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水千丞2019-11-06 10:103,123

  卓勒泰并不急着攻城,而是每日命麾下猛将莽花尔带着一批晟军战俘来到广宁城墙下活焚,让守城的每一个将士,都看见、听见自己人垂死前的挣扎和惨叫,再用木杵将焦黑的尸体挂起来,一根一根地插在雪地里,最后领着众将士齐喊“降则不杀”。

  若闭门不理,则足足要喊上两、三个时辰,若出城追击,则莽花尔速走,根本捉不住。

  如此反复三日,目睹这般暴行的守城将士开始军心涣散,对金人也充满了恐惧,甚至城中开始出现韩兆兴要归降卓勒泰的谣言。

  元卯命将士们昼夜不断地向城墙上泼水,以结冻来加固城墙,可他知道最坚固的城墙,也抵不住从内部的崩溃,他虽然不住地稳定军心,却能明显感觉到周围人的浮躁。卓勒泰不愧是金国名将,未攻城,先攻心,太歹毒了。

  韩兆兴与他们商议了几种伏击莽花尔的计划,都觉太过冒险,莽花尔必然有备而来,若冒然出城,伏外还有伏,就正中其下怀了。

  这日夜晚,元思空匆匆找到元卯:“爹。”

  元卯根本无暇理他:“你不要再来了,叫你娘放心。”

  “不是,爹。”元思空跑上去拦住元卯,“今夜许会下雪。”

  “什么?”

  “广宁已经放晴三日,雪都化了,但今夜可能下雪,正好设伏啊。”

  “你怎么知道今夜会下雪?”

  元思空指了指天上的云:“书中说,云低而厚密,呈鳞状,则夏时雨、冬时雪,空儿观察过好多年,十之七八确是如此。”

  元卯抬头看了看天上的云,将信将疑:“当真?”

  元思空点点头:“若现在在莽花尔来的路上撒上绊马钉,一夜雪后,毫无痕迹,再令将士在其撤退时伏击,则事半功倍。”

  元卯略一思忖:“好!爹便试一试,若当真奏效,能大杀金贼的威风。”

  元思空很高兴:“爹,伤兵们都已妥善安置,空儿还能做点什么?”

  元卯按了按他的肩膀:“你照料好你娘、你大姐、你弟弟,就是为爹分忧了。”

  “空儿当然会照料好他们,可是……”元思空看了一眼元卯身后高耸的城墙,“爹,我可以做更多。”

  “行了,你先回去吧。”

  元思空却又进一步,属于少年的澄澈眼眸中,却闪烁着坚毅笃定地光辉:“爹,若今夜当真下雪,明日莽花尔当真中伏,便能证明空儿有用,你可否让空儿跟在你身边?”

  元卯被元思空发亮的眼眸震慑住了:“空儿,爹当然知道你是有用之人,只是打仗太惨烈,你还小,我不愿你卷入其中,你明白爹的苦心吗?”

  “空儿明白,但每一个广宁百姓,都早已卷入其中,城在人在,城破人亡。”元思空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爹,将空儿带在身边吧,空儿定能助你一臂之力!”

  元卯轻叹一声,面上满是无奈。无论他多想将元思空隔绝于危险、残酷之外,元思空却一次次扑上来,他知道这个孩子的将来无可限量,既是蛟龙,便注定要纵驰雷云、翻搅风雨,他能阻到几时呢。

  罢了。

  元卯将元思空从地上拽了起来:“好吧,爹答应你。”

  元思空面露喜色:“多谢爹!”

  “谢从何来?你还当是什么好事?”元卯严肃地说道,“我与你约法三章。”

  “爹尽管讲。”

  “第一,绝对服从我令,不可自作主张;第二,不让你说话,不准说话;第三,照料好家人,才能来找我。”

  “是!空儿一定做到!”元思空的心脏砰砰砰狠跳了几下,他在家中也时刻惦念军情,根本寝食难安,无论有多危险,他都想待在元卯身边, 共守广宁。

  “走吧,我这就让他们去设伏。”

  绊马钉又叫蒺藜,乃数根铁钉铸成,抛撒于地面,总有铁钉朝上,可刺穿马掌。据说此物乃武侯发明,当年武侯病逝五丈原,蜀军退兵,司马懿追击,长史杨仪“多布蒺藜阻道”,对付骑兵有奇效。

  趁夜,士卒们撒上绊马钉,元卯又命胡百城领兵五百,半夜埋伏在莽花尔撤退的路上。

  莽花尔一般清晨前来挑衅,届时雪下的不薄不厚刚刚好,薄则遮不住绊马钉,厚则敌恐生疑。

  一切就绪,就只等老天降雪。

  众人站在城头等雪,等到深夜,也不见天象有变。

  一个将士冻得直搓手:“元大人,这雪究竟啥时候能下啊。”

