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水千丞2019-11-06 09:573,267

  仗刑是朝堂军队里常用的一种刑罚,以警告为主,惩戒为辅,但打死、打残也是常事。

  若是实诚地打,二十便足以杖毙,若是有意放水,百仗都还只是皮肉伤。这要看行刑者能否领会赐刑者的意图,或受刑者的银子能否压秤。

  明眼人都看得出封剑平不是真的要将元卯如何,于是马马虎虎地打了二十仗了事。

  元卯屁股开了花,虽然是轻伤,但部位紧要,也要在卧榻趴上些时日。

  元思空跪在他床前不肯起来,眼睛又红又肿。

  元少胥气得在屋内反复徘徊:“谁给你的胆子?啊?谁给你的胆子!你闯下这般大祸,若不是靖远王宽厚,别说你的小命不保,爹也会受到牵连!”

  元思空垂着头,一言不发。

  元卯摆摆手:“少胥,罢了,你出去吧。”他看了看岳轻霜和元微灵,“你们都出去吧。”

  “爹……”

  元少胥还要说什么,元卯加重了语气:“出去。”

  元少胥气得拂袖而去。

  元思空其实知道,元少胥一直不太喜欢他。元卯虽然是个正五品千户,年俸也不过一百九十石,他为人刚直清正,没有额外“营收”,要养活一家老小,还有几名家丁,日常开支并不宽裕,多一口人吃饭,都是不小的负担。

  如今他闯了祸,不仅害得元卯被打,还罚了三个月的俸禄,这意味着即将入冬,他们连火炭怕是都要买不起。

  所以元少胥骂得没错,都是他的错。

  元卯看了看元思空,无奈道:“行了,起来吧。”

  元思空摇头,哽咽道:“爹,你罚我吧,罚我什么都行。”

  “罚你的目的是让你知错,你不是已经知错了吗。”元卯道,“起来吧。”

  元思空还是摇头。

  元卯干脆伸长了胳膊,捏着他的肩膀将他提溜了起来,拉他坐在床沿。

  元思空抹着眼泪。

  “空儿,还记得我当初查你的身世,你九岁便中童试,刚好是我们相识的那一年,对吧?”

  “嗯。”

  “你还说了一嘴,说你爹要你十年不准考举人。”

  元思空再次点头。

  “你可知为何?”

  元思空沉静了一下自己:“即便我爹不说,我也不会去,我爹不中第,我怎可僭越。”

  元卯摇摇头:“你觉得你爹是为了面子才不让你去考的吗?”

  元思空眨了眨眼睛,不知该作何回答,他确实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他爹是勤恳聪明不假,但也许还不够勤恳、不够聪明,天下读书人千千万,都做着“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的大梦,能够入朝为官的哪个不是人中龙凤,一生不中的也比比皆是。但他却从小就坚信自己有朝一日,一定会站在保和殿上,面对当朝天子的试问,引经据典、对答如流。

  元卯摸了摸元思空的头发,静静地看着他的眼睛:“空儿,你太聪明了,可心智尚幼,还不能完全驾驭这样的天予之才,过多的颂赞反而会毁了你。你爹怕你骄奢,怕你混淆是非曲直,怕你年少得志不能体察蚁民之苦,怕你自以为通透人心实则一叶障目,因为你还小,哪怕书阅万卷,没有真正活过,就不会懂人世间。若让你年少中第,确实风光无限,可宦场会把你撕成碎片的,你爹是为了保护你。”

  元思空怔怔地点了点头,想起他爹温厚儒雅的模样,四年了,依旧那么清晰。

  “这次的事,全赖靖远王宽宏,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你剖一匹死马,有什么大不了,但你打的可是他的儿子,那是手握二十万重兵的靖远王的儿子,你懂吗?”

  元思空再次点头:“爹,我再也不敢莽撞。”

  元卯叹息:“那小殿下也非池中之物,希望他不是记仇的人吧。”

  元思空抿了抿唇,心里恨死那个兔崽子,如果不是他闲来无事去马场,还要四处闲逛撞破他剖马尸,哪儿会有这么多糟心之事,他心中不忿,小声嘟囔道:“靖远王为何要带他出战。”

  “我们也觉不妥,打听过,说小殿下是被狼养大的,听得懂狼语,靖远王带着他,是怕迷路。”

  元思空讶然:“真的吗?”

  “应该是真的,打仗非儿戏,否则靖远王为何带一个小娃追敌。”

  难怪靖远王要叫他“狼儿”……

  “好了,你去陪陪聿儿吧,他肯定闷坏了。”元卯趴回枕头上。

  “我想陪着爹。”元思空往元卯身边凑了凑,小声说,“爹还疼吗?”

