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好戏开锣
夜酒朝歌2017-10-16 14:043,192

  “果然不出我所料。”公孙云旗冷冷一笑,庶女就是庶女,即便是获得了荣耀,拿不拿得住还不一定呢。她眼中闪过一丝阴狠之色,想着自己在赵令仪那里吃过的瘪,顿时怒气更盛,那冷笑的意味也越发的浓厚:“你赶紧过去,告诉那店面的掌柜子,就说现在有好多人模狗样的人,穿着一身干净的衣裳,就想混进去吃学子饭宴,但实际上都是骗子。叫那掌柜子仔细瞧着,若是有衣裳不贵重的,直接撵了。”

  这当真是真狠,那么多同学都在,若是进不去,还被当成是骗子,只因为这一身的衣裳上不得台面,甚至要被一个小小的掌柜子训斥,那该是多丢脸的事情,只怕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婢女用力的点了点头,也跟着流露出一丝阴森森的笑容。两个人到了府邸前,乘坐上早就备好的马车,然后开始了这接下来事情的篇章。

  虽然那地方不远,但是马车总归是比人的一双腿要快的一些。

  公孙云旗抵达那里的时候,赵亮也还距离挺远,她快步径直走进去,就怕被赵令仪叫住,若是被叫住了,那么好戏还如何开锣?

  婢女按照吩咐找到了掌柜子,自然是一番嘱咐,窃窃私语。

  诺大的店面已经陆陆续续来了许多人,这春香楼就已经被包了起来,此时能来的,不过就是那中榜的五十人,以及院士,或者监考官也能来。

  这酒楼里面装潢设施,的确是精致大气,而且堪称豪华,几个小二在其中跑来跑去,忙碌的不得了。

  那梨木桌子透着古朴的花纹,上面摆放着几碟小菜,正菜因为人还没来齐,倒也没上。

  这个地方最妙的一点便是景色颇为动人,临窗的位置,俯视下去,正好能看见,店面后面的一片湖泊,那湖泊一望而不见底,就像是,猫的眼睛,又或者是世间最美的蓝琥珀。

  若是平常,那湖泊上还会有一叶扁舟,应聘来的歌女,会在上面唱一曲吴侬软语,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当真是人间仙境。

  不过此时来的都是一些学生,而且要吟诗作对一类,若是唱歌,未免显得过于轻佻,所以公孙云旗便把这个给划掉了,他这一次布置的很用心,只盼着能给那几位大人留下一个好印象,对自己的将来也是非常有帮助的。

  在这样的用心布置之下,自然是处处都好,引来了无数学生的追捧称赞,公孙云旗在其中长袖善舞,别提多乐呵了,眼看着人来的差不多了,只剩下赵令仪没有来,干脆当做此人不存在,悄悄去吩咐掌柜的,人都来齐了,准备开宴席。

  那边都要开始了,而赵令仪终于来了,之所以耽搁了一小会儿,便是因为在路边看到了一个卖着颇为精致的簪子的小摊儿,于是就买了下来,想着回去送给飞燕,毕竟自己科考的这些日子,对方可是最为紧张着急的,也好送点好东西给她,叫她也跟着高兴。

  这刚刚走到门口,人还没进去,里面,掌柜子便匆匆的走了出来,眼睛一抬,便瞧见了要往里走的赵令仪,顿时脸色一变:“这位姑娘留步,请您看看门口的告示,我已经说过了,今儿个我们酒店被包下了,不招待别的来客。”

  赵令仪意识到对方说的是自己,于是便解释道:“我也是本次中榜的人,是前来此地赴约的。”

  掌柜子眉头一拧,盯着眼前的小姑娘,怎么都不信,因为此人没有太多的书生气质。这人读书一读多了,身上自然有股空灵的仙气,而眼前这位姑娘,瞧着那模样,着实有点过于艳了。

  巴掌大的小脸,黑溜溜的眸子,身量纤细,纵然穿着那雅致的衣裳,也能看得出来,出身不怎么好,并不富裕,但长得足够漂亮,倒像是谁家的小妾。

  瞧这模样,应该是想要混进来,然后借着自己容貌的靓丽,勾搭上一个天资聪慧,又有未来的童生做郎君的吧。

  掌柜子撇了撇嘴,声音透着一些不客气:“小姑娘,你还是要点脸面吧,今日来的可都是大人物,你招惹不起,赶紧走吧。”

  赵令仪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进不去,不由的生出了两份荒诞的心思,用那双眼睛盯着掌柜子,微微一笑:“我想敢问一句,掌柜子是如何断定我不是童生的?”

