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水千丞2019-11-06 09:482,350

  元家两兄弟最后以不慎打翻炭火盆为由,将俩人的手同时烧伤的原因糊弄了过去,幸而只是皮肉伤,并无大碍。

  元卯其实最近也无暇看管他们,靖远王在广宁卫的这二十天,他要操持数不清的大小事务,还要为入冬做准备。辽东是极寒之地,到了冬日,所有的城防、粮草、兵甲、车马都因时节变化而与夏日天差地别,单单是御寒一事,都够忙活一阵。此次因为要率先筹备封家军的补给,已经耽搁了许多时日。

  眼看两千良马已经备齐,靖远王就要拔营回大同,广宁的所有官员将士都如释重负。

  只有两个人半点也开心不起来,两个小小的人。

  此时,他们又会于马场,封野粗暴地揪着地上的草,勒得掌心通红,也浑然不觉,只是闷声说着:“不如你相马相得慢一点。”

  元思空无奈:“那可是贻误军机。”

  “可我还不想走。”封野看着元思空,乌溜溜的大眼睛里分明有几分可怜,“我还没看到你说的满树银花,还没在冰上策马奔驰,还……还有许多地方、许多好玩儿的,你都没带我去呢。”

  元思空心内何尝不也闷得紧。封野可说是他结交的第一个朋友,虽然俩人尊卑悬殊,相识过程也颇为荒诞,可封野如此真挚可爱,又和他一样胸怀天下,怕是再也碰不到这样的人了。

  元思空沮丧地垂着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吹散这浓郁弥漫的离愁。

  封野突然揪住元思空的袖子,眼眸中闪动着纯粹的光芒:“不如你随我回大同,长大了,你就做我的军师!”

  元思空苦笑道:“你又异想天开。”

  “我怎地异想天开?我这就去与父亲说。”封野说着就要站起来。

  元思空将他拽了回来,温言道:“封野,我不能离开我爹、我娘,也不想离开辽东。”

  封野撇了撇嘴:“你又不是亲生的。”

  “可他们待我如己出。”元思空将目光投向远方,眸中有一股信念之火,在灼灼燃烧,“若我有一日离开辽东,必定是去秋闱,待我再回来,必定以金榜题名,报他们的养育大恩。”

  封野的双眸却黯淡下来,他其实也明白,元思空怎可能轻易离开父母家乡,只是想到俩人即将分别,也不知何时能再会,他就难受极了。他喃喃道:“我们几时才能再相见呢?”

  “定会相见的。”元思空强打起精神,“就像靖远王说的,将来有一日,说不定你我同朝为官。”

  “同朝为官又如何?你在顺天,我在大同,今生能得几回谋面?”

  “会相见的。”元思空笃定地说,“我预感得到,我们一定会相见。”

  封野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拉住了元思空的手。

  元思空疼得缩了一缩。

  封野忙松开手:“碰着了?”

  元思空看了看自己手上缠绕的白纱:“没事。”

  “我是想把这个给你。”封野递过来一把短刃,刀套雕铸极为精巧,还镶有华贵的宝石,一看就价值不菲。

  元思空犹豫了一下,轻轻将匕首抽了出来,他不懂刀具,但见手中这把刃如秋霜,锋如麦芒,透着一股森森寒气,必然是好刀,他赶紧插了回去,“这匕首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让你收着就收着。”封野塞进他怀里,“这是父亲给我的,现在我给你了,将来有一日,你要拿着它来跟我相认。”

  元思空踌躇地握着匕首:“可是……”

  封野板起小脸:“难道你敢抗命?”

  元思空噗嗤笑了:“封野,谢谢你。不过……我也不大会用匕首。”

  “这有何难。”封野一把抽出匕首,向前一刺,而后将匕首轻抛而起,他一个空翻落地,反手握住,又流畅地划过虚空,动作一气呵成,轻捷利落。

  元思空拍了拍手:“漂亮。”

  封野将那有他小臂长的匕首在手中把玩:“这算什么,我使剑使得更好,将来有一天,我还要使马刀、使流星、使长枪,让封家狼旗挥扬天下!”

  元思空被封野所感染,胸中也鼓噪起来:“你有你横戈跃马的大志,我也有我的,有朝一日,我手中执笔,也能吓杀四方。”

  “好!”封野举起匕首,锋指西北,用那稚气却无损豪迈的童音高声道:“元思空,你我就此约定,十年之后,你做大官,我做大将军,我二人携手,安内攮外,匡扶社稷,驱胡虏,平天下,立不世之功,留千古之名,何如?!”

  元思空星眸闪耀,豪气顿生:“立不世之功,留千古之名!一言为定!”

  那一瞬,心高志远的少年意气,璀璨得让赤日也为之失色。

  -----

  离别之日总归是到来了。

  元思空跟着元卯一起来到了城外。

  大人们杯酒践行时,封野和元思空在一旁道别。

  “封野,我没什么可送你的……”元思空拿出一本书,“这本《孙子兵法》,是我承继先贤之思后归纳的注解,我没带过兵,必然注的不够好,但对你来说更浅显易懂。”其实这本书是他给元南聿讲课用的,诸如曹公等千古名帅的注解,精准是精准,但往往过于简要,对于孩童来说尤其晦涩难懂,他也是读了很多人的注,才总结出来的。

  封野接过那本旧书,抚摸着泛黄、卷边的封皮:“好,我一定好好读。”

  元思空看着封野,千头万绪堵在喉咙里,不知该挑那一句说。

  封野仰头看着元思空,眼圈突然泛了丝红。

  元思空也觉鼻头酸涩,嘴唇轻轻颤抖起来。

  封野突然用手指着他:“不许哭,男儿有泪不轻弹。”

  元思空用力眨了一下眼睛:“你也是,谁哭谁是小娘子。”

  封野含着泪笑了:“思空,我走了,再见之日,你一定不再是我的对手。”

  元思空也微笑道:“再见之日,我们不会是对手。”我们将是并肩而战的朋友、同僚。

  封野突然扑过来,踮着脚,用力抱了他一下,然后扭身便走,并用力挥了挥手:“后会有期!”

  封猎看了看朝他走来的封野,无奈一笑,弯腰将其抱了起来,封野搂住封猎的脖子,将脸埋在他的肩窝处,一动不动。

  在元思空模糊的视线里,封野上了马,随着封家军逐渐远去,那在辽东寒风中猎猎飘动的封家狼旗,成了他一生不曾忘记的画面。

  元卯摸了摸元思空的头,元思空抱住了元卯的腰,热泪滚过脸颊。

  封野,再见,你我必定会再见。

继续阅读:第13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