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江南无所有,聊寄一枝春。
夜游园2017-10-15 19:512,881

  程沐看着突然陷入沉默的女子,不由感到一阵诧异。

  夏梦临轻笑:“每年在临安中,都会有许多故事,它们或者平淡,但刻骨铭心。”

  ……

  “江南无所有,聊寄一枝春。”

  云峰眨眨眼,随意折过一条柳枝,也不将春泥清理,直接递给月尘。

  月尘又气又笑:“喂,我的生日礼物你就这么应付啊?”

  “咳咳,怎么能是应付呢?”云峰眨眨眼:“折一枝柳,赠你江南。”

  “切,还不是随便打发的。”月尘嘟着嘴,表达着不满意,脸上却满是欣喜。

  ……

  “我和他是辗转在人间小妖,我来自江北,他生活江南。”月尘抿了一口咖啡,清冷的声音留下余韵,仿佛不似人间。

  杨成呆了,下意识反驳:“什么小妖?”

  程沐狠狠地瞪了一眼,示意不要说话,反倒是苏汐嗤笑一声:“没见识。”

  杨成下意识一瞪,却是瞧见无比惊骇的一幕。

  只见无数藤条从咖啡厅中破土而出,藤条之上摇曳的小花,此刻在他眼中仿佛是巨大的恶魔。

  夏瑜嘟囔着:“喂,你这样吓别人真的好么?”

  程沐骇然发现,整个咖啡厅中五个人,除了她和杨成之外,其余三位对此竟然是习以为常。

  落花时节,做的是妖精的生意。

  ……

  月尘和云峰第一次相遇,便在临安。

  同人一样,妖精之中也有各自的小圈子,而这个小圈子中,云峰以炼药出名,而月尘……抱歉,月尘并不出名。

  “喂,你在炼什么?”

  月尘看着云峰的目光,有些无聊,她不懂炼药,只觉得用灵火将一些草药看起来就像是烹饪一样有些浪费。

  忽然,一股清香传来。

  她大声嚷道:“喂,你是在做菜吗?”

  云峰一愣,气急:“做菜,这可是三昧砂,你不知道?”

  月尘迷迷糊糊:“我应该知道吗?”

  “当然了,妖都应该知道,除非你不是妖。”

  月尘撇嘴:“你才不是妖呢。”

  云峰是树妖,草木通灵,对炼药有独特的天赋。因此,每年来求他的妖,亦或者别的灵族,不知凡几。

  月尘并非其中之一,她只是很无聊。作为一只小妖,她没有天敌,不愁吃喝,倒是有几个酒肉朋友,不过很快就散了。这次来临安,不过是纯粹无聊而已。

  尤其是云峰看书的时候,更无聊了。

  云峰对《庄子》情有独钟。他的说法是,这个记载在人族历史上的圣人,一定是一位大能者,因为他们的观点很相似。

  一样的超脱形体,一样的天马行空。

  “喂,今天吃什么?”月尘打了一个呵欠,看着一个妖精看书到天光黯淡,实在是太无聊了。

  云峰白了她一眼:“你的脑子除了吃,还能装点别的么?”

  月尘抬眸,笑道:“还有玩啊?”

  ……

  人间,确实是一个好地方。

  云峰告诉月尘,他在临安已经生活千年。千年之前的临安,已经是繁华大都,千年之后更是如此。只是,没钱寸步难行。

  月尘眨眨眼:“钱可以玩好玩的东西吗?”

  “对啊。人嘛,都喜欢金灿灿的东西,不过最近都喜欢红彤彤的纸。”云峰懒洋洋地回答:“很多东西确实蛮有吸引力的。”

  “那好,你给我钱。”

  云峰一噎:“凭什么?”

