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两种人生,两段过往(2
挑之夭夭2018-01-04 10:324,286

  要是在平时他也不会跟女孩去计较这些,毕竟动手的一直是他哥,可是当着梁珂的面被人这样臊着,顾离替梁珂感到生气,一张脸憋得通红,也不知道是气的还在臊的。

  “关于南湖闹鬼的传言……”就在周围人都憋着笑,等着看顾离笑话的时候,一道清冷却嘶哑难听的声音不疾不徐的响起。

  阿晴头都没抬,依然挺直着腰板,慢条斯理的品尝着碟子里的食物,仿佛那是什么珍馐美味。

  李妍和郭瑶诧异的对视了一眼,在对方眼中都看到了疑惑,平时梁珂看见她们都绕着路走,她们跟她说句话半天都得不到一句回复,难道前段时间受到的刺激太大了?

  喝完杯子里最后一口现榨果计后,优雅的用纸巾抹了抹嘴唇,这才撩起眼皮看向那像说相声似的两人,眼中寒芒丝毫不掩饰,直射进郭瑶和李妍的心窝里,像是心里最阴暗的秘密被窥视的一清二楚,惹得她们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

  “是不是真的,你们不是最清楚吗?”阿晴的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本来阿晴并没有认出她们,毕竟在梁珂的精神世界里场景的转换太快了,她刚看到林茜的时候已经被推入湖水里了,隔着一圈圈的波浪真的很难看清人的五官,可这两人生怕她认不出来,非得来提醒提醒。

  就她俩这样阴阳怪气的说话方式,阿晴不用梁珂提醒,就可以肯定当时林茜身边站着的俩人,绝对就是现在惶恐不安的两个人

  “你什么意思?”

  “梁珂,说话最好小心点。”

  李妍和郭瑶立马变了脸色,到底还是孩子把东西想的太简单了,以为随便编造出个水鬼,一切就都可以撇的一干二净了?

  阿晴冷哼一声,目光中闪过一丝凶狠“没什么意思,你们不用这么心虚。不急,欠……我的,我都会讨回来的”

  “真是好笑,我们欠你什么了?”李妍不屑地嗤笑了一声,扭着细腰向着阿晴这边走了过来。

  “一条命。”三个字说的很慢很慢,每个字都说的很重,像是铅块一块一块的砸在李妍和郭瑶的心上。

  李妍当即变了脸色,眼前这人并没有任何表情和动作,只是轻飘飘的吐出三个字,可她却从心底感到阵阵凉意。 这种凉意渐渐感染了全身,对上那双深瞳李妍不由浑身一震,身体的本能让她感到恐惧,不自觉的开始后退。

  郭瑶走到李妍的身边,两个人互望了一眼,本来李妍慌乱的心一下子就平静下来了。一般人听到这话最多当是在开玩笑,不会太深究的。可到底她们都是当事人,当然知道梁珂这是什么意思,听到这话心里有鬼自然会感到不安,底气也没那么足了。

  “你,你在胡说什么?”

  “是不是胡说,你们不是最清楚吗?”听到这话,李妍一动也不敢动心脏砰砰直跳,明明这人好端端的站在这里,她根本不用感到恐惧的,但还是忍不住感到紧张。

  “你”李妍指着阿晴刚说了一个字,郭瑶突然从李妍身后冲了上来,抬手冲着阿晴脸颊扇去。

  顾离当即变了脸色,忙站起来想去阻止,可刚站起来,就定在那里一动不动了。他看见梁珂不偏不倚准确无误的握住郭瑶伸过来的那只手的手腕,诧异睁大他那双本来就很大的眼睛。

  阿晴对着郭瑶露出一抹讥笑,李妍也走了过来想要去拉阿晴攥着郭瑶的那只手,可是阿晴比她动作还快,反手给了她一个耳光,在收回收的时候顺便也给了郭瑶一个响亮的巴掌。李妍和郭瑶两个人向相反的方向偏过脑袋,捂着脸目光中又是惊又是怕。

