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阴转多云,多云转晴
哎呦小凉皮2019-03-01 10:584,383

  阴天,下起毛毛雨。二月的烟花刚过去,三月的柳絮还未纷飞。

  无意之间听到一个八卦,同桌李学姚跟语文课代表在一起了。

  我心里不禁吐槽,这丫的为了语文课代表放弃了文科,他的仙侠梦去哪里了?

  高一的第一个寒假已经过去,平白无故的想念让我对这座校园有了恐惧。我究竟该怀着怎样的心情用怎样的眼神来面对已经不会在一班的那些人,那群孩子?

  又一次回到这个校园,又一次踏进这个校门,又一次被门卫大爷赏了个黑社会的眼神,又一次在心里小声嘀咕:“你爸是李刚,你妈是李双江,还是你老太是李阳?”站在他旁边的不是他的孙女,好像是餐厅的一个阿姨,他们俩怎么会站在一起?仔细端详,觉得门卫爷爷和食堂阿姨真的有夫妻脸哦 ,当我走近,才发现,原来那位阿姨是来找他打麻将的,呵呵,这年头,打麻将就像结婚,只要你有钱,年龄是不成问题的。

  学校的二道门前站满了人,布告牌上每个学生所在的班级都一目了然。就在这十几步的路程中,我听见有的女孩子哭了,有的男孩子愁眉苦脸,有的老师在安慰学生,有的政教处老几在用口水梳头发。可能我的幸运数字就是六吧,我被分进了一六班——文科小班。我向来是不把成绩这个东西看在眼里的,我所在乎的无非是那一群我舍不得的好朋友罢了。

  小班的位置很优越,二楼最西边,与垃圾堆“侧身西望长咨嗟”。也许还未真正到夏天,我们也没有在意这个孤独的垃圾堆。

  进了文科小班的我被前来找我的胖根一顿讽刺,讽刺完之后硬拉着我去了高一四班,他在的班级,也是程谙在的班级。他在门口把程谙叫了出来,当着我的面将那个已经被雨淋的不成样子的五块钱递给了程谙。程谙看都没看一眼就那不堪的五块钱随手扔进了垃圾桶。其实我早就预想到会是这样,但我没想到的事,胖跟搭着我的肩膀拍拍胸脯说:“我就喜欢她这样的个性,哈哈,真以为能把我气着了不成,都在一个班了,反正有半年的时间可以好好地追她,等着看吧。”

  说完他就拉着我到他丈母娘的超市买水喝去了。

  年的气息很快乐很喜庆,但当我走进这个班的时候,一种无形的冷淡向我袭来,都说小班的人是冷血动物,至少我现在的感觉就是这样。我随便找个位置坐下,然后趴在桌子上装死狗。我这条死狗装得真可怜,寒假作业被从身旁走过的胖女生不小心弄掉了,她也竟如此安分地回到座位然后如此安分地跟旁边的另一个胖女生瞎喷起来。都说每个女孩都有可爱的一面,但她们竟让我的寒假作业(尽管全是白的)比我还死狗。

  鲁迅曾在桌子上刻了一个早字来勉励自己,我却在桌子上刻了一个贱字来警示自己:“对待小板的学生要用最贱的方式。”于是,每次看到奇丑无比的女生从我身旁经过时,我都会这样对自己说:“我是贱人,我是贱人,我是贱人。”后来,我直接改成了:“我是死狗贱人,我是死狗贱人,我是死狗贱人!”

  文科生总给人一种喜欢卖弄的感觉,那天自我介绍的时候,有个丑陋的女人还拽起了日文,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丑陋恨得深沉!早就对这个文科小班失去兴趣的我,一上台只是简单的说了句:“我并不想到这个班。”我知道,下面总有那么一两个女生那么一两个男生说我的坏话。

  天阴得吓人,比拍鬼片抹得僵尸粉还要吓人。我死狗般的心情竟被白白的寒假作业弄得浓墨重彩了。数学老师一进班就说:“数学假期作业没写的,直接出去,别让我来请你。”尽管是好嚣张的口气,但当我看见一群没写完的“狗男女”陆续出去后,我也无奈地混进了“狗男女”的队列中。出去站着就算了,关键是还让你抱着假期作业趴在阳台上写,趴在阳台上写就算了,关键是他还记你的名字,记你的名字也就算了,关键是他还一个一个的轮着讽刺。我想,连抗日战争里的慰安妇都比我们有地位。

