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水千丞2019-11-06 10:042,851

  元思空原本和元南聿睡一屋,为了让他好好养腿,搬去了客房,但每日依旧早起去监督他读书。

  可元南聿不过在床上躺了几日,就浑身长刺儿一般不老实起来。

  早上一进屋,元思空便觉得不对劲儿,元南聿看着他两眼直放光,嘴角还带着一丝意味深长地笑。

  元思空眯起眼睛:“无论你想干什么,不允。”

  “你才不知道我想干什么呢。”

  “不就是想出去吗。”

  “不是。”元南聿一脸坏笑,“我知道你干的事儿了。”他一拱手,“二哥,小弟真是刮目相看!”

  元思空有些无地自容,闷闷地说:“爹因为我被打了二十军仗。”

  “爹不是已经原谅你了吗。”元南聿用屁股蹭到床沿,“二哥,快给我讲讲当时是怎样一番情景,从头到尾给我讲讲,快。”

  元思空白了他一眼,一本正经道:“我今日要给你讲人所常有,圣所无有的四‘心’,乃毋意、毋……’”

  “二哥!”元南聿撒娇道,“我求你了,我快闷死了,真的要死了,我又不能动,又没人陪我玩儿,你又早出晚归……”他越说越可怜,小脸都快垮了。

  元思空叹了口气,无奈道:“你可要知道,这件事二哥大错特错,还连累了爹,全赖靖远王宽宏大量,否则我小命难保,你要引以为戒才是。”

  元南聿点头如捣蒜:“明白,明白。”

  元思空这才将那日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元南聿。

  元南聿听得津津有味,仿佛在城北茶楼听人说书,行到精彩时,还要击掌吆喝几下,显然根本没有意识到此事之严重,元思空只好加重语气,借机好好教育他。

  “靖远王当真这么说?让小殿下打不过就跑?”

  “是啊。”

  “厉害,这就是大将风范啊。”元南聿嬉笑道,“那小殿下要气死了吧,他会这样放过你吗?”

  元思空想到昨天发生的事,没憋住,噗嗤一声笑了。

  “怎么了?”元南聿一脸期待。

  元思空眨了眨眼睛:“昨日,小殿下来马场,想找我茬,结果……”

  元南聿听完,俩人捧腹狂笑。

  “二哥,我也好想随你去马场玩儿啊。”元南聿看了看自己的腿,失望地噘起了嘴。

  “你给我好好养伤,你是习武之人,千万别留下什么残疾。”元思空严肃地说,“你要是敢乱来,我可再也不理你。”

  “知道了。”

  “行了,开始读书吧。”

  “啊……”

  “‘啊’什么‘啊’,每日早课不可落下。”元思空轻咳一声,“子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

  给大同府的马,已经挑了一半,徐虎和元思空这些日都累坏了,加上天气愈冷,人生惰意,元思空一边挑马,一边直打哈欠。

  赵大有却不知何时蹿了出来,元思空见他就奇道:“世叔怎么这几日都在马场?”赵大有的生意可不只是养马,马场又脏又冷,他平日也不怎么来,最近却跟他们一样,见天报道。

  赵大有无可奈何地说:“小殿下又来了。”

  “又来了?”元思空一听到封野就头大,不是昨天刚来过吗,今天又来做甚?

  赵大有苦笑:“说要亲自挑马。”他生怕封野再在他的马场出点岔子,岂敢安然待在家啊。

  正说着呢,就见封野骑着马过来了,身后还跟着侍卫。

  众人跪了一地。

  封野用那娇嫩却盛气十足的小嗓子说道:“起来吧。”

  元思空偷偷看了封野一眼,知道封野多半还是冲他来的,看来这小殿下不从他身上找回那一顿打,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元思空。”封野叫道。

  果然。

  “草民在。”

  “你教我相马。”

  “呃……”

  “怎么,难为你了?”

