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六年前的命案
三棵树5232019-02-25 11:512,179

  在两个小女生惊疑的眼神中,余墨缓缓道出了在他心中压了六年多的秘密。为了便于记录,下面以第一人称的方式讲述余墨的故事。

  黄梓是我的哥哥。我们相差六岁,六年前,他正好11岁,读五年级。哥哥随爸爸姓,我随妈妈姓,我俩感情很好。哥哥常常教我一些东西,他就是个天才,成绩好,头脑好,乐观善良又开朗,他就是照耀我幼小生命的小太阳。他的事情发生之前,学校里正在进行“寻宝游戏”,哥哥也参加了。他还拿了一些纸条回家给我看,教我怎样解开谜题。他真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

  事情发生后的那天,我在幼儿园。下午放学,接我回家的不是爸爸妈妈,而是姥姥,我问她爸爸妈妈去哪儿了,她擦着眼泪不告诉我。晚上,妈妈回家了,她说:哥哥死了。……哥哥死了?星期天下午还跟我微笑着说再见的哥哥,死了?答应了这个周末回家就带我去植物园的哥哥,死了?对我说生日的时候要送给我一个巨大惊喜的哥哥,他死了?我不相信!我哭着求妈妈带我去见他。妈妈说哥哥的身体在警察局,现在看不到。我恍恍惚惚过了两天,没去幼儿园。妈妈和姥姥成天以泪洗面,而没刮胡子的爸爸就像变了一个人。警察局通知我们去看哥哥了,那是我最后一次看到哥哥,他躺在一张冷冰冰的床上,一动不动,再没了红红的脸蛋儿,取而代之的是暗灰色的皮肤,就像谁拿走了哥哥所有的神采。我活泼可爱的哥哥,就这样变成了一个我再也不认识的陌生的身体。

  哥哥走了之后,爸爸妈妈好像老了十岁,虽然他们强打着笑脸继续无微不至地关心我,但我知道,他们的心里永远有了一个洞,一个往外冒着血的洞,再也填不满治不好的洞,就像我再也治不好的孤独。爸爸妈妈把哥哥的东西都收了起来,放在他的房间里。哥哥的房间一直到现在都保持着原貌,再也没人动过。每天,爸爸妈妈都会去哥哥的房间坐一坐,有时候说说话,有时候只是沉默地叹息。我也会偷偷溜进哥哥的房间,躺在哥哥睡过的床上,想着以前的时光,泪如雨下。

  三年级的时候,我发现了哥哥的日记本,他一直都有写日记的习惯。我翻看着哥哥的日记,里面记录着哥哥的日常生活,还有我和哥哥的一点一滴。我一边看,一边流泪。妈妈说,哥哥的日记本是学校宿舍老师交给她的。但奇怪的是,临近哥哥出事的前两周的日记不翼而飞,仔细看,有被撕下的痕迹。爸爸说,兴许是哥哥自己撕下的,出事前的人难免心绪不宁。妈妈又哭了。爸爸也深深地叹息。

  还有一件奇怪的事。哥哥死后,有人以哥哥的名义给我寄了一台进口的游戏机,那是我一直想要的。我和爸爸妈妈都不知道哥哥怎么有钱买下昂贵的它。

  我收好了哥哥的笔记本以及那台游戏机。我不相信哥哥自己撕了日记,我更不相信哥哥会自杀。哥哥出事前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哥哥的死绝不是意外!我一定要找出杀死哥哥的凶手,把他绳之以法,替哥哥报仇!

  “所以,你认为鹰眼杨是凶手?为什么?就因为他主导了那场寻宝游戏?”马丹丹一派老成地抱着手,生硬地问道,一副大侦探蔑视业余发烧友的口吻。

  苏姝轻轻撞了撞她,责备的眼神示意她在这种命案的面前适当尊重一下死者家属。马丹丹不情不愿地放下手,勉强放柔了一些语调:“你也总得说清楚,凭什么怀疑鹰眼杨啊?没凭没据的,让人怀疑你乱点‘凶手谱’……”

  “他并不知道我是黄梓的弟弟。”余墨答非所问,继续讲述:“爸爸妈妈怕触景伤情,本来并没打算让我在这个学校读书,是我坚持要来,我要查出当年的真相!进入学校以来,我一直在暗中追查,但当年的事情早被校方压下了。学生们以讹传讹的又多半是怪力乱神之说,没多大帮助。如果要了解部分的真相,只能问老师了。可没有哪个老师愿意给我们说当年发生的事情。当我得知杨沥就是当年寻宝游戏的策划人时,你们不知道,我当时有多激动……”

  “所以你认定鹰眼杨就是杀死你哥的凶手?”马丹丹一副活见鬼的神情看着他。

  余墨缓缓摇了摇头,说道:“我哥哥在日记本里曾经提到过一个人,代号是Y,我怀疑……”

  “你怀疑Y就是鹰眼杨——杨的拼音首字母是Y!凭这个就认定鹰眼杨是凶手,这也太可笑了吧!”马丹丹嗤之以鼻。

  “我没说他是凶手!笨蛋!”余墨也怒了,面红耳赤反驳。

  马丹丹的巴掌眼看着就要朝他脸上招呼去了,苏姝赶紧拉住了她,小声劝道:“死者为大!冷静!冷静!”

  马丹丹深呼吸了几大口空气,这才皮笑肉不笑哼哼道:“所以你认为,调查鹰眼杨是个突破口?”

  余墨余怒未消地点了点头,生硬地说道:“我哥哥向来是个坦诚的人,日记本里用一个大写字母指代一个人,这还是头一次,说明这个人非常重要!”

  马丹丹眼珠一转,突然挤眉弄眼起来:“哦,呵呵,这样呀,嗯,呃,那个,你有没有考虑过,其实,Y指的不一定是鹰眼杨,而可能是,你哥喜欢的女生?”

  “你!”余墨眼看着就要跳起来了。苏姝赶紧挡在了马丹丹身前。

  “好啦好啦!开个玩笑!天才少年不食人间烟火!小的狗眼不识天才!小的知错了!”马丹丹做作地打了个千儿,一本不正经地胡说八道。

  余墨恨恨地磨了磨牙,怒道:“马丹丹,要不是指望着你能帮帮忙,就你这性子,够打好几回了!”

  “哟!您还知道自己是在求人帮忙呀!跟个大爷似的!我去你二……宝宝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你凭什么指望我来帮你呀!我这种智力低下的劣等生,配帮你啥?”马丹丹毫不在意地自讽以讽人。

  “因为我知道,影子的秘密!”余墨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个诡异的微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马丹丹奇幻事件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马丹丹奇幻事件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