  月尘促狭:“凭我们的交情啊。”

  云峰挠破脑袋也没有想清楚,他和月尘哪来的交情。倒是月尘文绉绉的说了一句:“《庄子》中不是写了,朋友有通财之义嘛。”

  “胡说,庄子没有这句话。”

  “哎呀,都差不多的啦,走吧。”

  ……

  夜晚都市中的人,其实比妖精还妖精。

  月尘有些退缩了。

  各种酒吧琳琅满目,霓虹闪烁,整座城市笼罩在温暖的灯光之下。比记载在妖族之中的鬼市还要玄奇的多。

  “人本身就是玄奇的灵族。”云峰似笑非笑,千年前的临安,其实也曾灯火辉煌。

  月尘其实也见过夜晚的城市。

  江北的城市比临安更大,更辉煌。只是北地偏冷,天色黯淡很快,月尘是作息很有规律的妖精。因此很少享受城市的霓虹。

  很多时候,人和妖是有界限的,泾渭分明。

  云峰仿佛见怪不怪:“走吧,我知道一个地方,可以不用掩藏身份欣赏人间的瑰丽。”

  那是一家咖啡厅,名为落花时节。

  ……

  夏瑜拍了拍脑袋,一脸精神萎靡的样子:“你慢慢饮,记得买单。”

  月尘轻笑:“没钱了。”

  “云峰呢?那家伙有的是钱。”

  “他不在临安。”

  “那就赊账吧。”夏瑜的声音有气无力,身为咖啡厅的老板,他其实最讨厌赊账的方式,因为永远不知道这个账款,什么时候能够入账。

  ……

  云峰去采药了。

  所以月尘很无聊。

  作为落花时节唯一一个侍者,苏汐询问着:“这位女士,请问你需要糕点供应么?”

  程沐闻言,下意识看菜单,还好糕点的价格虽然昂贵,但并不离谱。类似于高档餐饮酒店的价格。

  而此时的杨成,已经散失了思考的能力。

  月尘点头:“好啊。”

  ……

  糕点一般都是后厨李师傅负责,他是很出色糕点师,虽说老了,但制作的糕点口味依旧一流。当然,因为顾客的特殊性,大部分李师傅都在小憩。

  苏汐和李师傅沟通去了。

  夏瑜打了一个呵欠,自顾自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倒是程沐,像是克服了内心的恐惧和惊奇,面色平和对月尘问着:“这位小姐,我们能聊聊么?”

  月尘的模样清冷,一副你随意的神情。

  “请问如何称呼?”

  “月尘。”

  “你是妖?”

  “看起来不像?”

  程沐深呼吸一口气,久经商场的她很快恢复思考的能力:“月尘小姐,你能说说妖和人有什么不同么?”

  月尘无可无不可的回答:“哦,大部分时候都一样。”

  程沐追问:“那小部分的时候呢?”

  “不知道怎么形容,你要问云峰。”

  ……

  月尘也曾问过云峰这个问题。

  “人和妖有什么不同啊?为什么人这么多,妖那么少呢?而且妖生活在人的世界中。”

  她的嘴鼓鼓的,塞满了特色梅花糕。

  云峰慢慢品,听着月尘的疑问,轻笑:“对妖而言,人太羸弱和普通。这大概是最大的不同吧。”

  人会老、会病、会死,仅仅生命的长度而论,人比妖要短很多。

  相对于这种偏向哲学的问题,云峰更喜欢炼药。

  他的手中,是一株白芽马。我听云峰说过,用白芽马炼制的药,可以治愈顽疾。这是一个老妖托他炼制,用来治愈老妖病重的孙子。

  “妖也会生病么?”

  “会。”

  “治不好也会死?”

  “废话。”

  云峰撇了撇嘴,一脸嫌弃。

  “哦。”月尘叹了一口气,做妖,其实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好。不过认识一个会炼药的妖,似乎也不错。

  “对了,我明天就离开了,在这之前,我允许你给我提一个要求,算作生日礼物。”

  月尘眨眨眼:“真的什么都可以吗?”

  云峰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想要江南。”

  ……

  江南无所有,聊寄一枝春。

  月尘叹了一口气,面前清香诱人的梅花糕,也没有勾起她的食欲。

  她缓慢拿出云峰送给她的折柳,问:“老板,收柳条么?”

  夏瑜慢吞吞的望去,惊疑了一声。

  “如此纯粹的妖灵,你舍得?”

  “你帮我养着就好了。”

  “哦。”夏瑜难得大气一挥:“小汐,记在本质上,云峰那家伙什么时候还钱了,这个柳条再还给她。”

  苏汐好奇地望着:“老板,这是什么啊?”

  夏瑜抿唇,不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花时节又逢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花时节又逢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