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童生文会
夜酒朝歌2017-10-16 14:043,184

  不过每当有状元出世,圣人便会出言点评,顺便点评前一百名龙凤章资之人。

  多少人终生梦想,就是成为这前一百名名,然而大道难,难于登天。即便是前一千名,在朝中都是,数一数二的人物。

  对于赵令仪来说,饭是一口一口吃的,路是一步一步走的,现在自己所求,就仅仅是让公孙夫人对自己忌惮,从而无法下手,否则将来若是赵志隼受到耳旁风,改变了主意,将自己送了出去,那个时候自己才无力扭转乾坤。

  飞燕不知道那些长远的事情,只知道就眼前来说自家小姐当真是太厉害了,所以整个人都兴奋无比,握着拳头,十分高兴地问:“小姐可要出去见一见人?听说来的都是一些很出色的大家小姐,或者是少爷,小姐也好趁机结交一些人。”

  赵令仪淡淡一笑,摇了摇头。在京都这种四品官遍地走,五品官多如狗的局面当中。赵家这种后起之秀,着实不被那些人放在眼中,况且赵志隼当初是以举人的身份从一个小官儿一点儿点儿爬上来的后来因为娶了,贵族小姐,方才一步登天,受到蒙阴,多多少少被人看不起。

  平常若是想要拜访,都会提前递帖子,而外面的那些人,径直便过来要见,倒不如说是想见了,所以将人招过来,满足一下他们的好奇心而已,半点尊重都没有,也没有将自己放在眼中,自己又何必过去?

  “我中了案首,该是要参加童生文会吧。”这借口早就想好了,赵令仪从秋千上跳了下去,回眸嫣然一笑:“过来给我仔细梳妆。”

  飞燕心一跳,心里直犯嘀咕,据说萧姨娘当初比自家小姐还要美上三分,也不知是什么样的神仙人物。

  这般心里想着,人也快步走了进去,开始翻箱倒柜的找东西。

  两个人向来是相依为命,公孙夫人也没想过人能中榜,心中多半还是想着要看笑话,所以这人都成了案首,院子里伺候的还是那两只小猫小狗。

  这粗使丫鬟打扫院子,便只有两个,贴身的自然就只有飞燕一个了。

  这宴会还是需要细心应对,所以衣着上面绝不能出什么错,飞燕一进去,便开始挑选衣服,多半还是挑选那些颜色艳丽的,只觉得自家小姐好看,应该再仔细打扮着。

  赵令仪只看了一眼,便说道:“你挑些素净的来,上面最好绣着梅花、竹子之类比较,有风骨的东西。”

  公孙夫人向来看不上这庶女,当然也不会好好的对待,底下的人捧高踩低,也是常态,这做衣服用的也不是什么好的料子,即便颜色艳丽,也多是浮躁,就连上面的花印,也都是韵染的布料,就图一个简单方便,价格也便宜。可就是因为这般敷衍,所以不漂亮,反而极为的夸张。

  飞燕听自家小姐这么一说,便往那些素净的上面找。这些素净的之所以素净,是因为缝制出来的面料极为的费工夫,而且又精细,自然贵重,这些少有的针线缝制出来的衣服,上面只绣着零星的花朵。

  赵令仪换上这一身灰白色的衣裳,因为身形瘦弱,所以穿上什么倒也好看,比较浅的颜色显得清秀,上面绣制的含苞待放的梅花,小巧内敛,疏枝斜倚,除此之外便无他物。

  既然这衣裳穿的清淡,发髻上所插着的首饰,自然也是一并跟随,不过就是一些银饰,翠玉簪子之类的东西。而这则是用了一两串儿银叶子,点缀在耳朵上,还有一些精致小巧的味道。

  整个梳妆完了之后,飞燕有些迟疑,小声说:“小姐,是不是太素净了,都说只认衣裳不认人……”

  她这话没说完,却说得明白,就怕自家小姐穿的不是很好,再叫人欺负去了,毕竟忌妒的人大有人在。

  赵令仪轻轻一笑,不以为然:“我本来就家世不高,还是家中庶女,不得宠爱,非要去打肿脸充胖子,有什么必要?反正只怕我这点儿家底,都被别人摸得干干净净了。”

  飞燕见自家小姐有主意,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反正小姐那么聪明,不经常读书,也能考中案首,肯定比自己明白多了,自己只要听话就好了。

