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水千丞2019-11-06 09:473,220

  虽是封野命令自己去驿馆,但元思空心里忐忑,不敢妄拿主意,便去问元卯。

  元卯今日能下地了,虽然还不方便坐。但见他正要外出。

  “爹,你伤还没好,这是去哪儿啊。”

  “我不碍事。大同府赠予辽东的火铳到了,我正要陪总督大人去查验。”

  元思空双目圆瞪:“火铳?可是单兵火铳?”

  “正是。”

  那火铳乃装填了石弹、铅弹或铁弹的铁筒,以火药发射。火炮算作大的火铳,只是太过笨重,通常仅用于城战,而单兵火铳却是可以让将士们手持的,专治骑兵,是封家军发明的,他们早有耳闻。

  元思空喜道:“太好了,咱们有火铳了!”

  元卯也笑了:“靖远王以五百火铳,交换我们的两千战马。”

  “可咱们没人会使啊。”

  “靖远王自会着人教授我们。”

  “爹,空儿能去看看吗?”元思空央求道。他好想见见那传闻中厉害的火器啊。

  “过几日吧。”元卯道,“你怎么没去马场?”

  元思空这才想起他来找元卯的原因:“爹,小殿下叫我去他的驿馆。”

  “为何?”元卯皱起眉,他显然是担心封野不肯放过元思空。

  “小殿下接连两天去马场,找我……”

  “找你做甚?”

  元思空搔了搔脑袋,不太确定地说:“空儿觉得,他可能是去找我玩儿。”

  元卯愣了一下,旋即笑了:“那小殿下从小生长在军营,许是第一次见到适龄人,他叫你去,你便去,切不要忤逆他。”

  “孩儿明白,只是马场那头,徐伯怕是忙不过来。”

  “他自会增派人手,不必担心,你且去吧。”

  “是。”

  元思空这才放心地去了驿馆。

  ——

  到了驿馆门口,他还未找门卫通报,那门卫已经拉着他往里走:“是元大人的公子吧?你可来了,小殿下问了一早上了。”

  元思空会心一笑。

  进了屋,但见封野坐在宽大的太师椅上,晃着两条小腿儿,扬着下巴看着他。

  元思空跪拜:“草……思空见过小殿下。”

  “起来。”封野说着跳下了太师椅,走到元思空面前。

  元思空站了起来。

  封野拽上他的袖子:“跟我来。”他脸上带着一丝喜色,却不叫元思空瞧见。

  俩人进了里间的厢房,封野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小瓷罐,递给元思空:“喏。”

  “这是……”

  “跌打膏药,我找父亲要的。”

  “谢小殿下。”元思空接了过来。他眼里的封野不仅漂亮非凡,现在还愈发可爱了起来。

  “你快涂上。”封野嫌他磨叽,干脆抢过小瓷罐,“我帮你涂,把衣服脱了。”

  “我昨夜回去已涂了消淤化肿的伤药了。”

  “这膏药极好,别废话,你涂这个。”

  “是。”元思空只好除下上衣。

  封野见着他后脖颈连接肩甲的一片都是青紫浮肿的,微微蹙了蹙眉,挖了一些膏药,轻轻涂抹在伤处。

  那药瞬间润进皮肤,冰凉,哪怕屋里早早烧起了火炭,元思空也还是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封野想说点什么,又不好意思说,小嘴紧抿着。

  涂完药,元思空赶紧穿上衣服。

  封野撇撇嘴:“辽东男儿,怕什么冷。”

  元思空嘟囔:“还是怕的。”

  封野把膏药扔到他怀里:“带回去吧,每日早晚都涂一遍。”

  “谢小殿下。”

  封野坐在一旁,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就是不说话。

  元思空心里有些想笑。他刚到元家的时候,元南聿还有些怕生,想跟他玩儿又不敢主动,封野现在的眼神跟当时的元南聿简直一模一样。

  元思空刚要张嘴,见封野也张开了嘴,俩人不约而同地“啊”了一声,很是滑稽。

  元思空忙道:“小殿下有何吩咐?”

  封野恼道:“你先说。”

  “呃,大同府是个怎样的地方?”

  “嗯……冬天颇冷,夏日却很凉爽。大同的杏儿甘甜,到了秋天,黄花遍野,大同的羊肉面尤其好吃,我每次都吃……”封野拿手比划了一下,“这么一大碗。”

  元思空有些向往:“真想去大同看看。”

  “辽东又有什么?”

  “辽东有山,有林,有三尺厚的雪,待到冬日,千树银花缀枝头,美极了。不过,隆冬便没什么好吃的,爹时而会上山打些野味儿。”

  封野斜睨着他:“你们冬日不会吃马吧。”

  元思空忙辩解道:“我们不吃马!”

