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收了这个小弟
三棵树5232019-02-25 11:512,359

  “这么说,小苒还没死,但她怎么一直待在这儿,不回自己身体里去?”马丹丹问道。

  苏姝点了点头:“所以,小苒的情况很特殊,她是一个灵体,长久脱离躯体,应该越来越衰弱,总有一天会消失不见,但这段时间以来,我看她的状态一直没有变弱,反而,灵力还有增强的现象,比如这次对你们的操纵。我不知道她回不去的原因,她好像一直走不出这个沙坑。而且,她攻击人,这还是第一次。她的身上,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苏姝一边回答,一边若有所思看向小苒。小苒似乎感受到了她的注视,缓缓抬起头来,嘴唇张了几下,又缓缓低下了头。

  “还有那个杨老师,真是奇了怪了,怎么哪儿都有他呢?”马丹丹不满地嘟囔。

  苏姝摇着头,低声说:“他在小苒的事件里出现,确实挺让人觉得奇怪的,尤其是对我们这样本来就想要调查他的人而言……”

  “哦!什么情况?你们要调查杨老师?唔唔唔……”旁边有个兴奋的声音插了进来。苏姝吓得赶紧捂上了自己嘴巴,一双眼睛惊恐地看向程花轮。

  马丹丹眼疾手快一把捂上了程花轮的嘴巴,低声呵斥:“闭嘴!你知道的太多了!知道太多的人,下场会怎样?你自己好好想想!”大意了大意了!怎么忘了身边还有这枚“定时炸弹”的存在!马丹丹瞬间有种想要“杀人灭口”的感觉。

  程花轮连连点头,眼珠乱转。马丹丹这才满意地放开手,程花轮赶紧狗腿地谄笑着:“小的知道!小的知道!丹丹姐!一日为姐,终生为姐!小弟决定以后唯丹丹姐人头是瞻!丹丹姐说东,小的绝不说西!求丹丹姐让小的加入这个调查小组,什么脏活累活苦活重活,小弟一力承担!”

  “行了行了!什么脏活累活!姐又不是捡垃圾的!你给我老实点!不准乱说!”马丹丹白了程花轮一眼,看样子是撵不走这瘟神了,暂且收容着吧。程花轮赶紧点了点头。

  “程……同学,你说的那张让你来这儿的神秘纸条,能让我们看看吗?”苏姝问道。

  程花轮一脸受宠若惊的媚笑:“酥酥,我就知道,还是你最关心人家……”

  “行了行了!快交出来!少废话!”马丹丹着实看不下去,使劲推了他一把。

  程花轮不情不愿地住了口,还委屈地扁了扁嘴巴。看着他那强行扮演小媳妇儿的模样,苏姝差点儿笑了出来,马丹丹也极力憋笑。程花轮从裤兜里掏出一张纸,递给了苏姝,马丹丹一把抢了过去。程花轮郁闷地轻轻跺了个脚,马丹丹一个横眼飞去,程花轮立马又露出个狗腿子的谄笑。苏姝好笑地扯了扯马丹丹的袖子,暗示她适可而止,办正事要紧。

  马丹丹得意地清了清嗓子,打开了手里的纸条,两行剪贴出来的字赫然出现在眼前:花轮同学,晚饭后故园旁沙坑见,有学校机密事相告,切勿外泄。

  又是剪贴出来的?马丹丹禁不住吃惊地看向苏姝。苏姝好奇地接过纸条,上下翻看。

  “会不会又是余墨那小子干的?”马丹丹问道。

  “余墨?!不是吧!班长他要害我?为什么呀?呀!呀呀呀!难道是,他嫉妒我帅帅的容颜?”程花轮夸张地捂着脸鬼叫鬼叫,又夸张地抚弄头发一副“少爷我是万人迷”的臭屁自恋模样。

  马丹丹干呕一声,起劲白了他一眼:“闭嘴!要害你也不会是因为嫉妒,而是讨厌你这张破嘴!”程花轮赶紧又捂上了嘴,还做了一个关拉链的动作,眼珠子四下乱窜。

  “目的呢?”苏姝反问。

  马丹丹若有所思:“对呀,如果是余墨,目的何在呢?他只是想调查他哥哥的死因,就算是想杀了程花轮栽赃嫁祸杨老师,这纸条也说明不了问题呀,又没署名,没道理嘛!”

  “What?!”程花轮一脸“信息量好大本宝宝要听要听”的又惊又喜的表情,夸张地手舞足蹈。马丹丹怒气冲冲一拍脑门,真想撕了自己这张“快嘴”。她阴森森地转过头去,对着程花轮默默地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程花轮赶紧小手小脚并并拢,一副乖宝宝求知若渴的听课模样。

  “所以,我觉得不可能是余墨。这种剪贴字寄信的方式经常出现在侦探小说里,很多人都容易想到这种方式隐藏自己的字迹,寄信的应该另有其人。”苏姝说道。

  马丹丹转身对程花轮无奈地摇头,叹息道:“你说你转学来没两天,得罪人倒是不少!你这到底是犯了多大的事儿呀!值得别人杀你灭口!”程花轮无辜地猛摇头。

  苏姝继续分析:“这片沙坑闹鬼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一般学生平时并不敢来。小苒的事情之后,学校把游泳池填成沙坑,尽管孩子们口口相传‘闹鬼’,但从来没发生过什么事,只是大家的心理作用,认为出过事的地方就不吉利了。小苒一直是个安静的孩子,从来不会胡乱吓唬人,更不会恶意攻击人。就算是恶作剧约程同学来这里,照理说也不会发生什么事。除非,这不是恶作剧!寄信人一早便知道小苒发生了变故,会袭击人类?这,这可能吗?”说完,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马丹丹点头:“就是说,要么只是一场恶作剧,寄信人并没料到会出现程花轮遭遇的那一幕,要么,就是故意杀人,他早就知道小苒会对走进沙坑的程花轮出手!”说完,她凝重地环视操场一圈,又缓缓说道:“我更倾向于故意杀人,如果是场恶作剧,始作俑者为了第一时间获取恶作剧效果的乐趣,必定会躲在一旁欣赏,如果是正常人看到程花轮的异常,就算是恶作剧也会暂时叫停,赶紧找人帮忙救他,而刚才,除了我们,并没有其他人站出来……”

  苏姝点着头说道:“这两种可能都是存在的,我们不敢赌任何一种可能性,所以,程同学,请你这段时间一定得小心,如果再收到类似的纸条,一定要告诉我们,千万不要独自再去僻静的地方……”

  苏姝还没有说完,只见程花轮一个趔趄跌坐地上,死死抱住苏姝的小腿,夸张地鬼叫:“苍天呀!自古红颜多薄命!女侠救命!女侠救命啊!”苏姝大窘,一张小脸涨得通红。

  “你给我起开!”马丹丹踹了他几脚,总算把那双“咸猪手”从苏姝的小腿上踹开了。

  程花轮又扑过去用两根手指头小心地捏着马丹丹的衣角,战战兢兢地抖着嗓子道:“收,收了我吧!丹丹姐,收了我这个小弟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马丹丹奇幻事件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马丹丹奇幻事件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