姑姑不在去摧残它,受到的教训是朱仙儿老婆的教训,她一把掂起我,告诉我以后不准动它。我当时一听就特别生气,冲着她大叫:“这是我姑姑的猫,你凭什么教训我,有你什么事。”说完以后,我就撒腿跑了,她气的在原地不停地抚摸扛把子。

  那一次拔毛也是我最后一次与扛把子近距离接触,但并不是我最后一次欺负它。奶奶告诉我,猫有九条命,从高的地方摔下来不会死。我很好奇,于是我就去拿扛把子做实验。

  由于姑姑是租别人家的房子,只租了一间,又由于诊所二楼我是上不去的,所以我干脆偷偷地就把扛把子抱回家,然后从楼上的窗户下面把它扔了下去,它真的没有死,但是喵喵喵不停的叫,叫的特别大声,我从未听它叫的这么大声过。然后快速的朝着姑姑家的方向跑了,我那时候眼睛好得很,清楚的看见它从地上爬起来的那一刻看着我的眼神,心有余悸。

  奶奶发现了,冲着我大喊:“妈了个娘养滴,你是想遭雷劈是不。”听完奶奶的叫骂声,我吓得直哆嗦,躲在房间里不敢下楼,非常害怕姑姑会抱着扛把子来找我麻烦,但是吃过晚饭了姑姑也没来。当天晚上翻来翻去怎么睡也睡不着,感觉我做错了什么。

  那天夜晚天空也突然得电闪雷鸣,仿佛应了奶奶说的话。

  自打那之后,我便很少见那只猫了,听说是被朱仙儿老婆雪藏了起来。但是每次我问姑姑,她都说那只猫好得很,天天能吃能睡。

  姑姑还说,从养它的第一天开始,它就没有抓过一只老鼠,只知道吃鱼吃肉。

  2010年我上高一,第一次放月假,我下了公交车路过朱仙儿家的时候看见它,它懒洋洋的蹲在门口晒太阳,白花花的胡须有点苍黄,眯着眼,仿佛一个养生的老人一样,踏实而且温润。

  扛把子最终是送人了,姑姑把她送给了朱仙儿老婆,这也是她可以雪藏它的权利,而那时候姑姑已经搬家去了县城。

  扛把子蹲着的那个门口发生过很多故事,活跃着很多幼小的有趣的灵魂。那些故事再次回忆起来的时候,总会忍不住拿笔去写。

  说得夸张点,表妹的第一次头破血流,是在那几块瓷砖上,玩跳大步的游戏时候我不小心推她撞上的。李姑家的大女儿带着其他几个小孩一起跳绳的乐园也是在那里,甚至挡住了病人看病的路。

  说一件很尴尬的事情,那时候和郭芳儿,乐乐他们玩跳高绳,我总以为我自己很牛逼,叉一步就能跳上去,但是到现在为止,我从来没有成功过。你说气不气?好气哦。而更气人的是,她们几个女孩小腿一蹬儿就跳上去了。我实在搞不懂这个游戏的意义何在。

  等到2013年那个夏天我高考毕业的时候,国家农村诊所投资改革,朱仙儿也搬去了河儿那边,桥那头,住进了政府投资盖的医院。我也再也没有见过扛把子。

  很想知道它现在过得好吗?如果当初没有我的顽劣它是否会变得活泼,而不是一如既往的温顺。也许这么多年,它已经进了天堂,不过挺好,白了一辈子,蠢了一辈子,也没抓过老鼠一辈子。

  小时候画画很烂,花花草草都画得四不像,如今画画依旧很烂,花花草草也不再敢去画。约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叫上儿时的女玩伴儿,让她们帮我画一只扛把子吧。

  嗯,我也想他们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于猫,不关于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于猫,不关于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