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水千丞2019-11-06 10:022,410

  金人兵临城下的那一天,阴沉冥冥,重云如盖,似是随时会塌落下来,将万物生灵碾压殆尽。

  此时大军面城排兵,一眼望去,旌旗蔽日,秉甲如墨,长枪如林,中央军为步兵,两翼骑兵,后有机械部队带着霹雳炮、投石车、攻城槌等,中军之内,一面三色大纛(读道)旗迎着辽东的寒风招展,正是三军主帅卓勒泰的帅旗。

  七万大军巍巍不动,鸦雀无声,足见主将治军严明。

  元卯早将城内所有壮丁均征召入伍,但金人的兵力依旧近二十倍于己,若不是他们粮草无忧,这么多人,围也将他们活活围死。众寡如此悬殊地一战,弱势的一方往往未战先溃,能够笔挺地站于城墙之上面对漫山盈野的人头,真真勇气十足,两军尚未交锋,杀意已然弥漫于一呼一吸之间。

  元思空看着城下黑压压地大军,从内心深处开始战栗,但他很快就被元卯赶下了城墙。

  卓勒泰的大军捶起了战鼓,声如闷雷,一下一下,追赶着心跳的节奏。大军开始跟着鼓声呐喊,大约喊的是女真语,他们听不懂,但那短促而高昂的音律有着极其强大的魔力,化作一柄无形利剑,横扫三军,呐喊声越来越急促,紧张地气氛冲击着每个人的脉络,让心跳也不自觉地跟着那频率狂跳,仿佛下一瞬就会爆裂而亡!

  战鼓与呐喊的频率在濒临高--潮的时刻一前一后戛然而止,一片忽如其来地寂静之后,纛旗之下的男人抽出了佩剑,锋指广宁城,高喊道:“放箭——”

  声音气贯长虹!

  射手弓望满月,万千箭矢如蝗虫般飞向广宁城。

  箭刚离弦,金军步兵便训练有素地举起了手中的盾牌,齐刷刷地横于头顶,保护着弓箭手,开始一步一步往城墙下进发。

  几乎是同一时间,城墙上的守军也举起了盾牌,抵挡箭雨的吞噬。广宁城上顿时战鼓擂动,韩兆兴躲在盾牌之下,大喊:“进攻!”

  如林箭矢飞向了金军,漆黑的盾甲上插满了竹箭,箭羽尚在抖动,金军的弓箭手已经钻出盾牌,射出了第二波箭矢。

  敌我双方箭雨穿梭往来,城下金军的盾牌不停地出现缺漏,城上晟军也倒地的倒地,坠落的坠落,一时哀嚎不绝。

  卓勒泰以弓箭手做先锋,削弱晟军的攻击,而后派出第二波步兵,仍以盾牌掩护,企图将攻城槌运往城墙之下。

  元卯亲自掀开了风神大炮的火红盖帘,炮兵在他的指挥下,轰击运送攻城槌的部队。

  那风神大炮乃后膛炮,比起从前易炸膛的前膛炮,要安全得多,上弹速度也快得多,只是造价高昂,辽东一共分得四挺,全安在了广宁城上。

  两炮齐发,将攻城槌彻底炸飞。

  卓勒泰不再让攻城槌冒进,而是指挥两面投石车,向广宁城抛扔巨大的木、石。

  那巨石砸到城上就是血肉飞溅,砸到墙上就是冰裂瓦崩,越是原始的力量越是霸道。

  “开炮!”韩兆兴吼道,“弓箭手准备!”。

  “杀——”

  擂鼓震天,呐喊穿云,金军以巨石来,晟军以炮火往,一来一往,死伤无数。

  攻城槌的部队继续在掩护之下往城墙根下进发,一队被炸飞了再上一队,终于,他们放下木板,度过城壕,朝着主城门进军。

  晟军将油瓶砸向掩护攻城槌部队的盾甲,然后擦燃火箭,射向碎裂油瓶喷溅出来的火油。

  成片的盾甲轰然起火,盾甲之下传来凄厉的惨嚎。

  卓勒泰的火炮战车也徐徐行进,这些霹雳炮,便是易炸膛的前膛炮,由红夷大炮改良而来,若论机械制造,蛮子远远落后中原,只是他足有八门之多,数量便胜了。

  就在风神大炮于大地之上四处点花时,卓勒泰的大炮也齐齐炸响,轰向广宁城墙。

  广宁卫城墙厚达二丈,加上这些日浇筑的冰层,已近三丈,坚固非常,哪怕是炮石夹击之下,也未损根本。

  然而这只是暂时的。

  在一波又一波地士卒尸体垒路之后,金人的攻城槌终于第一次撞上了广宁卫的城门。那一槌之威,并未伤及城门分毫,却直击每一个晟军的心脏。

  韩兆兴在严严冬日里满脸爆汗,在城头上来回指挥,元卯为辅,但发号施令却比韩兆兴更有用,此时战情危急,他们默契地放下明争暗斗,一心守城,只是金军势如猛虎,广宁小城岌岌可危。

  “报——城南角被巨石砸毁!”

  “陈宇隆,你带兵三百,增援城南。”

  “是!”

  “梁惠勇,增派两百弓箭手去保护西城门。”

  “是!”

  此时战事已持续了快两个时辰,卓勒泰的攻势锐气未减,而晟军也同样有条不紊,攻城槌数次撞击城门,又被城上守军杀退。卓勒泰继续让攻城槌部队顶上,同时遣步兵带着登城梯,冲向城墙。

  无数长梯架上城墙,无畏悍卒纷纷攀爬而上,城上守军以弓箭、石块、滚水相迎,杀下一波、又上一波,金兵不断掉下长梯,凄厉地惨嚎声不绝于耳。

  自古以来,攻城乃下下策,蚁附之术乃攻城的最下之策,但又是最普遍、最易掌控的战术,尤其是在我众敌寡、炮石和攻城槌已经分散晟军大部分火力的情况下,登城梯不断地被击破,又不断地附着,最后拼的已不仅仅是兵力,还有毅力。

  元卯将城墙守军分为两拨,一拨攻击爬墙的金军,另一拨休息,反复轮替,誓死不退,硬生生地守住了城墙防线,没让一个金人爬上城墙。

  渐渐地,便无人敢往上爬了。

  晟军之顽固,超出了卓勒泰的想象。

  此战从正午打到黄昏,金军折兵数千,几次见着缺口已开,猛攻之下又再次收缩,竟始终攻城不下。

  卓勒泰心有不甘,继续进攻。

  两方均损失惨重,将乏兵疲,直至天光消失,暮色降临,卓勒泰不退反进,打算用人数优势,活活累死广宁守军。

  “总兵大人,城南要扛不住了!”

  “韩将军,箭矢怕是不足了。”

  韩兆兴焦头烂额,还要强作镇定:“继续固守,固守!”

  元卯两眼充血,面色惨白,还在一刻不停地指挥着将士们,没人知道广宁城能不能熬过今晚,但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在,就定要多杀一只金狗!

  卓勒泰的压力并不比元卯小,城下死尸已经堆得两人高,连宣重赏,也无人再敢爬梯,而且士卒疲累,半天未进滴水,攻势明显缓慢了许多。

  待到天色完全黑下来,卓勒泰眼看士气低迷,继续进攻恐只会损失更多,无奈之下,终于下令退军。

  至此,广宁卫熬过了战争开始后的第一夜。

继续阅读:第19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