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毕竟她是我的日月星辰
哎呦小凉皮2019-03-01 10:598,253

  郑苏的姗姗来迟,就像从我肩上滑落的记忆一样,散落了一地,她的每一个脚步落在地上的时候,我整片星空都亮了,那是白昼,那是黑夜,那是我梦醒时分从远处稀疏散去的烟火,那是我的日月星辰。

  也许,全班没有一个人知道我跟郑苏早就认识,并且有过承诺。

  是的,她承诺过我,虽然那天她没有来,她却承诺过我,有一天一定会考进文科小班,她会努力,我不管她是以什么样的方式进到这里。

  班主任开了开嗓然后说道:“咱们一(6)班是个集体,有人走就会有人来,淘汰的竞争制让我们每个人都可能会出去,也会让每个人都可以再回来,洛立冬的事情就是个教训,以后大家引以为戒。今天让我们欢迎一下郑苏同学,她的成绩也是非常优秀,在上个月的月考中位于普通班第一名,所以学校就把她提到了咱们班上,以后大家一定要团结一致,互相学习进步!”说完,班主任就带头鼓起了掌声。

  最后两排的男生一直在那起哄,看见郑苏的美貌一个个都在猥琐地指指点点,就连刚刚从分手阴影中走出来的小胡,也和我同桌议论道:“这个女的长得一看就像个狐狸精,一个高中生还穿着短裙,学校难道不管吗?”

  我很意外,小胡竟然也会吃别人的醋,所以我反而觉得很好笑,班主任示意了一下,让郑苏坐在了倒数第三排靠右边的窗户那个位置,而那个位置就是我的诗和远方,也是我的层峦叠嶂。

  显然,郑苏离我很远,我不能坐在她的背后每天都可以盯着她发呆,我不能。

  这天倒是很奇怪,小胡一下课就兴奋地拽着我的几根头发,让我转过身来跟她玩游戏,玩啥游戏我也是觉得她够无聊,同桌小田也加入了这场游戏。

  “我们来讲讲我们从来都没有做过什么事情吧,如果你说的事情另外两个人也没做过,那么你就要帮另外两个人打扫卫生,如果你说的事情有一个人做过,那么就算你赢。”小胡自信满满地说,她似乎已经有所准备。

  想到这个游戏,我担心的倒不是我输,而是我同桌小田,因为有些事情,我怕我一说出口了,我就一定会赢。

  还没等我俩同意,小胡就开口了,她说道:“我从未站着尿尿。”还没等我俩反应过来,她就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好吧,我和同桌纷纷举手投降。然后就该小田了,他这个没大脑的,被小胡带进了坑里还没发现,他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我从未蹲着尿尿。”他说完就把小胡乐坏了,“你难道蹲着拉屎的时候不尿尿吗?两个排泄活动是分开的吗?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小胡说着粗话的样子还真是无敌了,笑了一阵子之后,就轮到我了,四双眼睛就满怀期待地看着我。我咳嗽了几下用最清晰的吐字说道:“我从未搞过基。”小胡听完又笑了,嘴巴长得最大,然后拉着小田示意我输了。

  我输了吗?我又不傻。

  这个时候小田说了一句我赢了之后就转过身去低头写字了,小胡也突然安静了下来,这么猛的爆料小胡估计能够猜出什么吧,至于我,说出这个事情也是带着目的的,我恶心那天晚上同桌在大半夜趁我熟睡偷亲我,然后每天晚上都要跑到我的床上和我一起睡,有时候半夜睡醒了发现他正在摸我大腿,我迫于无奈只能假装熟睡。

  是的,我这个游戏说出来了之后,可能我就会失去他这个好朋友吧,但是他的确是个同性恋!