  不止是她们就连梁珂也是感到不可思议,她与阿晴共享一个身体,所有的感官感受都是连在一起的,她可以感受到手掌心里的酥麻与炙热,明明那么简单的一件事,偏偏当时的她就是没有那个勇气去做,如果当时可以鼓起勇气……其实她究竟恐惧什么现在想想她也不知道,只是觉得忍忍也就过去了,还真是可笑呐!可惜现在说什么如果都已经晚了

  “耳光,也是要讲究快、准、狠的。”不屑的嗤笑一声,扔下郭瑶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震惊中的李妍和郭瑶,还有顾离。

  顾离反应最快,应该说他身体反应比他的大脑更快,看到梁珂离开身体本能的提步跟了上去,以至于跟思维上没有同步。走到门口的时候,顾离停了下来,若有所思的回头看了一眼餐厅里,不知道是吓得,还是羞的,李妍和郭瑶依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再回头看,梁珂已经走了很远很远了,他们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大,顾离看着这个背影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生出了一种奇异的感觉,他和梁珂之间的关系就像现在产生的距离一样,越来越远,想到这些他赶忙追了上去。

  阿晴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后面的脚步声一直没断过,但是脚步声始终停在几步开外,既不靠近也不离开。

  “别跟着我了”她转过身背对着阳光站在一片树荫之下,让人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顾离咬了咬嘴唇,踌躇了一会儿,小心翼翼的开了口“我觉得你今天很反常,是不是出院的太早了?要不,我陪你回去再看看?”

  刚说到回去的时候,阿晴突然举起了手,顾离吓得立刻缩了缩脖子,双手抱头后退着“哎呀!哎呀!别打,别打,有话好好说啊!”

  阿晴看着抬起的左手,慢慢握紧五指,深深地叹了口气。她看得到顾离眼里恐惧的神情,一时间也不知道是庆幸,还是该难受“你怕我?你也会怕我?我……我……”

  我什么呢?她想说清楚,可是她能说什么呢?说自己再怎样也不可能对他动手的,可她凭什么这么说呢?凭现在这幅身体?

  她的视线在顾离脸上停留片刻,才转到地上两人头挨着头的影子,烦躁的挥了挥手“滚蛋。”

  不愿意在待在这里废话,转身就要走,身后清脆的声音又悠悠扬起“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真的没想到她们越来越过分,幸好你没事。”

  顾离没有看到背对着他的阿晴眼中一闪而过的愤怒,还在继续说着“你会生气,报复她们也不奇怪,我就是怕你太冲动了,不小心做出什么毁了自己的事。”

  过分?没事?报复?她要是真的想要报复,凭她们根本承受不来。

  只不过一时糊涂不小心犯了错,更何况你又没有出事。小孩子之间打打闹闹的,没什么好担心的。

  大概都会这么说吧!谁又会知道在这具完好的身体里承载的究竟是谁的灵魂?谁又会在乎?谁又会相信?

  “只是过分吗?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天真是很好,过于的天真那就是蠢,别再用你那自以为是的善良去企图教化别人,也许别人根本不需要。”阿晴目光里盛满了怒火,极力的克制住声量低吼了出来。两步跨了过去,一把扯过顾离的衣领,狠狠像后一推,顾离撞在树上,后背立刻感觉到火辣辣的疼痛。

  她本来不应该生气了,对于她来说杀人比微笑更简单。可是林茜她们和她这种被培养出来的杀人机器是不同的,她们应该像顾离这样,在如花般的年级里享受着青春岁月里的天真和纯净,而不是在别人的痛苦上获取快乐和满足。内心充斥着阴谋跟算计,变得肮脏不堪。

  顾离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他可以明显的感觉到梁珂的怒火带来的压迫感。他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小眼神不住地在面前抓住自己衣领的手上打转,不由得为自己的脖子感到一丝担心,这样凶恶的梁珂倒是让他想起另一个人,他哥傅逸东。

  一样的令人畏惧,天生的霸者,只是跟他哥相比起来,眼前这人气场更加强大,更令人感到害怕。

  阿晴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控了,无奈的叹了口气,松开顾离转身一言不发的就要离开,不断地深呼吸努力平复着心情,心里不断地告诫着自己冷静、冷静、再冷静。