  总以为,我不是小班的一份子,我不是他们这一路人,别人不会将那些形容小班的惯用词来用在我身上。

  何山高离我的世界感觉偏远了,我一直从来不喜欢说话的他,性情也会那么诚恳,但也许这只是我为我自己的自私虚荣找个借口罢了。 无论在哪个班,活动课的时候,我肯定是最先冲到篮球场的。学校的破旧蔓延到篮球场上,有一半球场还不是水泥地。尽管这样还是会有很多人争着抢着。

  高一上学期最后的一次活动课,操场上挤满了人群,我跟何山高一起约好打篮球。何山高人真得很好,就算我做了一些他不喜欢的事情,他也会忍着不说。由于来晚了,没有位置,我去了一个熟人的操场上打球,等打了一会的时候我看见他还站在这里,我就跟他说:“你去那一半球场打,那里有我熟人。”后来,他的确去了。

  当我们一起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我开始跟他讲我今天的战绩。他一直低着头不说话,当时的我有一种不被理睬的感觉,就生气地把还未吃完的包子甩到一边,气冲冲地走了。

  之后的一个星期里,我天天在他面前故意跟别的女生搭讪,故意让他看到我很开心,故意让他生气。

  一天中午,当我吃完饭回到班里时,我发现座位上躺着一封信,我打开来看,“我心伤悲”映入眼帘,当我怀着莫名的心情读完时,我大彻大悟,他说:“作为好兄弟,为什么你让我去坏场子打篮球,你却在好场子打;作为好兄弟,为什么你都不会问问我为什么总是低着头不说话;作为好兄弟,为什么你故意想让我难过你却很开心?”

  不忍心读下去了,那一个个字不再是跳动的音符,而是晒干的衣服,想挤出水却只能干燥一生。

  直到分了班选了文科我才知道我失去了这么一个好友。直到失去我才懂得,每一个人都应该是值得珍惜的。

  阴。

  何山高与我之间的事情我一直都没有告诉过胖根,因为我知道就算我告诉他,他也会挺着胸脯说:“没关系哥们在呢!”他就是这样的傻子,不像赵宇航一样不闻不问不痛不痒,一心只读圣贤书。

  尽管学校明文规定不准带手机,我还是带了。每天第五节自习课,打开手机偷偷菜啊,看看空间啊。玩玩微博啊;每天下夜自习,打开手机跟美女聊聊天啊,跟新罗高的某某打打电话啊。总之,机不离身,身不离机。

  当你真正走近一个人的时候,你会发现你舍不得不珍惜。

  当时我进了一个朋友建的篮球队,每个星期都跟另一个篮球队比赛。一次比赛中,我不小心摔到了,伤的不轻。回到班时,已经快进入晚读了,这个小班里的团支部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出去了。晚读过后,她才回来。再后来,她走到我身边,把买的药水拿给我。当她看到我手不方便动时,她就亲自为我抹药水。我当时特别不好意思,想要拒绝,却怎么也开不了口。后来,我的伤好了。她却被班主任批得狗血淋头,原因是她晚读迟到。我一直一直想写张纸条谢谢她,却怎么也下不了手。正如当初怎么也开不了口。

  那种感觉好暖。

  我到现在都记得她亲切的名字,胡晓。

  有一种心软是病的性格,疼痛都得自己忍受。我向来就是大大咧咧的性格,这个班主任叫赵立,他是跟赵宇航有关系还是跟初中的化学老师有关系?又一个姓赵的,但却是我极为恶心的班主任。他歧视我是从普通班升上来的,犹豫了几天才愿意让我继续担任政治课代表,这样就算了,他竟然把我放在第一排,放在第一排也就算了,同桌是一个又矮又丑又找不到腰的还自认为自己跳舞很棒天天跟我吹牛逼讲她英雄事迹的奇葩,为了调座位,我决定搞出点事情。

