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杨老师的笔记本
三棵树5232019-02-25 11:552,509

  哒哒哒哒哒,恶魔上楼了……

  ……

  ……

  “李艳佳又昏迷了?”马丹丹问道。

  “嗯。”程花轮点了点头,看得出来心情还是有些低落,毕竟那是他的表姐。

  “那杨老师呢?他就没受牵连?人是在他的实验室出的事呀!”马丹丹又问道。

  余墨一讪:“还用说,李艳佳的昏迷就是他搞的鬼,但他却没事,因为艺术楼的监控坏了,只有学校大门监控看到杨老师离开了学校,校长也作证杨老师之前和他在一起,李艳佳本来就有过昏迷不醒的病史,她作为班上的科学实验代表,去实验室很正常,发个病也很正常,又没个证据,警察当然乐得不了了之了。”

  马丹丹点了点头:“原来如此,还真是便宜了那个‘恶魔杨’!不过,这次能把酥酥救回来就是最大的功劳!酥酥,你现在感觉怎样?”她转头问病床上半坐着的女孩。

  苏姝的脸色仍然有些苍白,勉强笑了笑,答道:“我还好,就是还有些头晕,可能是昏迷后遗症吧,没事儿,应该休息一下就好了。”程花轮赶紧把水杯递给苏姝,示意她喝点儿。苏姝微笑着喝了一小口。

  “对了,当初李艳佳到底是怎么骗你的?”马丹丹好奇地问道。

  苏姝的脸上有一丝赧然,泛起了些许红晕,说道:“她那天突然出现在教室门口,对我说你在她手上,如果要救回你,就只能一命换一命,让我独自前往艺术楼地下室找她。我当时也是急了,就……直接过去了,没想过先去找找你……”苏姝一边说着,一边瞥了余墨一眼,欲言又止。余墨神色如常。

  马丹丹感动地一把抱住她:“你这傻孩子!那是陷阱啊!你还去一命换一命!你真是个……小傻瓜!再不许这么做了!”马丹丹眼圈红了,说到最后连声音也哽咽了。苏姝回抱着她,也是红了眼圈。

  “这是怎么了?来,吃水果咯!阿姨刚从楼下买的,可新鲜了!”门被推开了,苏姝妈妈提着一大袋水果从门外进来。几个孩子欢呼一声,围拢在一起你争我抢吃了起来,感伤的气氛一扫而空。程花轮还耍宝地玩起了杂技,逗得大家又是一阵大笑。苏姝妈妈看着女儿和她的小伙伴们,脸上也浮现出了欣慰的笑容。

  苏姝看着和程花轮斗嘴的余墨,心想:可能真是自己想多了,还是不要告诉马丹丹,免得引起什么误会就不好了,说不定当时余墨也就是随口一答的无心之举呢。这么想着,她也释然地笑笑,加入到了小伙伴的笑闹中。

  这段时间快放假了,学校也进入了紧张的复习阶段,苏姝在医院里修养了几天,日渐好转,听从医生建议又回学校了。杨老师似乎对李艳佳在他实验室里昏迷的事情并不在意,每天依然上下班如常,科学课上把孩子们虐得“体无完肤”。学校里的灵异事件一夜之间都没了,一切似乎又归于平静。马丹丹四人组无所事事,平日里见面最多聊的竟然从“捉鬼”变成了学习,程花轮和马丹丹这两位重量级学习“困难户”,在学霸余墨和苏姝的帮助下,成绩也有了一定提升,正处于被迫勤于学习的阶段。不过,谁也没对杨老师放松警惕,仍然在密切关注他的举动。

  科学课不是三大主课,放假前两周就考完了,杨老师也乐得轻松,在学校里出现的时候也少了,偶尔出现一次都是请各班班长帮忙做些事情,也不劳烦其他学生。余墨也不例外,杨老师给他安排事情自然得就像之前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如果不是“心里没鬼”,那就是心理素质太好了。余墨与三个小伙伴大为感慨:这心机果然深沉啊!

  这天下午,体育课结束后,体育老师让余墨直接去趟杨老师实验室,说是杨老师有事找他。余墨来不及换洗,一身臭汗就来到了实验室,门虚掩着,推门一看,杨老师并不在里面。这个地方,他明里暗里已经出入多次了,也不觉得新鲜,大刺刺地就走了进去。

  杨老师的座位上放着一杯茶,还微微冒着热气,桌上摊开着一本笔记本,似乎刚离开不久。余墨四处打量了一下,便径直走到了杨老师的座位旁,凑过去看了一眼,只见笔记本上写着“金木水火土”五个大字,下面又写满了密密麻麻的什么“生”什么“克”之类的,他认真看了看,一点儿领悟也没有,完全搞不懂这是什么。

  眼瞅着四下无人,余墨大着胆子小心地翻开了笔记本的其他页面——有些是教案,余墨熟悉的,杨老师在课堂上讲过;有些是一些人名和电话号码之类的,可能是平时工作生活需联系的人;还有一些则是余墨不太懂的词句,简短得让人摸不着头脑,就像随手涂鸦;还有的,就只是日常生活的随手记录,比如开会或者科研活动之类的。

  不过,聪慧如余墨,在快速翻看笔记本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个经常出现的符号——有点儿类似字母“Y”的花体,但乍一看又像是五线谱里的高音谱号。每当杨老师记录完一件事后,总会在后面随手画上这个符号。余墨猜想这一定是杨老师的一个习惯,这个符号一定就是“杨”的拼音首字母变形,类似于个人签名一样。文化人就是喜欢搞这一套,想不到杨老师这个理科男也不能免俗。

  余墨接着往下翻,突然出现了一个名字——李艳佳,后面打了一个问号,没有标明时间,不知道具体什么时候写上的,但根据前后日期推断,应该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大概就是那会儿闹昏迷最厉害的时候吧,可能再早些。只有一个名字加一个问号,余墨顺着念倒着念也看不出名堂。他摇了摇头,接着往下翻,过了几页,又出现了一个名字,他的瞳孔陡然一缩,脸上已满是讶异之色。这个名字简直不能再熟悉了——马丹丹!

  马丹丹!马丹丹的名字怎么会出现在杨老师的笔记本里?这个名字的后面也是一个大大的问号,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余墨迫不及待地往下翻,又过了几页,突然出现了一个不等式:马丹丹>李艳佳。这是什么意思?!余墨觉得大脑不够用了。

  马丹丹比李艳佳年纪大,不像呀!比李艳佳个头大,也不对呀!比李艳佳心眼儿大?对!大得可以穿过一头大象!余墨想起那个“马大哈”,禁不住笑出了声音。他赶紧捂上嘴,左右看了看,还好没人。

  回到这个不等式上,明显杨老师想要表达的应该都不是这些意思,那么,到底马丹丹比李艳佳大什么?本事吗?余墨双眼一亮,确实,马丹丹可以压制李艳佳的影子,这事儿他们其他几个谁也没试过,说不定杨老师写下这个不等式还真是这个意思!不过,等等,杨老师知道马丹丹可以压制李艳佳影子的事吗?可能知道,李艳佳可能早已跟他说了。不管怎样,这应该是一条靠谱的猜测。余墨为这个发现雀跃不已。

  他正打算往下翻看,门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马丹丹奇幻事件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马丹丹奇幻事件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