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子非鱼
三棵树5232019-02-25 11:582,195

  “他走了?”小伙伴们纷纷围住程花轮,问道。

  “你怎么能让他走呢,这夜黑风高的!”余墨忍不住轻敲了程花轮额头一下。

  程花轮看起来情绪不高,疲惫地摇了摇手,并不理会小伙伴们,摇摇晃晃走到床边,倒头便睡。

  孔子了然地对孩子们挥了挥手,说道:“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师者,尊于心为上。”程花轮也不知听懂没有,只轻轻抖了一下。几个孩子互相看了看,默默离开了。

  第二天,孩子们照例跟着孔子去上学。程花轮一大早便生龙活虎,如果不是一双熊猫眼和微红的眼睛出卖了他,大家几乎以为他又恢复成了以前那个没心没肺蠢萌蠢萌的富家公子哥儿了。孩子们默契地并不提起,由着他一路上撒野发疯掩饰心情,到了老子家里,程花轮这才收敛了。

  “怎么啦?”老子一眼就看出程花轮的异常,几个孩子赶忙给他使眼色。

  老子眼珠一转,笑道:“也好,今天就不读书了,老师带你们去郊游,顺便探望一个朋友!”说完,狡黠地挤了挤眼睛。

  一听说不读书而是去郊游,孩子们同声欢呼。一行人浩浩荡荡在老子带领下,往山野间走去。劳作的农人们纷纷摘下帽子,向老子点头致意,笑眯眯地目送孩子们。程花轮在老子和余墨的逗弄下,也渐渐恢复了往日的神采。

  很快,他们到了一处荷塘,只见荷叶田田,星星点点的花苞点缀其间,别有一番清风拂面的雅致。“这儿不仅时空错位,连四季也错位了吧!”余墨点评。

  一个老头儿正仰卧塘边,草帽遮着脸,似乎睡着了,一只蝴蝶翩翩起舞,停在了他的帽子上。老头儿身旁支着一根鱼竿,他正在钓鱼呢!

  “小庄庄,小庄庄!看看谁来啦!”老子手舞足蹈,跟个孩子似的远远地便朝钓鱼的老头儿大喊大叫。钓鱼的老头儿似乎睡着了,丝毫不为所动。老子不以为意,小跑上前一脚便踹在老头儿屁股上。蝴蝶受了惊吓,慌慌张张飞走了。

  钓鱼的老头儿这才不情不愿地扒拉下脸上的帽子,气呼呼吼道:“你个不解风情扰人清梦的糟老头子!没看见人家正在跟蝴蝶姑娘谈情说爱呀!”

  老子在自己脸上轻轻一刮,笑道:“你个老不羞!快起来,我带孩子们看你来了!”

  “庄伯伯好!”孔子和其他几个学生毕恭毕敬喊道,看来跟老头儿很熟悉了。

  “这几个是谁?你新收的学生?”钓鱼老头儿坐起了身,指着马丹丹五人问道。

  正好余墨也悄悄问孔子这怪老头是谁。孔子小声告诉他:“他叫庄周。”

  “庄,庄,庄……那个庄周梦蝶的庄子!”余墨觉得自从穿越了之后,自己大惊小怪的能力也是见长,稍有个风吹草动都能把他吓个够呛,这日子久了不会对小心脏有影响吧!

  “哟,这谁呀!老头子我才梦到蝴蝶,这小子连名儿都给老头子取好了——庄周梦蝶!嗯,好名字,好名字!哈哈哈哈!”钓鱼老头儿,哦,或许我们应该称他为“庄子”,哈哈大笑着说道。

  “你梦到了啥?”马丹丹好奇地问道。

  庄子斜睨了她一眼,胡子一翘一翘得意地说道:“我梦见了,我变成了蝴蝶,正在花丛里翩翩起舞,花香四溢,我心里那个美呀!过了不一会儿,蝴蝶又变成了我,躺在这岸边睡觉,清风把荷香送来,我简直醉了……”

  “真是个美梦!”马丹丹中肯评价。

  庄子脸上迷醉的表情突然一收,一本正经地说道:“所以,到底是我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变成了我?这是个问题!”老子看着疯疯癫癫的老友,捋着胡须笑眯眯地摇了摇头。

  李艳佳小声说道:“这人不会是疯子吧?”

  苏姝笑道:“他是庄子嘛,历史上以怪诞著称的。”

  马丹丹也笑道:“中国版‘怪老头’!”三个女孩“吃吃”偷笑。

  看到三个女孩交头接耳还对自己随意评价,庄子不乐意了,气呼呼骂道:“你们三个女娃子说我什么?别以为老头子我耳背!哼哼,说别人坏话!怪不得孔子也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说完,还对三个女孩子扮了个大鬼脸。

  孔子赶紧面红耳赤连连摆手:“不,我没,不是……”一边否认一边紧张地偷看马丹丹三人的脸色,冷汗都急出来了。这个口没遮拦的庄伯伯哦!

  马丹丹也不气恼,笑嘻嘻反驳道:“当然咯!人家贾宝玉都说了,女孩子是水做的,男孩子是泥做的,一个清白,一个浑浊,谁优谁劣一清二楚!所以,女孩子当然难养咯,贵都比你们贵气多啦!”说完,还捉狭地对苏姝和李艳佳笑笑。两个女孩子也笑着点头附和。余墨转头做了一个“泥孩子”的标准嫌弃表情。程花轮倒是笑嘻嘻一副“我便是贾宝玉”的神情。

  “贾宝玉?谁呀?没听过!”庄子嗤之以鼻。

  马丹丹瞪大眼睛,故意夸张地嚷嚷:“《红楼梦》呀!曹雪芹写的!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你没看过,也太孤陋寡闻了吧!”

  庄子就是个孩子心性,马上便气鼓鼓反驳:“谁,谁没看过!哼,我,我只是一时忘了!还,还有,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你又不是我,干嘛乱评价我!”

  “哎呀,好了好了!你个老顽童,跟几个孩子有什么好计较的!”老子连忙劝道。

  “你不老!你不顽!你不童!”庄子转头便与老子怼上了:“你以为你装个大尾巴狼慈眉善目的样子,就能化臭腐为神奇?告儿你,通天下一气,你这伪装的‘神奇’迟早复化‘臭腐’!我早说了,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甘若醴。我一看见你,就觉得你浑身都散发着腻死个人的糖味儿……”

  “你!”老子也被他给挑衅上了火气。大战一触即发。

  五个孩子叹为观止:这,这与史实严重不符嘛!

  孔子叹息扶额,为什么每回都要来上一段!他刚准备上前劝说,只听得一个声音远远而来,还夹带着莫名兴奋:“小庄庄,小庄庄,我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马丹丹奇幻事件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马丹丹奇幻事件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