  果不其然,过了一周,我就调了桌位,同桌眼睛不好自然是不会从前面调走的,至于我,被调到了右边的倒数第一排,和曾经的篮球队友曲一阳坐了同桌,一起管着整个学校为数不多的空调。我庆幸,又离郑苏进了一步;也烦闷,后两排的男生整体都对我虎视眈眈。

  但当我看见,郑苏侧脸显出的淡淡酒窝的时候,我突然就有了动力,也许这将是我的重生,虽然郑苏在我调完座位之后从未转过身来看看最后一排的我。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轨迹,在自己的轨迹里,我们会傻傻地回头看留给地平线的背影,我们会傻傻地一边哭一边笑,然后,直走左拐,去复印那些美好的日子。

  去一六班的路线,我只需要直走左拐就好。去115寝室,也是直走左拐就好。每一次恶狗抢屎之后,不管有没有事,总会那么很自觉地就直走左拐。不知道学校怎么照顾我们小班的学生,竟把我们的寝室安排到离厕所只有几米。几米的漫画是那么美好,学校的公厕是那么糟糕。夏天到了,厕所里的小动物很不听话,不时地逃出来在地上蔓延,成群结队地跟玩英雄联盟一样浩大。苍蝇四起,偶尔飞到你刚烫的纹理头上吮吸药水的味道。还有,那群孩子们,大半数都在厕所里度过了他们美好的青春年华。是要去扫厕所吗?当然不是。厕所能给他们的是玩手机的避难所。

  后来,有些孩子是蜘蛛侠,为了夜晚上网学会了飞檐走壁。这也让政教处的绞尽脑汁,终于下了狠功夫,把厕所的露空给用铁丝围住了。

  很多话语都是男同胞们才能懂得。一次班主任到寝室里查寝,平常他都是熄灯前来的,这次故意熄灯后来。他跟个游魂野鬼似的,穿梭于臭烘烘的空气之中,突然发现一个床是空的。他就突然亮起手机,对着邻床的老几说:“学生,某某某干嘛去了?”那个孩子被吓坏了,作惊恐之状,说道:“他到厕所唱歌去了。”

  “唱歌,到厕所里唱什么歌?”班主任问。

  “唱——嘘嘘啊。”那个孩子说道。

  班主任这才听懂。他生气地说道:“一会他回来,你告诉他。我明天准备让他在全班面前唱嘘嘘。”

  “哦。我一定会转答的。你老慢走。恕不远送。”那个孩子很搞怪的。

  虽然第二天班主任并没有让他那样做,可他吓坏了,再也不敢熄灯后去上厕所了。

  转眼间又过了一个星期,我们习惯每一个直走左拐的日子。每一次直走左拐,我们都能见证最二的事情发生,因为有陈二逼在。

  陈二逼是寝室长给姓陈的那个老几起的外号。一次上课,前面的女生屁股露了大半截,陈二逼就指着那个女生的屁股对她的同桌(是个女的)说:“我猜,那个露屁股的女生肯定一个星期没洗澡,你看,苍蝇都在叮她。”他的同桌是个烂嘴,她说:“谁说的,那个苍蝇肯定跟你一样好色。”陈二逼无言以对,只能作娇羞状,笑着说:“身材不好还穿小腰的衣服,露出半个屁股,一个星期不洗澡也掩盖不住。”他同桌在纸上画了个狗屎,然后一下子塞住他的嘴说:“吃你的狗屎去吧。”

  陈二逼要不是二逼,这个世界上就买不到二笔铅笔。一日,我们让他去校外帮我们充q币,结果好不容易得到批假的他,还没到十分钟就回来了。他根本就没充,回来后,我们质问他:“你干嘛去了,怎么不充,你知道请一次假有多不容易不?”

  二逼说:“本来要去充了,但在路上看见两个正在亲热的小狗。”

  “这关充Q币什么事?”

