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两种人生,两段过往(1)
挑之夭夭2017-12-03 22:174,647

  紧赶慢赶还是迟了,看着紧闭的大门阿晴无语的抠了抠脸“这看门的老头也忒不近人情了”

  绕着两人高的墙走了半圈,终于找到一个摄像头的死角,刚想找个下脚的地方,就听到有人哎呦哎呦的直叫唤,转个拐角就看到几个男孩子在那里排着队叠罗汉,眼前一亮,这个方便啊!果然人多好办事。

  随便将车停在了某个书店门口,趁着还剩最后一个人的时候,快步跑了过去“哥们,借个肩膀啊!”

  “哎……你谁啊!给我下去”那人刚站起身,就被人从背后一把按了下去,接着肩膀一沉,刚想晃动身体把这人甩下来,谁知道院墙上也不知道谁伸手拉了一把,直接将人拉了上去。

  “谢了,哥们。”阿晴借着那人手臂的力量纵身一跳,小小的身材使劲扒拉着才勉强的骑在院墙上,随手拍了拍身边那人的肩膀,道了声谢,向着墙后那棵大树中离墙最近的一棵树杈跃去,利用树杈的缓冲跳下,落地时接着一个翻滚减轻脚腕的承受能力。一套动作做的是行云流水,好似练习了千百遍。

  “错啦!那人不是你哥们,是你的同班同学。”梁珂在脑海里叫道

  正站起身边拍着身上的灰尘边向教学楼冲刺的阿晴脚下一个踉跄,匆匆瞥了一眼还坐在墙头上的那人一眼,那人也静静地坐在那看着她,他的目光冷冷的,很像一种动物。没错,一双像极了狼的的瞳眸。不过此时这双眼睛里除了夹杂着寒霜的疑惑,还有点……玩味?

  这是什么感觉?就像是猎物被捕猎者牢牢盯住了一样,令人汗毛倒竖。

  “十三班?”

  “嗯”阿晴站在班级门口仰望着门口写着班级的牌子。

  上一世,最后一次待在学校里是几岁她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那时候她回到家,她的母亲抱着她一直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于家她最后的记忆就只是母亲的嚎啕大哭,父亲的将她推向深渊时的决绝,以及怎么也不可能追赶上来的弟弟。

  上学是一种什么体验?她所经历的学习,是残忍的、是挑战身体极限的。像这种,不用瞻前顾后,不用为生存而绞尽脑汁,随心所欲的肆意妄为,不管不顾,充满了青春和活力的感觉,那是她早已经记不清了的,甚至是陌生的。

  现在站在这里她反而有些不知所措,她其实根本不懂作为一个学生应该是怎样的,至少不会是她之前那样死气沉沉的。

  本来还热闹的班级,她才刚踏入教室,教室里立刻安静了下来,所有的视线立刻集中在了她的身上,犹如无数根细针扎在她的身上。

  几秒钟过去,人群突然嗡的一声炸开了锅,教室里瞬间响起了窃窃私语的讨论声。

  “窗户边的那个空座。”

  阿晴一眼就看见了窗边的那个空座,因为空座前的那个人实在太过耀眼,她一眼就看到了沐浴在阳光中的他,圆溜溜、水汪汪的大眼睛,在看到她的一瞬间猛地迸发出奇异的光彩,如星石闪耀。

  薄薄的嘴唇都快要咧到耳朵根了,一共就32颗,他这一笑估计露出一半还多,一口大白牙,充满胶原蛋白的小脸蛋再配上露出的小虎牙,那可爱的模样与记忆里那张惊慌失措的脸不谋而合。

  这世上竟然真的有如此巧合的事,命运果然让人难以捉摸的透。

  “顾,离。”她轻声地、缓慢地吐出这两个字。

  “咦?你认识他?”梁珂有些疑惑

  “嗯。”阿晴只是敷衍的应了一声,便没了下文。仿佛对这个话题很是忌讳,梁珂虽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是可以感觉到她内心的烦躁。

  她的眉头始终紧锁着,面无表情,紧抿着嘴唇一言不发的将书包里的东西一一拿了出来。

  顾离的眼睛打梁珂出现就没离开过,目光就像粘合剂死死地粘在了她身上,一脸期待的等着和她打招呼,他有好多事要说,好多话要问。一想到这里,他就有些不高兴了。

  他的目光太过炙热了,烫的人浑身难受,让人无法忽视,阿晴无奈的抬头看去。不知道为什么刚接触到那期待的小眼神,顾离的嘴角立刻耷拉了下来,如沐春风的笑容也收敛了起来,哼的一声转过身,背对着阿晴嘟着嘴不说话。

  阿晴侧过声扫了前面那人一眼,不觉得好笑十几岁的大人了,还跟以前小时候一样,鼓着脸生闷气,让人郁闷,这又是生哪门子的气?阿晴有些哭笑不得了,这摆明了是等着她去安慰呢!