  “东哥,接球……”篮球场上一声高亢的喊声打扰了两人之间的尴尬

  向着声音源望去,一个一米八几的大个子正将手中的篮球扔向了站在篮球场外的另一个人。篮球带着风声袭来,扬起了他额前的碎发,那双眼睛里充满了自信,仿佛他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导者,他脚下所踩着的土地就是他的宫殿,他的王座。

  傅逸东伸手一捞,球被他准确无误的搂在怀里,并没有立刻夹带着篮球向着场上进攻,而是把玩着手中的篮球,目光始终定在树荫下的两人身上,满是疑惑。还以为他们又像以前一样在这里散步,没想到后来的发展趋势越看越不对劲,甚至令人感到匪夷所思,这还是他认识的梁珂吗?

  傅逸东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抽什么疯了,单手扬起将怀里的篮球瞄准梁珂掷去,等后悔的时候球已经沿着抛物线滑过去。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坚信梁珂一定可以躲过这一球。

  谁知道事情并没有如傅逸东预料中的那样,梁珂站在那里像木桩似的一动不动,好像就是方便傅逸东瞄准似的。“唔……”一声闷哼,篮球正中梁珂面门,顿时,两行鼻血顺流而下。

  梁珂仰面倒去,亏得顾离就站在她身后,一把将她搂在怀里。

  梁珂虽然身材娇小,可到底也是几十斤的人了,再加上突如其来的冲击力,顾离脚下一个不稳直直的跪了下去,正巧磕在了隐藏在树叶下的小石子上,眼泪唰的夺眶而出。

  傅逸东急忙跑了过来,刚好看到顾离梨花带雨的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啪的一声,照着顾离的后脑勺上去就是一巴掌,这巴掌拍的又响又脆。

  “出息的。人又没死,哭个屁啊!”傅逸东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两人,梁珂平时看着懦弱又没用,可刚刚行动迅速,气场惊人,但现在又突然废物到连个篮球都躲不过,这人怎么变得这么奇怪?

  梁珂只是睁着俩轱辘眼直勾勾的仰视着天空,两行鼻血因为梁珂现在是平躺,所以血流的方向也发生了改变,在梁珂脸上画出了个八字胡。再看这眼睛里连瞳孔都放大了,也感觉不到焦距,吓得傅逸东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一球把人给砸死了,赶紧伸出手指探了探鼻息。

  ‘呼~~还好还好’感觉到微弱的热气,心里这才放松下来。

  其实阿晴对这件事也是无可奈何,完全没想到在篮球砸向自己的那个瞬间她的五感再次消失了,对于这个强制性技能,她只能被迫接受,站在那里无所作为等着篮球砸过来。

  之后的半分钟内她都处在一个当机的状态中,当五感慢慢地恢复时,痛感是她最先体会到的感觉。只觉得自己的鼻子就像被人狠狠地砸了一拳,痛得她五官都扭曲到了一起,眼泪犹如打开了的水龙头,哗哗的直往外流。

  “还好吧!”泪水模糊的眼前突然伸过来一只手,这只手比不上顾离的手漂亮,手掌上还有薄薄的一层茧,幸好手指修长才不至于让人觉得难看。

  顺着手掌一点一点往上看去,傅逸东站在树影下,阳光在他身后树叶间晃动,晃得人头晕,就这么呆呆的看着鬼使神差的伸出手去触碰那宽厚的掌心。

  一如几年前的某天傍晚,常年晒不到阳光的小巷子里,那人踏着七彩光芒如同天神降世,缓缓向着她走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也是这样伸出手,只是那只手比现在这只相比显得苍白无力“跟我走吧。”

  她没伸出那双满是污垢的手,她怕脏了那人的手掌。那人也不生气,反而蹲下身子,从怀里掏出干净的手帕,擦干她的小脸。忽的,清冷的脸上绽放出一抹笑容“你愿意跟我回家吗?”

  为了守护那抹苍白的笑容,她花了一生的时间“萧铭,当初你把我捡回家,最后也是你将我送走,我不恨你,只是从此以后两不相欠,各自安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热血高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热血高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