  “关键是我一看到小狗亲热,我就想打飞机。”

  我们没话说了。

  又一次班主任查寝,这次没有熄灯。班主任在门外徘徊了一会,就径直朝寝室大门走去,陈二逼向窗外看了一眼后,就脱掉身上的三角裤,然后跳起舞来,一边跳一边唱:“妹妹你坐船头啊,哥哥我岸上走。”谁知,刚唱完一句,班主任就突然进来,与二逼对视了三秒后,甩出了一句:“文明寝室今年是没戏了。”

  陈二逼就是这么二,给我们带来的欢乐远比赵本上、小沈阳。生活中的角色,每一个人都是最好的演绎者,不需哗众取宠,不需浓墨重彩,不需明争暗斗,只需要一颗真心而已。

  原来每一段快乐都是短暂的,陈二逼退学了,他家里再也拿不出多余的钱供他上学。如今,三年已过,不知远方的他是否安好?

  那一阵子迷上了许嵩,早读、晚读都拿来哼唱他的歌。有时唱得难听了,前面的女生会用手指堵住耳朵,后面的男同胞会踢我屁股,就连一直习惯再早读晚读吃辣条的某某听了我唱之后,也改吃面包了,他还一边吃一边解释:“是时候该增强承受能力了。”

  喜欢许嵩,便也学会了卖弄。偶尔发发情,写首小诗称赞他,然后拿给旁边的女生看,尽管好多次旁边的女生都会在三秒之内还回来。有一次语文老师让写以“我想要的”为话题的作文,我不到半个小时就搞定了,后来下场很惨。语文老师在我的作文上这样写道: “你很有敏锐的洞察力,你对一个明星观察的很细致,但写作文不支持搞基!”他又找我谈话,我说他迂腐,他说:“你的意思说现在都流行同性恋哦?”好吧,老师,你赢了,你嘴不厉害,你还能当小班的语文老师?我服了。

  关于失去同桌小田、小闵无限期请病假、F4已解散、小胡孤单一人的种种,我一点都不难过,总有些选择需要自己做,哪怕是方式有点不对,道歉有点多余。

  学校里有很多男生都会躲在寝室洗澡房的后面抽烟,有时候,洗澡房里狼烟滚滚,学校政教处的守门人员,看了后,大喷:“瞧我们老罗高的条件多好,这开水烧的烟直冒。”有一句话叫什么来着——什么样的傻逼都有,就看你傻不傻逼。

  话说那群女同学们,一概不谈论长相。本人描绘得再生动,别人也不信。你要始终信奉一句话:“上帝是公平的,你要是学习好,你就长得丑。但有时上帝是很不公平的,你不仅学习不好,还长得丑,还长得像暴龙兽的干女儿。”班里的女生,文静的不缺,好吃的不缺,懒得抽筋的不缺,追星的不缺,眼光高的不缺。缺什么呢?缺心眼?不不不。我班的女生最不缺的就是心眼,还没让她打个水她说腰疼,还没让她放假留下来大扫除,她说她肚子疼,你咋不说你大姨妈肚子疼呢?

  开运动会的时候,别的班对我班女生的评价是四个字——又矮又丑。

  但是,就是这样的一群女孩子,我们会打闹,会互相讥讽,会相互鼓励,会近乎宠溺的关心。每一个女孩子,都在别人的眼里演绎着最美好最可爱的一面,每一次回忆的画面,都在岁月中停留在时光机里上演,等着你去说:“那些年,我们一起直走左拐,突然遇见那么 可爱的一群女孩。”

  班里有个常规,每年的感动中国人物必看,我记得,每一次听说要看感动中国人物的时候,班里一群群的女生们冲向小卖部,然后毫不客气地买了一大堆零食,什么北京方便面、一块钱一袋的瓜子(可以中奖,有一次,我连中了17袋,小卖部阿姨直接不卖给我了)、五毛钱一袋的辣条、阿尔卑斯等等。

  还记得老罗高的标语吗?飞旺辣条,连起来可绕老罗高三圈!

  班里胖的女生有很多,但没有特别突出的。很多胖女生,不喜欢直走左拐,直接从西侧小楼梯爬到班里,说到爬,一点都没有夸张。

  很难忘记那种样子。一群群女生看感动中国的时候,一边哭,一边嗑瓜子;一边檫眼泪,一边吃辣条;一边上厕所,一边吃着阿尔卑斯。这不是奇葩,在老罗高,满目琳琅,你去数一数吧!