  为了肯定阿晴的猜测。顾离生怕身后的人没听清,又重重的哼了一声,比上一回哼的更响亮。

  手指微微抬起,却又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连嘴角勾起的一抹极淡的笑容又消失在那张脸上,眼神比之刚才还多了几分寒霜。

  顾离等了半天,鼓鼓的腮帮子都有些酸了,也没见到身后的人来问问他生气的原因。微微侧头斜眼看过去,不看还好,一看更生气了。身后那人正百无聊赖的支着下巴,翻看着书桌上的英语书,看样子丝毫没有想要来关心他一下的心情。

  “啪!”阿晴看着眼前突然伸出的这只手,手指骨节分明,白嫩细长。这手比它主人的那张还显得稚嫩的脸还要漂亮三分,据说拥有这样漂亮手指的人都是天生的钢琴家。

  阿晴冷冷的看了顾离一眼,只一眼又低头看书,冷声问道“什么事?”

  顾离怔怔地看着这张脸,陌生的语气,但是他一点也不怀疑梁珂的身份,只当她刚醒,还在对昏迷之前发生的事耿耿于怀。

  一想到这,顾离的怒火瞬间消散了,咬着嘴唇可怜兮兮的,像是受了委屈的小狗“你醒了怎么也不发个消息给我?我昨晚放学去看你,但是去了医院却没有看见你人,还以为……以为……”

  “以为什么?我死了?”阿晴看他这模样语气也无可奈何的软了几分“”

  “我也是担心你。”说完他白皙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一抹可疑的红晕

  阿晴怎么说也是个成年人了,顾离的羞涩又表现的那么明显,她想假装看不见都不行。难不成这丫头还和他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慵懒的靠在椅子上,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击着桌面。

  “现在你看到了?我很好。”阿晴依然冷淡的语气

  “我……我看到了,那你到底是怎么掉湖里的?有人说是水鬼索命,但是我不相信。”他双手叠在一起,下巴搭在手臂上,眼里满是心疼。

  “既然不相信还问什么?结果都成这样了还去计较什么过程。”话是说的风轻云淡、毫不在乎,可真能做到把这一切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人,这世上还真的就没有。

  “可……可是要不是我哥的话,你可能就……就会……会……”顾离狠狠地锤了桌面一拳 ,他很后悔救梁珂的那人不是自己,不然的话……不然的话……

  “你哥?你什么时候有的哥哥?”阿晴的语调都上升了几个度,嘶哑的声音像胡乱弹奏的二胡。高声说话使得她的声带承受不了,捂着嘴又是一顿猛咳。

  “我哥是傅逸东啊!”顾离一脸疑惑的看着阿晴,伸手想要去触摸她的额头“你没事吧!”

  被阿晴毫不客气的拍开后也不介意

  “忘了。”阿晴睁着眼睛说瞎话,一点也不脸红

  “我老姨的儿子”老姨?阿晴仔细想了想好像确实有这么个老姨,但是这老姨并不经常回来,所以也没什么印象

  “喏!我哥他来了。”顾离对着门口那人努了努嘴

  这人看起来好生眼熟,阿晴想了想才记起,这不是刚刚坐在院墙上的那人么,阿晴瞄了瞄靠着后门的空座,心里不由得松了口气,她倒是不担心别人看出自己的不同寻常,她只是害怕和人太熟络,尤其这人还有一双像狼一样锐利的双眼。

  她很久没有上过这么无聊的课了,年纪一大把的老头子的教学就跟在唱催眠曲的似的,一遍一遍的催着她赶紧睡觉。

  阿晴就是听不懂这数那数,这个方程式,那个计算方式的,但也想装装认真学习的样子,毕竟真正听课的是她第‘三’只耳朵。

  才过了三分钟她就坚持不住,趴在了桌子上。这一睡就是一上午,其中有个老师实在是受不了她这种行为,一节课就40分钟,而这40分钟里她就被这老师点名回答了七八次问题,平均五分钟一次,刚睡着就被叫醒了,要不是脑子里还住着一个小人儿在那认真听着,她估计上学第一天就得在外面站一天。