  掌柜子不耐烦了,用力的一跺脚,恶声恶气道:“里面的宴席都已经开始了,你怎么可能会是?便是想要混进去?也来晚了。”说罢,便开始挥手赶人。

  赵令仪知道,这一次的宴席是由人缘向来很好的公孙云旗所置办,但没有想到,对方竟然用了如此手段。

  能够猜到对方,倒也不难猜。

  此次的事情对于大家来说都颇为慎重,因此多半都是早早而来,骗自己踩着时间点过来的,于是这就给了公孙云旗一个好机会。

  她见人都来了,只剩下赵令仪,便去跟掌柜子说,宴席开始,即便是被发觉少了一个人,也可以说只剩下一个人没注意到。

  甚至可以有意无意地将责任推到赵令仪的身上,谁叫她来的最晚,因此才被挡在了外面。

  这一旦被掌柜子给拦住,无论能不能进去,都会被旁人笑话,当成一个笑料四处传颂。

  赵令仪似笑非笑之间,多了一抹危险之色,到底前世也是宠妃,居高临下看人已久,自是养成了一股气派。这所谓的气派,说白了就是呼奴唤婢养出来的,普通的人家如何能养得出那高高在上的感觉?

  这气势骤然一变,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拔高:“这是你的酒店,你说不许我见,我不进也罢,可是你可要想清楚,拦住的人,能否拦!无谓言之不预也!”

  这似笑非笑之间,所表达出来的态度无非就是,不要说我没有警告过你。

  跟着那掌柜子计较,无论计不计较,都落了下风,因为两人身份不同却在应付,未免有些被拉低身份的感觉。

  所以赵令仪如此拔高声调的说话,并非是为了和掌柜子计较,而是为了吸引身边的人注意,这掌柜子不清楚,自己是榜首,这过路的人难道还没有一个人知道吗?

  即便是没有人知道,眼见着出现这样的事情,肯定会围着看热闹,这有人看热闹了,事情就好解决得多。

  那掌柜子一门心思认定了,此人就是来混饭的,想要借机往上爬,顿时不屑说道:“你的装腔作相的模样,倒也丑了,白白生了一副好皮相,可惜身上的着装倒是泄露了你这个人。”

  赵令仪从未觉得自己身上这身衣服如何,毕竟虽然过于素净,但料子确实是好的料子。如今也算是恍然大悟,原来掌柜子一门心思认为自己想要进去攀龙附凤,就是因为自己的衣裳不上档次,顿时眼睛一弯,凭空生了几分怒气,这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计上心来。

  她干脆从自己的怀里拿出钱包,里面倒是有着五十文钱,便直接将钱握在手中,举高了,然后吸引众人的注意力,笑眯眯地说:“大家瞧好了,我这里有个问题,想要问大家,谁若是能回答上了,这五十文钱便给他了。”

  这本来瞧见这里有热闹,就有不少人围着,毕竟京都里面最多的那就是人,人的本性就是喜欢看热闹。

  一听说有钱了,自然都蜂拥而至,其中一人说道:“小姑娘,你有什么问题赶紧问。”

  赵令仪走了一圈,确定吸引到了很多人的注意,方才缓缓的笑道:“倒也不是难受,只是我平日里为衣裳缝缝补补,可偏偏自己的针总是扎自己的手,这是为何?”

  这个问题一出,每个人都在思考,这声势倒也好大,掌柜子一见这么多五人围了过来,不由得有些着急,毕竟楼上还有许多达官贵人。

  他的担心是有必要的,因为现在已经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其中就包括监考官,以及院士。

  这院士临窗边,恰好就听见了那问题,不要得失笑摇头:“这女孩倒也刁钻,针自然是只认衣裳不认人,这不是在讽刺那掌柜子吗?”

  监考官靠了过去,仔细瞧了瞧,又叫来了一个学生问了两句,无非就是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学生起先吱吱呜呜,说自己不知道,随后被监考官问了两句,就如临大敌,全都招了,只说了事情的始末。

  监考官知道了,但却没第一时间去看那些热闹,而是训斥道:“你明知道那是与你一起科考的同学,可是却因为嫉妒之心,只在一边看热闹,可有半分清流的样子?”

  那学生万分惭愧,躬身拱了拱手:“学生知道错了,这就去将人叫进来。”说罢,一溜烟的小跑离开。

  这些学生本来心性不坏,之所以会看热闹,纯粹就是因为那嫉妒之心,这被人一训斥,瞬间就觉得自己大错特错,简直没有颜面去面对那些教导自己的老师,只想着赶紧去挽回自己的错误,所以跑得飞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本惊华,妖祸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本惊华,妖祸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