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又出事了
三棵树5232019-02-25 11:451,503

  这两天平安无事,但五个小家伙始终没敢放松警惕。陈雨诗说,至少得两人一组行动,只要大家不落单,应该危险系数要小很多。

  夜晚,孩子们早早地上了床。明天就是星期五了,只要熬过了这一晚,明天下午就可以回家了。恬梦的妈妈给宿管老师打了电话,明天下午会来接她。恬梦可开心了。

  半夜,一个孩子醒了,是李艳佳。只见她半撑起身子四处看了看,四周一片静谧,月光透过薄薄的窗帘照进来,房间里的陈设有着模糊的轮廓。陈雨诗和刘恬梦睡得香香的,月光把她俩的睡姿投影在了鸽灰色的墙上。

  李艳佳笑了笑,轻手轻脚地下了床,走到宿管老师的床边,轻轻推了推,小声喊道:“老师,老师。”几秒之后,宿管老师醒了,她诧异地看着眼前的小人儿。李艳佳皱着眉头小声说:“老师,我肚子疼,想上厕所,我又怕……”

  宿管老师长叹一口气,笑了笑,翻身下床,随手拿起床边的外套披上,陪李艳佳去了隔壁厕所。这时,隔壁房间也开门了,张蓓蓓急冲冲地追了上去。

  宿管老师靠在第一个便池隔间的门上等着她俩,有一搭没一搭地歪着头打瞌睡,完全没有留意到:此刻,一道黑影,在走廊墙上迅速进入了陈雨诗和刘恬梦的房间……

  第二天,周末了。刘恬梦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是李艳佳的笑脸。李艳佳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调侃她:“早啊,小懒虫,快起床了,爸爸妈妈来接了哦!”刘恬梦红着脸坐起身,笑了。宿管老师已在厕所里收拾好了,现在把房间门打开,看着两个起床的小家伙,笑了笑,又看了看还在睡觉的陈雨诗,笑着说:“这个大懒虫,人家三年级的妹妹都起床了,你还不起床!”陈雨诗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

  李艳佳说:“可能雨诗昨天在排球队练球太累了呢。雨诗,起床了!雨诗,要迟到了!”

  陈雨诗仍然没有任何反应。李艳佳没好气地从床上一跃而起,几步走到陈雨诗床前,使劲推了推她,没反应,再用劲推了推,又大声喊她的名字,仍然没反应。

  李艳佳猛地退后一步,惊恐地尖叫起来。宿管老师大惊失色,刘恬梦呆坐在床上,脸吓白了。隔壁房间的宿管老师和两个孩子听到尖叫声冲了过来,看到的就是以上场景。

  陈雨诗,昏迷了。这一次,是她。

  按惯例,医生、警察来了,一无所获,出差刚回家的雨诗妈妈哭哭啼啼陪着孩子去医院了。周末了,孩子们都被接回了家。一连发生三起事件,家长们愤愤不平,有好些家长表示要转校或者暂时让孩子在家自学好了。校方保持沉默,并不提停课之类的事宜。两天周末过了,绝大部分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家长还是把孩子送进了学校。说到底,这三起事件的孩子只是不明原因的昏迷,身体机能并无受损,也没有感染疾病,大多数家长还是心存侥幸地猜想:这只是极个别的偶然事件罢了,不巧发生在同一所学校的三个孩子身上而已吧,自己孩子身体棒棒的,应该不会有事。于是,趁着周末回家,好好给自家孩子做做心理建设,又买了好吃好喝的给孩子补身体。周末结束,返校的孩子多了。

  孩子们陆陆续续又回到了女生寝室,李艳佳、刘恬梦、马丹丹、张蓓蓓,也回了自己原来的寝室。

  收拾东西的时候,马丹丹问张蓓蓓:“陈雨诗昏迷的那天晚上,你起床去哪儿了?”

  张蓓蓓楞了一下,想了一想,才说道:“哦,你说上周四晚上啊,我去上厕所啊,听见宿管老师陪李艳佳上厕所的声音,我赶紧跟上去了,我回来的时候她们都还在厕所里呢,怎么啦?”

  马丹丹沉吟:“就是说,你回来的时候是一个人在走廊上,你看见什么没有?”

  张蓓蓓仔细回想了一下:“没有,吓都吓死了,谁还敢到处看呢,赶紧跑回床上了呀!”

  马丹丹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没再言语。

  四个孩子不在同一年级,平时也没什么联系,再加上少了带头的大姐,更没人有心保护谁,或是弄清真相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马丹丹奇幻事件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马丹丹奇幻事件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