  那时的我们都会惊羡于各种海报,有科比、李准基、姚明、炎亚纶等等,那时的我们都不喜欢听老歌,那时的我们,QQ每天响个不停;那时的我们,年少轻狂,性格冲动,不愿任何人来践踏我们的世界。我们在那个世界,直走左拐,便遇到了你。

  很可惜,直走左拐的日子里,郑苏是最晚出现在我的世界里的。

  五一放假来了之后的那个下午,最后两排的几个男生围住了我,趁班主任还没来,班里也没几个同学,其中一个满身肌肉长得也有点像何山高的胖子李玉笛指着我的鼻子说:“最近你很冲啊,你以为你退出篮球队了我们还会把你当兄弟吗?”说完他就要挥拳揍我,却被我的同桌曲一阳拦住了。

  “曲一阳,你干什么?你跟他一伙?”李玉笛吼道。

  “你们东铺人就这样性子,胖笛你丫的别激动,我是他同桌,我替你出气,但是出气完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让他跟我们和好,毕竟当初是咱们队长先动手打了他,就当看在我的情分上。”同桌这么一说我倒是很吃惊,但我当时是懵逼的,我只知道我要挨打了。

  胖笛想了几秒之后,收起了拳头,然后背对着我回到座位,其他人也跟着走了。同桌把我拽到隔壁的小会议室里面,然后把门反锁了,他拽着我的衣领用很愤怒的眼神对我说:“男生跟女生唯一的区别就是我们男生会用拳头和嘴巴解决问题,而女生只会用嘴巴解决问题。”说完,他就扇了我一巴掌离开了。

  这么多年除了爸妈没有任何人打过我了,这种被打的感觉反倒让我有点惊醒。我呆呆地回到座位,只见同桌悄悄地递了一瓶可乐给我,然后冲着我挤出最丑的笑脸。

  第二天的时候,我被同桌打的事情传开了,从一班到九班,胖根在听到我被打的时候,扬言要杀了曲一阳,并计划在周五晚上小树林向他宣战,我怎么解释他也不听,怎么阻拦也阻拦不住,没想到周五晚上的时候,胖根却借着走读证偷偷出去跟程谙吃着夜摊,彻夜未归。

  我有点害怕的去了小树林,生怕我的同桌和那帮弟兄们会揍我,但等到我到了的时候,他们一个都没有来,此刻我的内心感觉到这个班级的男生有多成熟,比起他们我自愧不如。

  好在虚惊一场,我却碰到了郑苏,不,是她今晚也来了这里。我迈着紧张的步子走过去,低着头问她:“你也听说了?我是不是很丢人?”

  她没有说话,随即在操场上跑了两圈,800米的路程她跑的很快,再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满头的大汗,她穿着粗气,手插着腰,跟我说道:“我走了,你去跑两圈,然后你就想通了。”说完,她就走了,按照她的说法,我真的去跑了,跑了两圈之后,我什么都没有想通,等在当我回到宿舍的时候,我的同桌坐在我的床上,其他几个男生也来了。同桌曲一阳,过来把我一把推到床上,然后淫笑这说:“我今天叫了几个弟兄来伺候你了,是你翻牌子呢还是要他们主动点呢?”说完胖笛他们几个就在我的床上对我动手动脚,快熄灯的时候,他们回到了自己的宿舍,并要求我明天必须跟他们一起打球。

  第二天打球的时候又受伤了,是胖笛撞伤了我,然后他扶起了我,对着我说道:“小子,挺有眼色的啊,郑苏那么大的美妞都能看上你,原来你并没有那么软蛋,以后咱就是兄弟了。”说完,他不顾在旁边打球的校领导,脱掉上身的球衣,给我指了个手势,示意让我一起去食堂吃饭。

  吃饭的时候,我一直在想,我和他们的和好,难道是郑苏一直在背后替我说情?

