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孤独的灵魂别哭
哎呦小凉皮2017-09-21 15:111,676

  很想和你们一起住在一个大城堡里,每个人分工明确。我是房东,屋里的老大。郭芳打扫卫生,书法洗衣服,赢赢修家电,橘子做饭,乐乐当门卫。后来也可以迎来一名新成员,明小月,她就负责当前台,接待来宾吧。毕竟嘴儿那么甜,一句哥哥,三句果果。

  每年的三月份,柳絮就像加厚版的头皮屑一样漫天飞舞,小蝌蚪每天都在找妈妈,农忙时节农田里到处都是水,杨柳枝丫经常被剥皮抽筋。

  三月份的我们是很忙的。大人们忙着插秧,我们忙着收获春天的快乐。那个时候的女孩都是女汉子,男孩做什么他们都做,男孩不敢做的她们也敢做,这就是为什么有花木兰的典故,而没有花木男的事迹了。

  腿儿爷爷在小学旁边开了几十年的小卖部,从我姑姑开始起,他就已经在那里住了,为什么叫他腿儿爷爷,我也不知道,但我想肯定跟他一瘸一拐的腿有关吧。腿儿爷爷很凶,门口有口大古井,夏天热的时候姑姑他们抬水喝被他发现后,打个半死;腿儿爷爷很贪,经常忽悠小朋友去他那里看奥特曼,但是要花钱买东西才能看;腿儿爷爷很色,打了一辈子的光棍,房屋装修的一次又一次,仍孤独一人,偶尔星期六星期天,离学校近的五六年级大同学,会去他那里买东西,通过播放黄色片带忽悠人家多买些东西。

  但我相信腿儿爷爷对于90后的青春发展是有帮助的,不然怎么会有一句歌谣:“五年级情书满天飞,六年级情人一大堆。”那个时候纯洁的我是压根没有想过农村的开放程度在腿儿爷爷这里显得如此之高。逢年赶集,总能看到腿儿爷爷在街上摆摊卖玩具。

  2007年我小学即将毕业时,腿儿爷爷改造了自己的房子,拆掉了土坯房,盖了一间平房。突然觉得他有钱了,也赚到钱了,可房子盖了媳妇儿还是没有,这可愁死人。我从来没有跟他说过几句话,除了买辣条的时候。所以,关于他一切的生活,我全然不知。

  但我每次上学经过他家门口的时候,我会发现他养了一只猫,很黑很黑,黑的跟木炭一般,短小精悍,移动速度特别快,总喜欢钻到货柜子里去。我每一次去买东西的时候,总喜欢买锅巴,五毛钱一袋,味道很喜欢。而那只猫就经常的蹲在锅巴上面,直到腿儿爷爷将它赶走,然后把它蹲过的那袋锅巴递给我。我也就欣然接受了。这只猫我就叫它锅巴吧。

  由于腿儿门口有个池塘,水够深,池塘旁边长着几颗大柳树,但不是垂柳。那几根树干弯曲着,像一个老人卧躺在池塘里,池塘里有很多鱼儿,也有很多小蝌蚪。我就会无聊到把蝌蚪抓起来放在矿泉水瓶子里,拿回去用火烧。有这样残忍的经历我也是不想理会我自己,真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池塘会经常性的漫水,孩子放学时经过很容易掉进去,所以腿儿爷爷干脆把他的门锁起来,不让我们抄近路从这边过。腿儿爷爷的房子旁边有个门,盖房子时候没有拆掉的,以前开这个门,就是为了让学生抄近路从他家门口经过,看着里面在放奥特曼,说不定会忍不住进来看看,一看就要花钱,他也就有钱赚了。不得不承认,腿儿爷爷的商业头脑是光棍中最厉害的。

  我和锅巴之间没有任何的交集,它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它。时间过得很快,我们也慢慢长大,上了初中,上了高中。我自打上了初中以后,再也没有看过锅巴,但据说锅巴是掉进门口的古井里淹死了,因此腿儿爷爷也特地埋了那口井,从此以后陪伴了几代人的井将消失于光华中。

  锅巴死了,腿儿爷爷也搬家了,不知道去了哪里,我从小的时候就看见他满头的白发,骨瘦如柴的身躯,暗黄色的皮肤,不堪一击的驼背。他的样子仿佛这些年没有变过,我也忘了他的年龄我想如今已经不在了吧。他就像一个孤独的灵魂一样,在一代又一代的孩子心中成了奸商,背负着骂名。

  我知道,那种骂声不是真心的,那种骂是依赖,是童年,是时光。

  我永远都忘记不了,十年前的某一天,一个同学告诉我,他亲眼看见腿儿爷爷伤心的哭过。

  所以我想要和你们一起,住在城堡里,收养很多流浪猫,最肥的那只我们就叫扛把子吧,最黑的那只我们就叫锅巴吧,然后交给郭芳儿每天给它们洗澡就好了。

  被时光遗忘的人,总会深刻的烙印在某些人的心里。等到了来年三月,小蝌蚪继续找妈妈的时候,我们也去寻找他们吧,寻找我们深握在手心的温度和笑过的眼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于猫,不关于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于猫,不关于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