  这个学校是半封闭的高校,中午是不可以离校的,这样高级的贵族学校里有各类中西餐厅,反正这里的学生不差钱,很少有人会去免费的食堂。

  阿晴实在赖不过顾离的软磨硬泡,只好在他的生拉硬拽之下一起去了学校里其中一家餐厅。都说爱笑的孩子运气都不会差,顾离应该就是有那。种运气不差,人缘又好的人吧。走了一路打了一路的招呼,连随便选了一家餐厅,都有人让座。

  阿晴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就找林茜算账,不是真听了林泽的话,而是现在的她实在是太弱了,最好别惹麻烦,省的成为公众人物,对付林茜不用急于一时,她就像一条毒蛇,如果没有一次性捏住她的七寸,她一定狠狠地回咬你一口。

  因为她,而为将来的计划带来许多阻碍,岂不是得不偿失了?

  可她不愿意招惹别人,人家倒是挺稀罕她的,上赶着让她收拾。

  “李妍,你知道吗?听说南湖公园啊~~有鬼的。”两个女孩坐在离阿晴不远处的那张桌子,神秘兮兮的咬耳朵,虽然看起来像是在说悄悄话,但那音量完全就是故意说给某个人听的。

  说话的是个齐刘海长发披肩的女孩,瓜子脸,五官很是精致,即使化妆品用的不多但依然看得出描眉画眼的痕迹,睁着一双刚割的欧式双眼皮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阿晴,似笑非笑的。

  “是吗?郭瑶你看见了?”叫做李妍的女生,一副吃惊不已的模样,可那演技实在是尴尬的很,分明就知道刚刚郭瑶那话的潜台词是另一层含义。

  “没啊!但是梁珂一定看到了,是吧!梁珂”郭瑶见梁珂故作淡定的模样心里莫名窝起一团火,直接扯开嗓门喊了一嗓子,生怕周围的人都听不到,没人来搭腔似的。

  “是啊!梁珂你在南湖里看到水鬼了吗?”李妍笑呵呵的跟着郭瑶一唱一和的

  “李妍,你们有意思没意思?你们是不是故意找不痛快呢!”除了顾离这个没心没肺的傻子会上这个当。李妍她们正愁没人接话,戏都演不下去了,还好顾离给她们个获得奥斯卡的机会。阿晴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一口一口细嚼慢咽,好像压根听不见周围的声音

  “哎呦!这不是顾二少么!我哪敢找您的不痛快呐!要是你找你哥哥哭鼻子了,我可不就倒了大霉了”听起来倒是挺畏惧顾离的,可表情却明白告诉顾离,有本事找你哥哭去,你算哪根葱。

  这句话并不是挑衅,而是有意为之的。准确地戳中顾离的软肋,料定顾离不会跟傅逸东说这事的。

  因为他这人不但好哭,还爱告状,他小时候长得小巧又可爱,小朋友总喜欢欺负他,他打不过就跑,跑到他哥身边就等于进入了安全区,那帮小 王八蛋全给他哥一个个揍得连他们妈都不认识了。时间长了就成习惯了,一有人要揍他,他拔腿就跑,满世界乱转直到撞到他哥。现在他几千米跑下来依然脸不红心不跳。

  渐渐地知道傅逸东的人都知道他重义气,对他弟也多了几分尊敬,喊声二少,这两年顾离的小日子过的别提多滋润了,已经很久没有人敢这么刺激他了。

  傅逸东也为了这个傻弟弟操碎了心,从小学一路打到高中,傅逸东拳重,下手又狠很快身后跟了一帮小弟。本来这所高校的扛把子并不是傅逸东而是一个叫阿钉的,傅逸东刚来这里就被他盯上了,处处针对,刁难。

  终于有一天傅逸东把阿钉堵在了一条小巷子里,蒙着头就是一通乱揍,阿钉靠的是人多,真单打独斗起来他就算个渣渣,被傅逸东直接秒杀。

  阿钉又带着一帮人报复,傅逸东又带人杀了回来,两人斗来斗去直到阿钉住院才收场,那场聚众斗殴一直打了两个小时,除了阿钉其他人都被拷 进局子里了,阿钉因为左手手臂骨折住院了,出院都已经是一个礼拜后的事了,傅逸东那场架打的人心服口服,在ADE这间高校里彻底站稳了脚,阿钉不甘屈居于人下当即退了学,没过多久阿钉转校到附近的ALAN高校,啥事不干就跟傅逸东作对。

  两所学校美名曰,不约束学生的想象力,创造力和一切可以自己负责的事。其实就是怕得罪人,都是贵族学校,在这里的学生非富则贵,哪能轻易得罪,能闭上两只眼就绝不睁开一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热血高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热血高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