  曲一阳的回答彻底打消了我这个无聊的念头。

  “你别听胖笛瞎说,昨天晚上他看见你跟郑苏在操场跑步了而已。”听完他说的话之后,我心里舒服了很多,我可不想郑苏为我做些什么,毕竟这些都是男人的事情。

  我那个时候就开始假装自己很男人了,也许现在想想会有点恶心自己吧。

  哆啦a梦说:“这世上没有什么是别人做得到但是你做不到的事情!”在这句话的鼓励下,大雄在受过无数次的伤之后终于学会了踩竹高跷。

  突然有一天,大雄长大了,哆啦a梦再也牵不到他的手。

  突然有一天,哆啦a梦不再二了,大雄再也不能陪他二了。

  突然有一天,天突然亮了,为什么哆啦a梦的眼前还是那么黑?因为他伸手不见五指。

  那些年,我们都是哆啦a梦,都为了别人的世界绚丽而那么傻傻的二下去,一直,一直,一直

  回忆继续弹奏,时间过得像仙剑一到仙剑三,李逍遥到景天,22到30。

  那时候,还有一个月我们就要高二了。高一的大雄们,你们是否会留恋?是否舍不得离开那群哆啦a梦们?

  虽然将要期末,班主任大发仁慈之心,让我们体育课照常上,可电脑课却停了。说起电脑课,总有那么一群大雄会在电脑课偷偷溜出电脑室到球场上打篮球,总有那么一群哆啦a梦跟在身后为违纪的大雄们遮风挡雨。为此,不爱体育爱电脑的班里女生们背后互传小纸条说:“班主任都是个搞鸡的,又得天天面对那个死色狼了(体育老师)了。”

  话说班主任老赵可不是那么好惹的。一日,我们又偷偷溜出去打篮球,死逼体育老师的嘴像被无数个比钢管还大的鸡屁股塞满了,搞得他不跟老赵打小报告,人家都不知道他吃了几个鸡屁股似的。结果呢,我们那五个爱打篮球的节节语文课都被提问,由于是我带头,每一次上语文课,我是第一个被提问的,也为其他几个弟兄发送了讯号做好心理准备,什么心理准备?当然是跟老赵干瞪眼玩接竹竿啊。后来,班主任小肚鸡肠,搞得我们几个弟兄妻离子散(篮球老婆被强抢了,乒乓球儿子被押去服兵役了)。天天有双眼睛盯着球场,给他把狙击枪,他直接有一种想爆我们头的冲动。

  话说体育老师,是年级校长。平时绞尽脑汁,夹着尾巴跟在昌昌(老罗高曾经的校长,众人爱戴)身后,搜手机。步步高牌金属探测器,哪里有手机就扫那里,学校再也不用担心有人玩手机,耶!

  老赵的痛苦谁能说清楚?文科小班是他的标榜,我们不写语文作业,他说:“你们是小班的,小班的学生不会不写作业”,我们跟老师犟嘴,他说:“小班的学生怎么会这样呢?”,我们玩手机了,他没发现,也会说:“小班的学生应该不会有玩手机的,这个绝对没有。”

  在他的尊尊(jun jun )教诲下,我们经常在外面装逼:“我们是小班的”。有时,借出入证出去,被门卫爷爷发现了,问我们为什么,我们都会说:“我们是小班的。”结果,门卫爷爷凶神恶煞的的说:“你是小班的,你好大个奇事!”

  我们是大雄,这些人却不是陪我们一起疯的哆啦a梦。

  每个人的一生中,都会有一个落冬。在最寒冷的时刻,飘着雪花,迎着寒风,偶尔会听见,有人在喊:“大雄,我又有新发现了。”