  “不不,不难为,能教小殿下相马,草民三生有幸。”

  封野轻哼一声,在侍卫的搀扶下下了马:“走吧。”同时扭头冲侍卫道,“不许跟着。”

  元思空朝徐虎和赵大有使了个眼色,让他们去忙各自的,要是都围着封野转,他们便不用干别的了。

  “小殿下请。”

  俩人逛到马棚,封野忍不住皱了皱鼻子。马棚虽然每日清理,但马粪的味道依旧直冲天际,他不禁想起昨日的情景,不悦地瞪了元思空一眼。

  元思空假装没看见,给封野介绍起他们的辽东马。

  “这相马,首先要知道马儿的用途。是打仗用的,运物用的,拉车用的,还是代步用的,每一种用途,对马儿的要求又有所不同。相马之严苛,又以战马最甚。”

  “你便说说如果相战马。”

  元思空领着封野走进马棚,指着那些马儿,边给他细说,他听得倒也认真。

  路过一只马儿时,它凑巧甩起自己的尾巴,而封野的身量又凑巧一脸撞上,他嫌弃地揪住那马尾,用力往一旁甩开。

  不成想那马儿受了刺激,竟抬腿后踢了出去!

  说时迟那时快,马儿的铁蹄直冲着封野的胸口袭去,元思空心脏一紧,来不及多想,猛然扑向封野,将人摁倒在地,铁掌在元思空的后肩擦过,登时一片火辣。

  元思空疼得五官都扭曲了,他直抽着气,却顾不上自己,赶紧查看封野:“小殿下,您没事吧……”

  封野坐起身,见元思空脸色煞白:“你、你怎么了?”

  “没什么……”

  封野扯开他的后领,见脖颈处全红了,也紧张了起来:“……它踢到你了?”

  “我没事,您可有受伤?”元思空简直欲哭无泪。他自问一向聪明严谨,怎么三番两次出状况,都跟封野脱不了干系?

  莫非俩人命里犯冲?

  “没有。”封野怒道,“这匹破马……”

  “莫要怪它,只是个畜生罢了。”元思空忍着疼跪在地上,“小殿下受惊了……”

  封野站起身,想把元思空拽起来,“我叫大夫来给你看看。”

  “不要。”元思空慌忙道,“草民无碍。”

  封野高声道:“你被马儿的铁掌踢到了,岂能无碍?”

  “草民真的无碍。”元思空低声道,“求小殿下……不要告诉别人。”让人知道了,他更是要吃不了兜着走。若是再让元卯失望,他还有什么颜面留在元家。

  封野皱起眉,绕到元思空身后,去拽他的衣服。

  元思空轻轻“嘶”了一声。

  封野放轻了手脚,将元思空的衣领掀开,仔细查看那片皮肤,还用冰凉的小手摸了摸骨头,似乎确实没有伤到骨头,只是那白皙皮肤上的大片红肿,看来着实有些刺目。

  元思空疼得直抖。

  封野抿了抿唇,凑过去,轻轻吹了吹。

  元思空愣了一愣。

  “疼吗?”封野问道。

  “呃……不大疼了。”

  封野用力吹了几下,元思空僵硬在原地,心中有些微微地触动。

  最后,封野有些气恼地站直了身体:“你当真不看大夫?”

  “真的不用,修养几日便好。”

  “……起来吧。”

  元思空从地上站了起来。

  “你明日不要来相马了,回家歇着去。”

  “不可,我爹命我跟徐伯一同给靖远王殿下挑上两千战马,如今只完成了一半。我无大碍,真的不必歇息。”

  “你……你明日有事。”

  元思空讶然:“啊?”

  “你明日来驿馆找我。”

  “不知小殿下有何事?”

  封野大声道:“问那么多做什么,让你来你便来!”

  元思空只好道:“是。”

  “我不相马了,你陪我回城。”

  “草民尚有……”

  “不许再自称‘草民’,听来就烦。”

  “……我尚有些马没有相完。”

  封野仰头看着他,一双眼眸里糅杂着霸道的天真:“我叫你做什么,你便做什么。”

  元思空低下头:“诺。”

继续阅读:第9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