  这边收拾完了之后,距离正午时分,还有一段的距离,刚刚好,可以叫人过去。

  正巧这定下来的酒楼,距离赵府跟前并不远,索性赵令仪连车都没有坐,准备自己走着过去。

  去参加文会,自然不可能带婢女,仔细收拾一番,便自己一个人出了门。

  这边的人前脚出了门,那边便有人赶紧将出门的事情,并报给了公孙夫人。

  这是之前的话,府内的嫡子还在,公孙夫人是懒得去搭理那个庶女的,别说整日派人看着,即便是一年半载,都不会询问一句,可偏偏自己的儿子死了,那个贱人的女儿却还活着。而且还活得那么好,让她忍不住就想看看,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能让自己乐一乐。

  自打儿子去世之后,公孙夫人的身体是一差再差,每每午夜梦回,都能梦见儿子在跟自己说,是妹妹抢了他的命,这心里也就越发的不舒服。现在自己的儿子连童生都没有考过,对方却得了榜首,肯定是占了自己儿子的福气!

  “一个人出门?”

  公孙夫人靠在榻上,身上盖着抽丝拈花锦被,跟前放着一个炕几,摆放着熏炉,那熏烟袅袅,熏得人昏昏欲睡。

  不过此时此刻,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是骤然的精神振奋,眼睛一亮:“可下叫我逮到了。”

  在叶边端庄坐着的云琪听见,眼皮一跳,连忙说道:“姑姑可要三思,这人已经成了榜首,而且旁边还有程世子维护,若是堂而皇之地下手,很容易就查的出来,是咱们所作所为,到时候为了一个贱人,把咱们牵扯进去,可不是明智之举。”

  她再清楚不过,讨厌赵令仪,是因为对方抢了自己的风头,害自己丢脸,但最主要的还是自己过得好,若是因为对方的一条命,而这时自己也跟着丢了性命,那才是赔本的买卖,不做也罢。

  而此时此刻说得这般着急,就是怕自己这个姑姑一时怒极攻心,做起事来没了分寸。其实在心中,也一直没有底,因为相处这些日子也看出来了,姑姑行事的确是没有分寸,就是因为日子过得顺风顺水,所以经不起任何的波折,一旦出现任何的意外,就会手足无措,然后抓狂。

  公孙夫人死死地咬着下唇,咬出一排牙印儿来,仍旧不解恨,恨恨地说:“这一次就饶了她,一个贱妇生的,还想爬多高?”

  公孙云旗这才松了口气,这件事情闹下去对于自己来说只有坏处而没有好处,忍下这一时之气,待日后,自己要通通的发泄出来。

  眼看着时候不早了,她站起身来,欠了欠身:“这一次的童生宴会,我也得过去,就先走一步了,姑姑。”

  公孙夫人挥了挥手,此时正心乱如麻,气愤得不知说什么哪,有空去管别人的事情。当下的心中也不当回事儿,叫人赶紧走就是了。

  公孙云旗抿了抿嘴,将手抬了起来,立即便有婢女上来搀扶,两个人转身便离开了。

  明明自己考的好了,本该受到别人的羡慕,亲人的夸奖,可偏偏被赵令仪闹的,没有人将自己,如此辛苦考上去当回事儿了。

  这脚下踩着一双软底绣花鞋,牛皮筋的软垫儿踩在地上,悄无声息。她轻轻的走每一步,每一步之间的距离都刚刚好一样,人看上去是那样的从容,但实际上心里已经泛起了波涛海浪。

  她忍不住抓紧婢女的手,来发泄自己的怒火,那指尖修剪得成了一个椭圆状,轻易的就将婢女的手抓出了一个又一个的伤口,婢女吃痛,却连躲都不敢。

  这一离开那屋,这人才深深地舒出一口浊气,松开了手,而那婢女的手已经隐隐透着血色。

  婢女知道自家小姐的心情不好,而小姐心情不好,遭罪的还是自己,不免赶紧出声恭维道:“小姐明鉴,即便是恶人得了榜首又如何?还不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庶女。小姐样貌过人,天资聪慧,而且善于交际,您看,今日这学子宴,不就是您准备的吗?可见院士是有多信任您。”

  婢女说话,肯定是捡好听的说,不过听着这样顺耳的话,也的确心情平复了不少。就连那张宛若寒冰一般的俏脸,都有了缓解之色:“信任又如何?她还是榜首,到底还能风光一阵子。”

  “那就让她风光一阵子,就风光这一阵子而已。”婢女明白。自己说的这些话称了小姐的心意,于是说的越发勤快:“奴婢按照小姐的吩咐,你先告诉我那些车夫,不许给赵令仪用,谁曾想,那赵令仪卑贱,出门竟然没想着要坐车,就是自己走着出去的。刚才奴婢还听人说,穿了一身破衣裳,就连小姐赏赐给奴婢的,都比不上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本惊华,妖祸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本惊华,妖祸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