  封野扑哧一声笑了,元思空一怔,也跟着笑了起来,俩人之间的距离似乎一下子拉近了不少。

  封野的眼睛闪烁着异彩:“我除了大同,哪儿也没去过,辽东是我来的第二个地方。听说南方不下雪,鱼儿长得比我还大,桂花开时满城香,海浪翻飞,足有几丈高,总有一日,我都要去看看。”

  元思空心中也生起向往:“小殿下再长几岁,便可以四处游历了。”

  封野摇摇头:“胡虏不除,我怎能安于玩乐,我要辅佐父兄,保大晟江山百年太平。”

  元思空由衷说道:“小殿下心怀天下,是万民之福啊。”看来靖远王教子有方,大晟真有可能守来百年治世。

  封野自得地笑着。

  “听闻小殿下生长在军营?”

  “嗯……也不全是。”

  元思空好奇地看着他。

  “我娘生我时奶--和谐水不足,我爹便找了只母狼来喂我。有一夜,敌军趁大雾袭营,混乱之际,奶娘就把我叼走了,我在山上与狼群共处近三年,直到我爹找到我。”

  元思空咋舌,不敢相信真的有人能跟狼共同生活,而且还是一个襁褓中的婴儿。他磕巴道:“当、当真是传奇啊……”

  封野耸了耸肩,不以为然:“它们待我如狼,我也以为自己是狼,五岁才开口说话。”

  “……你娘肯定很想你。”

  封野的神情染上几分黯淡:“我没见过我娘,我失踪后,她郁郁寡欢,没多久便……”

  元思空万分明白失去至亲之痛,他轻声道:“你娘会在天上看着你,你过得好,她便开心。”

  封野沉默地点点头。

  “那……你当真听得懂狼语?”

  封野咧嘴一笑:“听得懂,我在大同府养了好多……”

  “我的狼儿。”门外传来一道中气十足地叫唤。

  “父亲。”封野大声回道。他冲元思空招招手,“我爹回来了,走。”

  元思空对靖远王又敬又惧,不是很敢见他。

  封野看出他的心思:“怕什么。”上前拉着他就走。

  封剑平见到元思空,颇有点意外,看了看封野,又觉好笑。

  封野假装没看见,元思空则规矩地下跪磕头。

  “起来吧。”封剑平道,“我才刚见过你爹,他陪李大人和韩将军去查验火铳,你怎么没去啊?”

  “回殿下,草民还小,不能参与这等要事。”

  封剑平笑道:“听闻你九岁便中了秀才,人小,心可不小啊。”

  封野惊讶地看着元思空。

  “此家父之功,草民只是照本宣科,侥幸罢了。”

  “分科举士,凭的是真才实学,哪儿来的侥幸。将来有一日,你考取功名,说不定我们还要同朝为官。”封剑平勾唇,“后生可畏啊。”

  “殿下抬举了。”

  封剑平哈哈笑道:“好了,不逗你了。我家狼儿难得碰上适龄玩伴,你无须顾及什么上下尊卑,也不必叫他小殿下,好好玩乐便是。”

  “是。”

  封野面露喜色。

  “狼儿。”

  “父亲。”

  “今日的兵书背了吗?”

  “背了。”

  封剑平拍了拍他的小脑袋瓜:“爹每日都考你一题,今日的题若答得上来,爹便带你们去见识见识火铳,如何啊?”

  封野两眼放光:“火铳!爹,你快考我!”

  封剑平想了想:“两军交于散地,何如?”

  “散地……”封野思索着,“散地乃自战其地者,不易战。”

  “为何不易战?”

  “士卒近家,恋其土地妻儿,进无必死之心,退有归投之处。”

  “若敌非要战呢?”

  封野眨巴着眼睛,拼命思索着,额上冒出了细汗。

  元思空站在封剑平背后,急得用口型说道:“固守不出,不可数战。”他对火铳神往已久,怎么都想去瞧一瞧,恨不能代封野作答。

  封野立刻想了起来:“敌战我不战,敌攻我守,溃其军心。若无城可守,则不可数战,当养精蓄锐,依险设伏,一战而定。”

  封剑平回头看了元思空一眼,元思空赶紧低下头,一副乖巧的模样。

  封野紧张地看着封剑平。

  封剑平也不拆穿,他站起身:“走,带我狼儿看火铳去。”

  “哇!”封野开心地搂住了封剑平的腰。

  元思空脸上闪烁着亢奋地神采。

继续阅读:第10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