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误上贼船
三棵树5232020-06-14 18:232,091

  鱼的记忆只有七秒,如果人也像鱼,在水里能撑过多少次临死前的记忆……

  ……

  ……

  “耶稣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亲爱的,马丹丹同学,就是我,生命中的光!啊!丹丹,您,是我的女神,是我的荣耀,是我人生的,明灯!啊!亲……”

  “够了!滚!”马丹丹猛地把手里的书扔飞过去,正好砸在那位正抑扬顿挫发表演讲的哥们儿脸上。

  “丹丹,别伤了小迷弟的心嘛!”同桌“吃吃”笑着,揶揄道。

  “别说啊,再说连你一起打!”马丹丹横眉冷对。同桌扁了个嘴巴,蹦蹦跳跳跑开了。

  刚才那位演说家捂着脸灰溜溜地把书送还回来,可怜兮兮地对马丹丹哀求道:“丹丹,我请你吃冰激凌,哈根达斯,随便吃!能,能约上酥酥吗……”说着,还友善地伸出手打算来个“合作愉快”。

  “我说程花轮,你这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酥酥是你叫的吗?还不快给我滚!”马丹丹捏着他的小指头,慢慢使劲往外掰。

  “疼!疼!这就滚!这就滚!”程花轮吃痛地收回手,连滚带爬溜了。

  “哎!”马丹丹重重叹了一口气,郁闷死了。

  自从余墨那天惊悚地说出“影子的秘密”五个字之后,马丹丹就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中。原来余墨盯上马丹丹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早在上学期“影子吃人事件”发生时,他就盯上了这个在五年级女生寝室唯一留宿的大胆女生。从一系列事件推断中,余墨兴奋不已,直觉这人就是自己值得拥有的战友。

  “那又不是我的异能好吗!分明就是李艳佳的!”马丹丹当时没好气地怼他。

  余墨一副认定她的神情:“是你是你就是你!你就是我的伙伴‘小哪吒’!”

  马丹丹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大哥,我真不是什么高人!你,你别用那种看女朋友的狂热眼神好吗?看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说完就忍不住想揍自己一拳,瞎说什么“女朋友”之类的大蠢话呢!

  果然,余墨咧嘴一笑:“我妈说,不能早恋哦!不过,如果你一定有这种需求,我可以在大学里勉为其难当当你男朋友,不过嘛,前提条件是你能和我考上同一所大学哦!哈哈哈哈!”

  “我呸!自恋狂!大傻猪!”马丹丹羞红了脸,气急败坏怒骂道,拉着偷笑的苏姝跑开了。

  “哎!”回想着羞红脸那幕的马丹丹再次红了脸,捂着双眼没脸见人地狂叹气。

  “同志!现在不是唉声叹气的时候!你侦察的怎么样了?”黑影鬼鬼祟祟潜伏过来,趴在她身边悄声问道。

  “谁呀!”马丹丹被吓了一大跳,夸张地跳起来推开身边这人。

  余墨无辜地眨巴着眼睛:“你疯啦!咦,脸怎么这么红?”

  “谁疯了!神经病!”马丹丹觉得和这个倒霉鬼沾上边,简直命都要短几年!

  “坐下坐下!不要这么夸张!别引起大家注意!”余墨悄声招呼她,拽了拽她的衣摆。

  马丹丹无语地坐下了,暗自腹诽:成绩最优的班长大人和成绩靠后的劣等女生挨这么近,本来就已经引人注目了好吗!

  “来来来,把数学作业拿出来,这样别人就会以为我是在帮你讲题了!”余墨善解人意地提议。马丹丹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果然还是高智商犯罪更恐怖呀,连伪装都这么冠冕堂皇!佩服佩服!她怀着一颗敬仰之心拿出了数学作业。

  “怎么错了这么多!哇塞,这种题也会出错!你是猪吗?苍天啊,你这个智商是怎么混进学校的!”余墨漫不经心瞥了一眼摊开的作业本,瞬间瞳孔放大,夸张地鬼叫鬼叫。隔壁几个同学听到这话,都掩着嘴相视偷笑。

  马丹丹气急败坏地捂着本子,吼道:“你到底讲不讲!讲不讲!不讲就滚蛋!”几个同学一脸服气地看着她,对班长都敢用这种口气,还要仰仗人家讲题都敢这么横,果然是“人中渣品”。

  余墨完全无视周围同学跌宕起伏的心情,拉开马丹丹挡着的手,说道:“你让我看看这题才能讲嘛!”又小声到:“怎么样?这几天跟踪情况如何?”

  “不如何!”马丹丹气鼓鼓地说。

  “不如何是如何?哎你小点儿声!”

  马丹丹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压低声量说:“他每天按时到校,不迟到不早退不请假不生病,早中晚吃饭准点,饭量无异常,便便时间无异常,沉默寡言,行为无异常……”

  “……你连便便时间都能掐到!果然无愧为我校著名特工人员……”余墨以一副“你赢了”的表情敬仰地看着马丹丹。

  “这不是重点……”

  “这是重点!继续关注!继续保持!”

  “诶,我说你是弄错了吧!那个Y说不定根本就不是‘杨’呢!”马丹丹揉着额角,觉得交流难度超出想象。

  “我敢肯定,绝对没有弄错!最大的正常就是不正常!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他一定是在用正常掩盖不正常!你想想,天才和疯子就是一念之差,一个智商如此高的人在日常生活中时刻表现出正常的一面,这本身就是最大的不正常!”余墨肯定万分。

  “是你不正常吧!”马丹丹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唾沫横飞的男生,深深地感到有一种误上贼船的感觉。

  “总之你相信我就对了!世界需要你,马丹丹同学!请时刻做好准备!撸起袖子加油干!”余墨对她做了个鼓励的手势,马丹丹觉得快原地爆炸了。

  “不过,那个程花轮是怎么回事?这几天怎么老缠着你!他该不是Y那边的人吧!”余墨搓着下巴沉思。

  “他嘛,跟你一样的神经病!”马丹丹终于憋不住翻了个大白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马丹丹奇幻事件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马丹丹奇幻事件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