  “耐心等着。”元卯负手而立,面色严肃。

  元思空心里也有些焦急,若今夜不下雪,他失信于元卯,肯定会被赶回家的。

  又过了一会儿,元少胥也有些生疑了:“爹……元大人,你怎就认定今夜会有雪?”他看了一眼身边的元思空,突然想到了什么:“不会是空儿说的吧。”

  元卯依旧沉默不语。

  元少胥急道:“元大人,你真当他能看天象吗?如此戏言怎能作为布军的依凭啊。”

  元思空抿了抿唇,想反驳,但又想起元卯不让他随便说话,便也跟着沉默。

  元少胥还待说什么,元思空突见着眼前飘过一抹细小的柔白,他猛地抬头,但见九天洒银,他兴奋道:“下雪了,下雪了!”

  众人纷纷抬头,元卯终于松了口气:“好!”

  只有元少胥皱了皱眉,神色有变。

  元卯走下城楼,边吩咐道:“遣斥候去再勘一遍莽花尔撤退的地形。”

  “是!”

  “此事务必保密,明日值守将士也不可泄露。”

  “是!”

  就在这时,韩兆兴迎面走来,人尚在数丈之外,已经先声责问道:“元卯,可是你派胡百城出城?”

  元卯抱拳道:“回总兵大人,是末将令胡百城出城伏击莽花尔。”

  韩兆兴沉声道:“你我几日前才商议不可擅自出城,你施发命令,为何我不知道?”

  元卯不卑不亢地答道:“李大人离开广宁卫前,将守备军兵符交与末将,末将身为广宁守备,可以任意调派将士。”

  韩兆兴拔高了音量:“吾乃辽东总兵,奉天子之命镇守边关,辽东军任我调遣,你可是不把我韩某放在眼里?”

  元卯跪了下去:“末将不敢。”他面目沉着冷静,语调无波无澜,“未请示总兵大人,乃末将之失,但军情紧要,军令有所不授,且末将更熟悉广宁将士之长短,调派起来,比总兵大人趁手一些。”

  “你……”韩兆兴脸色铁青,气得说不出话来。

  其实自从韩兆兴回到广宁,俩人之间关于广宁兵权的争夺已是暗流汹涌。明面上,韩兆兴是辽东总兵,辽东一城一池、一兵一卒,均听命于他,可事实上,他先丢擎州、后失潢水,已尽失人心,而元卯在广宁极有威望,韩兆兴根本指挥不动元卯的手下,陈宇隆带回来的辽东军又大批伤残,他在广宁成了个摆设,自然难咽这口气。

  元卯也知见好就收,将语气放得更为谦卑:“战机往往匆匆而过,错失则再难觅,是末将情急之下疏忽了,请韩总兵责罚。”

  身后跪了一地的辽东将士们忙替元卯求情。

  韩兆兴当然不敢责罚元卯,只要元卯手里还握着兵符。见元卯给了他台阶,他也顺势走了下去:“责罚倒是严重了,元大人不必如此,请起吧。”

  元卯这才站了起来。

  韩兆兴轻咳一声:“只是今后广宁守军的任何动向,都须先与我商议。”

  “末将明白。”

  元思空在心里为元卯叫好,不愧是他最为崇拜的爹,同时狠狠唾弃了一番韩兆兴。

  ----

  众人彻底未眠,待到天明,前方传来捷报。

  一夜薄雪之后,莽花尔果然中了埋伏,所率骑伍踏上绊马钉,摔了个一塌糊涂,仓惶逃退之际,半途又遇胡百城伏兵,首尾被冲断,此战杀敌近百,救回了十几名晟军士卒,领将莽花尔战死当场。

  捷报一传开,广宁卫内一片欢喜,军心大镇。

  首战对于军队的士气极为重要,他们本就兵寡城孤、势单力薄,七万大军压境,其威吓可想而知,所以这一战虽然只是小小的伏击战,杀退的也不过是敌方小部,依旧振奋人心,料那卓勒泰也不敢再派人来挑衅了。

  当然,他们也很清楚,若卓勒泰不再派人挑衅,那下一步怕是就会真正来攻城了。

  他们既希望他来,又不希望他来。

  围城之战,我主他客,晟军当然想能拖就拖,可卓勒泰举兵七万,一天要吃掉多少牛羊,他拖不起,既然他不会拖,那不如一战!

  不出众人所料,卓勒泰见威胁无用、劝降无效,便带着火炮城槌,以熊熊之势进发广宁卫。

继续阅读:第18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