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桃花潭水深千尺
三棵树5232019-02-25 11:582,260

  “什么意思?意思是你们,你们是我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听完马丹丹简要陈述五人的来龙去脉之后,重新回到桌旁的李白一脸不可置信。就连第一次听到马丹丹讲述的孔大娘和孔子,也是一头雾水,震惊至极。

  余墨奄奄一息:“别说你不信,我也不想相信啊!老子和孔子这个年纪结为师徒也就罢了,我就当历史失实。李白居然和他们同时代!苍天啊!请拿走我的狗眼!这不是历史错位,是时空错位思想错位精神错位啊!花轮,快,快掐我一把,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呀呀呀!谁让你真掐!”

  程花轮收回魔爪,转头谄媚地对李白说道:“哥,别理会余墨!他就是这么幼稚!”

  李白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嗯,看得出来,这几个人中,就属花轮你最为成熟稳重。”二人心有戚戚相视一笑尽在不言中。马丹丹等人打了好几个哆嗦,使劲搓着胳膊上纷纷起立的鸡皮疙瘩。

  孔子不爱管闲事,见他们相谈甚欢,便告辞去读书了。几个女孩子帮着孔大娘收拾碗筷,也离了桌子。桌上只剩下惺惺相惜的李白和程花轮,以及超级“电灯泡”大型吃瓜群众余墨同学。

  “李大哥,我太崇拜你了!”程花轮再度开启“花痴”模式。李白则是一副颇为享受他“雷达凝视”的神情,一脸“花轮弟弟你但说无妨”的纵容。瞬间化身“文学少年”的程花轮一脸羞涩地说道:“其实我,我一直想写一本书,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鸡腿在左,奶茶在右》,奶茶就是一种可以喝的饮料哦……”他好心解释。

  “噗!”余墨一口把嘴里刚喝进去的水喷了老远,目瞪口呆看着程花轮。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李白对余墨的特效表演予以中肯评价,又摆出大学士的派头,与程花轮探讨道:“你这个书名很是清新别致,透着人间烟火气息,又不失文学意蕴,比如说,我们可以仿造一个……《宝剑在左,小帅在右》……”说着,左手握剑,右手托腮,对刚刚挣扎过来的余墨抛了个媚眼。余墨瞬间直挺挺地从凳子上翻了下去。

  “你看,他有感觉了!”李白对程花轮指了指余墨,点评道。程花轮哈哈大笑。余墨挣扎起身,也不看他们,勉力朝木屋踉跄而去——我宁愿去听孔子的“之乎者也”,也不要在这里听什么狗屁“文学论坛”!苍天啊,救命啊!

  “他走了。”李白微笑着看着余墨的背影,轻声说道。

  程花轮看都不看余墨,只顾着给李白倒水,说道:“他呀,理科男,不懂文学的美!哥,别理他,喝水喝水!”

  李白转头看向余墨,说道:“我的意思是,他走了,你可以说实话了吧!”程花轮愣住了。两人默默对视,时间诡异地在二人身边缓缓流动。

  程花轮蓦地撤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嗨!哥,被你看出来啦!我就说嘛!我哥纵横诗坛三千年,怎么可能看不出我这点儿小心思!”说完,在怀里掏了掏,竟掏出了一张皱巴巴的手绢。他展开手绢递到李白面前,一脸谄媚:“哥,给题个词呗!签个名也行!嘿嘿嘿嘿!”

  李白狐疑地看着手绢上颇为可疑的几个黑黄小点点,问道:“怎么你,难道不是想找我给你那小酥酥写情书的吗?我可是专业代写情书二十年值得信赖哦!想当年我代玄宗写给杨贵妃的‘云想衣裳花想容’,那可是足以流芳千古……”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苏姝,还知道她的昵称是‘小酥酥’?”程花轮张口结舌,瞪大眼睛看着李白。

  李白仰天大笑:“哈哈哈哈,痴儿!那个叫丹丹的女孩不是喊她‘酥酥’吗?还有,每次你的小酥酥一说话,你那双狗眼不知道多亮,比看我的时候还亮!”最后这句,如果不是看到了李白捉狭的笑容,程花轮几乎以为他吃醋了。

  “哎呀!大哥好讨厌好讨厌呀!”程花轮捂脸“花式”撒娇,桌下正在啃骨头的小狗吓得衔着骨头就跑了。

  “真不需要我代劳?那个,给你算便宜点儿……”李白还在积极争取。

  程花轮想了想,摇了摇头:“不要了,这封情,情书,写得再好,就算流芳百世,也不是我给酥酥的,代表不了我的真心。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也是我能写出的最好的情书,我要陪着苏姝上中学、大学、工作、生活,陪一辈子!还有啦,现在人家,人家还小啦,多不好意思的啦!人家要好好学习哦,以后,以后等到和苏姝进了同一所大学,我,我会自己写的啦!”程花轮满脸通红,一副恨不得钻进地缝的害羞样儿。

  李白抚掌大笑:“小兄弟,有意思!虽然有些听不懂,但我佩服你这种追求内心真我的勇气和毅力。好,大哥给你签个名!”他从怀里摸出一支毛笔,用舌尖口水润了润笔头,在手绢上写下了“李太白”三个字。

  “哇塞!赚大发了!”程花轮秒变财迷样。

  “什么?”李白不明所以的看了他一眼,程花轮瞬间又恢复狗腿模样打着“哈哈”。李白没理会他,想了想,又在一旁写上一行小字: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花轮送我情。

  “这,这,这,这这这,这是给,给我的?”程花轮震惊到无以复加。

  “当然了,你喜欢吗?”李白笑问。

  “喜喜喜喜喜欢得不得了!这这这……”程花轮已经激动到难以成句了,原来这首诗是李白写给自己的,历史果然是注水猪肉啊!怎么后世竟然以讹传讹变成“汪伦”了呢!我要平反!我要正名!

  “好了,小兄弟,哥也该告辞了!”李白突然站起身来。

  “什么?什么情况?这么晚了,你,你去哪儿?”程花轮一个激灵从自己的复杂情绪中抽身而出,惊讶地问李白。

  李白笑笑:“我这人嘛,闲不下来。听说蜀国道路艰险,我要去打探一二,看看到底这世上的路还能有多艰险!小兄弟,就此别过。飞蓬各自远,且尽手中杯!”说完,仰头饮下程花轮倒的水,双手一拱,转身便出了门。夜色迅速吞没了他雪白的身影。

  程花轮的心里突然就出现了不知从哪儿看来的一句话:这是一个,在黑暗中大雪纷飞的人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马丹丹奇幻事件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马丹丹奇幻事件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