  才话别,已深秋。窗前我只影独坐,更叹梦已破。

  我想这个时刻,班里最流行的是写同学录了吧。每个人都在别人的本本里留下自己最美的传说,每个同学录的主人,都会得到别人最真诚的最客套的最暖心的话语。

  有时候,当我看见,老师的眼里没有一点舍不得的眼神时,我会想骂他们,骂他们是工资徒;有时候,当我看见,同学们有的同位俩因为一点小事搞冷战时,我会想骂他们,骂他们不懂得珍惜;有时候,当我看见,餐厅阿姨整天念叨着这种日子又苦又累又脏时,我会想骂她们,骂她们没有一点敬业精神。可是,当我看到我那一群群可爱的同学们,那一群群二逼的室友们,那一群群义气的队友们,我觉得全世界,只有我是大雄,他们都是我的哆啦a梦,他们会一直一直一直地给我最美丽最快乐最舍不得的时光,哭了。

  临期末考还有一个星期,普通班的一个花痴女生突然找上我了。那个什么蕾丝豹纹装点下的女孩,不叫女孩,叫女人。好吧,我还未成年,你说你要我的QQ然后天天盯着我上线,一上线就乱发表情,发表情就算了,还在空间里发那些骚情的话,你真当你是小萝莉啊,你又不是刘亦菲,别管我是哪个胡歌!后来,我实在受不了,就问她,为什么会喜欢我?她说:“我瞧你从厕所走过去的时候老盯着我望,我以为你喜欢我呢。”我不解了,怎么盯着你望就对你有意思了。我回答她说:“我那是习惯,我习惯东张西望。再说我也没盯着你啊,别认为我姓丁,我就爱盯人。再说,我还未成年唉!”

  那个花痴女生,哦不,花痴女人,也不解,说:“你未成年,开玩笑,你都有胡子了。”

  “开玩笑,有胡子的就叫成年人,那我家猫子不他妈比你妈还大啊。干脆你去勾引我家老猫吧,他可能对你有那么一点点的兴趣,你去试试不?”

  是人,都有自尊心的。可为什么在她身上我看到的只有骚情?

  后来,我换了QQ,为了保护她脆弱的已被抛弃的自尊,我没有把她拉黑,我宁愿自己做一回别人的哆啦a梦。

  文化对人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会不会是曾经看过的《西游降魔篇》是那女的暗中勾引周星驰爷爷拍的?

  后来,我终于学会了如何去躲开,那惨痛的我的眼神,不该盯着不美好的东西,否则,被苍蝇叮了,蚊虫会吃醋的。蚂蚁也会学蜘蛛结网的。

  期末考试的那一天,考罢语文,我在草纸上写着:“老赵,你永远不懂我伤悲,”考完数学,我念叨:“老王,能不能给我一首歌的时间?”考完英语,我哭了:“Ms。qin。如果下辈子我还记得你,”考完政治,我觉得:“余老头,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十年之后,你不属于我,”考完历史,我还是:“晓玲,全是我的错,现在认错有什么用;”考完地理,我暗自雕琢:“涛涛,你笑我傻,我傻到家。”

  慢慢地,暑假了,暑假咯。呵呵,想笑,却有一种哭了的感觉。

  我长高了,尽管只有一米七,哆啦a梦们。你们还能牵到我的手吗?我想这样的机会,时光再也不会给我们了吧。那就学会回忆吧,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哆啦a梦一起变老。

  远离了高一,为何思念的颜色散落一地,留给我的全是萧瑟?

  《哆啦A梦》全集中大雄一共被胖虎揍137次,被妈妈骂327次,被狗咬23次,掉进水沟14次。但是,每天晚上伴着星光入睡,还有哆啦a梦的陪伴,他最后还是快乐的长大了。

  后来,郑苏在我的同学录上留言说:“你要man一点,我可不希望下一次再遇到这种情况,我还得去替你说话,那些男生超无聊的。”

  对于郑苏来说,她替我说话,是期待中带着失望;对于我而已,她替我说话,是脆弱中的绝望。

  从小到大,没什么爱好,喜欢写点东西和打打篮球,爱好不算广泛,长相一般,身体偏瘦,性格逗比,说话太欠。

  但从高一结束的那天起,我感觉总会有那么一天,她不再是我看不到边际的蔚蓝大海,而是我的日月星辰。

  毕竟她是我的日月星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于猫,不关于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于猫,不关于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