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水千丞2019-11-06 10:013,179

  一屋子文官武将都惊诧地望着这少年,那凛然正气悬亘于胸,令他单薄的身躯平添厚重,这份无所畏忌的气魄竟超越了年龄的局限,给人以深深地震撼。

  韩兆兴只觉面皮一热,恼羞成怒:“元卯!此乃军机要地,是你儿子撒野的地方吗?!”

  元思空半跪于地,大声道:“承总督大人口谕,草民已满十三岁,草民与千千万万辽东男儿一般,愿以身效国,协力抗金,虽死不悔!”

  “好!”李伯允狠狠拍案,激动地说,“你、你叫什么名字。”

  “草民元思空。”

  “你说得好!垂鬓小儿尚有与广宁共存亡的胆魄,尔等披甲带剑,享朝廷雨露,就不羞愧吗!”

  韩兆兴和陈宇隆被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李伯允站起身,刚毅道:“张巡王坚守得,我亦守得,我辽东子民绝不向蛮夷退让半寸田亩。元卯!”

  “末将在!”

  “我命你全权执掌广宁守城之战,毋让金贼踏入我城门半步!”

  元卯大声道:“诺!”

  “李大人。”韩兆兴站了起来,“你这是何意?”

  李伯允慢条斯理地说道:“韩将军,老夫见你斗志已殁,如何带领将士们固守城池?”

  “韩某以为百姓为天,从大局着想,主和不主战,这何错之有?止戈为武,难道非要呈那匹夫之勇,才叫‘勇’吗?!”

  “若当真能和,老夫难道愿让我将士去送死吗。”李伯允摸了摸胡须,“金人背信弃义,跨潢水、攻广宁,野心昭昭,他必不是真和,若我开城迎敌,恐酿千古大错。你可知卓勒泰心狠手辣,也曾诱降敌军,又坑俘六万啊。”

  “可……”

  李伯允不给他反驳之机:“再说,陛下援军未到,你先想和,莫非要抗旨不成?”

  韩兆兴脸上的肌肉僵硬地抖了抖,拱手道:“末将不敢。”

  “元卯,接兵符。”

  元卯半跪于前,双手呈举状,李伯允将兵符交到了他手中,元卯颤声道:“谢总督大人,末将定不辱命。”

  自古朝廷都重文官而轻武将,为防止手握兵权的武将生异,大军只有兵符能够调动,而兵符全握在身为文官的一府之总督手中。城战结束后,元卯已第一时间将兵符交还给了李伯允。

  韩兆兴看着元卯的眼神冰冷不已。

  李伯允亲手将元卯扶了起来:“元卯啊,广宁四万百姓的身家性命,就交托你手了。”

  元卯目光坚毅:“人在城在。”

  李伯允又看了一眼元思空:“此子必成大器,你有一个好儿子。”

  元少胥眸中闪过一丝怒意。

  韩兆兴沉声道:“诸位可有可行之法?凭一张厉害的嘴是守不住城的。”

  元思空的目的已达到,不再冒然说话,而是看了元卯一眼,见元卯不准他开口,便沉默。

  李伯允慢慢挺直了微躬的背脊,苍老的声音悠悠响起:“老夫有一计,至少可拖延金人十日。”

  “哦?是何高策?”

  “老夫亲使金军大营。”

  众人面面相觑。

  “李大人,这……”

  “假意和谈,能拖一日是一日。”

  “万一卓勒泰发现您使诈,他会杀了您的!”

  李伯允抚须:“去了,便没打算回来。”

  众官将纷纷跪下:“李大人,使不得啊!”

  李伯允摆摆手:“卓勒泰生性狡诈,若非我亲去,他怎可能相信。我辽东将士在城墙之上抛头颅、洒热血,我一把行将就木的朽骨,若能救百姓,又有何不舍?只望汝等殚精竭虑、誓死抗敌,务必等到援军啊。”

  “李大人……”

  “我意已决,诸位不必劝了。”

  元思空看着李伯允,想那支撑着清瘦躯体的,觉非什么朽骨,必然是敲来作响的铮铮铁骨。

  -----

  会议散去后,元少胥趁机将元思空拽到了一旁,冷冷道:“你觉得自己出尽了风头,很得意吗?”

  元思空一愣:“大哥,空儿并非想出风头,空儿是为了……”

  “你什么都不懂!”元少胥低吼道,“你可知韩兆兴的表舅是何人物?得罪了他,爹的前程必受影响,你就只会自作聪明,早晚害到爹!”

  元少胥将元思空推了一个踉跄,元思空张了张嘴,忐忑地说:“大哥,我……”

  元少胥警告地用手指点了点他:“以后你给我老实点,谨、言、慎、行!”