  午自习的下课,按照惯例一直是要放歌的,这也是小班唯一有的特例,黑板附近装了一台电脑投影仪每天中午由班委负责放歌,估计是我们每天烦闷的学习生活中最有趣的活动了。今天的天气还是不怎么样,有点闷热,下午自习的铃声已响,只见同桌开始走到电脑旁边,点开QQ音乐,突然放了首bangbangbang,那个时候的我甚至现在都对韩国棒子深恶痛绝的,听到这首歌我整个人就炸了一样,冲着同桌怒吼,全班同学包括胡晓在内都听见了,然后吼完我就在桌子上继续趴着装熟睡。

  隐约听见,同桌在电脑旁边掉着眼泪,这个时候篮球队的队长也是我们班的班长洛立冬站了出来,拿起扫把就朝我的座位上扔去,这还没完,第一节上历史课的历史老师来了之后,他竟然当着老师的面对我进行人身攻击。我从开始到最后都没有说话,我不是怕,我是在想,作为班长也好,我的篮球队长也好,纵使我伤害了我同桌,又是什么原因让我遭受到如此的伤害呢?

  后来我退出了篮球队,可能我的选择是幼稚的吧,反正我的技术很差,没有上场时间,在队友眼里也没有什么话题可聊,就连班主任都说小班的人是冷血动物,我何必追求全世界和平呢?也可能是我的性格太遭人受的吧。

  离开篮球队的那天,脱下逃课辛苦去定制的篮球服的那天,我一个人在校园里晃悠,这个时候我看见了郑苏,她今天穿着破洞牛仔裤白色的衬衫也格外清新,不过她没之前那么稚嫩了,剪去了刘海,手里喝着豆浆。

  她看见我,微微一笑,然后随手递给了我一张纸条,就像事先准备好一样什么时间给我什么时间离开,趁她转身离开的时候,我打开纸条,里面淡淡的一行话:“那天你等我,我没来,天下起了雨,本就和你一起看风景最好,可最后我没去,因为我要回去告诉我妈,我要学文科。”

  那天,我没有去程谙的生日会,没有去问胖根的告白怎么样了,我没有去县城的姑姑家,我一个人在大台北的奶茶店坐着等她。

  但如今寒冷的冬天过去了,看到这行话,我的心里突然温暖了许多。

  阴转多云。

  后来我的阴谋得逞了,终于调了座位换了同桌,这也是F4的开始。

  班里有个F4,自从我调到中间第二排靠左走道的时候,我便和前后位打成了一片。也就有了F4(4 FRIENDS)只说。

  最怀念的莫过于每天晚读的组长抽查背书了,我那四个好朋友中我同桌背书最快,中途不带喘气的,我背书最慢,有时背到晚读结束还没背完。每一次背书的时候,总会遭到他们的嘲笑。记得一次,背李清照的《声声慢》,他们笑我背的慢。我急了,把“满地黄花堆积”背成了“满地黄瓜堆积”,你知道后果,这以后就成了他们三个戏谑我的事实论据。

  F4什么都不缺,我发烧的时候,其中一个会给我带药,尽管带的是“小儿感冒颗粒”或者是“小儿口服液”,难怪每一次我和那个液体的药时,总感觉比饮料还甜。

  孩子,你真当我未进化吗?

  当时爱上了毛笔,我把语文书的每个空白角落都写了又丑又大的字。每一次完成一幅作品,总会拿给后面那两位女生看,不会那个我同位看,因为我同位每次都是望了一眼后就说好看得很,尽管有时候我自己都觉得写得难看。有一次,我写了个“梦无殇,意断肠”,感觉写得还不错,就拿给后面两位女生看,她们看了之后,就说:“这次写得真可以,我发现你进步了,真的,你以前写的字真的很难看,我们都不好意思说。”

  自从离开球队之后,那些人总是喜欢挑衅我,看到我被女生围着夸赞的他们,总会在最后一排起哄,但总是有我的F4们挺身而出保护我,小胡同学总是会摆弄摆弄眼镜之后,然后瞪班长洛立冬一个白眼。

  就是因为你的白眼,让我可以更加勇敢一点面对挑衅。不是吗?可能我更加感觉这是你带给我的晴天吧。

  多云转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于猫,不关于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于猫,不关于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