  “皮肉伤,不碍事,休养几日就好了。”

  元思空轻轻趴在了元卯宽厚的背上:“我想陪着爹。”尽管平日里他从不表现出来,但他其实十分依赖元卯。四年前那个将他抱在怀里,带他远离饥饿、寒冻和死亡的男人,在他头顶撑起了一片天,待在元卯身边,他就感觉温暖与安心,仿佛世事纷扰,也不能伤他分毫。

  元卯轻笑一声:“你平时总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如今倒像个孩子了。”

  元思空轻声道:“爹不要怪空儿,空儿再也不会犯错了。”

  “你知错就好,爹不怪你了。”

  “等空儿长大了,一定要做大官,让咱们一家都过最好的日子。”

  元卯“嗯”了一声,眼中却有些忧虑。

  “……爹。”

  “嗯?”

  “眼看要入冬了,你被罚了三月俸禄……”

  “这不是你要操心的,你去帮徐虎把活儿干完,每一匹马都要用心挑,马虎不得。”

  “孩儿明白。”元卯眨巴着眼睛,眼眸在黯淡的光线中异常地明亮。

  ——

  当元思空再次来到马场的时候,徐虎和赵大有对他的态度都变了,变得有些毕恭毕敬,毕竟他是打了亲王的儿子,还反被亲授可以剖马尸的人。

  赵大有逃过一劫,又是庆幸又是后怕,他本就觉得元思空是要成大事的人,如今更加坚信不疑,一见元思空就套近乎:“思空啊,世叔真是担心死你了,还好你逢凶化吉,往后马场有马儿死了,我全部都给你处置。”

  “谢谢世叔。”元思空淡定说道,“世叔,侄儿还有个不情之请。”

  “你说,尽管说。”

  “你也知道我爹被罚了三月俸禄……”

  “没问题,小事儿,交给世叔。”赵大有忙抢道。

  “世叔,你还不清楚我爹的脾气,这么多年来,他收过你一钱一两吗。”

  “那你的意思是……”

  “我跟着徐伯养马,世叔每月也给我工钱,我想先向世叔预支一些,熬过这个冬日再说,以后养马、医马,思空分文不取。”

  “思空,你这话就太见外了。世叔先给你拿上一百两,以后你的工钱和诊费,世叔照付……呃,不,每次只付一半,假以时日,你也就还上了,这样就算你爹知道了,也合情合理,对吧。”

  “多谢世叔,思空只拿二十两,也好跟我爹交代。”

  “好,都听你的。”

  元思空再次作揖,赵大有慌忙回礼,只觉这少年心智过人、气度非凡,早晚有一日要翱翔于九霄之上啊。

  ——

  元思空自然不会把银子直接拿给元卯,而是拿给了岳轻霜,到时候元卯就算知道了,也不舍得责骂岳轻霜,这二十两足以缓解隆冬之急了。

  事情虽然过去了,但元思空一刻也不敢放松,因为靖远王还没走,封野那小崽子明显恨他,肯定不会就这么放过他,他们一日不走,他一日不得解脱。

  果然,三日之后,元思空正在马棚内挑马,就听得身后传来一阵特别的蹄声。

  他心脏一紧。

  那不是辽东马的蹄声。他们的马,马掌都是普通的铁,叩地声脆,而背后这个蹄声,沉闷、厚重,是沙铁的动静。徐虎说过,用得起沙铁做铁掌的,只有一支军队,那就是封家军。

  元思空转身匍匐在地,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

  “把头给我抬起来。”头顶传来稚气而傲慢的童音,听来十分不友好。

  元思空腹诽了一句,心想该来的还是要来,于是慢慢抬起头,恭敬又谦卑地叫道:“草民见过少将军。”

  封野坐于健硕的高头大马之上,虽然脸上还有淤青未散,但依然看得出容貌之精巧,气质之尊贵。只是,这马对他来说太高了,有种小孩子穿大人衣物的滑稽,真不晓得他是怎么驾驭的,以及能不能下来。

  封野皱起眉:“你叫我少将军是何深意?讽刺我?”

  “草民不敢。”元思空只是想拍个马屁而已,他看得出来封野极其崇拜自己的父亲。

  “不准叫我少将军,将军之名我要自己打来,轮得到你奉承。”

  “草民知罪。”元思空低下头,“草民不知小殿下驾临,有失远迎。”

  封野冷哼一声,居高临下地看着元思空:“少来这些废话。你不是说,你剖马是为了医马吗。”

  “是。”

  “我的马儿今日体有微恙,食欲低迷,你医得吗?”

  “草民……斗胆一试。”

  封野眼中闪烁着恶意:“很好,医好有赏,医不好,我就重重地罚你!”

继续阅读:第7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