  “……是。”

  元少胥走后,元思空心里也不安起来,便去找到了元卯,开门见山地说:“爹,听说韩兆兴的表舅是个大人物,是谁呀?会不会让爹……”

  “是少胥跟你说的吧。”元卯正在擦拭自己的佩剑,他瞥了元思空一眼,“你现在才知道担心?刚才不是挺硬气吗。”

  元思空慌了:“爹,空儿是不是又做错了,空儿只是想……”

  元卯噗嗤一声笑了,元思空愣住了。

  “过来。”元卯朝他招了招手。

  元思空走了过去,被元卯拽到自己怀里坐下了,并给他展示着那把剑:“你瞧,这把剑跟了爹快十年了,爹十六岁从戎,杀敌无数,从小卒到千户,是踏着敌人的血尸爬上来的,可走得越高,顾忌越多,人反而变得越胆小。”

  “爹一点都不胆小,那日守城,爹肩上插着箭,还在指挥作战。”

  元卯拉起元思空的手,一寸一寸抚过那冰凉的刃身:“我今日在空儿身上看到了勇气,也看到了当年的自己,空儿不愧是我元卯的儿子。”

  元思空心中大喜:“爹……但是,大哥说……”

  “不用在意他如何说。从我放韩兆兴进城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和他必生嫌隙,我也是不想得罪他表舅,才打开城门的。但,人生而在世,哪可能样样周全,哪怕前途尽毁,我也绝不会把广宁兵权交给一介草包。”

  元思空用力点头:“爹说得对,广宁只有在爹手里才能保得住。”

  元卯正色道:“空儿,李大人舍身饲敌,才给我们换来宝贵的几日时间,我们必须想尽一切办法,守住城池,等来援军。空儿,你比我们都聪明,你能帮助爹,对吗?”

  “我能。”元思空毫不迟疑地说道,“空儿有很多想法,但空儿还不够了解敌我。”

  “好,从现在起,你可以随意出入广宁任何一个地方,粮仓、库所、城墙,无人阻你。”元卯握住元思空单薄地肩膀,深深望着他的眼睛,“我元家父子,当与广宁共存亡。”

  元思空清透的双眸燃烧起熊熊火焰。

  -----

  次日,李伯允单骑赴敌营,此行多半有去无回,将士们含泪为其践行。

  虽是华发苍颜,但赤心不老,亘古流长。

  -----

  元思空裹着厚重的棉衣,顶着寒冬的风雪,开始详细了解广宁城的所有情况。恰时元南聿的腿伤已经痊愈,绷不住要往外跑的心,也应征入伍,听从元思空的调派。

  “二哥,你对着这地图看了半天,看出什么来了?”元南聿把一个热腾腾的包子塞到元思空手心里,“快吃点东西。”

  元思空一边咬着包子,一边说:“我在看金军撤兵的路线。”

  “撤兵?”元南聿叫道,“你不看他们进军广宁的路线,看什么撤兵啊。”

  “要守广宁,光坚固其内已经不够了。以前两次也许可以,但现在不行,广宁城墙多处破损,兵力、物资消耗七八,按照以前的守法,一定守不住。”

  “那该如何守?”

  “兵法有云……”

  “哎哎哎,你直说好不好。”

  元思空无奈道:“攻其所爱,击其必救。”

  “哦,你是想玩儿个围魏救赵?可我们围谁啊,那些蛮子根本没有城池,赶着牛羊到处……”他越说声音越小,眼前一亮,“你是想……”

  元思空勾唇一笑:“没错,卓勒泰倾巢出动,大营必定空虚,防守薄弱,若我分兵袭其兵营,他一定回救。”

  “可是……”元南聿苦着脸,“二哥,我们哪儿有兵可以分啊。”

  “无需太多兵力,卓勒泰也知道我们没有兵,所以肯定不会想到我们竟然还敢分兵偷袭,只要着三百骑兵,带火铳袭营,惊扰他们的牛羊,大营必乱。”

  “二哥,你跟爹商量了吗?”

  “我刚在脑中酝酿,你又非要问我,我哪儿来得及与爹说。”元思空弹了弹他的脑门儿,“这只是计划的一部分,我要想一个完备之策,一举击溃卓勒泰!”

  元南聿崇拜地看着元思空:“二哥,你为何这么聪明啊。”

  “我读书。”

  “哼。”

  元思空凝视着舆图,看着那代表卓勒泰大营的黑色棋子,脑中浮现了金戈铁马、沙场争锋的沸腾画面。

  若守不住小小广宁,何以言天下,卓勒泰,我定要击败你!

继续阅读:第21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